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八1】「以法莲人对基甸说:『你去与米甸人争战,没有招我们同去,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他们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

  • 人得胜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大意、跌倒的时候。百姓还没有完全得胜,就陷入了另一种失败,弟兄之间「大大地争吵」。在属灵的争战中,如果我们没有从心里真正承认得胜是出于神,只要有那么一丁点儿觉得是自己的功劳,撒旦马上就会反败为胜,把人的得胜变成跌倒的网罗。
  • 以法莲支派分得最好的中部山区,很少遭遇外敌入侵,又拥有示罗、伯特利、示剑这些满有属灵纪念意义的地方,以法莲人约书亚的功绩也加添了他们的优越感。但这样的祝福反而使他们变得骄傲、嫉妒,不服玛拿西支派的基甸。米甸人抢夺了百姓七年(六1),他们都没有站出来;等神兴起基甸对付了仇敌,他们却觉得失去了一个自我表现、夺取战利品的机会。
  • 骄傲和嫉妒是以法莲支派最大的难处,他们后来又以同样的理由与士师耶弗他争吵,结果招来大祸(十二1-6)。

【士八2】「基甸对他们说:『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

【士八3】「神已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们手中;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基甸说了这话,以法莲人的怒气就消了。」

  • 基甸属于玛拿西支派的「亚比以谢」(2节)族。「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2节),意思是基甸所行的与以法莲人的功劳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但这实际上是言过其实的恭维话。
  • 此时基甸还没有完全得胜,所以还清楚地知道:得胜必须倚靠神,一切得胜都是神自己做成的,神可以把米甸大军交给基甸,也可以把「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2节)交给以法莲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自夸、攀比或抱怨。因此,基甸的回答既是恭维,也是因为尚有自知之明,所以才能有节制地隐藏自己,「回答柔和,使怒消退」(箴十五1)。
  • 肢体之间的和睦不能倚靠互相恭维来维持。只有我们真正认识自己、认识神,才能「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二3),在得胜中保持清醒。只要我们的肉体一出头,仇敌就会抓住破口,把得胜的一刻变成失败的开始,叫我们落在愁苦里。

【士八4】「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到约旦河过渡,虽然疲乏,还是追赶。」

【士八5】「基甸对疏割人说:『求你们拿饼来给跟随我的人吃,因为他们疲乏了。我们追赶米甸人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

【士八6】「疏割人的首领回答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你的军兵吗?』」

【士八7】「基甸说:『耶和华将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后,我就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打伤你们。』

  • 有很多个支派都起来追赶敌人,但追赶过河的一万五千米甸人(10节),只有神所拣选的这三百人。
  • 「疏割」(5节)位于雅博河边,属于河东迦得支派。基甸请求疏割人供给他们食物,但疏割人却明哲保身、不肯帮忙。「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原文是「西巴和撒慕拿的手掌已经在你手里」,实际上是反话,意思是基甸没有证据证明他已经歼灭敌军。米甸人还有一万五千人,所以疏割人不相信基甸这三百人能抓住米甸二王,害怕米甸人回来报复。
  • 虽然「耶和华的灵降在基甸身上」(六34),但只是赐给他事奉的能力,并没有改变他的生命。基甸虽然能用柔和的话安抚以法莲人(2-3节),却誓言报复疏割人(7节),可能因为以法莲人多势众,但疏割却只有一个城。有时我们能隐藏自己的肉体,只是因为环境不允许;一旦条件合适,我们里面的血气就会暴露出来。
  • 「西巴」(7节)的意思是「牺牲」,「撒慕拿」(7节)的意思是「拒绝待客」。

【士八8】「基甸从那里上到毗努伊勒,对那里的人也是这样说;毗努伊勒人也与疏割人回答他的话一样。」

【士八9】「他向毗努伊勒人说:『我平平安安回来的时候,我必拆毁这楼。』」

  • 「毗努伊勒」(8节)位于疏割东面附近的雅博河边,属于河东迦得支派,是雅各与天使摔跤的地方(创三十二22、30)。
  • 「这楼」(9节)可能是用作防御的塔楼。毗努伊勒人感到很安全,不怕基甸的攻击,所以轻蔑地拒绝帮助基甸。因此,基甸誓言「必拆毁这楼」(9节)。

