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十八1】「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寻地居住;因为到那日子,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

【士十八2】「但人从琐拉和以实陶打发本族中的五个勇士,去仔细窥探那地,吩咐他们说:『你们去窥探那地。』他们来到以法莲山地,进了米迦的住宅,就在那里住宿。」

  • 这是圣灵第二次强调「以色列中没有王」(十七6;十八1)。当整个以色列都不肯顺服律法、接受神管理的时候,但支派也不肯跟随神争战,所以「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1节),被迦南人逼退到山地(士一34)。
  • 「琐拉和以实陶」(2节)是参孙的家乡(十三25),位于梭烈谷的丘陵。但支派的平原地区最初在亚摩利人的控制下(一34),后来被非利士人控制。但支派害怕与仇敌争战,就不顾神的安排,「越过原得的地界」(书十九47),想另外「寻地居住」(1节),找一个能活得轻松一点的地方。
上图:俯瞰以法莲的山地。

上图:俯瞰以法莲的山地。

【士十八3】「他们临近米迦的住宅,听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来,就进去问他说:『谁领你到这里来?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在这里得什么?』」

【士十八4】「他回答说:『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请我作祭司。』」

【士十八5】「他们对他说:『请你求问神,使我们知道所行的道路通达不通达。』」

【士十八6】「祭司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们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华面前的。』」

  • 「利未人的口音」(3节),可能是南方犹大的口音。但支派与犹大支派相邻,可能口音也相同。
  • 「请我作祭司」(3节),原文是「雇佣我作祭司」,表明利未人和米迦之间是雇佣的关系,他只是人的仆人,并不是神的仆人。
  • 神早已清楚地指示了但支派的产业范围(书十九40-46),这些人「越过原得的地界」(书十九47),明明在走不合神心意的路,却还要问神「所行的道路通达不通达」(5节)。许多人也是这样,只是想从神那里知道前程凶吉,并不是想遵行神的旨意。人若不愿意遵行神的旨意,就没有可能明白神的旨意(约七17)。
  • 这个假祭司根本不明白神的旨意,却知道怎样说人爱听的话,提供人所想要的宗教服务。假祭司、假先知的特点就是「行事虚谎」(耶六13),「轻轻忽忽地医治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六14)。他们之所以能广受欢迎,就是因为世人都喜欢听虚谎的好话,好让自己继续活在虚谎里,安心地「各人任意而行」(十七6)。

【士十八7】「五人就走了,来到拉亿,见那里的民安居无虑,如同西顿人安居一样。在那地没有人掌权扰乱他们;他们离西顿人也远,与别人没有来往。」

【士十八8】「五人回到琐拉和以实陶,见他们的弟兄;弟兄问他们说:『你们有什么话?』」

【士十八9】「他们回答说:『起来,我们上去攻击他们吧!我们已经窥探那地,见那地甚好。你们为何静坐不动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为业,不可迟延。」

【士十八10】「你们到了那里,必看见安居无虑的民,地也宽阔。神已将那地交在你们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无所缺。』」

  • 「拉亿」(7节)就是位于黑门山麓、约旦河源头的利善(书十九47),在琐拉和以实陶以北大约200公里,被但支派夺得后,改名为「但」。这里水源丰富、与世隔绝、防守薄弱,是最容易攻取和安居的地方。「如同西顿人安居一样」(7节),指西顿人不好战,而善于经商。「离西顿人也远,与别人没有来往」(7节),可能当地的居民是腓尼基人,但北面被黑门山与亚兰隔开,西面被黎巴嫩山与腓尼基人隔开。
  • 但支派一心走自己的路,却以为是神为他们开路,所以自我安慰「神已将那地交在你们手中」(10节)。活在自己里的人,都喜欢妄称神的名来自欺欺人,好继续「各人任意而行」(十七6)

【士十八11】「于是但族中的六百人,各带兵器,从琐拉和以实陶前往,」

【士十八12】「上到犹大的基列·耶琳,在基列·耶琳后边安营。因此那地方名叫玛哈尼·但,直到今日。」

【士十八13】「他们从那里往以法莲山地去,来到米迦的住宅。」

  • 但支派并没有全体迁移,只有这「六百人」(11节)和他们的家属迁到了北方。
  • 「玛哈尼·但」(12节)的意思是「但之营」,指但支派扎营的地方。「玛哈尼·但」这个地名曾被用于不同的地点(十三25),表明但支派长期不能攻取自己的产业,因此到处迁徙。
上图:但族中的六百人离开南方但支派的产业,走了大约200公里,到北方攻取了拉亿。

