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十八1】「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寻地居住;因为到那日子,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

圣灵第二次强调「以色列中没有王」。神是以色列的王,他们从神那里接受了律法,接受了神的管理,但现在这些以色列人却不以祂为王。

【士十八2】「但人从琐拉和以实陶打发本族中的五个勇士,去仔细窥探那地,吩咐他们说:『你们去窥探那地。』他们来到以法莲山地,进了米迦的住宅,就在那里住宿。」

但支派在约书亚还在世的时候,在信心里接受了靠近地中海的低地为产业,他们不是「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而是已经部分得着了,只是被迦南人逼退到山地(士一34)。那五个人就是从山地的琐拉和以实陶打发出去的,参孙也是在琐拉、以实陶地区成长的。然而但支派害怕越来越强大的非利士人,就完全不顾神的安排,想另找一个能活得轻松一点的地方。

【士十八3】「他们临近米迦的住宅,听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来,就进去问他说:『谁领你到这里来?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在这里得什么?』」

「利未人的口音」可能这少年人操南方口音。

【士十八4】「他回答说:『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请我作祭司。』」

祭司只能是神所指派的亚伦后裔,人所请来的祭司必然是假祭司。真正的传道人都是神所呼召的,教会应该谨慎地把聘请传道人的权柄交还给神,而不是按着自己的利益、需要、喜好来决定。

【士十八5】「他们对他说:『请你求问神,使我们知道所行的道路通达不通达。』」

这些人明明走的是不合神计划的路,却还要问神「所行的道路,通达不通达」。有些人也常常这样,一面不遵行神的旨意,一面想从神那里知道前程凶吉,这样的信主和占卜无疑。

【士十八6】「祭司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们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华面前的。』」

这个祭司根本不知道神的带领,而是随便托神的名,说求问者爱听的答案。真正的神的仆人,只讲神的话,绝不因着自己有好处而不讲神的话。

【士十八7】「五人就走了,来到拉亿,见那里的民安居无虑,如同西顿人安居一样。在那地没有人掌权扰乱他们;他们离西顿人也远,与别人没有来往。」

「拉亿」就是以色列北部黑门山麓的利善(书十九47),距琐拉和以实陶约160公里,但支派夺得此城后改名为「但」。「如同西顿人安居一样」。西顿人不好战,而善于经商。

【士十八8】「五人回到琐拉和以实陶,见他们的弟兄;弟兄问他们说:『你们有什么话?』」

【士十八9】「他们回答说:『起来,我们上去攻击他们吧!我们已经窥探那地,见那地甚好。你们为何静坐不动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为业,不可迟延。」

【士十八10】「你们到了那里,必看见安居无虑的民,地也宽阔。神已将那地交在你们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无所缺。』」

「神已将那地交在你们手中」他们走自己的路,却以为是神为他们开路。活在自己中的人,也常常这样打着神的旗号走自己的路。

【士十八11】「于是但族中的六百人,各带兵器,从琐拉和以实陶前往,」

「六百人」并非整个但支派都迁移,而只是那些有胆量而没有相应的土地的人。

【士十八12】「上到犹大的基列·耶琳,在基列·耶琳后边安营。因此那地方名叫玛哈尼·但,直到今日。」

【士十八13】「他们从那里往以法莲山地去,来到米迦的住宅。」

【士十八14】「从前窥探拉亿地的五个人对他们的弟兄说:『这宅子里有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与铸成的像,你们知道吗?现在你们要想一想当怎样行。』」

这些人关心的是这些偶像能否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而不是为了寻求神的旨意。我们若对神存这样的心,就是把神当作偶像了。

【士十八15】「五人就进入米迦的住宅,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内问他好。」

士十八16】「那六百但人各带兵器,站在门口。」

【士十八17】「窥探地的五个人走进去,将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都拿了去。祭司和带兵器的六百人,一同站在门口。」

【士十八18】「那五个人进入米迦的住宅,拿出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祭司就问他们说:『你们做什么呢?』」

【士十八19】「他们回答说:“不要作声,用手捂口,跟我们去吧!我们必以你为父、为祭司。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还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

他们把人和神的关系变成交易,把神的祭司当作一个宗教职业。

【士十八20】「祭司心里喜悦,便拿着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进入他们中间。」

假祭司和背道的但人情投意合,拿着偶像「进入他们中间」。今天也有很多假传道人和假信徒一拍即合,互相供应,假传道人提供精神麻醉品,假信徒提供名和利。

【士十八21】「他们就转身离开那里,妻子、儿女、牲畜、财物都在前头。」

妇女和儿童在前面行走,表明但人料到他们要被追赶。

【士十八22】「离米迦的住宅已远,米迦的近邻都聚集来,追赶但人,」

神像的失窃被看作全村人的损失,可以整个村庄的属灵情况都是昏暗的。

【士十八23】「呼叫但人。但人回头问米迦说:『你聚集这许多人来做什么呢?』」

【士十八24】「米迦说:『你们将我所作的神像和祭司都带了去,我还有所剩的吗?怎么还问我说“做什么”呢?』」

「我所做的神像」米迦完全不认为自己雕刻偶像有什么错。

【士十八25】「但人对米迦说:『你不要使我们听见你的声音,恐怕有性暴的人攻击你,以致你和你的全家尽都丧命。』」

【士十八26】「但人还是走他们的路。米迦见他们的势力比自己强盛,就转身回家去了。」

【士十八27】「但人将米迦所做的神像和他的祭司都带到拉亿,见安居无虑的民,就用刀杀了那民,又放火烧了那城,」

但支派不守神给他们的地位,不愿争战,越过神的安排为自己另找去处。面对非利士,他们不敢碰;面对弱小的,他们就下毒手。根源就在不接受神的安排,也是不听神的权柄,只管他们自己要得好处。

【士十八28】「并无人搭救;因为离西顿远,他们又与别人没有来往。城在平原,那平原靠近伯·利合。但人又在那里修城居住,」

「离西顿远」西顿可能是拉亿的宗主城市。「平原」该平原是约旦河从源头流向黎巴嫩山脚的低处往北流入胡勒湖的冲击平原。

【士十八29】「照着他们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给那城起名叫但;原先那城名叫拉亿。」

【士十八30】「但人就为自己设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孙子、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

「那地遭掳掠的日子」可能指主前1050年约柜在示罗被掳(31节,撒上四11)。这个利未人是摩西的孙子,此时距离摩西只隔一代人,以色列人就迅速堕落了。当人不以神为神的时候,就把人当作神,在以色列人中间摩西最有名望,所以摩西的孙子作他们的祭司,对他们来说是顺理成章。这都是不顺服神的权柄、不赶走迦南人的恶果。

【士十八31】「神的殿在示罗多少日子,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他们把这偶像摆在与示罗的会幕相等的地位,分明是与神唱对台戏。以色列分裂后,北国的耶罗波安也在北方的但和南方的伯特利设立偶像,与耶路撒冷对抗(王上十二26~30)。今天的新派神学、「因爱称义」神学,都是「米迦所雕刻的像」的翻版,都是人拒绝神的权柄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