【士八10】「那时,西巴和撒慕拿并跟随他们的军队,都在加各,约有一万五千人,就是东方人全军所剩下的;已经被杀约有十二万拿刀的。」

【士八11】「基甸就由挪巴和约比哈东边,从住帐棚人的路上去,杀败了米甸人的军兵,因为他们坦然无惧。」

【士八12】「西巴和撒慕拿逃跑;基甸追赶他们,捉住米甸的二王西巴和撒慕拿,惊散全军。」

  • 「加各」(10节)位于死海的东面,接近米甸人的老家。米甸人以为到了安全的地方,所以「坦然无惧」(11节),疏于防备。
  • 「住帐棚人的路」(11节),可能不是大路,而是一条偏僻的路线。基甸可能绕道「挪巴和约比哈东边」(11节),然后沿着一条偏僻的路发动了攻势。
  • 基甸的三百人虽然敌众我寡,却对敌人穷追不舍,彻底打败了米甸人,使他们从此再也没有东山再起,不能继续给以色列人制造难处(28节)。

【士八13】「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由希列斯坡从阵上回来,」

【士八14】「捉住疏割的一个少年人,问他:『疏割的首领长老是谁?』他就将首领长老七十七个人的名字写出来。」

【士八15】「基甸到了疏割,对那里的人说:『你们从前讥诮我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跟随你的疲乏人吗?”现在西巴和撒慕拿在这里。』」

【士八16】「于是捉住那城内的长老,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责打(原文是指教)疏割人。」

【士八17】「又拆了毗努伊勒的楼,杀了那城里的人。」

  • 「由希列斯坡从阵上回来」(13节),指基甸回到疏割时,故意走了疏割人意想不到的不同道路,避免他们逃走。
  • 当时以色列人已经用字母当作书写工具,所以这个少年能把全体首领长老的名字「写出来」(14节)。当时的书写方式,可能是用尖头器具把字刻在一块陶片或岩石上。
  • 当人多势众的以法莲人「与基甸大大地争吵」(1节)的时候,基甸很有节制地隐藏了肉体,言语柔和谦卑(2-3节)。当人数不多的疏割人和毗努伊勒人顶撞他的时候,基甸的言语里却不再有柔和谦卑。
  • 基甸得胜归来以后,在疏割还没有报复得太过份,只是照着他的誓言「责打疏割人」(16节)。但到了毗努伊勒,基甸已经尝到了报复和权柄的滋味,就禁不住想多尝一点,所以不但照着誓言「拆了毗努伊勒的楼」(17节),而且毫无节制地「杀了那城里的人」(17节)。
  • 人的肉体一旦出了一点头,就会越来越没有节制:「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做的」(加五17)。基甸本来就是一个有欠缺的人,一旦他完成了神的拯救任务,圣灵不再完全占有他,得胜就会成为使他越来越自信的网罗,让他做出更多愚昧的事情来。

【士八18】「基甸问西巴和撒慕拿说:『你们在他泊山所杀的人是什么样式?』回答说:『他们好像你,各人都有王子的样式。』」

【士八19】「基甸说:『他们是我同母的弟兄。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们从前若存留他们的性命,我如今就不杀你们了。』」

【士八20】「于是对他的长子益帖说:『你起来杀他们。』但益帖因为是童子,害怕,不敢拔刀。」

【士八21】「西巴和撒慕拿说:『你自己起来杀我们吧!因为人如何,力量也是如何。』基甸就起来,杀了西巴和撒慕拿,夺获他们骆驼项上戴的月牙圈。」

  • 米甸二王如果被童子所杀,是奇耻大辱,所以他们宁可被基甸杀死。
  • 「月牙圈」(21节)是弯月形的金属装饰物,当时的游牧民族信仰星宿,月牙圈是带有宗教色彩的装饰品。

【士八22】「以色列人对基甸说:『你既救我们脱离米甸人的手,愿你和你的儿孙管理我们。』」

【士八23】「基甸说:『我不管理你们,我的儿子也不管理你们,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

