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四1】「以笏死后,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士四2】「耶和华就把他们付与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手中;他的将军是西西拉,住在外邦人的夏罗设。」

【士四3】「耶宾王有铁车九百辆。他大大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华。」

  • 以色列人过了八十年的太平日子之后(三30),「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1节)。这句话在士师记中不断地重复(三12;四1;六1;十6;十三1),证明亚当的后裔都有犯罪的天性。人的生命若没有改变,不管是过去的以色列人,还是今天的新约信徒,里面旧人的倾向都是悖逆神;因此,我们在那「得赎的日子」(路二十一28;弗四30)之前,必须清醒地认识和警惕自己的肉体本相,顺服圣灵使我们的「心意更新而变化」(罗十二2)的工作。
  • 神对百姓的第三次管教,使用了本地的仇敌:死灰复燃的「迦南王耶宾」(2节),主要受威胁的是北方的各支派。过去,约书亚已经靠着神杀死了「夏琐王耶宾」(书十一1),「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用火焚烧他们的车辆」(书十一9),「将夏琐焚烧了」(书十一13)。现在,背离神的百姓却遇到了重新兴起「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2节),他们的「铁车」也回来了(3节),完全控制了大道(五6)。不但如此,百姓竟然能忍受他们「大大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3节),过了二十年才想起来「呼求耶和华」(3节),比前两次的「八年」(三8)和「十八年」更长(三14)。这不是因为以色列人的抗压能力更强了,而是因为人若习惯了犯罪,灵里必然会更加麻木、更加得过且过。
  • 神把百姓「付与」(2节)迦南王手中,原文是「卖给」,表明是神主动把自己的百姓交给仇敌作奴隶,是神付出了管教的代价(诗四十四12)。
  • 「夏琐」(1节)在拿弗他利支派的境内,位于加利利海以北16公里,扼守从美索不达米亚到埃及的国际贸易路线「沿海大道 Via Maris」。「耶宾」是迦南王的头衔而不是名字(书十一1),正如埃及王的头衔「法老」(创十二15),非利士王的「亚比米勒」(创二十2)一样。「外邦人的夏罗设」(2节)地点不能确定,可能在西布伦支派的境内。北方各支派境内的迦南城邑可能组成了一个联盟,盟主耶宾住在其中最重要的城市「夏琐」,而军队统帅西西拉则住在「夏罗设」。神容许迦南人耶宾在以色列境内作王,迦南将军西西拉辖制以色列人,是要让我们看见:人若不肯靠主将罪彻底赶出,罪必然会在我们里面作王,反过来「大大欺压」我们,让我们人生最美好的「二十年」被用来事奉罪、肉体和世界。
  • 「铁车九百辆」(3节)是很庞大的数量。埃及法老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主前1479-1425年在位)曾自称在米吉多战役中掳获敌军车辆八百九十二辆。

【士四4】「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当时作以色列的士师。」

【士四5】「她住在以法莲山地拉玛和伯特利中间,在底波拉的棕树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里去听判断。」

  • 当以色列的男人都不肯顺服神的时候,神就从姊妹中兴起底波拉作拯救。「底波拉」(4节)这名字的意思是「蜜蜂」,她是米利暗之后的第二位女先知,也是唯一的女士师。圣经中提到的女先知还有户勒大(王下二十二14)、亚拿(路二36)、腓利的四个女儿(徒二十一9)。
  • 神「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一27),男女在基督里都是平等的(加三28)。神不但可以使用男人作士师,也可以使用女人作士师;不但可以使用弟兄作先知,也可以使用姊妹作先知。但平等并不是相同,男人和女人在神计划里的角色不同,神的安排是让男人承担起头的责任(林前十一3),女人做个好帮手(创二18)。只有当神的百姓陷入属灵黑暗的时候,神才会允许「孩童欺压他们,妇女辖管他们」(赛三12)。因此,神每次兴起姊妹作先知的时候,都是对失职弟兄的责备和鞭策。
  • 「拉玛和伯特利中间」(5节),是在南方便雅悯支派的地业上(书十八20、22),不受北方迦南人的欺压。但神并没有从受欺压的北方各支派中兴起一位男士师,却从南方的便雅悯支派中兴起一位女士师,这正是鞭策那些不敢出头、甘受欺压的弟兄。

【士四6】「她打发人从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将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召了来,对他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吩咐你说:“你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

【士四7】「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车辆和全军往基顺河,到你那里去;我必将他交在你手中。”』」

  • 虽然以色列所有的男丁在仇敌面前都不敢站出来,虽然底波拉是众望所归的女先知(5节),虽然她清楚地知道神在安排这次争战(7节),但她却没有顺理成章地借着神的大能来建立自己的权柄,亲自「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6节),而是为神呼召软弱的弟兄「巴拉」(6节),扶持弟兄作头。正因为底波拉是神的先知,所以更明白神的心意是要恢复弟兄应该担当的责任,因此,即使所有的弟兄都软弱、灵里都昏沉,她也是用神的话语来引导弟兄、建立弟兄,而不是自己出头。一个有能力自己作头的姊妹,却甘心隐藏自己、扶持弟兄;即使像撒旦那样被造得能干出众,也不象撒旦一样骄傲出头(赛十四12-14),这本身就是一件让魔鬼蒙羞、神得荣耀的美事。
  • 「拿弗他利的基低斯」(6节)就是「加利利的基低斯」(书二十7),这是一座逃城,利未支派革顺的子孙住在这里(书二十一32)。基低斯位于夏琐附近,可能是受迦南王欺压最厉害的地方,巴拉深受迦南人之害,却没有勇气起来反抗。「巴拉」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闪电」,犹太传统认为也把他当作一位士师(来十一32),可能又名比但(撒上十二11)。
  • 「他泊山」(6节)是耶斯列平原东北角一座圆锥形的山,海拔575米,位于拿弗他利、西布伦和以萨迦三个支派的边界,山顶平坦宽阔,适合集结群众,是当地最明显的地标。底波拉让巴拉「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6节),目的是把西西拉吸引到山下的基顺河平原(7节)。
  • 「基顺河」(7节)是流经耶斯列平原的主要河流,向西沿着迦密山西北流入地中海的亚柯湾。这条河的上游是季节性的旱溪,旱季时是水浅的小溪,雨季时成为汹涌的急流,泛滥时会使沿河低洼地区变成沼泽地,让铁车深陷泥中。西西拉熟悉地形,一定对这里很警惕,若不是神做工,西西拉决不会轻易「率领他的车辆和全军往基顺河」(7节)。
上图:19世纪的他泊山照片。

