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记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得三1】「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对她说:『女儿啊,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使你享福吗?」

【得三2】「你与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处,波阿斯不是我们的亲族吗?他今夜在场上簸大麦;」

【得三3】「你要沐浴抹膏,换上衣服,下到场上,却不要使那人认出你来。你等他吃喝完了,」

【得三4】「到他睡的时候,你看准他睡的地方,就进去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他必告诉你所当做的事。』」

【得三5】「路得说:『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

  • 「安身之处」(1节),指给路得找一个婚姻归宿。表面上,这是拿俄米在为路得的下半生作打算,「使你享福」(1节)。实际上,是神在「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二十一25)的时候,开始暗暗预备大卫的宝座(四17),引进了永恒国度的预表,要赐福给万民。这正是:「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言十六9)。
  • 「波阿斯不是我们的亲族吗」(2节),意思是波阿斯与她们的关系最近,这个婚姻比别人更合适。
  • 「下到场上」(3节),指伯利恒的地势比打谷场高。迦南地通常在下午和傍晚时分有西风从地中海吹来,簸麦子的工作通常都在下午或傍晚进行。打谷场是公共的设施,波阿斯可能傍晚才轮到打谷,所以他「今夜在场上簸大麦」(2节),晚上在打谷场上睡觉、看守麦子。拿俄米这位婆婆没有闲在家里,而是什么都替路得打听好了。
  • 古代以色列的寡妇不抹膏,要穿寡妇的衣裳(撒下十四2)。拿俄米吩咐路得「沐浴抹膏,换上衣服」(3节),意思是要她结束守寡的身分,准备开始新的人生(撒下十四2)。「不要使那人认出你来」(3节),意思是躲在一旁等待时机。
  • 拿俄米的吩咐是为路得着想,要给路得找一个婚姻归宿。路得说:「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5节),但她所行的却是为拿俄米着想,所以超出了拿俄米的吩咐。
上图:19世纪末,巴勒斯坦的农夫在打谷场上打麦子,他们用牲畜拖着碌碡碾压麦子,把麦粒和糠秕脱离。

上图:19世纪末,巴勒斯坦的农夫在打谷场上打麦子,他们用牲畜拖着碌碡碾压麦子,把麦粒和糠秕脱离。

【得三6】「路得就下到场上,照她婆婆所吩咐她的而行。」

【得三7】「波阿斯吃喝完了,心里欢畅,就去睡在麦堆旁边。路得便悄悄地来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

【得三8】「到了夜半,那人忽然惊醒,翻过身来,不料有女子躺在他的脚下。」

【得三9】「他就说:『你是谁?』回答说:『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因为你是我一个至近的亲属。』」

  • 「衣襟」(9节)就是波阿斯「脚上的被」(7节),是白天可以穿、晚上可以当被子的外衣。「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9节),意思就是求婚(结十六8)。
  • 「衣襟 כָּנָף」原文与「翅膀 כָּנָף」(二12)是同一个词。波阿斯说,「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12节),而路得则说,「求你用你的翅膀遮盖我」,「神的翅膀」正显明在祂所使用的器皿波阿斯身上。同样,每个信徒都是见证神、流出神恩典的管道,「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二16)。
  • 「至近的亲属」(9节)原文「גָּאַל」是「至近的救赎者」(英文ESV译本),包括「兄弟,或伯叔、伯叔的儿子,本家的近支」(利二十五48-49)。「至近的亲属」有权赎回弟兄的产业(利二十五25),并且娶无后弟兄的遗孀为妻,所生的长子归在弟兄的名下拿俄米让路得向波阿斯求婚,原文使用的「גָּאַל」是普通的「亲族」(2节),并不是「至近的亲属 גָּאַל」这个专门用语,表明拿俄米并没有期望波阿斯按照「至近的亲属」的方式娶路得(申二十五5-10)。如果路得只是为自己着想,她可以照着拿俄米的吩咐,直接向波阿斯求婚,可以省掉许多麻烦。但她特别提到「至近的亲属」,表明她是求波阿斯以「至近的亲属」的身分来娶她,这样,波阿斯就需要付出代价,赎买路得前夫的产业,并且所生的长子归于她前夫家族的名下。
上图:19世纪末,巴勒斯坦的农夫在打谷场上扬场。农夫利用碌碡把麦粒和糠秕分开后,再用木叉把麦粒和脱离的糠秕一起扬在空中,风把比较轻的糠秕吹到远处,而比较重的麦粒则落在近处,这样可以把麦粒和糠秕分开。