上图:但族中的六百人离开南方但支派的产业,走了大约200公里,到北方攻取了拉亿。

【士十八14】「从前窥探拉亿地的五个人对他们的弟兄说:『这宅子里有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与铸成的像,你们知道吗?现在你们要想一想当怎样行。』」

【士十八15】「五人就进入米迦的住宅,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内问他好。」

士十八16】「那六百但人各带兵器,站在门口。」

【士十八17】「窥探地的五个人走进去,将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都拿了去。祭司和带兵器的六百人,一同站在门口。」

【士十八18】「那五个人进入米迦的住宅,拿出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祭司就问他们说:『你们做什么呢?』」

  • 「这宅子」(14节)原文是「这些宅子」,表明这里是一个村庄。
  • 但人抢走神像,并不是想争着敬拜神,而是想利用神为自己得好处。但人所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神百姓当尽的本分;所注意的是现实的好处,而不是神永恒的旨意。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偶像和神没有什么分别。我们在神面前若也是以自我为中心,也就是把神当作偶像了。

【士十八19】「他们回答说:『不要作声,用手捂口,跟我们去吧!我们必以你为父、为祭司。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还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

【士十八20】「祭司心里喜悦,便拿着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进入他们中间。」

  • 假祭司并没有神的呼召,只是把宗教当作一个职业;他不是服事神,「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罗十六18),因为「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腓三19)。因此,这位用钱雇来的假祭司惟利是图,对米迦完全没有忠诚和委身,因为「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19节),当然比「作一家的祭司」(19节)更好;在待遇高、工作稳定的大教会工作,当然比待遇低、不稳定的小教会更好。
  • 假祭司与背道的但人一拍即合,心里喜悦」(20节),就拿着偶像「进入他们中间」(20节)。今天许多假传道人和假信徒也是互相供应,假传道人提供精神麻醉品,假信徒提供名利。

【士十八21】「他们就转身离开那里,妻子、儿女、牲畜、财物都在前头。」

【士十八22】「离米迦的住宅已远,米迦的近邻都聚集来,追赶但人,」

【士十八23】「呼叫但人。但人回头问米迦说:『你聚集这许多人来做什么呢?』」

【士十八24】「米迦说:『你们将我所做的神像和祭司都带了去,我还有所剩的吗?怎么还问我说“做什么”呢?』」

【士十八25】「但人对米迦说:『你不要使我们听见你的声音,恐怕有性暴的人攻击你,以致你和你的全家尽都丧命。』」

【士十八26】「但人还是走他们的路。米迦见他们的势力比自己强盛,就转身回家去了。」

  • 但人的「妻子、儿女、牲畜、财物都在前头」(22节),由武装士兵断后,是为了防备追击。表明他们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毫无愧疚感。
  • 「米迦的近邻都聚集来,追赶但人」(22节),表明他们把神像的失窃当作全村人的损失。米迦义正词严地说「我所做的神像」(24节),整个村庄的人都不觉得雕刻偶像是违反十诫的犯罪。
  • 米迦所做的神像「不能答应,也不能救人脱离患难」(赛四十六7),不但不能保护敬拜它的米迦,也不能保护自己(六31)。米迦和但人竟然都看不出这是「无益的偶像」(赛四十四10)。
  • 「但」(22节)的意思就是「审判」,雅各预言「但必判断他的民」(创四十九16);一群「但人」抢劫了米迦的偶像,正是神对米迦的审判。米迦制造偶像、想利用神来躲过咒诅,结果却让自己陷入了更大的咒诅,最后一无所剩(24节),这正是「制造雕刻偶像的尽都虚空;他们所喜悦的都无益处」(赛四十四9)。他看到但人的势力大,也就识相地「转身回家去了」(26节),轻易地放弃了花巨资制造的偶像,表明偶像在他心中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性命比偶像更宝贵。
  • 在这场武装抢劫中,米迦、邻舍、利未人和但人都觉得自己很有道理,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在犯罪,没有一个人活在律法的管理之下。神的百姓才过了一个世代,就堕落到这个地步,因为他们「不知道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二10),所以不再以神为王,而是「各人任意而行」(十七6)。

