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十二1】「以法莲人聚集,到了北方,对耶弗他说:『你去与亚扪人争战,为什么没有招我们同去呢?我们必用火烧你和你的房屋。』」

【士十二2】「耶弗他对他们说:『我和我的民与亚扪人大大争战;我招你们来,你们竟没有来救我脱离他们的手。」

【士十二3】「我见你们不来救我,我就拼命前去攻击亚扪人,耶和华将他们交在我手中。你们今日为什么上我这里来攻打我呢?』」

  • 「北方」(1节)也可译为「撒分 Zaphon」(英文ESV译本;书十三27),是疏割以北几公里的一个小城。
  • 以法莲支派所蒙的祝福和恩典(创四十八20),却成了他们后代的网罗。以法莲人因着优越感而骄傲,因着骄傲而生嫉妒,曾在一百年多前用同样的理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八1),被基甸「回答柔和,使怒消退」(箴言十五1)。但这次以法莲人变本加利,已经有超过「四万二千人」(6节)渡过约旦河,绝不只是来抱怨、威胁,也不只是为了对付一个耶弗他,而是正式前来攻打基列人(3节)。所以耶弗他没有用柔和的言语来迁就以法莲人,而是果断「招聚基列人,与以法莲人争战」(4节)。
  • 教会中一直存在着骄傲自大的「以法莲人」:他们只注意自己的荣耀,却不愿付代价事奉;只坚持自己的意见,却不肯体谅弟兄;只计较内部的是非,却不热心拓展神国。神让这些「以法莲人」在教会中提醒我们:「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四6)。因此,我们所领受的恩赐和祝福越大,越要提醒自己在神面前隐藏、在人面前谦卑。因为恩赐越大,撒旦的攻击也越厉害;祝福越大,骄傲和优越感就越容易成为我们的破口。

【士十二4】「于是耶弗他招聚基列人,与以法莲人争战。基列人击杀以法莲人,是因他们说:『你们基列人在以法莲、玛拿西中间,不过是以法莲逃亡的人。』」

【士十二5】「基列人把守约旦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莲人过去。以法莲逃走的人若说:『容我过去。』基列人就问他说:『你是以法莲人不是?』他若说:『不是』,」

【士十二6】「就对他说:『你说“示播列”。』以法莲人因为咬不真字音,便说『西播列』。基列人就将他拿住,杀在约旦河的渡口。那时以法莲人被杀的有四万二千人。」

  • 「示播列」(6节)在旧约里也被译为「穗子」(赛十七5)、「河」(赛二十七12),基列人可能是让以法莲人站在约旦河边说「河」。
  • 「你们基列人在以法莲、玛拿西中间,不过是以法莲逃亡的人」(4节),可能是挖苦基列人在进迦南时留在约旦河东。骄傲的以法莲人诽谤基列人是「以法莲逃亡的人」,结果自己却成了「以法莲逃走的人」(5节);他们以自己是以法莲人而感到优越,现在却说自己「不是」(5节)。神允许他们落到这样的地步,正是要告诉我们:「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太七2)。
  • 基列人的肉体一旦被惹动(4节),竟然对以法莲人赶尽杀绝(5-6节),内战比外战更狠。进迦南之前,以法莲支派的男丁是「三万二千五百名」(民二十六37),现在「以法莲人被杀的有四万二千人」(6节),损失惨重,从此一蹶不振。虽然基列人对弟兄做得太过头了,但这「四万二千人」都是过了约旦河准备屠杀河东弟兄的,所以神允许他们受到严厉的管教。这个管教也为神兴起国度的君王预备了道路,因为爱嫉妒的以法莲人很难接受由神从另一个支派拣选的君王,而其他的支派也很难接受一位骄傲自大的以法莲人作王。
  • 教会中一直存在着肉体容易被惹动的「基列人」:他们总是得理不饶人,用自己的肉体去纠正别人的肉体,用更大的骄傲去指责别人的骄傲,用缺乏爱心的言语去批评别人没有爱心。神让这些「基列人」在教会里提醒我们:肉体一定会惹动肉体。因此,当我们对别人的骄傲自大深恶痛绝的时候,当求主鉴察我们的话语有没有带着骄傲;当我们对别人的缺乏爱心义愤填膺的时候,当求主鉴察我们里面有没有爱心;当我们对别人的冷淡退后批评指责的时候,当求主鉴察我们是不是自以为义。
上图:约旦河的一个渡口,可以涉水过河。

