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上十七1】「非利士人招聚他们的军旅,要来争战;聚集在属犹大的梭哥,安营在梭哥和亚西加中间的以弗·大悯。」

【撒上十七2】「扫罗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安营,摆列队伍,要与非利士人打仗。」

【撒上十七3】「非利士人站在这边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边山上,当中有谷。」

  • 非利士人主动发起了进攻,集结的地点是在犹大境内的「梭哥」(1节),位于伯利恒西边约24公里,靠近非利士边界。「亚西加」(1节)是在梭哥西北边约5公里的一个要塞,扼守以拉谷。
  • 「以拉谷」(2节)位于是从迦特通往希伯仑和伯利恒的主要道路。以拉谷的两边是小山丘,两军隔谷对峙。「当中有谷」(3节),指有一条季节性的河道。
上图:示非拉丘陵的五个山谷。示非拉丘陵位于犹大山地和非利士沿海平原之间,许多季节性的河道经过这里流向平原,形成五个东西走向的主要山谷,成为从非利士沿海平原进入犹大山地的天然交通路线,也成为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经常争战的地方。这五个山谷从北到南依次是: 1、亚雅仑谷(Aijalon Valley):亚雅仑谷的上游有两条支谷,北支谷通往便雅悯高原中部,南支谷通往耶路撒冷。基色扼守亚雅仑谷西边的入口,上伯和仑和下伯和仑是通往便雅悯的两个重要城邑。 2、梭烈谷(Sorek Valley):梭烈谷在五个山谷中最平缓,所以成为进入犹大山地优先选择的通道,可以通往耶路撒冷和伯利恆。梭烈谷就是参孙对抗非利士人的地方。 3、以拉谷(Elah Valley):这是进入希伯仑和伯利恆的关键通道。亚西加扼守着以拉谷西边的入口。以拉谷是大卫与巨人歌利亚决战的地方。 4、姑弗林谷(Guvrin Valley):姑弗林谷可以通往希伯仑,但比较少被人使用。 5、拉吉谷(Lachish Valley):拉吉谷可以通往犹大山地南部的重要城市希伯仑。

上图:示非拉丘陵的五个山谷。示非拉丘陵位于犹大山地和非利士沿海平原之间,许多季节性的河道经过这里流向平原,形成五个东西走向的主要山谷,成为从非利士沿海平原进入犹大山地的天然交通路线,也成为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经常争战的地方。这五个山谷从北到南依次是:
1、亚雅仑谷(Aijalon Valley):亚雅仑谷的上游有两条支谷,北支谷通往便雅悯高原中部,南支谷通往耶路撒冷。基色扼守亚雅仑谷西边的入口,上伯和仑和下伯和仑是通往便雅悯的两个重要城邑。
2、梭烈谷(Sorek Valley):梭烈谷在五个山谷中最平缓,所以成为进入犹大山地优先选择的通道,可以通往耶路撒冷和伯利恆。梭烈谷就是参孙对抗非利士人的地方。
3、以拉谷(Elah Valley):这是进入希伯仑和伯利恆的关键通道。亚西加扼守着以拉谷西边的入口。以拉谷是大卫与巨人歌利亚决战的地方。
4、姑弗林谷(Guvrin Valley):姑弗林谷可以通往希伯仑,但比较少被人使用。
5、拉吉谷(Lachish Valley):拉吉谷可以通往犹大山地南部的重要城市希伯仑。

上图:以拉谷的位置。

上图:以拉谷的位置。

上图:以拉谷之战以色列和非利士军队的安营位置。

上图:以拉谷之战以色列和非利士军队的安营位置。

【撒上十七4】「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讨战的人,名叫歌利亚,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

【撒上十七5】「头戴铜盔,身穿铠甲,甲重五千舍客勒;」

【撒上十七6】「腿上有铜护膝,两肩之中背负铜戟;」

【撒上十七7】「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铁枪头重六百舍客勒。有一个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

