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上六1】「耶和华的约柜在非利士人之地七个月。」

【撒上六2】「非利士人将祭司和占卜的聚了来,问他们说:『我们向耶和华的约柜应当怎样行?请指示我们用何法将约柜送回原处。』」

【撒上六3】「他们说:『若要将以色列神的约柜送回去,不可空空地送去,必要给祂献赔罪的礼物,然后你们可得痊愈,并知道祂的手为何不离开你们。』」

  • 非利士人掳来「耶和华的约柜」(1节),以为是一个胜利,结果却是一场噩梦。神击打了非利士人的偶像(五4)、健康(五12)和财富(5节),凡是外邦人所倚靠、所在乎的,都被神击打了。神借着击打非利士人,让百姓明白:「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十六4)。
  • 神的约柜「在非利士人之地七个月」(1节),在外邦人中彰显了祂的荣耀,但神的百姓却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努力想方法来取回约柜。但非利士人却受够了,自己千方百计地「将以色列神的约柜送回去」(3节)。而神能让非利士人自己把约柜送回去,将来也能兴起体贴神心意的大卫,立志「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为耶和华寻得所在,为雅各的大能者寻得居所」(诗一百三十二3-5)。
  • 为了送走约柜,最初非利士人是「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五11),采用政治的方法;现在「非利士人将祭司和占卜的聚了来」(2节),采用宗教的方法。没有被神拣选的人,表面上也会惧怕,但绝不会甘心投靠神,而是用各种政治、宗教的方法来拒绝神,对神敬而远之,「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一21)。
  • 神的约柜「不可空空地送去」(3节),神领百姓出埃及的时候,也是让他们「不至于空手而去」(出三21-22;十一2;十二35-36)。「赔罪的礼物」(3节),原文又被译为「罪」(创二十六10)、「赎愆祭」(利五7)。
  • 「并知道祂的手为何不离开你们」(3节),在七十士译本中是「你们就得赎」。

【撒上六4】「非利士人说:『应当用什么献为赔罪的礼物呢?』他们回答说:『当照非利士首领的数目,用五个金痔疮,五个金老鼠,因为在你们众人和你们首领的身上都是一样的灾。」

【撒上六5】「所以当制造你们痔疮的像和毁坏你们田地老鼠的像,并要归荣耀给以色列的神,或者祂向你们和你们的神,并你们的田地,把手放轻些。」

【撒上六6】「你们为何硬着心像埃及人和法老一样呢?神在埃及人中间行奇事,埃及人岂不释放以色列人,他们就去了吗?」

【撒上六7】「现在你们应当造一辆新车,将两只未曾负轭有乳的母牛套在车上,使牛犊回家去,离开母牛。」

【撒上六8】「把耶和华的约柜放在车上,将所献赔罪的金物装在匣子里,放在柜旁,将柜送去。」

【撒上六9】「你们要看看:车若直行以色列的境界到伯·示麦去,这大灾就是耶和华降在我们身上的;若不然,便可以知道不是祂的手击打我们,是我们偶然遇见的。』」

  • 「硬着心」,是埃及法老对待以色列人的态度(出十1-2)。非利士人的祭司和占卜的劝非利士的首领们不要和以色列的神作对,而以色列人却不懂得顺服自己的神。这正是:「主要借异邦人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头对这百姓说话」(赛二十八11)。
  • 神的约柜必须由利未支派的哥辖子孙抬着(民四15),不能放在车上。但非利士人是不懂律法的外邦人,他们按着自己的方式「造一辆新车」(7节),并且送上他们认为正确礼物,是为了表示对神的敬畏,所以神并没有惩罚他们。
  • 「未曾负轭」(7节),指没有拉过车的牛。「有乳的母牛」,指正在乳养幼犊的母牛。母牛天性不愿离开小牛,如果没有被训练过拉车的母牛不理会牛犊的吸引,在没有人领路的情况下,一路拉着车走到以色列境内的「伯·示麦」(9节),便可证明是以色列的神的作为。
  • 「伯 בַּיִת」原文的意思是「家」(9节);凡是以「伯」开头的地名,意思都是某某之家。「伯·示麦」的意思是「太阳神之家」,位于犹大境内的梭烈谷,是与非利士人交界的利未人城邑(书二十一16),在以革伦东面大约14公里,与琐拉隔着梭烈谷相对。
上图:梭烈谷地图。这里是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经常争战的地方。

上图:梭烈谷地图。这里是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经常争战的地方。

【撒上六10】「非利士人就这样行:将两只有乳的母牛套在车上,将牛犊关在家里,」

【撒上六11】「把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老鼠并金痔疮像的匣子都放在车上。」

【撒上六12】「牛直行大道,往伯·示麦去,一面走一面叫,不偏左右。非利士的首领跟在后面,直到伯·示麦的境界。」

  • 母牛「一面走一面叫」(12节),可能是因为被迫与小牛分开,不是自愿拉车前往伯·示麦。
  • 虽然神的百姓丢了约柜,也不努力取回约柜,但神却对不争气的百姓不离不弃,亲自引导母牛前往伯·示麦,向陷入黑暗中的百姓显明了恩典:「耶和华必不丢弃祂的百姓,也不离弃祂的产业」(诗九十四14)。

