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八1】「以法莲人对基甸说:『你去与米甸人争战,没有招我们同去,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他们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

这些人得胜了,马上就进到另一样的失败,因为弟兄们中失去了和谐。以法莲支派分得最好的中部山区,这块地区完全被征服,很少遭遇外敌入侵,又拥有示罗、伯特利、示剑这些有属灵意义的地方,约书亚也是以法莲人。但这样的祝福反而使他们变得傲慢自大,不服玛拿西支派的基甸。他们只看重自己,不关心神的荣耀,也不理会其他弟兄所受的难处。当米甸人对付以色列人的时候,他们觉得事不关己,等神兴起基甸对付了仇敌,他们却觉得失去了一个表现自我的机会,这就成了以法莲支派一个很大的难处。以法莲后来在另一次战役中又以同样理由仗势威胁士师耶弗他,招来大祸(士十二)。

【士八2】「基甸对他们说:『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

基甸属玛拿西支派的亚比以谢族。他的意思是说自己的家族支派微弱渺小,与对方不能相比,因此请对方大人大量,别计较他如此不足为道的胜利。

【士八3】「神已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们手中;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基甸说了这话,以法莲人的怒气就消了。」

基甸在神面前隐藏他自己,就挽回了以色列人的和谐。神是我们的得胜,但如果我们不能在神的得胜里继续持守神的见证,得胜的那一刻,就是新的失败的开始。只要我们的「自己」一出头,仇敌就会抓住我们的破口,叫我们落在愁苦里。

【士八4】「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到约旦河过渡,虽然疲乏,还是追赶。」

有很多个支派都起来追赶敌人,但追赶过河的只有这三百人,他们追赶的是一万五千米甸人(10节)!神不需要其它人渡河,因为真正为神而争战的只有这三百人。其它的人虽然也参加了争战,但他们却很计较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敌人被赶走就可以了,参加主日崇拜就足够了,为什么还需要完全彻底的摆上呢?

【士八5】「基甸对疏割人说:『求你们拿饼来给跟随我的人吃,因为他们疲乏了。我们追赶米甸人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

「疏割」属于迦得支派。虽然基甸打了胜仗,救了以色列人,但他还是很柔和地求疏割人供给他们食物。但这些疏割的以色列人好像这事与他们没有关系一样,只求自保。

【士八6】「疏割人的首领回答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你的军兵吗?』」

这句话正面理解是说,米甸人的首领已经被你们捉住了,你们已经大有收获了,你们还需要我们给你们饼吃吗?但他们的语气实际是反话,好像是说:西巴和撒慕拿还没有被你们捉到,我们怎么可以给你饼呢?他们害怕米甸人的报复。

【士八7】「基甸说:『耶和华将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后,我就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打伤你们。』

基甸以柔和的话安抚以法莲人,但对于这些疏割的首领,他已经忍无可忍。

【士八8】「基甸从那里上到毗努伊勒,对那里的人也是这样说;毗努伊勒人也与疏割人回答他的话一样。」

「毗努伊勒」就是雅各与天使摔跤的地方(创三十二22,30)。

【士八9】「他向毗努伊勒人说:『我平平安安回来的时候,我必拆毁这楼。』」

「这楼」可是是用作防御工事的一个塔楼,毗努伊勒的首领感到很安全,不怕基甸的攻击,所以他们轻蔑地拒绝帮助基甸。

【士八10】「那时,西巴和撒慕拿并跟随他们的军队,都在加各,约有一万五千人,就是东方人全军所剩下的;已经被杀约有十二万拿刀的。」

「加各」在死海以东,接近米甸人原居地。

【士八11】「基甸就由挪巴和约比哈东边,从住帐棚人的路上去,杀败了米甸人的军兵,因为他们坦然无惧。」

「住帐棚人的路」基甸可能沿着商旅惯常行走的路线朝东南走追赶其余在逃的米甸人。「他们坦然无惧」指米甸人以为到了安全的地方,不用再防备了。

【士八12】「西巴和撒慕拿逃跑,基甸追赶他们,捉住米甸的二王西巴和撒慕拿,惊散全军。」

【士八13】「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由希列斯坡从阵上回来,」

「由希列斯坡」基甸回到疏割,故意走与离开时不同的道路,这是为了使两个首领意想不到,避免他们逃走。

【士八14】「捉住疏割的一个少年人,问他:『疏割的首领长老是谁?』他就将首领长老七十七个人的名字写出来。」

主前1200年,以色列人已用字母当作书写工具,此少年因此能把全体首领的名字写出。这少年人可能是用尖头器械把字刻在一块陶片或一片岩石上,这是旧约时代通用的书写方法。

【士八15】「基甸到了疏割,对那里的人说:『你们从前讥诮我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跟随你的疲乏人吗?”现在西巴和撒慕拿在这里。』」

【士八16】「于是捉住那城内的长老,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责打(原文是指教)疏割人。」

