撒母耳记上第3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撒上三十一1】「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争战。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在基利波有被杀仆倒的。」

【撒上三十一2】「非利士人紧追扫罗和他儿子们,就杀了扫罗的儿子约拿单、亚比拿达、麦基舒亚。」

【撒上三十一3】「势派甚大,扫罗被弓箭手追上,射伤甚重,」

【撒上三十一4】「就吩咐拿他兵器的人说:『你拔出刀来,将我刺死,免得那些未受割礼的人来刺我,凌辱我。』但拿兵器的人甚惧怕,不肯刺他;扫罗就自己伏在刀上死了。」

【撒上三十一5】「拿兵器的人见扫罗已死,也伏在刀上死了。」

【撒上三十一6】「这样,扫罗和他三个儿子,与拿他兵器的人,以及跟随他的人,都一同死亡。」

【撒上三十一7】「住平原那边并约旦河西的以色列人,见以色列军兵逃跑,扫罗和他儿子都死了,也就弃城逃跑。非利士人便来住在其中。」

  • 扫罗曾多次想借着非利士人的手杀害大卫(十八17、21),最后自己却倒在非利士人面前,这正是神的审判。扫罗的众子中只有伊施波设没有被杀,后来被押尼珥拥立作王(撒下二8-9)。
  • 扫罗的一生都是活在肉体当中。如果从外面看,扫罗和大卫没有太大差别:大卫寻求神,扫罗也曾寻求神;扫罗有许多罪过,大卫也没有少犯罪。但他们的里面却不同:大卫不仅外面要神,里面也要神;扫罗外面要神,里面却没有神的地位。因此,属肉体的扫罗总是不肯在神的光照面前悔改,属圣灵的大卫却每一次都俯伏在神的光中,仰望神的怜悯来脱离肉体败坏。
  • 「平原那边」(7节),指耶斯列平原北面的加利利山区。经过基列波之战,肥沃的耶斯列平原完全落入非利士人之手,以色列的领土被分割为两半,所以北方的百姓纷纷「弃城逃跑」(7节),光景比立王之前更糟。当初执意要求立王的百姓(八19),现在终于看到了他们所选择的结果。神说:「以色列啊,你与我反对,就是反对帮助你的,自取败坏。你曾求我说:给我立王和首领。现在你的王在哪里呢?治理你的在哪里呢?让他在你所有的城中拯救你吧!我在怒气中将王赐你,又在烈怒中将王废去」(何十三9-11)。
  • 扫罗已经从交鬼的妇人那里得知了失败的结局(二十八19),但却没有逃跑,而是回到军中与非利士人争战,表现出属肉体的人最大的勇气。在肉体中作王的扫罗以彻底的失败完成了使命,让神的百姓学到了一个教训:立王本身并不能拯救以色列,最重要的是以神为王;神百姓的王最重要的不是才干和勇气,而是顺服神。
上图:伯·珊位于加利利湖南方27公里,在哈律河谷(Harod Valley)注入约旦河处不远,土地肥沃、水源丰沛。伯·珊把守着从约旦河谷进入耶斯列平原的入口,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据点。

上图:伯·珊位于加利利湖南方27公里,在哈律河谷(Harod Valley)注入约旦河处不远,土地肥沃、水源丰沛。伯·珊把守着从约旦河谷进入耶斯列平原的入口,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据点。