上图:19世纪末,巴勒斯坦的农夫在打谷场上扬场。农夫利用碌碡把麦粒和糠秕分开后,再用木叉把麦粒和脱离的糠秕一起扬在空中,风把比较轻的糠秕吹到远处,而比较重的麦粒则落在近处,这样可以把麦粒和糠秕分开。

【得三10】「波阿斯说:『女儿啊,愿你蒙耶和华赐福。你末后的恩比先前更大;因为少年人无论贫富,你都没有跟从。」

【得三11】「女儿啊,现在不要惧怕,凡你所说的,我必照着行;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贤德的女子。」

【得三12】「我实在是你一个至近的亲属,只是还有一个人比我更近。」

【得三13】「你今夜在这里住宿,明早他若肯为你尽亲属的本分,就由他吧;倘若不肯,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为你尽了本分,你只管躺到天亮。』」

  • 路得「先前」(10节)的恩,指孝顺她的婆婆;「末后的恩」(10节),指愿意嫁给年长的波阿斯,为前夫的家族留后。路得的求婚并非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因为爱她的婆婆,想给婆婆一家存留后代。
  • 波阿斯显然很喜欢路得,他本来可以直接娶路得,而不是作为「至近的亲属」(12节)来娶她。但他却尊重路得的要求,甘心付出代价,按路得要求的方式「照着行」(11节)。而按照律法,波阿斯必须等待那位「更近」(12节)的亲属放弃了自己「亲属的本分」(13节),然后才能照着路得所要求的方式去娶路得。

【得三14】「路得便在他脚下躺到天快亮,人彼此不能辨认的时候就起来了。波阿斯说:『不可使人知道有女子到场上来』;」

【得三15】「又对路得说:『打开你所披的外衣。』她打开了,波阿斯就撮了六簸箕大麦,帮她扛在肩上,她便进城去了。」

  • 「波阿斯说」(14节),原文意思是「波阿斯自言自语」,并不表明当时还有其他的人在场。「不可使人知道有女子到场上来」(4节),是为了保全路得的名声。
  • 这「六簸箕大麦」(15节),是波阿斯向拿俄米表明他必然会负责到底(18节),也是让路得心里能有安息。
  • 波阿斯冷静又有恩慈地处理这件事,显出了有节制的君子风度。而路得一直顺服,就一直蒙恩。因着顺服,她一路「到了伯利恒」(一19),「来到田间」(二3),「下到场上」(3节),最后进了波阿斯的家(四11),建立了大卫王和基督的家室(四17)。

【得三16】「路得回到婆婆那里,婆婆说:『女儿啊,怎么样了?』路得就将那人向她所行的述说了一遍,」

【得三17】「又说:『那人给了我六簸箕大麦,对我说:“你不可空手回去见你的婆婆。”』」

【得三18】「婆婆说:『女儿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

  • 「空手」(17节)原文与拿俄米「空空地」(一21)回来是同一个字「רֵיקָם」,意思是「徒劳的、虚空的」。波阿斯叫路得不可「不可空手回去见你的婆婆」(17节),表明拿俄米徒劳、虚空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 「波阿斯」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快速」,他做事的风格正和他的名字一样,「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18节)。
  • 路得做完了当做的事,拿俄米就吩咐她「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18节),这也是圣灵对每一个神百姓的吩咐。倚靠神、完全交托的人不是什么都不必做,而是按着神的旨意,做好自己当尽的本分,然后就在安息里「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神所要成就的,祂必然会以祂的方式、按着祂所定意的时间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