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五1】「那时,底波拉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作歌,说:」

【士五2】「因为以色列中有军长率领,百姓也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

  • 本章被称为「底波拉之歌」。底波拉可能是主要的作者(7节),但她却高举弟兄,把巴拉的名字也加在上面(1节)。这首歌所用的希伯来文非常古老,所以有许多不容易翻译的地方。
  • 「军长率领」和「百姓也甘心牺牲」(2节),在争战中都非常重要,但从前在仇敌面前却毫无作用。现在这些「军长」和「百姓」之所以能显出该有的功用,乃是因为他们准确地站到了神的一边。我们所有的属灵成就,都是因为跟随神才得着的,所以不应该称颂人,而「应当颂赞耶和华」(2节)。

【士五3】「君王啊,要听!王子啊,要侧耳而听!我要向耶和华歌唱,我要歌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士五4】「耶和华啊,祢从西珥出来,由以东地行走。那时地震天漏,云也落雨。」

【士五5】「山见耶和华的面就震动,西奈山见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面也是如此。」

  • 以东的「西珥」(4节)是以色列人结束旷野三十八年绕行的地方(申二1),能让百姓想起他们的祖先在失败了三十八年之后,神带领他们重新走向得胜。西奈山是神与以色列人立约的地方(出十九18),能提醒百姓神的信实和自己的悖逆。
  • 圣灵首先呼唤我们「要听」(3节),要思想当年神在西奈山与百姓立约(出十九18),在以东的西珥带领百姓重新走向得胜(申二1)的历史。虽然百姓一度落在失败之中,被迦南人「大大欺压二十年」(四3),但神的大能、恩典与信实从来都没有变过。这一位神能将悖逆的百姓交给仇敌管教(四2),也有能力把回转的百姓从仇敌手中拯救出来。

 【士五6】「在亚拿之子珊迦的时候,又在雅亿的日子,大道无人行走,都是绕道而行。」

【士五7】「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直到我底波拉兴起,等我兴起作以色列的母。」

【士五8】「以色列人选择新神,争战的事就临到城门。那时,以色列四万人中岂能见盾牌枪矛呢?」

  • 珊迦击杀六百非利士人是在南方(三31),而北方各支派却面对着另外的争战。「大道」(6节)指当时商旅行走的道路,被迦南人控制,百姓必须绕小道而行。「官长」(7节)可能指以色列人中的勇士,他们心惊胆战,都不见了。当没有一个以色列男人肯为神站立的时候,神就兴起女先知底波拉来「作以色列的母」(7节)。
  • 以色列人选择了「新神」(8节),其实他们「所祭祀的鬼魔并非真神,乃是素不认识的神,是近来新兴的」(申三十二17)。这些「新神」就是巴力、财神,百姓追求财富,结果使自己陷入了争战、苦难和穷困,被迦南人欺压得连「盾牌枪矛」(8节)都不敢公开张扬,失去了争战的功用。「四万人」(8节)可能指当时北方各支派中可以作战的人数。
  • 「真神」所注意的是「圣洁」(Holy)(利十九2),「新神」所关心的却是快乐(Happy)。当一个教会所追求、所教导的都是「平安、喜乐、成功、健康、富足」的时候,就是选择了「新神」,那时「争战的事就临到城门」(8节)。

【士五9】「我心倾向以色列的首领,他们在民中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

【士五10】「骑白驴的、坐绣花毯子的、行路的,你们都当传扬!」

【士五11】「在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人必述说耶和华公义的作为,就是祂治理以色列公义的作为。那时耶和华的民下到城门。」

  • 底波拉邀请社会各阶层同来传扬神的恩典。「首领」(9节)是有权势的人,「骑白驴的」(10节)是有地位的人,「坐绣花毯子」(10节)的可能指「贵族」,「行路的」(10节)指普通人。
  • 「在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11节),原文可译为「在打水之处乐师的声音中」(英文ESV译本),可能指旅行者从此可以放心地聚集在路上的打水之处。「城门」(11节)是公众聚集、审判或议事的地方,现在则为了感恩而聚会。

【士五12】「底波拉啊,兴起!兴起!你当兴起,兴起,唱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啊,你当奋兴,掳掠你的敌人。」

