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二十一1】「以色列人在米斯巴曾起誓说:『我们都不将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

【士二十一2】「以色列人来到伯特利,坐在神面前直到晚上,放声痛哭,」

【士二十一3】「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啊,为何以色列中有这样缺了一支派的事呢?』」

  • 放纵肉体的人,最后都会因血气的行为而后悔。当以色列人可以平心静气地思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便雅悯支派的报复太过分了,当初的「起誓」(1节)也太鲁莽了。但明明是以色列人自己屠杀了弟兄,他们却不肯反省自己,反而追问神「为何以色列中有这样缺了一支派的事呢」(3节)。今天许多人也是这样愚昧,明明是人制造了世上的灾难,却要神为这些事负责。人既然这样愚昧,神就不回答他们,而是任凭百姓靠着自己继续去折腾,一次又一次地用新的错误去弥补原来的错误。
  • 士师记以百姓在伯特利「放声而哭」(二4)和献祭(二5)开始,因为迦南人将成为他们的「荆棘和「网罗(二3)。士师记又以百姓在伯特利「放声痛哭」(2节;二十18、26)和献祭(4节)而结束,因为他们中间已经出现了破口(15节)。在整个士师时代,百姓的光景不但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糟。人的肉体生命实在是太顽梗悖逆了,总以为可以靠着肉体做点什么善事。所以神要用旧约里全部的历史来向我们显明,亚当的后裔已经「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无论怎样努力、怎样尝试,结果都不可能行出良善,因为人的「肉体之中,没有良善」(罗七18)。唯一的出路,就是以神为王,凡事「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加五16)。

【士二十一4】「次日清早,百姓起来,在那里筑了一座坛,献燔祭和平安祭。」

  • 摩西吩咐:「你要谨慎,不可在你所看中的各处献燔祭。惟独耶和华从你那一支派中所选择的地方,你就要在那里献燔祭,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申十二13-14),但百姓却「在那里筑了一座坛,献燔祭和平安祭」(4节),哪里方便就在哪里筑坛,并没有遵守律法。
  • 以色列人几乎屠杀了整个便雅悯支派,却还是不肯献上认罪悔改的赎罪祭,而是「燔祭和平安祭」(4节)。这样的献祭既不能蒙神悦纳,也不能恢复与神的交通,反而使百姓自我安慰,继续自以为义地糊涂下去。

【士二十一5】「以色列人彼此问说:『以色列各支派中,谁没有同会众上到耶和华面前来呢?』先是以色列人起过大誓说,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华面前来的,必将他治死。」

【士二十一6】「以色列人为他们的弟兄便雅悯后悔,说:『如今以色列中绝了一个支派了。」

【士二十一7】「我们既在耶和华面前起誓说,必不将我们的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现在我们当怎样办理、使他们剩下的人有妻呢?』」

【士二十一8】「又彼此问说:『以色列支派中谁没有上米斯巴到耶和华面前来呢?』他们就查出基列·雅比没有一人进营到会众那里;」

【士二十一9】「因为百姓被数的时候,没有一个基列·雅比人在那里。」

【士二十一10】「会众就打发一万二千大勇士,吩咐他们说:『你们去用刀将基列·雅比人连妇女带孩子都击杀了。」

【士二十一11】「所当行的就是这样:要将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尽行杀戮。』」

【士二十一12】「他们在基列·雅比人中,遇见了四百个未嫁的处女,就带到迦南地的示罗营里。」

【士二十一13】「全会众打发人到临门磐的便雅悯人那里,向他们说和睦的话。」

【士二十一14】「当时便雅悯人回来了,以色列人就把所存活基列·雅比的女子给他们为妻,还是不够。」

  • 以色列人的两个誓言都是没有先求问神的冒失开口,百姓已经看到第一个「起誓」(1节)的鲁莽了,却坚持第二个鲁莽的「大誓」(5节)。他们不是去求问神,「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申二十一9),而是继续「各人任意而行」(25节),在制造了一个难处以后,又制造另一个难处来弥补前一个难处,结果错上加错。这正是摩西所预言的:「你们必全然败坏,偏离我所吩咐你们的道,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以手所做的惹祂发怒」(申三十一29)。
  • 「基列·雅比」(8节)位于约旦河东岸,属于玛拿西支派,与便雅悯支派同属于拉结的后裔。基列·雅比人没有参加以色列人这场鲁莽的战争,结果却成了这场战争的牺牲品。以色列人先是屠杀了几乎所有的便雅悯人来为一个利未人的妾报仇(二十48),然后再屠杀几乎所有的基列·雅比人来挽救便雅悯人,这就是「各人任意而行」(25节)的荒谬逻辑。
  • 因着这场被迫的婚姻(14节),基列·雅比人与便雅悯人成了亲戚,后来特别拥护便雅悯支派的扫罗王(撒上十一9;三十一11-13;撒下二4-7)。

【士二十一15】「百姓为便雅悯人后悔,因为耶和华使以色列人缺了一个支派(原文是使以色列中有了破口)。 」

【士二十一16】「会中的长老说:『便雅悯中的女子既然除灭了,我们当怎样办理,使那余剩的人有妻呢?』」

【士二十一17】「又说:『便雅悯逃脱的人当有地业,免得以色列中涂抹了一个支派。」

【士二十一18】「只是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女儿给他们为妻;因为以色列人曾起誓说,有将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的,必受咒诅。』」