  • 「六肘零一虎口」(4节),在七十士译本中是「四肘零一虎口」。一肘大约是45厘米分,一虎口大约是半肘,按马所拉经文,歌利亚身高大约2.9米;按七十士译本,歌利亚身高大约3米。他可能是亚衲族巨人的后裔(书十一22)。
  • 歌利亚的青铜盔甲重约57公斤,铁枪头大约有6.84公斤。「铠甲」(5节)原文是「鱼鳞」,可能是埃及式的青铜鳞甲。
  • 「讨战的人」(4节)原文是「在两军之间的人」,指从自己的队伍中走出来,代表己方的军队打仗。
上图:歌利亚盔甲的可能样式。

上图:歌利亚盔甲的可能样式。

【撒上十七8】「歌利亚对着以色列的军队站立,呼叫说:『你们出来摆列队伍做什么呢?我不是非利士人吗?你们不是扫罗的仆人吗?可以从你们中间拣选一人,使他下到我这里来。」

【撒上十七9】「他若能与我战斗,将我杀死,我们就作你们的仆人;我若胜了他,将他杀死,你们就作我们的仆人,服事我们。』」

【撒上十七10】「那非利士人又说:『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军队骂阵。你们叫一个人出来,与我战斗。』」

【撒上十七11】「扫罗和以色列众人听见非利士人的这些话,就惊惶,极其害怕。」

扫罗的「身体比众民高过一头」(九2),也曾带领百姓战胜过非利士人,但此时却「极其害怕」(11 节)。人若失去了神的同在,只能看环境、看自己,在环境面前自然就会「极其害怕」,因为属肉体的人总是害怕更大的肉体。

【撒上十七12】「大卫是犹大伯利恒的以法他人耶西的儿子。耶西有八个儿子。当扫罗的时候,耶西已经老迈。」

【撒上十七13】「耶西的三个大儿子跟随扫罗出征。这出征的三个儿子:长子名叫以利押,次子名叫亚比拿达,三子名叫沙玛。」

【撒上十七14】「大卫是最小的;那三个大儿子跟随扫罗。」

【撒上十七15】「大卫有时离开扫罗,回伯利恒放他父亲的羊。」

【撒上十七16】「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来站着,如此四十日。」

  • 「以法他」就是「伯利恒」(12节;创三十五19)。
  • 大卫此时可能只是偶尔进宫为扫罗弹琴,还没有做扫罗「拿兵器的人」(十六21)。等他杀了歌利亚以后,才常驻宫中,因为「扫罗留住大卫,不容他再回父家」(十八2)。
  • 歌利亚羞辱了以色列人四十天,双方居然都没有交战,这是很不寻常的。神安排了这一个环境,要把大卫领出来,让所有以色列人都认识他、接受他。
  • 七十士译本中没有12-31节。十七至十八章的希伯来圣经马所拉文本(Masoretic Text)比七十士译本多出了不少内容,包括:十七12-31、41、50、55-58,十八1-6、10-11、17-19。这些资料可能是后期增补进来的注释,被抄写经文的文士抄入正文中。因此,真理的教导不能单单建立在这几节经文上。

【撒上十七17】「一日,耶西对他儿子大卫说:『你拿一伊法烘了的穗子和十个饼,速速地送到营里去,交给你哥哥们;」

【撒上十七18】「再拿这十块奶饼,送给他们的千夫长,且问你哥哥们好,向他们要一封信来。』」

  • 「一伊法」(17节)大约是22公升。「一封信」(18节)原文是「保证物、信物」,意思是「收据」。可能耶西有送军粮的任务。
  • 耶西只是偶然派大卫去送食物,大卫就遇到了歌利亚。许多在人看来是偶然的事,但是在神的管理里都是特意安排的。

【撒上十七19】「扫罗与大卫的三个哥哥和以色列众人,在以拉谷与非利士人打仗。」

【撒上十七20】「大卫早晨起来,将羊交托一个看守的人,照着他父亲所吩咐的话,带着食物去了。到了辎重营,军兵刚出到战场,呐喊要战。」

【撒上十七21】「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摆列队伍,彼此相对。」

【撒上十七22】「大卫把他带来的食物留在看守物件人的手下,跑到战场,问他哥哥们安。」

【撒上十七23】「与他们说话的时候,那讨战的,就是属迦特的非利士人歌利亚,从非利士队中出来,说从前所说的话;大卫都听见了。」

【撒上十七24】「以色列众人看见那人,就逃跑,极其害怕。」

【撒上十七25】「以色列人彼此说:『这上来的人你看见了吗?他上来是要向以色列人骂阵。若有能杀他的,王必赏赐他大财,将自己的女儿给他为妻,并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纳粮当差。』」