【士五13】「那时有余剩的贵胄和百姓一同下来;耶和华降临,为我攻击勇士。」

  • 因着底波拉被神「兴起」(12节),就带出了巴拉的「奋兴」(12节),然后带出了百姓「一同下来」(13节),站在神一边。神所带起的恢复,不是根据人多人少,而是根据人是否跟随神。只要有一小部分人被神「兴起」,就能成为神「降临」(13节)做工的管道。我们愿意在这末后的日子被神「兴起」吗?
  • 百姓被迦南人「大大欺压二十年」(四3),但这二十年也是他们被神修剪、重建的二十年。神在我们生命中大部分做工的时间,都是人所看不见的,一直到「余剩的贵胄和百姓」(13节)在神要显出荣耀的时刻出来跟随神,我们才能看到神暗暗地在他们生命中的改变。因此,我们不必论断别人的属灵光景,只需关心自己与神的关系是否正确;因为要到将来「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林十五52),我们才能看清神隐藏的工作。

【士五14】「有根本在亚玛力人的地,从以法莲下来的,便雅悯在民中跟随你。有掌权的从玛吉下来;有持杖检点民数的从西布伦下来;」

【士五15】「以萨迦的首领与底波拉同来;以萨迦怎样,巴拉也怎样。众人都跟随巴拉冲下平原;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

【士五16】「你为何坐在羊圈内听群中吹笛的声音呢?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设大谋的。」

【士五17】「基列人安居在约旦河外。但人为何等在船上?亚设人在海口静坐,在港口安居。」

【士五18】「西布伦人是拼命敢死的;拿弗他利人在田野的高处也是如此。」

  • 「有根本在亚玛力人的地,从以法莲下来的」(14节),原文可译为「从以法莲地,他们涌进谷地」(英文ESV译本)。
  • 最初参战的主力是「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三6),以法莲(14节)、便雅悯、河西的玛拿西半支派(玛吉)和以萨迦支派也参与了争战(14-15节),直到将迦南王耶宾灭绝了(四24)。这五个半支派都勇敢地跟随神,成为基顺河之战的主要力量。
  • 「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15节)、「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设大谋的」(16节),原文都可译为「在流便的宗族中有意见未定的人」(英文ESV译本)。
  • 但、亚设与河东的流便、玛拿西半支派、迦得,这四个半支派都袖手旁观(17节),有的是事不关己、有的是生意太忙、有的是隔岸观火,结果都不肯跟随神争战,也失去了合一的见证。
  • 这里没有提到犹大及西缅支派,可能他们正在南方与非利士人争战(6节;三31)。

【士五19】「君王都来争战。那时迦南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纳争战,却未得掳掠银钱。」

【士五20】「星宿从天上争战,从其轨道攻击西西拉。」

【士五21】「基顺古河把敌人冲没;我的灵啊,应当努力前行。」

【士五22】「那时壮马驰驱,踢跳,奔腾。」

  • 「米吉多水旁的他纳」(19节)可能是西西拉的军队集结的地方。「米吉多」位于耶斯列平原和基顺河的南面,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与耶斯列平原北面的拿撒勒遥遥相望。「哈米吉多顿」(启十六16)末日大决战的战场,很可能就是基顺河之战所在的耶斯列平原。19-22节所描绘的基顺河大战,就象「哈米吉多顿」末日大决战的预演(启十九11-21)。
  • 在迦南人的神话中,「星宿」(20节)是雨水的源头,由风暴之神巴力掌管,现在却反过来攻击迦南联军,让他们遭遇暴雨的攻击。
  • 「基顺河」(7节)是流经耶斯列平原的主要河流,向西沿着迦密山西北流入地中海的亚柯湾。这条河的上游是季节性的旱溪,旱季时是水浅的小溪,雨季时可能成为汹涌的急流,使沿河低洼地区变成沼泽地,让铁车深陷泥中。
  • 当人愿意跟随神的时候,神就差派天上的暴风雨(20节)和地上的基顺河(21节)来为百姓争战。主耶稣也宣告:「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太二十八18-19),我们若肯跟随祂,天上地下的万事都会为我们效力。
上图:基顺河的路线。基顺河长70公里,从基利波山沿着耶斯列平原流向西北,在海法附近流入地中海,上游是季节性的旱溪。

上图:基顺河的路线。基顺河长70公里,从基利波山沿着耶斯列平原流向西北,在海法附近流入地中海,上游是季节性的旱溪。

上图:描绘1799年4月16日拿破仑他泊山战役(Battle of Mount Tabor)油画。拿破仑在远征埃及时,4千法军在他泊山下的耶斯列平原阻击奥斯曼土耳其援军3万千人,最终取胜。当时基顺河平原也泛滥,一些土耳其人在逃跑时淹死。

