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五1】「那时,底波拉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作歌,说:」

从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后,第一篇诗歌是以色列人渡过红海以后,米利暗领着以色列的妇女所唱的;第二首是摩西临终以前为以色列人的前途,宣告神的启示而唱的;这第三首诗歌是要叫神的子民认识,要怎样去接受属灵的争战,底波拉是该诗歌真正的作者(7节)。

【士五2】「因为以色列中有军长率领,百姓也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

「军长」和「百姓」在争战中都很重要,然而这些军长和百姓以前在仇敌面前却毫无作用。现在他们之所以能显出他们该有的功用,乃是因为他们准确地站到了神的一边,所以他们都「应当颂赞耶和华」。无论我们有怎样的成绩,称颂的对象都不应该是人,而应该是神自己。

【士五3】「君王啊,要听!王子啊,要侧耳而听!我要向耶和华歌唱,我要歌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士五4】「耶和华啊,祢从西珥出来,由以东地行走。那时地震天漏,云也落雨。」

【士五5】「山见耶和华的面就震动,西奈山见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面也是如此。」

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强敌,急风骤雨,河水泛滥,令作者想起当年神在西奈山显大能,雷轰、闪电、密云,领以色列人出旷野的历史:从前神是这样恩待我们,我们要称颂祂。现在这一位神又领我们得胜了,我们还是要称颂祂。

 【士五6】「在亚拿之子珊迦的时候,又在雅亿的日子,大道无人行走,都是绕道而行。」

珊迦虽然杀了六百非利士人,但未能使百姓完全脱离异族的压制(三31)。「大道」指当时商旅行走的道路,被迦南人控制,百姓须绕小道而行。以色列人属灵的光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士五7】「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直到我底波拉兴起,等我兴起作以色列的母。」

「官长」可能指以色列人中的勇士,他们心惊胆战,都不见了。当没有一个以色列的男丁肯为神站立的时候,神就兴起姊妹底波拉。

【士五8】「以色列人选择新神,争战的事就临到城门。那时,以色列四万人中岂能见盾牌枪矛呢?」

以色列人拣选了「新神」,但这个新神使他们抬不起头来,使他们的战士中不见「藤牌枪矛」,失去了争战的功用。

【士五9】「我心倾向以色列的首领,他们在民中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

【士五10】「骑白驴的、坐绣花毯子的、行路的,你们都当传扬!」

底波拉邀请社会各阶层人士同来传扬神的恩典。「首领」是有权势的人,「骑白驴的」有地位的人,「行路的」指没有代步工具的穷人,「坐绣花毯子」指「贵族」。

【士五11】「在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人必述说耶和华公义的作为,就是祂治理以色列公义的作为。那时耶和华的民下到城门。」

「在远离弓箭响声」原意不明。「打水之处」通常是兵家必争之地,为最危险处,但如今连住在此处的人民都可以轻松地开口称颂耶和华。「城门」城门口是聚集审判或商议之地,现在则为了感恩而召集百姓。

【士五12】「底波拉啊,兴起!兴起!你当兴起,兴起,唱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啊,你当奋兴,掳掠你的敌人。」

【士五13】「那时有余剩的贵胄和百姓一同下来;耶和华降临,为我攻击勇士。」

因着两个人为主站起来,就有一小部分人被带动起来。神使人得胜,不是根据人多或是人少,而是根据人能与神同行。虽然只有这一小部分人站在主的一边,神已经在人中间得着做工的出口,亲自「攻击勇士」!

【士五14】「有根本在亚玛力人的地,从以法莲下来的,便雅悯在民中跟随你。有掌权的从玛吉下来;有持杖检点民数的从西布伦下来;」

【士五15】「以萨迦的首领与底波拉同来;以萨迦怎样,巴拉也怎样。众人都跟随巴拉冲下平原;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

「以法莲」、「玛吉」(指约旦河西的玛拿西半个支派)、「以萨迦」支派有一小部分人参与了争战。

【士五16】「你为何坐在羊圈内听群中吹笛的声音呢?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设大谋的。」

【士五17】「基列人安居在约旦河外。但人为何等在船上?亚设人在海口静坐,在港口安居。」

这一次迦南人对以色列人的压制主要在拿弗他利和西布伦支派的境内,「流便支派」、「基列人」(包括约旦河东的玛拿西半个支派和迦得支派)、「但」和「亚设」支派都袖手旁观,只顾自己,失去了合一的见证。因为难处没有发生在他们的范围里,他们就觉得那不是自己的事,所以迦南人虽然只有一个小国,却有力量压制以色列人。

【士五18】「西布伦人是拼命敢死的;拿弗他利人在田野的高处也是如此。」

「西布伦」和「拿弗他利」支派是抵抗西西拉军队的主要力量。

【士五19】「君王都来争战。那时迦南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纳争战,却未得掳掠银钱。」

西西拉的军队可能包括邻近的他纳王和米吉多王,这些王既失了城又送了命。

【士五20】「星宿从天上争战,从其轨道攻击西西拉。」

在迦南人的神话中,「星宿」是雨水的源头,由巴力掌管,现在却反而过来攻击迦南联军,让他们遭遇暴雨的攻击。

【士五21】「基顺古河把敌人冲没;我的灵啊,应当努力前行。」

【士五22】「那时壮马驰驱,踢跳,奔腾。」

【士五23】「耶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

「米罗斯」接近战场,西西拉的军队溃败时,此城的人本可乘胜杀敌,却作壁上观。

【士五24】「愿基尼人希百的妻雅亿比众妇人多得福气,比住帐棚的妇人更蒙福祉。」

雅亿不属以色列支派,却信守基尼人与以色列祖先的盟约,帮助杀敌,受到祝福。她的勇气和米罗斯人的懦弱成为强烈对比。

【士五25】「西西拉求水,雅亿给他奶子,用宝贵的盘子给他奶油。」

「宝贵的盘子」可能是来自克利特精致的一种碗,为高贵的人使用的。

【士五26】「雅亿左手拿着帐棚的橛子,右手拿着匠人的锤子,击打西西拉,打伤他的头,把他的鬓角打破穿通。」

【士五27】「西西拉在她脚前曲身仆倒,在她脚前曲身倒卧;在那里曲身,就在那里死亡。」

【士五28】「西西拉的母亲从窗户里往外观看,从窗棂中呼叫说:他的战车为何耽延不来呢?他的车轮为何行得慢呢?」

雅亿的行为使以色列人高兴,却让西西拉的母亲痛苦。但如果西西拉的母亲高兴了,全体以色列人就会痛苦。今天国与国、民与民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不可调和,只有等主再来的时候,才能给全地带来真正的平安。

【士五29】「聪明的宫女安慰她(原文是回答她),她也自言自语地说:」

【士五30】「他们莫非得财而分?每人得了一两个女子?西西拉得了彩衣为掳物,得绣花的彩衣为掠物。这彩衣两面绣花,乃是披在被掳之人颈项上的。」

这些迦南妇女给自己描绘出一幅美好的图景,但她们的推测与事实截然相反。

【士五31】「耶和华啊,愿祢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祢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这样,国中太平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