【士二十一19】「他们又说:『在利波拿以南,伯特利以北,在示剑大路以东的示罗,年年有耶和华的节期』;」

【士二十一20】「就吩咐便雅悯人说:『你们去,在葡萄园中埋伏。」

【士二十一21】「若看见示罗的女子出来跳舞,就从葡萄园出来,在示罗的女子中各抢一个为妻,回便雅悯地去。」

【士二十一22】「他们的父亲或是弟兄若来与我们争竞,我们就说:“求你们看我们的情面,施恩给这些人,因我们在争战的时候没有给他们留下女子为妻。这也不是你们将女子给他们的;若是你们给的,就算有罪。”』」

  • 以色列中的破口,是以色列人自己造成的,但他们不但没有认罪悔改的反省,反而把责任都推给神;只说「耶和华使以色列人缺了一个支派」(15节),却不思想神允许这事发生的原因。百姓与神的关系到了这种地步,难怪他们继续代替神来出主意,制造新的问题去解决老的问题。
  • 「耶和华的节期」(19节),可能是葡萄收获之后举行的住棚节。示罗人与这场战争毫无关系,却成了这场战争最后的牺牲品。百姓的动机好像是为了保存十二个支派,但却是以作恶来成善,结果并不能显明神百姓合一的见证。今天,当人高举人权、不肯以神为王的时候,结果也是如此,对少数人的公义,却剥夺了更多人的权利;对少数人的慈爱,结果成了对更多人的残忍。
  • 「这也不是你们将女子给他们的,若是你们给的,就算有罪」(22节),这种自欺欺人的自圆其说,在神的审判面前有如掩耳盗铃一般可笑。但自从亚当夏娃在伊甸园里想「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以来,人就一直这样,发明各种道德、哲学、法律和学说,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把善恶的标准从神那里夺过来,以回避良心的定罪。
  • 以色列的长老们吩咐便雅悯人「在示罗的女子中各抢一个为妻」(21节),与基比亚匪徒强暴利未人的妾并没有区别。只不过基比亚匪徒的丑行是赤裸裸的,不需要虚伪的理由;长老们的丑行却是扭扭捏捏的,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粉饰。这些长老们和那位利未人一样道貌岸然,但利未人只是「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给」匪徒糟蹋,长老们却是把别人的二百个女儿交给便雅悯人去强暴,不但公然违背律法(利十九13),而且更加无耻。
  • 以色列人全然败坏到一个地步,一面义正词严地谴责基比亚人,一面做得比基比亚人还过分。同样,当我们谴责士师记里的这些以色列人的时候,可能自己比他们还要败坏。所以主耶稣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太七1-2)。
上图:在示罗遗址(Tel Shiloh)挖掘出来的古代以色列商店。

上图:在示罗遗址(Tel Shiloh)挖掘出来的古代以色列商店。

【士二十一23】「于是便雅悯人照样而行,按着他们的数目从跳舞的女子中抢去为妻,就回自己的地业去,又重修城邑居住。」

【士二十一24】「当时以色列人离开那里,各归本支派、本宗族、本地业去了。」

【士二十一25】「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 便雅悯支派靠着以错纠错的方法得到了重建(23节),而后来以色列人所立的第一个扫罗王,竟然就来自他们认为十恶不赦的基比亚(撒上十26)。圣灵第四次点出「以色列中没有王」(十七6;十八1;十九1;二十一25),作为这场荒诞剧的总结。
  • 既然人不以神为王(出十五18),总想自立为王,神在最后一章里完全隐藏了,既不说话,也不阻拦,任凭百姓活在「各人任意而行」(25节)的黑暗里。因为神要我们看见,亚当的后裔已经全然败坏,人若不以神为王,不管做了多少好事,不管有多热心,不管试图建立怎样的道德、秩序,都是以错纠错,结局都是败坏,生活就像士师时代的以色列人一样,变得极度的邪恶和荒诞。
  • 士师记的最后两个故事,就像两面镜子,让历世历代的信徒都看到自己不顺服的肉体本相:即使是信了主,我们旧人的本相也不是要敬拜神,而是想利用神来为自己服务;我们真正的难处并不是外面的逼迫,而是里面的全然败坏。「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七24-25)。神借着士师记要我们知道,从失败的循环里得着释放、脱离取死的肉体捆绑,唯一道路就是以神为王,「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神不是不要我们追求幸福、平安和喜乐,但神的百姓追求福气,不是倚靠自己、「各人任意而行」(25节),而是放下自己、分别为圣。当我们肯在神面前放下自己、以神为王的时候,就不必一直在那里求神祝福、医治、保护和带领,因为我们只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
  • 在「各人任意而行」的士师时代,以色列人的灵性混乱和败坏到所多玛一样的地步,却仍然存留了下来,这正如尼希米所总结的:虽然「他们不顺从,竟背叛祢,将祢的律法丢在背后」(尼九26),但神仍然「大发怜悯,不全然灭绝他们,也不丢弃他们;因为祢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尼九26、31)。也正如新约里所说的,「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弗二8)。亚当的后裔虽然已经全然失败,但神救赎的计划绝不会落空,祂也不会让我们失去盼望。在下一卷的《路得记》中,神就让我们看到,当百姓正在「没有王」的失败循环里苦苦挣扎的时候,神已经在黑暗中暗暗地预备了大卫的宝座(诗八十九29),让我们把目光转向那永恒国度的真正君王——耶稣基督!
但支派北迁、便雅悯支派险遭灭族

上图:但支派北迁、便雅悯支派险遭灭族:1、但支派攻取拉亿城,改名但城,在那里居住(士十八);2、一个利未人带着他的妾从伯利恆到了基比亚,在基比亚他的妾被辱致死(士十九1-28);3、以色列人集合在米斯巴,攻打基比亚,又烧杀了便雅悯的各城,便雅悯几被灭族(士十九29-二十48);4、以色列攻打基列·雅比,又将剩余的四百个处女带到示罗给便雅悯人为妻(士二十一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