【士八17】「又拆了毗努伊勒的楼,杀了那城里的人。」

在疏割地,基甸没有作得太过份,但是到了毗努伊勒,基甸却作了非常不应该的事。基甸本来就是一个有欠缺的人,他还有更多愚昧的事情。

【士八18】「基甸问西巴和撒慕拿说:『你们在他泊山所杀的人是什么样式?“回答说:『他们好像你,各人都有王子的样式。』」

【士八19】「基甸说:『他们是我同母的弟兄。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们从前若存留他们的性命,我如今就不杀你们了。』」

【士八20】「于是对他的长子益帖说:『你起来杀他们。』但益帖因为是童子,害怕,不敢拔刀。」

「你起来杀他们」少年人如果能杀掉敌军的领袖,将获得极大的荣耀,但战士如果被童子所杀,将是重大的羞辱,所以两个米甸王宁可被基甸杀死。

【士八21】「西巴和撒慕拿说:『你自己起来杀我们吧!因为人如何,力量也是如何。』基甸就起来,杀了西巴和撒慕拿,夺获他们骆驼项上戴的月牙圈。」

「月牙圈」弯月形的金属装饰物,当时的游牧民族信仰星宿,月牙圈是带有宗教色彩的装饰品。

【士八22】「以色列人对基甸说:『你既救我们脱离米甸人的手,愿你和你的儿孙管理我们。』」

【士八23】「基甸说:『我不管理你们,我的儿子也不管理你们,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

这项提议是摆在基甸面前的一个试探,需要有比打败敌人更大的力量来抵御权力的诱惑。基甸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以色列其实早已经有了一位王,只是他们不肯承认而已,耶和华就是他们的王。

【士八24】「基甸又对他们说:『我有一件事求你们:请你们各人将所夺的耳环给我。』原来仇敌是以实玛利人,都是戴金耳环的。」

「以实玛利」和米甸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创二十五2),并且居住在同一地区,在那里相互通婚并长期融合。

【士八25】「他们说:『我们情愿给你。』就铺开一件外衣,各人将所夺的耳环丢在其上。」

【士八26】「基甸所要出来的金耳环重一千七百舍客勒金子。此外还有米甸王所戴的月环、耳坠,和所穿的紫色衣服,并骆驼项上的金链子。」

【士八27】「基甸以此制造了一个以弗得,设立在本城俄弗拉,后来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了邪淫。这就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网罗。」

基甸仿照会幕里的以弗得又造了一个「以弗得」,等于是夺取了大祭司的职分。他把以弗得设立在他的城里,为自己的家族带来了势力。会幕此时在以法莲境内的示罗,也许基甸和以法莲人之间有隔阂,造以弗得是为了更方便地求问神。但人的热心不能成就神的旨意,这个假以弗得带来的结果是取代了神的地位,以色列人把这以弗得当作神来敬拜。基甸看见「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却没有活出在实践上。任何一个被神使用的属灵人,如果没有把自己看见的属灵真理活在实践上,都可能使自己陷入「网罗」中,甚至属灵的「以弗得」也可以成为偶像。

【士八28】「这样,米甸人被以色列人制伏了,不敢再抬头。基甸还在的日子,国中太平四十年。

【士八29】「约阿施的儿子耶路·巴力回去,住在自己家里。」

【士八30】「基甸有七十个亲生的儿子,因为他有许多的妻。」

【士八31】「他的妾住在示剑,也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基甸与他起名叫亚比米勒。」

「示剑」在玛拿西境内。可能基甸的妾是迦南人,所以仍住在示剑,这种婚姻可能是夫访式(Sadika )婚姻,在这种婚姻制度下,妻子在自己的家中,由丈夫一次次来访。在这种婚姻中所生的孩子算作妻子家族的成员。「亚比米勒」意思是「我父是王」,显示基甸对他所拒绝的王位可能依旧念念不忘。

【士八32】「约阿施的儿子基甸,年纪老迈而死,葬在亚比以谢族的俄弗拉,在他父亲约阿施的坟墓里。」

【士八33】「基甸死后,以色列人又去随从诸巴力行邪淫,以巴力·比利土为他们的神。」

「巴力比利土」意即立约的巴力。可能以色列人与巴力立约,或与其他迦南城立约,以巴力作为护约之神。

【士八34】「以色列人不纪念耶和华——他们的神,就是拯救他们脱离四围仇敌之手的;」

基甸以为设立以弗得的崇拜能够使百姓保持对耶和华的忠诚,这是极为荒唐的作法。他死后,以色列人既没有思想他,也没有思想神对他们施行的拯救。

【士八35】「也不照着耶路·巴力,就是基甸向他们所施的恩惠厚待他的家。」

那些曾拥戴基甸作王的人,没有善待他的子孙。这个世界多么健忘,今天的英雄明天就被遗忘。

士师基甸、亚比米勒和陀拉

上图:士师基甸、亚比米勒和陀拉: 1. 米甸压制以色列人七年,神呼召基甸出来拯救,基甸在哈律泉旁安营,选了三百人攻打米甸人,米甸人大败(士六1-七21);2、米甸人逃窜,直到加各(士七21-八12);3、亚比米勒为患三年(士九),之后沙密的陀拉作以色列人的士师二十三年(士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