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上四1】「以色列人出去与非利士人打仗,安营在以便以谢;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

非利士人是从地中海克里特岛来到迦南沿海居住的民族,骁勇善战,又掌握铸铁工艺。他们的骑兵配上铁制刀枪,在平原上作战,极占优势。亚弗在约帕港东北约18公里,非利士人在此安营,说明其势力已接近以色列心脏地带。士师记说以色列曾受非利士人奴役40年(士十三1),在那段期间,参孙作这地的士师二十年。以利做士师的四十年可能与参孙重叠或相连。

【撒上四2】「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摆阵。两军交战的时候,以色列人败在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在战场上杀了他们的军兵约有四千人。」

【撒上四3】「百姓回到营里,以色列的长老说:『耶和华今日为何使我们败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抬到我们这里来,好在我们中间救我们脱离敌人的手。』」

以色列的长老们问题问对了,但他们自己给的答案却错透了。约柜是神向人说话的地方,并不是有法力的符咒。从前过约旦河和攻打耶利哥的时候,都是约柜在前头,但那两次都是神吩咐以色列人这样做,他们行在神的吩咐里。现在神没有说话,以色列人虽然照着历史的样子抬出约柜,但实质却是人在那里出主意,人在那里指挥神。

【撒上四4】「于是百姓打发人到示罗,从那里将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抬来。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与神的约柜同来。」

当时中东的军队都有祭司、占卜者与可携的圣物同行,以便在战场上求问。此时,约柜就是被当类似的功能使用。但神不是我们可以操纵的,当人离弃正道的时候,不管怎样恳切「祷告」,也不能强迫或者贿赂神做任何事。

【撒上四5】「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以色列众人就大声欢呼,地便震动。」

虽然以色列人情绪高涨,又有宗教的形式,但并不等于神的同在。神从来没有说,情绪高涨就是神的同在,反而神叫我们看见,常常是魂的激动把人带到情绪的高涨中去。魂的激动,是外面热闹,里面冲动糊涂。灵的释放,是外面火热,里面平静安稳。

【撒上四6】「非利士人听见欢呼的声音,就说:『在希伯来人营里大声欢呼,是什么缘故呢?』随后就知道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

【撒上四7】「非利士人就惧怕起来,说:『有神到了他们营中』;又说:『我们有祸了!向来不曾有这样的事。」

非利士人有许多神,他们虽然承认以色列的神与他们的众神不同,但并不是认识耶和华是独一真神,以为只是一位有大能的偶像。

【撒上四8】「我们有祸了!谁能救我们脱离这些大能之神的手呢?从前在旷野用各样灾殃击打埃及人的,就是这些神。」

以色列的仇敌,比以色列人更害怕神。我们的仇敌撒,比我们更害怕神。如果神的儿女不敬畏神,岂不比这些仇敌更不如?

【撒上四9】「非利士人哪,你们要刚强,要作大丈夫,免得作希伯来人的奴仆,如同他们作你们的奴仆一样。你们要作大丈夫,与他们争战。』」

虽然以色列人抬出了约柜,但实质还是人对付人。我们对付弟兄姊妹的时候,也常常把 属灵的话语搬出来,把属灵的帽子拿出来。虽然抬出来的是属灵的内容,但实质却是人对付人。这样做的结果,就和当时非利士人一样,把人的怒气激动起来了,结果以色列人败得更惨。

【撒上四10】「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打仗,以色列人败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杀的人甚多,以色列的步兵仆倒了三万。」

以色列人虽然情绪高涨,但因为没有神的同在,不但没有打胜仗,反而败得更惨。

【撒上四11】「神的约柜被掳去,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杀了。」

以利二子被杀,初步应验了神人的预言(二3)。神任凭「神的约柜被掳去」,要借这个事件让以色列人知道神是无法操纵的,也要报应以利的两个儿子的恶行。

【撒上四12】「当日,有一个便雅悯人从阵上逃跑,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到示罗。」

「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是悲哀的表示。示罗城后来也遭毁灭(诗七十八60)。

【撒上四13】「到了的时候,以利正在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观望,为神的约柜心里担忧。那人进城报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来。」

【撒上四14】「以利听见呼喊的声音就问说:『这喧嚷是什么缘故呢?』那人急忙来报信给以利。」

【撒上四15】「那时以利九十八岁了,眼目发直,不能看见。」

【撒上四16】「那人对以利说:『我是从阵上来的,今日我从阵上逃回。』以利说:『我儿,事情怎样?』」

【撒上四17】「报信的回答说:『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杀的甚多!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并且神的约柜被掳去。』」

【撒上四18】「他一提神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因为他年纪老迈,身体沉重。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师四十年。」

以利作士师的年代很可能是参孙在南(士十三~十六章)、耶弗他在北(士十一章)作士师的时候。以利之死宣告士师时代的终结。以利之死和约柜的被掳是神最严重的警告:祂自己的选民犯罪,所受刑罚决不会轻过不信神的人。

【撒上四19】「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怀孕将到产期,她听见神的约柜被掳去,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猛然疼痛,曲身生产;」

【撒上四20】「将要死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妇人们对她说:『不要怕!你生了男孩子了。』她却不回答,也不放在心上。」

【撒上四21】「她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这是因神的约柜被掳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非尼哈的妻子对自己的丈夫和公公之死固然关心,但她更关心约柜的丧失。虽然生活在一个败坏的时代,但这位妻子却比她丈夫更虔诚。

【撒上四22】「她又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

「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这位神还是大能的神吗?在非利士人看来,以色列的神肯定不是大能的神。在以色列人看来,我们的神恐怕也真的不够大能,祂怎么连自己的约柜都被人掳去了?神甘心放弃自己的荣耀,目的是用这件事实来苏醒祂的百姓,叫祂的百姓明白为什么神允许祂的约柜被人掳走。当人不能维持神的荣耀,人不能彰显神的荣耀,人好像把神的荣耀丢掉的时候,神就自己显出权柄和能力来荣耀祂自己。当今天世界越来越离弃神、持守真道的教会越来越艰难的时候,神依然说:「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赛四十二8),祂会伸出祂的手来干预一切,祂知道什么时候要干预、什么时候要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