【撒上十七26】「大卫问站在旁边的人说:『有人杀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怎样待他呢?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是谁呢?竟敢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吗?』」

【撒上十七27】「百姓照先前的话回答他说:『有人能杀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

  • 「辎重营」(20节)指四周有壕沟环绕防卫的军营。
  • 虽然以色列人在歌利亚面前「惊惶,极其害怕」(11节),又「逃跑,极其害怕」(24节),但他们确实是一群属肉体的「永生神的军队」(26节)。「永生神的军队」靠着自己无法得胜,唯有靠神才能得胜,因为是神为他们争战,而不是他们为神争战。
上图:从亚西加俯瞰以拉谷战场。

上图:从亚西加俯瞰以拉谷战场。

【撒上十七28】「大卫的长兄以利押听见大卫与他们所说的话,就向他发怒,说:『你下来做什么呢?在旷野的那几只羊,你交托了谁呢?我知道你的骄傲和你心里的恶意,你下来特为要看争战!』」

【撒上十七29】「大卫说:『我做了什么呢?我来岂没有缘故吗?』」

【撒上十七30】「大卫就离开他转向别人,照先前的话而问;百姓仍照先前的话回答他。」

【撒上十七31】「有人听见大卫所说的话,就告诉了扫罗;扫罗便打发人叫他来。」

  • 「我来岂没有缘故吗」(29节):原文是「不是只说了这一句话吗」。
  • 大卫继续「转向别人,照先前的话而问」(30节),可能是要证实那些人说的话,结果就传到了扫罗的耳中。
  • 七十士译本中没有12-31节。
上图:半干旱的犹大旷野里的羊群。最好的羊肉并不是来自水草丰茂的地方,而是来自半干旱的旷野。因为在环境严酷的旷野,羊需要储存更多的能量,因此风味物质含量更高,口味更为浓郁。所以大卫的哥哥说「旷野的那几只羊」(撒上十七28)。

上图:半干旱的犹大旷野里的羊群。最好的羊肉并不是来自水草丰茂的地方,而是来自半干旱的旷野。因为在环境严酷的旷野,羊需要储存更多的能量,因此风味物质含量更高,口味更为浓郁。所以大卫的哥哥说「旷野的那几只羊」(撒上十七28)。

【撒上十七32】「大卫对扫罗说:『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胆怯。你的仆人要去与那非利士人战斗。』」

【撒上十七33】「扫罗对大卫说:『你不能去与那非利士人战斗;因为你年纪太轻,他自幼就作战士。』」

【撒上十七34】「大卫对扫罗说:『你仆人为父亲放羊,有时来了狮子,有时来了熊,从群中衔一只羊羔去。」

【撒上十七35】「我就追赶它,击打它,将羊羔从它口中救出来。它起来要害我,我就揪着它的胡子,将它打死。」

【撒上十七36】「你仆人曾打死狮子和熊,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也必像狮子和熊一般。』」

【撒上十七37】「大卫又说:『耶和华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脱离这非利士人的手。』扫罗对大卫说:『你可以去吧!耶和华必与你同在。』」

  • 大卫曾经「打死狮子和熊」(36节),却不认为是自己骁勇善战,而是神的拯救(37节),所以深信「耶和华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脱离这非利士人的手」(37节)。这是神与人同在的见证,也是人支取神的大能的秘诀。
  • 「属肉体」(罗八8)的谦虚只是修养和礼貌,内心还是认为是自己的能力强,所以即使能「打死狮子和熊」,遇到更可怕的非利士巨人就会「惊惶,极其害怕」(11节)。我们如果在小事上倚靠自己、不去学习经历神,在大事面前就更不敢倚靠神。
  • 「属圣灵」(罗八9)的谦卑却是支取神大能的钥匙,大卫既然相信一切的成就都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是倚靠神的大能和拯救,所以他不但敢「打死狮子和熊」,也敢去面对更可怕的非利士巨人(36节)。如果我们小事上学习倚靠神、经历神,在大事面前就能单单仰望神的同在,因此得胜有余。