上图:描绘1799年4月16日拿破仑他泊山战役(Battle of Mount Tabor)的油画。拿破仑远征埃及时,4千法军在他泊山下的耶斯列平原阻击奥斯曼土耳其援军3万5千人,最终取胜。当时基顺河平原也泛滥,一些土耳其人在逃跑时淹死。

【士五23】「耶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

【士五24】「愿基尼人希百的妻雅亿比众妇人多得福气,比住帐棚的妇人更蒙福祉。」

【士五25】「西西拉求水,雅亿给他奶子,用宝贵的盘子给他奶油。」

【士五26】「雅亿左手拿着帐棚的橛子,右手拿着匠人的锤子,击打西西拉,打伤他的头,把他的鬓角打破穿通。」

【士五27】「西西拉在她脚前曲身仆倒,在她脚前曲身倒卧;在那里曲身,就在那里死亡。」

  • 「米罗斯」(23节)可能是战场附近的以色列城邑,但他们却不敢参战。神并不需要人帮忙,这里责备米罗斯人「不来帮助耶和华」(23节),是责备他们不肯跟随神。
  • 「雅亿」(24节)不是以色列人,却勇敢地帮助神的百姓杀敌,因此蒙神祝福,与米罗斯人的懦弱成为强烈对比。

【士五28】「西西拉的母亲从窗户里往外观看,从窗棂中呼叫说:他的战车为何耽延不来呢?他的车轮为何行得慢呢?」

【士五29】「聪明的宫女安慰她(原文是回答她),她也自言自语地说:」

【士五30】「他们莫非得财而分?每人得了一两个女子?西西拉得了彩衣为掳物,得绣花的彩衣为掠物。这彩衣两面绣花,乃是披在被掳之人颈项上的。」

  • 雅亿的行为使「以色列的母」(7节)快乐,却让「西西拉的母亲」(28节)心碎;但如果让西西拉的母亲高兴了,神的百姓就会继续受苦。罪使国与国、民与民之间的关系无法调和,只有基督再来的时候,全地才能得着真正的平安。
  • 「女子」(30节)原文是「子宫」,是对女奴的轻蔑称呼。西西拉的母亲挂念儿子,虽然令人心酸,但她的「自言自语」(29节)却提醒我们,她对战利品、荣耀和地位的兴趣(30节),远超过对俘虏的怜悯。虽然母爱是伟大的,但作为神的「仇敌」(31节),人类的母亲只可能无私地爱自己的孩子,却不能舍己地爱邻舍、爱仇敌;人类最高形式的爱,也不能与神「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林前十三3)的爱相提并论。
  • 「神就是爱」(约壹四8),但神也是「烈火」(申四24;来十二29)。人若高举爱心来抵挡公义,用神的一个属性去反对另一个属性,其实是用人的爱去代替神的爱,结果必然是溺爱伪善、包容罪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四1)。
上图:19世纪英国画家Albert Joseph Moore所画的《西西拉的母亲向窗外看》,表达了她的焦虑。根据犹太人的传统,因为西西拉的母亲为她的儿子哭了100声,所以犹太人在犹太新年吹角节(Rosh Hashanah)用羊角号(Shofar)吹响100次。塔木德将羊角的声音称为“西西拉母亲的抽泣”。

上图:19世纪英国画家Albert Joseph Moore所画的《西西拉的母亲向窗外看》,表达了她的焦虑。根据犹太人的传统,因为西西拉的母亲为她的儿子哭了100声,所以犹太人在犹太新年吹角节(Rosh Hashanah)用羊角号(Shofar)吹响100次。塔木德将羊角的声音称为“西西拉母亲的抽泣”。

【士五31】「耶和华啊,愿祢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祢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这样,国中太平四十年。」

  • 百姓在第三次悖逆时,一直等到「二十年」(四3)之后才走头无路地「呼求耶和华」(四3)。但神仍然用怜悯和恩典来挽回他们,让百姓享受「国中太平四十年」(31节),也就是一个世代。但好景不长,他们很快又会再次犯罪。人若不爱神,就永远不能脱离这个恶性循环。因此,圣灵借着这首诗歌宣告了神的心意:「愿爱祢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31节)。而这个心意,只有将来「公义的日头」(玛四2)基督亲自来成就,只有祂才是神所要得着的爱祂的人。
  • 我们若接受基督作自己的生命,就能真正爱神、顺服神,脱离罪的咒诅。而当基督再来的时候,祂将亲自指挥那场末日的基顺河之战(启十九11-21):「哈米吉多顿」(启十六16)大决战,消灭一切神的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