【撒上三十一8】「次日,非利士人来剥那被杀之人的衣服,看见扫罗和他三个儿子仆倒在基利波山,」

【撒上三十一9】「就割下他的首级,剥了他的军装,打发人到(或译:送到)非利士地的四境,报信与他们庙里的偶像和众民;」

【撒上三十一10】「又将扫罗的军装放在亚斯她录庙里,将他的尸身钉在伯·珊的城墙上。」

  • 「伯·珊」(10节)位于耶斯列平原东部,此时被非利士人控制。这个城邑居高临下地俯瞰耶斯列平原,是将扫罗示众的理想地方。「亚斯她录」(10节)是迦南人掌管战争与生育的女神。非利士人把扫罗的首级和军装放在偶像庙里示众,是要羞辱神的名。
  • 扫罗活的时候要面子(十五30),死了还是要面子(4节),但却偏偏彻底丢了面子,尸体和军装都被非利士人凌辱、示众(9-10)。我们肉体的本相也是这样,无论自尊、自怜、自爱还是自卑,都是为了自己,结果「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太十六25)。
上图:伯·珊遗址,分为上城和下城,位于海平面以下120米,东面5公里就是海平原以下275米的约旦河谷。上城建在一个大土岗上,青铜时代晚期是埃及统治迦南北部的行政中心。罗马庞贝将军在主前63年重建伯·珊下城,成为低加波利地区的首府,直到主后749年毁于地震。

上图:伯·珊遗址,分为上城和下城,位于海平面以下120米,东面5公里就是海平原以下275米的约旦河谷。上城建在一个大土岗上,青铜时代晚期是埃及统治迦南北部的行政中心。罗马庞贝将军在主前63年重建伯·珊下城,成为低加波利地区的首府,直到主后749年毁于地震。

【撒上三十一11】「基列·雅比的居民听见非利士人向扫罗所行的事,」

【撒上三十一12】「他们中间所有的勇士就起身,走了一夜,将扫罗和他儿子的尸身从伯·珊城墙上取下来,送到雅比那里,用火烧了;」

【撒上三十一13】「将他们骸骨葬在雅比的垂丝柳树下,就禁食七日。」

  • 「基列·雅比」(11节)在约旦河东,距离伯·珊大约20公里,扫罗曾经拯救过这里的居民(十一1-11 ),现在他们冒险抢救扫罗和众子的遗体。扫罗和他众子的骸骨后来被迁移到家族坟墓中(撒下二十一12-14)。火葬不是以色列人中常见的做法,这次的火葬可能是因为扫罗的尸身已经残破,也是防止非利士人进一步践辱尸身。
  • 「垂丝柳树」(13节)就是柽柳树(Tamarisk Tree),这种树很特别,细小的树叶能够分泌盐分,既耐干旱,也耐水湿,更耐盐碱,树龄可达百年以上,适合在荒漠中生长。今天生活在旷野中的贝督因(Bedouin)游牧民族种植这种繁茂的树木来遮荫,并用树叶饲养牲畜。扫罗活着的时候「坐在垂丝柳树下」(二十二6)任意行使生杀大权,屠杀挪伯的祭司(二十二18-19),死后也被「葬在雅比的垂丝柳树下」(13节);「垂丝柳树」这个记号,正是神对活在肉体中的人的讽刺。
  • 以色列的王死了,但还有基列·雅比人这样的勇士。神百姓的失败,并不是因为没有立王,也不是缺乏勇士(12节),更不是缺乏忠心的人(5节),而是因为从百姓到王都不肯顺服神,所以挡住了神的旨意(二十八6)。但神的名却并没有因此蒙羞,因为祂借着基利波之战,让百姓看到了以人为王的结局,然后才肯回转顺服神,专心跟随合神心意的受膏者大卫(撒下二4;五3)。正如大卫需要经过「洗革拉」的彻底失败,才能离开安乐窝,跟随神走向更高的得胜;神的百姓需要经过「基利波」的彻底失败,才能离开以人为王的幻想,跟随神的受膏者走向荣耀的恢复;我们也需要经过生命中的「洗革拉」和「基利波」,才肯「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基督(路九23)。
上图:别是巴遗址的柽柳树。

上图:别是巴遗址的柽柳树。

上图:一位贝都因游牧民族的女孩正从柽柳树上收集树叶喂山羊。

上图:一位贝都因游牧民族的女孩正从柽柳树上收集树叶喂山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