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上四1】「以色列人出去与非利士人打仗,安营在以便以谢;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

【撒上四2】「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摆阵。两军交战的时候,以色列人败在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在战场上杀了他们的军兵约有四千人。」

  • 非利士人是主前12世纪从地中海克里特岛大规模迁入迦南沿海平原的海上民族,骁勇善战,掌握炼铁技术。他们的铁车配上铁制兵器,在沿海平原作战更有优势,此时开始沿着三条路线进攻中央山地。
  • 在士师时代,以色列受非利士人辖制40年(士十三1),期间「参孙作以色列的士师二十年」(士十五20)。以利做士师的四十年,可能与参孙重叠。
  • 「亚弗」(1节)的意思是「围住」,位于约帕东北约18公里、示罗西面约35公里的雅空河(Yarkon River)畔,是从沙仑平原进入以法莲山地的必经之路。「以便以谢」(1节)的意思是「帮助之石」,可能位于亚弗附近的山地。
  • 百姓本来甘受非利士人辖制,得过且过,但现在「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1节),要进攻以法莲山地,所以百姓不得不在「以便以谢」迎战。我们若与世界妥协,一退再退,总有一天会退无可退,败在我们自己的「以便以谢」。
上图:非利士五城(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迦特、以革伦),以及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争战的主要地点。以色列人称非利士人为「帕利士丁 P'lishtim」,他们的地为「帕勒斯坦 Pelesheth」。主前5世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开始用「巴勒斯坦 Palaistinē」来称呼这个地区。主后135年,罗马帝国赶走犹太人,把犹太省改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 Syria Palaestina」,后来被称为「巴勒斯坦 Palestine」,一直到1948年以色列复国。今天的巴勒斯坦人是二世纪以后陆续迁入的各民族混杂形成的,他们在七世纪之前大都是希腊化的基督徒,七世纪被阿拉伯人征服后仍然是基督徒,一直到1187年被萨拉丁(Saladin)征服后,才逐渐伊斯兰化。

上图:非利士五城(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迦特、以革伦),以及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争战的主要地点。以色列人称非利士人为「帕利士丁 P’lishtim」,他们的地为「帕勒斯坦 Pelesheth」。主前5世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开始用「巴勒斯坦 Palaistinē」来称呼这个地区。主后135年,罗马帝国赶走犹太人,把犹太省改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 Syria Palaestina」,后来被称为「巴勒斯坦 Palestine」,一直到1948年以色列复国。今天的巴勒斯坦人是二世纪以后陆续迁入的各民族混杂形成的,他们在七世纪之前大都是希腊化的基督徒,七世纪被阿拉伯人征服后仍然是基督徒,一直到1187年被萨拉丁(Saladin)征服后,才逐渐伊斯兰化。

【撒上四3】「百姓回到营里,以色列的长老说:『耶和华今日为何使我们败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抬到我们这里来,好在我们中间救我们脱离敌人的手。』」

【撒上四4】「于是百姓打发人到示罗,从那里将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抬来。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与神的约柜同来。」

  • 「以色列的长老」(3节)问对了问题,却给错了答案。百姓的失败,是因为失去了神的同在。但恢复神同在的方法,不是抬出约柜,而是顺服神、遵守圣约。
  • 约柜象征神的同在(民十33-36),提醒百姓谨守与神所立的圣约(出二十五10-22),但约柜本身既没有法力、也不能呼唤神。从前约书亚带领百姓过约旦河(书三6)、攻打耶利哥(书六4),都抬着约柜,那是神的吩咐,也是百姓对神的顺服。百姓并不是靠着「耶和华的约柜」(3节)争战,而是靠着「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4节)胜过了仇敌;我们也不是靠着祷告得胜,而是靠着听祷告的神胜过了一切。
  • 现在,以色列人外面模仿属灵的样子,里面却没有属灵的实际;既没有神的旨意,也没有顺服的心思,完全是在拜偶像,以为可以利用约柜来操纵神,利用神来做人想做的事。今天,有些人也把「祷告」当作一种方法,以为可以用重复的「祷告」来指挥神,用事奉、奉献来贿赂神,这和以色列人用约柜代替神一样愚昧。
  • 古代中东外邦人的军队,都有祭司、占卜者与便携式圣物同行,好在战场上求问偶像,或者召唤偶像争战。以色列人抬出约柜,也是在效法外邦人。但属灵事物的标记,并不等于属灵事物本身。人里面若没有属灵的实际,无论是约柜、圣殿、十字架、圣经、教堂,还是洗礼、圣餐、奉主名的祷告,都不能带来任何属灵的益处。
上图:约柜示意图。会幕里的约柜在犹太人被掳巴比伦后就没有再提到,上图是比较接近「山上的样式」的一个示意图。

