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上二十一1】「大卫到了挪伯祭司亚希米勒那里,亚希米勒战战兢兢地出来迎接他,问他说:『你为什么独自来,没有人跟随呢?』」

挪伯在便雅悯境内,位于耶路撒冷以北,接近扫罗王宫的所在地基比亚。示罗被毁后(四11),当时的大祭司亚希米勒大概把会幕搬来挪伯,约柜则停在基列·耶琳(六21)。大卫去找祭司是为了求问耶和华(二二10)。「战战兢兢的出来迎接他」大卫突然单独到访令祭司感到诧异非常。

【撒上二十一2】「大卫回答祭司亚希米勒说:『王吩咐我一件事说:“我差遣你委托你的这件事,不要使人知道。”故此我已派定少年人在某处等候我。」

大卫撒谎,不让亚希米勒知道他来访的原因,可能是不想连累亚希米勒。但事与愿违,后来扫罗仍以亚希米勒和大卫结党的罪名在挪伯城屠城(二十二18)。如果大卫告诉了亚希米勒真相,祭司预先得到警告,可能就会逃脱扫罗的手。当众人称赞大卫的时候,他自己也慢慢会觉得自己了不起,但是神只让扫罗稍稍地追赶一下大卫,大卫就撒谎了,神把大卫的缺欠一件一件地揭露出来,拆毁旧人,才能造就新人。

【撒上二十一3】「现在你手下有什么?求你给我五个饼或是别样的食物。』」

【撒上二十一4】「祭司对大卫说:『我手下没有寻常的饼,只有圣饼;若少年人没有亲近妇人才可以给。』」

「圣饼」即陈设饼,这12个陈设饼是每安息日用新烤的饼换下来的,只有祭司才可以吃,并且只能在圣处吃(利二十四5~9)。大卫吃圣饼违反了这条例,但主耶稣认为祭司的抉择是正确的,因为神「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太十二7)。

【撒上二十一5】「大卫对祭司说:『实在约有三日我们没有亲近妇人;我出来的时候,虽是寻常行路,少年人的器皿还是洁净的;何况今日不更是洁净吗?』」

大卫的意思是他们执行平常的任务也都不近女色,目前执行特殊任务,更不会亲近女色。

【撒上二十一6】「祭司就拿圣饼给他;因为在那里没有别样饼,只有更换新饼,从耶和华面前撤下来的陈设饼。」

祭司认定他为大卫提供食物,保存大卫性命的道德责任,超过严守谁可以吃这礼仪规范的责任。

【撒上二十一7】「(当日有扫罗的一个臣子留在耶和华面前。他名叫多益,是以东人,作扫罗的司牧长。)」

多益是以东人,改信了希伯来人的信仰,正在会幕还愿,必须留在圣所。此人后来出卖了亚希米勒(二十二9-19)。

【撒上二十一8】「大卫问亚希米勒说:『你手下有枪有刀没有?因为王的事甚急,连刀剑器械我都没有带。』」

当时刀枪稀少(十三22),大卫逃难须有兵器自卫。

【撒上二十一9】「祭司说:『你在以拉谷杀非利士人歌利亚的那刀在这里,裹在布中,放在以弗得后边,你要就可以拿去;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大卫说:『这刀没有可比的!求你给我。』」

根据「歌利亚的刀」在会幕中的位置,它可能被作为感恩奉献保存着的。

【撒上二十一10】「那日大卫起来,躲避扫罗,逃到迦特王亚吉那里。」

大卫杀死的巨人歌利亚就是迦特人(十七4),此时大卫竟拿着杀歌利亚的刀,逃到歌利亚的老家,以为扫罗这样就没法捉拿他。扫罗忘了他的国位是从神那里来的,现在大卫也忘了他的前途是在神的手里,也和扫罗一样照着自己的心思为自己寻找前途。如果神不追赶大卫,大卫怎么会知道自己原来也是这样愚昧?有时神让我们遇到一些难处,是要在我们身上做更深一点的工作。祂先把我们自己的本相显露出来,叫我们知道自己跟别人一样愚昧,没有什么可夸的,然后神才能在我们身上建造。

【撒上二十一11】「亚吉的臣仆对亚吉说:『这不是以色列国王大卫吗?那里的妇女跳舞唱和,不是指着他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吗?』」

【撒上二十一12】「大卫将这话放在心里,甚惧怕迦特王亚吉,」

大卫此时在恐惧之中,却仍有心情写下诗篇五十六篇。祷告已经成为他生命的呼吸,无论环境如何危险急迫,都不能停止他的祷告赞美:「我倚靠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神,必不惧怕。血气之辈能把我怎么样呢?」(诗五十六4)你在危险急迫的时候,是忙着应付,还是立刻求告神,甚至「将感谢祭献给神」呢?(诗五十六12)

【撒上二十一13】「就在众人面前改变了寻常的举动,在他们手下假装疯癫,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使唾沫流在胡子上。」

大卫之前欺骗祭司,现在不顾羞耻装疯卖傻,虽然都是人在无奈中不得已所行的下策,但都不是荣耀神的名的事情。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不是因为他没有失败,而是因为他在失败中能学到功课,不像扫罗在失败中还要硬撑面子死不悔改。诗篇第三十四篇是大卫装疯以后写的,他在敬拜赞美神的时候,没有忘记在神面前学到的功课:要想存活长寿,「就要禁止舌头不出恶言,嘴唇不说诡诈的话」(诗三十四13),这就是大卫在本章的经历。在人看来,大卫不装疯就没命了,但大卫经历过了,就能告诉我们,如果不是神怜悯,就是装疯也一样没命,非利士王不杀他,是因为神的手在那里。大卫装疯也好,说谎骗祭司也好,如果神怜悯的手不在那里,这些都是空的。大卫里面受了光照,学了功课,就能在灵里说出这样准确明亮的话来。

【撒上二十一14】「亚吉对臣仆说:『你们看,这人是疯子。为什么带他到我这里来呢?」

【撒上二十一15】「我岂缺少疯子,你们带这人来在我面前疯癫吗?这人岂可进我的家呢?』」

大卫此时的境地可以说比在扫罗管辖的以色列还要危险,但是神只让非利士人认出他是大卫,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神要让大卫心里苏醒,看出神在那里管理着。如果在这个危险的地方神能保守他,那么在以色列地神一样可以保守他,他应该回去。大卫接受做王的地位容易,被带进做王的实际却不容易,需要不断被神追赶,被神拆毁,显露隐藏在里面的丑陋,在拆毁以后又被神的建造。我们也是这样不断地接受拆毁和建造,才能叫神的目的成全在我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