【撒上十七38】「扫罗就把自己的战衣给大卫穿上,将铜盔给他戴上,又给他穿上铠甲。」

【撒上十七39】「大卫把刀跨在战衣外,试试能走不能走;因为素来没有穿惯,就对扫罗说:『我穿戴这些不能走,因为素来没有穿惯。』于是摘脱了。」

【撒上十七40】「他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选了五块光滑石子,放在袋里,就是牧人带的囊里;手中拿着甩石的机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 大卫在扫罗的盔甲中就不能争战,他必须做回他自己才能争战。同样,每个人都有神量给自己的盔甲,我们的事奉不必模仿、攀比别人。
  • 「杖」(40节)是牧羊人用的木杖。
  • 「溪中」(40节)指以拉谷中季节性的河道。
  • 「甩石的机弦」(40节)用皮带制成,一端固定在手腕,一端抓在手上,挥动皮带到一定转速后放手,石块飞出可达时速150公里。甩出的石块可达网球大小,杀伤力甚大。
  • 倚靠神的人,不会只坐在那里祷告,等着天上下冰雹(书十11)。而是认真预备,「在溪中挑选了五块光滑石子」(40节);又主动出击,「去迎那非利士人」(40节),这才是与神同工。
  • 「甩石的机弦」是牧羊人平时驱赶野兽的武器,大卫是一个忠心的牧羊人,所以平时练得相当准。但是他还是专心倚靠神的拯救(37节)。能力不是倚靠的对象,信心也不是懒惰的借口,我们若在日常生活、工作、学习的每件事上都忠于本分,任何一件小事上的操练都能被神使用:因为「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路十六10)。
上图:下雨三天之后的以拉溪,河水满溢。

上图:下雨三天之后的以拉溪,河水满溢。

上图:旱季的以拉溪,河床干涸,露出许多石子。

上图:旱季的以拉溪,河床干涸,露出许多石子。

【撒上十七41】「非利士人也渐渐地迎着大卫来,拿盾牌的走在前头。」

七十士译本中没有41节。

【撒上十七42】「非利士人观看,见了大卫,就藐视他;因为他年轻,面色光红,容貌俊美。」

【撒上十七43】「非利士人对大卫说:『你拿杖到我这里来,我岂是狗呢?』非利士人就指着自己的神咒诅大卫。」

【撒上十七44】「非利士人又对大卫说:『来吧!我将你的肉给空中的飞鸟、田野的走兽吃。』」

【撒上十七45】「大卫对非利士人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

【撒上十七46】「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又将非利士军兵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

【撒上十七47】「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祂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

  • 「面色光红」(42节),指大卫还没有长胡子、乳臭未干,所以歌利亚「就藐视他」(42节)。
  • 歌利亚以为大卫「拿杖」(43节)是当作武器,其实大卫的武器根本不是木杖。
  • 大卫看歌利亚不是用他自己的眼睛去看,而是用神的眼睛去看。他不是靠自己争战,也不是为自己争战,而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45节)争战,目的是「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46节),也向世人见证「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47节)。
  • 「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47节),原文是「战争是属于耶和华的」,指战争的目的是为了见证神的作为、成就神的旨意。

【撒上十七48】「非利士人起身,迎着大卫前来。大卫急忙迎着非利士人,往战场跑去。」

【撒上十七49】「大卫用手从囊中掏出一块石子来,用机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额,石子进入额内,他就仆倒,面伏于地。」

  • 大卫「在溪中挑选了五块光滑石子」(40节),却只用了一块石子,就打中了歌利亚。这样准确,是因为神与大卫同在(37节)。大卫上战场,神也上战场,大卫甩出石头,神就接过石头打入歌利亚的额内。
  • 每一个与神同工的人,也是倚靠主的同在而事奉(太二十八20)。当我们献上五饼二鱼的时候(太十四17),主就接过去(太十四18),喂饱五千人。
上图:在以拉谷附近的Khirbet Qeiyafa挖掘出来的主前10世纪机弦甩石(Sling Stone)。