上图:约柜示意图。会幕里的约柜在犹太人被掳巴比伦后就没有再提到,上图是比较接近「山上的样式」的一个示意图。

【撒上四5】「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以色列众人就大声欢呼,地便震动。」

【撒上四6】「非利士人听见欢呼的声音,就说:『在希伯来人营里大声欢呼,是什么缘故呢?』随后就知道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

  • 以色列人「大声欢呼,地便震动」(5节),并不是尊神为王的火热,而是敬拜偶像的兴奋。他们把「耶和华的约柜」(6节)当作偶像敬拜,指望约柜能帮助他们得胜。
  • 今天,也有些人高举某些方法、名人、感觉,以为这些可以带来属灵的能力,其实也不过是「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5节)。人里面若没有顺服神的实际,敬拜的情绪即使和以色列人一样高涨,也不能带来神的同在。

【撒上四7】「非利士人就惧怕起来,说:『有神到了他们营中』;又说:『我们有祸了!向来不曾有这样的事。」

【撒上四8】「我们有祸了!谁能救我们脱离这些大能之神的手呢?从前在旷野用各样灾殃击打埃及人的,就是这些神。」

【撒上四9】「非利士人哪,你们要刚强,要作大丈夫,免得作希伯来人的奴仆,如同他们作你们的奴仆一样。你们要作大丈夫,与他们争战。』」

  • 「这些大能之神」(8节)原文是复数。非利士人有许多神,他们虽然承认以色列的神是「大能之神」,但并不是认为祂是独一真神,而只是其中一位「大能之神」。
  • 虽然以色列人抬出了约柜,但实质还是人对付人,只是属肉体的争战,结果激起了非利士人的斗志,反而败得更惨。今天,我们若是把属灵的话语当对付人的武器,虽然抬出来的是属灵的内容,但实质还是肉体对付肉体,只会激起人更大的血气。
上图:Medinet Habu神庙壁画上被俘的非利士人战士形象。「非利士人」来自迦斐托,即地中海的克里特岛(创十14;摩九7),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就小规模地迁到迦南沿海平原(创二十一34)。以色列人进迦南大约一百年多后,非利士人大量入侵埃及和迦南,定居在迦南沿海平原的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迦特、以革伦等五个城邑(撒上六17-18),主前13世纪被珊迦打败后(士三31),维持了一段和平。当以色列人还不会炼铁的时候,非利士人就已经使用铁兵器,在沿海平原从事农业、畜牧和海上贸易,越来越强盛。主前12世纪,非利士人开始向内陆发展,与亚扪人同时扰害欺压以色列人(士十7-8),亚扪人欺压了河东的两个半支派十八年,而非利士人欺压了河西的但和犹大支派四十年,一直到撒母耳在米斯巴大获全胜(撒上七13-14)。此后,非利士人还时常与扫罗和大卫争战,直到大卫在利乏音谷两次大胜(撒下五17-25),才制服了非利士人(撒下八1)。南北分裂以后,非利士人对南国犹大的侵扰一直延续到被掳巴比伦(结二十五15-17)。

上图:Medinet Habu神庙壁画上被俘的非利士人战士形象。「非利士人」来自迦斐托,即地中海的克里特岛(创十14;摩九7),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就小规模地迁到迦南沿海平原(创二十一34)。以色列人进迦南大约一百年多后,非利士人大量入侵埃及和迦南,定居在迦南沿海平原的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迦特、以革伦等五个城邑(撒上六17-18),主前13世纪被珊迦打败后(士三31),维持了一段和平。当以色列人还不会炼铁的时候,非利士人就已经使用铁兵器,在沿海平原从事农业、畜牧和海上贸易,越来越强盛。主前12世纪,非利士人开始向内陆发展,与亚扪人同时扰害欺压以色列人(士十7-8),亚扪人欺压了河东的两个半支派十八年,而非利士人欺压了河西的但和犹大支派四十年,一直到撒母耳在米斯巴大获全胜(撒上七13-14)。此后,非利士人还时常与扫罗和大卫争战,直到大卫在利乏音谷两次大胜(撒下五17-25),才制服了非利士人(撒下八1)。南北分裂以后,非利士人对南国犹大的侵扰一直延续到被掳巴比伦(结二十五15-17)。