  • 以色列早已归神「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神就是他们的王。但百姓心里厌弃神,不肯接受神作王(撒上八7),总想效法列国,拥立一位强势的领袖作王(22节;撒上八5)。但人若不肯接受神的管理,再英明的领袖也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因为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百姓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拥立一个王,也可以因为不符合自己的利益而弃绝一个王,王只不过是世人的罪性和欲望的代表。
  • 基甸拒绝作王,因为此时他尚有自知之明:得胜不是靠他自己的能力,而是倚靠神;他蒙差遣是「从米甸人手里拯救以色列人」(六14),而不是管理百姓。神才是百姓真正的王,「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23节)。
  • 我们若在某一项事奉上满有属灵的恩赐,不等于在其他的事奉上也是权威。因为恩赐、职事都不是出于人自己,而是圣灵「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11),为要叫我们彼此配搭,「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能施行拯救的,不一定适合管理百姓;能管理百姓的,不一定适合教导律法。人只有真正认识到事奉乃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十一36),才能站稳自己的地位,将「荣耀归给祂」(罗十一36)。

【士八24】「基甸又对他们说:『我有一件事求你们:请你们各人将所夺的耳环给我。』(原来仇敌是以实玛利人,都是戴金耳环的。)」

【士八25】「他们说:『我们情愿给你』,就铺开一件外衣,各人将所夺的耳环丢在其上。」

【士八26】「基甸所要出来的金耳环重一千七百舍客勒金子。此外还有米甸王所戴的月环、耳坠,和所穿的紫色衣服,并骆驼项上的金链子。」

【士八27】「基甸以此制造了一个以弗得,设立在本城俄弗拉。后来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了邪淫;这就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网罗。」

  • 以实玛利和米甸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创二十五2),居住在同一地区,可能相互通婚、长期融合,所以米甸人又被称为「以实玛利人」(24节)。
  • 当时一个鼻环重约半舍客勒(创二十四22),「一千七百舍客勒金子」折合19.38公斤,相当于三千四百只耳环。这么多的金子,造完「以弗得」(27节)还绰绰有余。
  • 若没有圣灵的管理,人不可能做到完全:虽然基甸拒绝了作王的诱惑,却无法拒绝财富的诱惑。财富进一步使他自我膨胀,竟然仿照大祭司的以弗得「制造了一个以弗得」。「以弗得」是大祭司圣服的一部分(出二十八6-14),上面的决断胸牌里有用来求问神的「乌陵和土明」(出二十八30)。基甸只仿造以弗得,而不是会幕里的其他物件,表明他尝到了多次求问神的甜头以后,想用以弗得继续求问凶吉(士十八14;撒上三十7-8),所以这个「灵验的」以弗得也很快就成了百姓敬拜的偶像(何三4)。当我们若只顾自己高兴,不求神的喜悦,属灵的经历也会让我们走偏;我们若只顾自己的益处,不求神得荣耀,祷告禁食也会成为偶像。
  • 此时会幕位于在以法莲支派的示罗(十八31;书十八1),基甸把以弗得「设立在本城俄弗拉」(27节),实际上是和以法莲支派分庭抗礼,建立了自己的权势(九2)。这个冒牌的以弗得取代了神的地位,被百姓当作偶像敬拜,也使基甸全家都陷入罪的「网罗」(27节)、自食其果。
  • 基甸知道「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23节),却不能让自己完全接受神的管理;基甸有许多次求问神的成功例子,却不能让自己谨守遵行神的旨意。一个人即使被神大大使用,若不能把自己看见的真理活出来,还是会使自己陷入「网罗」,甚至把各种「属灵经历、祷告诀窍」变成绊倒众人的「以弗得」偶像。
上图:以色列圣殿研究所制作的以弗得。

上图:以色列圣殿研究所制作的以弗得。

【士八28】「这样,米甸人被以色列人制伏了,不敢再抬头。基甸还在的日子,国中太平四十年。

  • 百姓在第四次悖逆时,等到「七年」(六1)完全彻底的穷乏之后,才走投无路地「呼求耶和华」(六6)。虽然神还是用怜悯和恩典来拯救他们,但基甸制伏了外来的米甸王(28节),却带来了内部的亚比米勒王(九6);在俄弗拉拆毁了偶像巴力的祭坛(六28),却在俄弗拉设立了另一个偶像「以弗得」(27节)。这是士师时代以色列人的最后一次「国中太平四十年」(28节),以后即使兴起士师,也不会再有「国中太平」了。因为从基甸开始,连士师自己都将成为百姓的问题。
  • 神要借着基甸、耶弗他、参孙这三位问题多多的士师让我们看见,当「耶和华的灵」降在人身上的时候(六34;十一29;十三25),人可以满有属灵的能力;但一旦「耶和华的灵」离开了,人天然生命的丑陋本相就会重新暴露。因此,拯救不是根据人的能力或素质,而是根据神。恩赐不能代替神、事奉不能代替神、「以弗得」不能代替神,属灵的人也不能代替神;无论什么人、事、物,只要代替了神的地位,就成了新的偶像。