【撒上六13】「伯·示麦人正在平原收割麦子,举目看见约柜,就欢喜了。」

【撒上六14】「车到了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就站住了。在那里有一块大磐石,他们把车劈了,将两只母牛献给耶和华为燔祭。」

【撒上六15】「利未人将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物的匣子拿下来,放在大磐石上。当日伯·示麦人将燔祭和平安祭献给耶和华。」

【撒上六16】「非利士人的五个首领看见,当日就回以革伦去了。」

  • 伯·示麦位于示非拉丘陵,「平原」(13节)指梭烈谷中的平坦之处。「收割麦子」(13节)大约是四月中旬到六月中旬。伯·示麦人可以自由地收割,表明他们已经在非利士人的管辖之下。
  • 根据律法,燔祭的祭牲必须是公牛犊或是公羊(利一3、10),不可用母牛。伯·示麦人「将两只母牛献给耶和华为燔祭」(14节),既不是神所指定的祭物,也不是神所选择的祭坛(申十二14)。他们有热心、却没有真理,献祭的动作好像是对了,但献祭的内容却完全不准确,只是按着自己眼中看为正的做在神面前,这就是当时百姓的属灵光景。
上图:从伯示麦遗址看牛车运约柜来的道路。

上图:从伯示麦遗址看牛车运约柜来的道路。

【撒上六17】「非利士人献给耶和华作赔罪的金痔疮像,就是这些:一个是为亚实突,一个是为迦萨,一个是为亚实基伦,一个是为迦特,一个是为以革伦。」

【撒上六18】「金老鼠的数目是照非利士五个首领的城邑,就是坚固的城邑和乡村,以及大磐石。这磐石是放耶和华约柜的,到今日还在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

「以及大磐石。这磐石是放耶和华约柜的,到今日还在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18节),更好的翻译是:「这放耶和华约柜的大磐石是一个见证,到今日还在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英文ESV、NASB译本)。

【撒上六19】「耶和华因伯·示麦人擅观祂的约柜,就击杀了他们七十人;那时有五万人在那里(原文是七十人加五万人)。百姓因耶和华大大击杀他们,就哀哭了。」

【撒上六20】「伯·示麦人说:『谁能在耶和华这圣洁的神面前侍立呢?这约柜可以从我们这里送到谁那里去呢?』」

【撒上六21】「于是打发人去见基列·耶琳的居民,说:『非利士人将耶和华的约柜送回来了,你们下来将约柜接到你们那里去吧!』」

  • 除了祭司以外,一般人「连片时不可进去观看圣所,免得他们死亡」(民四20),但伯·示麦人却毫无敬畏地围观神的约柜,违反了律法。
  • 神的约柜必须由利未支派的哥辖子孙抬着(民四15),不能放在车上。非利士人是没有律法的外邦人,他们按着自己的方式「造一辆新车」(7节),神并没有惩罚他们。但神却严厉地惩罚了违反律法的伯·示麦人(19节)和乌撒(撒下六6-7),因为伯·示麦人是熟悉律法的以色列人:「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十二47-48)。
  • 「基列·耶琳」(21节)的意思是「森林之城」,原来是基遍人的城邑(书九17;十五9),也是犹大与便雅悯支派的边界(书十八14),位于伯·示麦东北大约14公里。基列·耶琳在从沿海平原经梭烈谷上到耶路撒冷的路上,位于犹大山地,比伯·示麦离非利士人更远。
  • 此时示罗可能已经被被非利士人摧毁了(耶二十六9),所以约柜不是运回示罗,而是运到基列·耶琳。约柜停放在基列·耶琳大约80多年(七2;徒十三21),直到被大卫运到耶路撒冷(撒下六2)。而会幕则先被迁到挪伯(二十一1),然后到基遍(代下一3),最后被所罗门迁到圣殿(王上三4)。
  • 非利士人把约柜看作灾祸,现在伯·示麦人也把约柜看作灾祸,不肯顺服的百姓和不认识神的外邦人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活在肉体当中。属肉体的百姓违反了律法,却不肯承认是自己错了,反而把责任推给神的「圣洁」(20节)。他们把神的圣洁当作灾祸的来源,不是反省自己、满足律法,反而是把约柜送走,然后继续活在愚昧中,结果就失去了神同在的恩典。今天,我们如果体贴肉体,在神的管教面前抱怨、回避,不愿「在耶和华这圣洁的神面前侍立」(20节),也会成为失去祝福的「伯·示麦人」。
上图:约柜离开示罗以后80多年的飘流旅程。

上图:约柜离开示罗以后80多年的飘流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