【撒上四10】「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打仗,以色列人败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杀的人甚多,以色列的步兵仆倒了三万。」

【撒上四11】「神的约柜被掳去,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杀了。」

  • 以色列人虽然情绪高涨,但因为没有神的同在,不但没有打胜仗,反而败得更惨。他们从前虽然打败,百姓还是「回到营里」(3节);现在被打败,则是「向各家奔逃」(10节),彻底失败了。
  • 以利的两个儿子被杀,应验了神人的预言:「他们二人必一日同死」(二34)。
  • 既然百姓用约柜代替了神,神就任凭「神的约柜被掳去」(11节),让百姓尝到愚昧的后果。但神绝不会让祂的约柜任人摆布,约柜落在仇敌手里,将比在以色列人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撒上四12】「当日,有一个便雅悯人从阵上逃跑,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到示罗。」

【撒上四13】「到了的时候,以利正在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观望,为神的约柜心里担忧。那人进城报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来。」

【撒上四14】「以利听见呼喊的声音就问说:『这喧嚷是什么缘故呢?』那人急忙来报信给以利。」

【撒上四15】「那时以利九十八岁了,眼目发直,不能看见。」

【撒上四16】「那人对以利说:『我是从阵上来的,今日我从阵上逃回。』以利说:『我儿,事情怎样?』」

【撒上四17】「报信的回答说:『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杀的甚多!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并且神的约柜被掳去。』」

【撒上四18】「他一提神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因为他年纪老迈,身体沉重。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师四十年。」

  • 「衣服撕裂,头蒙灰尘」(12节)是悲哀的表示。示罗城可能很快也毁灭了(诗七十八60;耶七12-15)。
  • 以利在听到约柜被掳之后就死了,应验了神人的预言:「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二32)。以色列人在亚弗战败,使非利士人可以长驱直入上到以法莲山地,摧毁了示罗城(诗七十八60;耶七12-15)。
  • 「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师四十年」(18节),可能与参孙在犹大(士十三-十六章)、耶弗他在河东(士十一章)作士师的时间重叠。
  • 以利虽然有很多软弱,却关心「神的约柜被掳去」(17节),过于两个儿子的生命。但他并不认识神做事的法则,所以虽然早已知道两个儿子「必一日同死」(二34),却没有想到,神竟然会允许祂的约柜也被掳去。
上图:士师时代的大致年表。

上图:士师时代的大致年表。

【撒上四19】「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怀孕将到产期,她听见神的约柜被掳去,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猛然疼痛,曲身生产;」

【撒上四20】「将要死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妇人们对她说:『不要怕!你生了男孩子了。』她却不回答,也不放在心上。」

【撒上四21】「她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这是因神的约柜被掳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撒上四22】「她又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

  • 「以迦博」(2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没有荣光」,因为「荣耀离开以色列了」(21节)。非尼哈的妻子比她的丈夫更加敬虔,她对自己的丈夫和公公之死固然关心,但她更关心「神的约柜」(21节),所以神借着她给儿子所起的名字,说出了神百姓的属灵光景,成为对历世历代神百姓的提醒:神的「荣耀离开以色列」,以色列就不再是神的百姓;神的荣耀离开耶路撒冷(结十一23),圣城就不再是神的城;神的荣耀离开教会,教会就不再是神的家。以色列人没有任何高人一等的地方,他们维持神百姓地位的唯一途径,就是遵守与神所立的圣约。
  • 「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22节),这位神还是大能的神吗?在非利士人看来,以色列的神肯定不是大能的神。在以色列人看来,恐怕自己的神也不够大能,祂怎么连自己的约柜都保护不了呢?但是,若不是神允许,没有人能掳走约柜;若不是主耶稣甘愿为我们上十字架,没有人能把祂交给外邦人(路十八31-33)。神的百姓会失败,神却永远不会失败。虽然约柜落在非利士人手中,但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很快就会知道,神允许约柜被掳去,并不是神的失败,而是神的得胜;正如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神甘心放弃自己的「荣耀」,目的是使祂百姓的灵魂苏醒。无论是以色列人、还是非利士人,谁都不能轻慢「神的约柜」,谁都不能用拜偶像的心思来操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