【士八29】「约阿施的儿子耶路·巴力回去,住在自己家里。」

【士八30】「基甸有七十个亲生的儿子,因为他有许多的妻。」

【士八31】「他的妾住在示剑,也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基甸与他起名叫亚比米勒。」

【士八32】「约阿施的儿子基甸,年纪老迈而死,葬在亚比以谢族的俄弗拉,在他父亲约阿施的坟墓里。」

  • 战场上的争战结束了,但日常生命中的争战却是一生之久。基遍在战场上得胜了,回去「住在自己家里」(29节),却在富足的环境中失败了。「他有许多的妻」(30节),「七十个亲生的儿子」(30节),都表明他实际上享受了王的特权。
  • 「示剑」(31节)在以法莲支派的境内。基甸与妾之间的婚姻,可能是妻子婚后仍住在娘,丈夫带礼物去探访,所生的孩子算为妻子家族的成员(九2)。这是迦南人流行的婚姻习俗,所以基甸的妾可能是迦南人。因此,只有「七十个亲生的儿子」才是基甸合法的玛拿西支派产业继承人。
  • 「亚比米勒」(31节)的意思是「我父亲是王」,这个名字可能表明了基甸的内心:虽然他当时拒绝了王位,但过后却念念不忘。人的生命如果没有被神改变,这也会是我们的属灵真相:当时可能谦卑,过后还会骄傲;当时可能柔和,过后还有苦毒;当时可能殷勤,过后想起抱怨。

【士八33】「基甸死后,以色列人又去随从诸巴力行邪淫,以巴力·比利土为他们的神。」

【士八34】「以色列人不记念耶和华——他们的神,就是拯救他们脱离四围仇敌之手的,」

【士八35】「也不照着耶路·巴力,就是基甸向他们所施的恩惠厚待他的家。」

  • 百姓的第五次悖逆,是「以巴力·比利土为他们的神」(33节)。「巴力·比利土」(33节)的意思是「立约的巴力、立约的主」,这正是对百姓背离与真神所立圣约的讽刺。示剑人就敬拜这个巴力(九4)。
  • 基甸把冒牌的以弗得「设立在本城俄弗拉」(27节),起初可能是为了敬拜神。但错误的敬拜方式,必然会带来错误的敬拜对象。十诫的第一诫宣告了准确的敬拜对象(出二十3),第二诫马上就宣告了准确的敬拜方式(出二十4-6)。百姓若用拜偶像的方法来敬拜神,结果必然会选择更多、更吸引人的偶像,结果「又去随从诸巴力行邪淫」(33节)。
  • 基甸死后,以色列人既不记念拯救他们的神,也不记念神所使用的基甸。今天的英雄,明天就会被遗忘,那些曾拥戴基甸作王的人,转眼就不再善待他的子孙。因此,主耶稣在地上「不受从人来的荣耀」(约五44),我们也「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腓二3)。任何事奉、行善,若是「故意要得人的荣耀」(太六2),在天上就不会再有赏赐。
  • 信徒应当「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帖前五12),但却不可高举人;因为高举人的结果必然会让我们忘记神(34节),也忘记曾经高举过的人(35节)。只有按着中道来看待属灵的领袖,才能一面注意他们身上显明的基督,「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二3);一面包容他们肉体中的软弱,「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帐的人」(来十三7)。
士师基甸、亚比米勒和陀拉

上图:士师基甸、亚比米勒和陀拉: 1. 米甸压制以色列人七年,神呼召基甸出来拯救,基甸在哈律泉旁安营,选了三百人攻打米甸人,米甸人大败(士六1-七21);2、米甸人逃窜,直到加各(士七21-八12);3、亚比米勒为患三年(士九),之后沙密的陀拉作以色列人的士师二十三年(士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