上图:约旦河的一个渡口,可以涉水过河。

上图: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发生后,日本军警正准备用竹矛刺杀朝鲜移民。「示播列(Shibboleth)」特指区别一个人的社会或地区背景的指标,通常是指语言特征,特别是对一个词的发音,用来标识说话者是否属于某一特定群体的成员。关东大地震损失惨重,灾区谣传朝鲜移民趁乱放火、投毒,许多地方乘机屠杀朝鲜人。由于朝鲜语中没有浊音,日本军警就用「十五円五十銭」作为「示播列」来盘查路人,如果有人发音不标准,就有可能被当作朝鲜人当场杀害。当时可能有6000多许多朝鲜人和700多中国人因此被杀。

上图: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发生后,日本军警正准备用竹矛刺杀朝鲜移民。「示播列(Shibboleth)」特指区别一个人的社会或地区背景的指标,通常是指语言特征,特别是对一个词的发音,用来标识说话者是否属于某一特定群体的成员。关东大地震损失惨重,灾区谣传朝鲜移民趁乱放火、投毒,许多地方乘机屠杀朝鲜人。由于朝鲜语中没有浊音,日本军警就用「十五円五十銭」作为「示播列」来盘查路人,如果有人发音不标准,就有可能被当作朝鲜人当场杀害。当时可能有6000多许多朝鲜人和700多中国人因此被杀。

【士十二7】「耶弗他作以色列的士师六年。基列人耶弗他死了,葬在基列的一座城里。」

  • 耶弗他可能只在约旦河东作士师。他在十二位士师中得着了最高的职位,百姓立他「作领袖、作元帅」(十一11),但却成了没有后代、在位时间也最短的一位士师,只有「六年」。这让我们看到在人意背后,神在管理的手。
  • 然而,虽然耶弗他有许多欠缺,但仍然被圣灵列为信心的榜样(来十一32)。因为神要借着耶弗他向我们表明,连耶弗他这样满了欠缺的人,也能因着神所赐的信心而蒙拯救、被使用。

【士十二8】「耶弗他以后,有伯利恒人以比赞作以色列的士师。」

【士十二9】「他有三十个儿子,三十个女儿;女儿都嫁出去了。他给众子从外乡娶了三十个媳妇。他作以色列的士师七年。

【士十二10】「以比赞死了,葬在伯利恒。」

  • 「以比赞」(8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他们的白色」,他属于西布伦支派。「他有三十个儿子,三十个女儿」(9节),表明他是一位有钱有势的人。「女儿都嫁出去了。他给众子从外乡娶了三十个媳妇」可能指以比赞与其他支派联姻。
  • 这里「伯利恒」(8节)是属西布伦支派的一个城(书十九15),不是犹大的伯利恒。
  • 以比赞在西布伦作士师7年(9节),耶弗他在河东作士师6年(7节),这两段时间很可能是重叠的。「耶弗他以后」(8节),可以理解为「在兴起耶弗他以后」,又兴起以比赞作士师,也就是耶弗他在河东作士师期间,又兴起以比赞在西布伦作士师。

【士十二11】「以比赞之后,有西布伦人以伦,作以色列的士师十年。」

【士十二12】「西布伦人以伦死了,葬在西布伦地的亚雅仑。」

「以伦」(1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强大的」,他属于西布伦支派,可能是接续以比赞在西布伦作士师。以比赞和以伦一共在西布伦作士师17年。

【士十二13】「以伦之后,有比拉顿人希列的儿子押顿作以色列的士师。」

【士十二14】「他有四十个儿子,三十个孙子,骑着七十匹驴驹。押顿作以色列的士师八年。」

【士十二15】「比拉顿人希列的儿子押顿死了,葬在以法莲地的比拉顿,在亚玛力人的山地。」

  • 「押顿」(13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屈从的」,他属于以法莲支派。「他有四十个儿子,三十个孙子,骑着七十匹驴驹」(14节),表明他是一位有钱有势的人。
  • 以伦在西布伦作士师10年(11节),押顿在以法莲作士师8年(14节),这两段时间很可能是重叠的。「以伦之后」(13节),可以理解为「在兴起以伦以后」,又兴起押顿作士师,也就是以伦在西布伦作士师期间,又兴起押顿在以法莲作士师。
  • 耶弗他之后的几位士师在位的时间都很短。圣灵既没有提到他们的拯救,也没有提到以色列的属灵光景,更没有提到「国中太平」(八28)。虽然基甸之后的士师越来越有钱有势,但却不再有「国中太平」;我们从圣灵的沉默中,可以知道百姓在属灵上是不断地走下坡路。
上图:士师时代的大致年表。

上图:士师时代的大致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