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七1】「耶路·巴力就是基甸,他和一切跟随的人早晨起来,在哈律泉旁安营。米甸营在他们北边的平原,靠近摩利冈。」

「北边的平原」指耶斯列平原。「哈律泉」位于以萨迦境内基利波山向北山麓。「摩利冈」位于他泊山与基利波山之间。基甸的战线与很多年以后扫罗与对非利士人的战线是一样的(撒上三十一)。

【士七2】「耶和华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

米甸人有十三万五千人(士八10),基甸只有三万二千人(3节),神竟然告诉基甸跟随他的人过多!但基甸的信心已经被神恢复到一个地步,可以毫不犹豫地顺服神这样的安排。

【士七3】「现在你要向这些人宣告说:“凡惧怕胆怯的,可以离开基列山回去。”』于是有二万二千人回去,只剩下一万。」

人常常凭一时的冲动挺身而出,但神知道他们里面还有惧怕胆怯。问题不在于人是否胆怯,因为残酷的战争会使很多胆怯的人会变得勇敢。问题在于这些人并没有看见得胜是在耶和华,神不能用心思不单纯的人来显出祂的荣耀,祂要那些清心跟随主的人来彰显自己的能力。「基列山」应该指基利波山。

【士七4】「耶和华对基甸说:『人还是过多;你要带他们下到水旁,我好在那里为你试试他们。我指点谁说:“这人可以同你去”,他就可以同你去;我指点谁说:“这人不可同你去”,他就不可同你去。”」

【士七5】「基甸就带他们下到水旁。耶和华对基甸说:『凡用舌头舔水,像狗舔的,要使他单站在一处;凡跪下喝水的,也要使他单站在一处。』」

【士七6】「于是用手捧着舔水的有三百人,其余的都跪下喝水。」

「手捧着舔水」这样的人比较具有警觉性与敌情观念,喝水时仍注意周遭的状况。

【士七7】「耶和华对基甸说:『我要用这舔水的三百人拯救你们,将米甸人交在你手中;其余的人都可以各归各处去。』」

神进一步裁减以色列军到三百人,使得基甸只能依靠神,不能依靠战术、武力、策略。胜利不在于人数,而是在于神的同在。事实上神并没有真正用着他们,神不让他们在那里夸口说,是我们用自己的力量拯救了我们。

【士七8】「这三百人就带着食物和角;其余的以色列人,基甸都打发他们各归各的帐棚,只留下这三百人。米甸营在他下边的平原里。」

【士七9】「当那夜,耶和华吩咐基甸说:『起来,下到米甸营里去,因我已将他们交在你手中。」

神知道,如果让基甸带着那三万多人去,羊毛的经历也许能支撑基甸的信心。但现在剩下三百人,羊毛的经历恐怕就不够支撑基甸的信心了。所以,神先让基甸里面有非常的把握,让他预先知道神怎样做成祂所要做的工。神是体贴我们软弱的神,只要我们有愿意顺服的心,神就能把我们的信心带到够祂使用的地步。

【士七10】「倘若你怕下去,就带你的仆人普拉下到那营里去。」

【士七11】「你必听见他们所说的,然后你就有胆量下去攻营。』于是基甸带着仆人普拉下到营旁。」

敌人「如同蝗虫那样多」,多带一个仆人有什么用呢?这是神对人的体谅。

【士七12】「米甸人、亚玛力人,和一切东方人都布散在平原,如同蝗虫那样多。他们的骆驼无数,多如海边的沙。」

【士七13】「基甸到了,就听见一人将梦告诉同伴说:『我做了一梦,梦见一个大麦饼滚入米甸营中,到了帐幕,将帐幕撞倒,帐幕就翻转倾覆了。』」

大麦粗,价钱低,没有小麦值钱(启六6)。以色列人装备差,人数也少,像个软弱的大麦饼,却能把实力强大的敌营滚倒。

【士七14】「那同伴说:『这不是别的,乃是以色列人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的刀;神已将米甸和全军都交在他的手中。』」

站在第三者来看,这个人解的梦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干,但这正说明是神的管理,神要藉着这一个梦说话给基甸听,基甸里面就释放了。

【士七15】「基甸听见这梦和梦的讲解,就敬拜神,回到以色列营中,说:『起来吧!耶和华已将米甸的军队交在你们手中了。』」

基甸不相信神亲口说的话,却相信敌人口中说的话。有时候我们也不相信圣经中说的话,却相信其他的专家哲人口中说出来跟圣经观念一样的话。但神体谅基甸,以基甸能够接受的方式让鉴定他的信心。当一个软弱的人信心被神坚固的时候,他不能不立刻敬拜赞美神!

【士七16】「于是基甸将三百人分作三队,把角和空瓶交在各人手里(瓶内都藏着火把),」

【士七17】「吩咐他们说:『你们要看我行事:我到了营的旁边怎样行,你们也要怎样行。」

【士七18】「我和一切跟随我的人吹角的时候,你们也要在营的四围吹角,喊叫说:“耶和华和基甸的刀!”』」

【士七19】「基甸和跟随他的一百人,在三更之初才换更的时候,来到营旁,就吹角,打破手中的瓶。」

「三更之初」约晚上十时。

【士七20】「三队的人就都吹角,打破瓶子,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拿着角,喊叫说:『耶和华和基甸的刀!』」

【士七21】「他们在营的四围各站各的地方;全营的人都乱窜。三百人呐喊,使他们逃跑。」

【士七22】「三百人就吹角,耶和华使全营的人用刀互相击杀,逃到西利拉的伯·哈示他,直逃到靠近他巴的亚伯·米何拉。」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基甸的计谋固然是好,但若不是「耶和华使全营的人用刀互相击杀」,再好的计谋也没有用。这些地方均在约旦河以东,米甸人正逃回原居地。

【士七23】「以色列人就从拿弗他利、亚设,和玛拿西全地聚集来追赶米甸人。」

那些已经回了家的人,现在又再聚集起来,参加追赶。

【士七24】「基甸打发人走遍以法莲山地,说:『你们下来攻击米甸人,争先把守约旦河的渡口,直到伯巴拉。』于是以法莲的众人聚集,把守约旦河的渡口,直到伯·巴拉,」

人口众多的以法莲支派住在战场的以南,当基甸召集希伯来人的时候,并没有呼召以法莲人。而是在米甸人开始逃跑时,才召集以法莲人把守米甸人逃跑必经的渡口。以法莲人迅速地做出了回应。

【士七25】「捉住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一名俄立,一名西伊伯;将俄立杀在俄立磐石上,将西伊伯杀在西伊伯酒榨那里;又追赶米甸人,将俄立和西伊伯的首级带过约旦河,到基甸那里。」

「俄立和西伊伯」是「乌鸦和狼」的意思,是沙漠酋长生动独特的名字。「俄立磐石」在以赛亚时期仍然为人所知(赛十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