上图:在以拉谷附近的Khirbet Qeiyafa挖掘出来的主前10世纪机弦甩石(Sling Stone)。

上图:从犹大拉吉城门口出土的亚述军攻城使用的机弦甩石(绳子是现代复制品)。现存于大英博物馆。

上图:从犹大拉吉城门口出土的亚述军攻城使用的机弦甩石(绳子是现代复制品)。现存于大英博物馆。

【撒上十七50】「这样,大卫用机弦甩石,胜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卫手中却没有刀。」

七十士译本中没有50节。

【撒上十七51】「大卫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将他的刀从鞘中拔出来,杀死他,割了他的头。非利士众人看见他们讨战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

  • 大卫与神同工,倚靠神打倒了歌利亚,却没有不屑拿起歌利亚的刀来完成工作;我们把一切都交托给神,并不等于不尽本分。那块石头可能只是把巨人打晕了,所以「他就仆倒,面伏于地」(49节),现在大卫必须用刀杀了他,确保得胜。
  • 非利士人曾许诺说只要歌利亚被杀他们就成为以色列人的仆人(9节),现在却背信逃跑。

【撒上十七52】「以色列人和犹大人便起身呐喊,追赶非利士人,直到迦特(或译:该)和以革伦的城门。被杀的非利士人倒在沙拉音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伦。」

【撒上十七53】「以色列人追赶非利士人回来,就夺了他们的营盘。」

【撒上十七54】「大卫将那非利士人的头拿到耶路撒冷,却将他军装放在自己的帐棚里。」

  • 「迦特和以革伦」(52节)都是非利士人的主要城邑。
  • 「耶路撒冷」(54节)应该指以色列人占领的那部分,而耶布斯人的城堡要到大卫作王后才被征服(撒下五6-9)。
  • 「帐棚」(54节)可能指大卫在伯利恒的家。歌利亚的刀后来存放在挪伯的圣所那里(二十一9)。
扫罗攻打亚玛力人、大卫杀歌利亚

上图:扫罗攻打亚玛力人、大卫杀歌利亚:1、扫罗领二十一万人攻打亚玛力人的京城,杀尽了亚玛力人(撒上十五1-9);2、扫罗掳掠了亚玛力人的牛羊和美物,经过迦密,在迦密立纪念碑,再回到吉甲,撒母耳也到吉甲,责备扫罗违背了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厌弃他作王(撒上十五10-31);3、非利士的巨人歌利亚对以色列人索战,无人能敌。大卫奉父命往战场探望兄长时,就击杀了歌利亚( 撒上十七1-51);4、以色列乘胜追杀非利士人直到以革伦和迦特(撒上十七51-53)。

【撒上十七55】「扫罗看见大卫去攻击非利士人,就问元帅押尼珥说:『押尼珥啊,那少年人是谁的儿子?』押尼珥说:『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不知道。』」

【撒上十七56】「王说:『你可以问问那幼年人是谁的儿子。』」

【撒上十七57】「大卫打死非利士人回来,押尼珥领他到扫罗面前,他手中拿着非利士人的头。」

【撒上十七58】「扫罗问他说:『少年人哪,你是谁的儿子?』大卫说:『我是你仆人伯利恒人耶西的儿子。』」

  • 七十士译本中没有55-58节。
  • 扫罗向押尼珥询问大卫的家庭(55节),可能因为要履行诺言,把女儿嫁给大卫(25节),所以必须了解他的背景。押尼珥与大卫并不熟悉,可见大卫在宫庭并不太出名。
  • 押尼珥「在王面前起誓」(55节)自己不知道,可能要免除自己不认识勇士,没有早一点推荐大卫迎战的责任。
  • 因为神与大卫同在(十六18),所以大卫能不看环境、不看自己,单单仰望神。他看到神所要成就的事(46节),就放胆地接过来,神就把得胜显在他身上。神所造就的合祂心意的人」(十三14),不但顺服神,而且单单倚靠神,按着神的心意走神要我们走的路,才能彰显神的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