【士十八27】「但人将米迦所做的神像和他的祭司都带到拉亿,见安居无虑的民,就用刀杀了那民,又放火烧了那城,」

【士十八28】「并无人搭救;因为离西顿远,他们又与别人没有来往。城在平原,那平原靠近伯·利合。但人又在那里修城居住,」

【士十八29】「照着他们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给那城起名叫但;原先那城名叫拉亿。」

  • 但支派不敢去碰强大的亚摩利人和非利士人,只敢欺负弱小的拉亿人,这就是人肉体生命的本相。
  • 「离西顿远」(28节),可能指拉亿和西顿都是腓尼基人,只能向西顿求援。「平原」(28节)指黑门山脚的平原。
上图:拉亿位于黑门山下,常年有溪水,对但支派的吸引力很大。

上图:拉亿位于黑门山下,常年有溪水,对但支派的吸引力很大。

【士十八30】「但人就为自己设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孙子、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

【士十八31】「神的殿在示罗多少日子,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 「那地遭掳掠的日子」(30节)可能指主前11世纪示罗被毁的时候(31节;撒上四11;耶七12、14,二十六6、9;诗七十八60)。因此,但支派的偶像崇拜持续了整个三百多年的士师时代。
  • 但人既不需要神,也不再需要迦南人的巴力和亚斯她录,而是自己制造神,「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31节),这也是今天许多人的写照。他们靠着自己制造的偶像,看起来满得祝福、非常成功。「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神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帖后二10-12):
  1. 五个探子那么巧就遇上了摩西的孙子,得着了平安的印证,而且果然应验了(6-7节)。
  2. 五个探子一致带回了好消息,族人也非常有勇气(8-11节),与当年窥探迦南的十探子报告恶信是天壤之别完全不同(民十三32-十四4)。
  3. 但人顺利地抢走了米迦所有的神像,还让名门之后、摩西的孙子甘心乐意地作了他们的祭司,加入了他们的敬拜团队,这看起来又是神为他们开路。
  4. 但人毫不费力地攻取了拉亿,建立了自己的城邑(27-29节)。
  5. 但人为自己设立偶像三百多年,与示罗的会幕平起平坐,神也没有惩罚他们(30-31节)。
  • 「但」(31节)从此成为百姓敬拜偶像、利用神来服事自己的中心。「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31节),雇佣假祭司,与示罗的会幕对抗;南北分裂以后,北国的耶罗波安也在「但」和以法莲山地的伯特利设立偶像,雇佣假祭司,与耶路撒冷的圣殿对抗(王上十二29-31)。耶罗波安铸造的金牛犊很可能就是仿照「米迦所雕刻的像」
  • 当百姓「不知道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二10)以后,偶像崇拜就从一个家庭的败坏开始,又因着一个不守本位的利未人蔓延到整个但支派,最后影响到整个以色列,「各人任意而行」(十七6)。而在这两章里,神完全是隐藏的,祂既不说话,也不阻拦,而是任凭人完全活在「各人任意而行」(十七6)的黑暗里。因为神要我们看见,罪就这样具有强烈的传染性,越滚越大:而每一个属灵的失败,都是从一个小破口开始的;每一个教会的败坏,都是从家庭离开神的话语开始的。
  • 圣灵并没有评论这些事情,却六次重复「雕刻的像、铸成的像」(14、17、18、20、30、31节),也就是重复约书亚在以巴路山所宣布的咒诅:「有人制造耶和华所憎恶的偶像,或雕刻,或铸造,就是工匠手所做的,在暗中设立,那人必受咒诅」(申二十七15)。这是圣灵对每一位信徒的提醒,因为敬拜偶像并非以色列人的专利,而是亚当后裔的天性。凡是「盼望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利用神来为自己服务,都是敬拜偶像的心思。今天,各种偏离圣经的自由派神学、某某特色神学,固然是为人服务的「米迦所雕刻的像」的翻版;就连事奉神、传福音,也可能成为利用神、服事人的「米迦所雕刻的像」。我们在事奉的过程中,如果越来越不能「柔和谦卑」(太十一29),越来越容易被人得罪,看到弟兄「眼中的刺」(太七4)也越来越多,也许我们已经把自己所喜欢的,当作了神所喜欢的,以致不知不觉地利用事奉来服事自己的爱好、虚荣、骄傲、自义或「属灵的事业心」,而不再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十一36)。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二十一29-30)。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二十一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