上图:19世纪的他泊山照片。

【士四8】「巴拉说:『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

【士四9】「底波拉说:『我必与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着荣耀,因为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于是底波拉起来,与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

【士四10】「巴拉就招聚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万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

  • 神要差遣巴拉,却没有直接向信心软弱的巴拉说话,而是透过女先知底波拉来传话。巴拉说:「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8节),表明他还没有信心确认神的同在,只能看见人的同在。但神还是乐意使用巴拉这样信心软弱的人,亲自与巴拉同去争战(14节)。
  • 从人的角度来看,巴拉的犹豫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敌我的实力过于悬殊。虽然当神的呼召来临时,摩西(出三11)、基甸(六15)、耶利米(耶一6)的第一反应都是推辞;但也正是认识到自己「不配、不能」的人,才可能借着承认自己的「不能」,来支取「神能」。神知道人的「不能」,所以神的呼召必然伴随着恩典和能力的供应,祂借着底波拉说:「我必与你同去」(9节)。正如使徒保罗所说的:「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林后三5)。
  • 「一个妇人」(9节),指基尼人希百的妻子雅亿(17节)。当神在百姓中找不到一个完全顺服的男人时,祂就兴起女先知底波拉来说话,并且将仇敌交在一个外族妇人的手里。虽然人可能会跟不上神,但神的计划却绝不会废弃;当弟兄放弃责任的时候,神就会兴起姊妹来作祂的器皿。
  • 女先知底波拉虽然知道神必「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9节),却没有忽略建立弟兄。她没有利用自己的威望去统帅百姓,而是与巴拉同去,坚定他的信心,帮助弟兄恢复作头的地位。底波拉是一位守得住地位、甘心服事弟兄的神仆。

【士四11】「摩西岳父(或译:内兄)何巴的后裔,基尼人希百曾离开基尼族,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橡树旁支搭帐棚。」

  • 「基尼人希百」是从基尼族在南方的犹大支派中(一16)搬到北方的,时间可能就在耶宾王「大大欺压以色列人」的二十年之间。因为基尼人不是以色列人,所以欺压以色列人的耶宾会「与基尼人希百家和好」(17节)。
  • 巴拉看不到神做工的手,只能跟从看得见的女先知底波拉。但神的手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做工,甚至在百姓「呼求耶和华」(3节)之前,就早已预备好了对付仇敌的器皿,要将西西拉交在「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17节)的手中。并不是神甘心让百姓被人「大大欺压」(3节),而是人情愿在罪的重担下得过且过,也不肯回转呼求神;也不是百姓在等候神拯救,而是神在等候人呼求:「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你们」(赛三十18)。但神等候这一天却等了「二十年」(3节)!

【士四12】「有人告诉西西拉说:『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已经上他泊山了。』」

【士四13】「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铁车九百辆和跟随他的全军,从外邦人的夏罗设出来,到了基顺河。」

【士四14】「底波拉对巴拉说:『你起来,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吗?』于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随他有一万人。」

【士四15】「耶和华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车辆全军溃乱,在巴拉面前被刀杀败;西西拉下车步行逃跑。」

【士四16】「巴拉追赶车辆、军队,直到外邦人的夏罗设。西西拉的全军都倒在刀下,没有留下一人。」

  • 所有的详细计划都是底波拉指示的,到哪里征兵、征多少兵、到哪里集合、什么时候打、怎么打,都是底波拉一句一句地教导貌似「不成材」的巴拉。底波拉也知道神必让百姓得胜,但她却没有越过神的安排亲自上阵、争夺功劳,而是吩咐巴拉:「你起来,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14节),用神的话语来坚定弟兄的信心。一个姊妹只有承认自己在神面前是一无所有、一无所能,认识到自己的一切所能和所有都是神的恩典,才能甘心做好神所使用的器皿,扶持貌似「没有出息」的弟兄起来作头。底波拉最大的成功不是争战得胜,而是建立了巴拉,帮助巴拉顺服了神。
  • 迦南人的铁车不能冲上他泊山,山下的耶斯列平原却有利于战车驰骋,但巴拉还是顺服了神在底波拉身上显出的权柄,没有倚靠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而是勇敢地「下了他泊山」(14节)。巴拉的信心和百姓的顺服预备了神做工的道路,这就是与神同工。
  • 底波拉说:「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吗」(14节),可能是在他泊山顶看到了西边地中海的雨云开始集结,知道神即将降下暴雨。
  • 「耶和华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车辆全军溃乱」(15节),指突然降下的暴雨使基顺河暴涨、泛滥(五20-21),车辆深陷泥中。西西拉当然不会在雨季调动铁车,这场暴风雨可能是在五月份雨季结束之后、出人意料地降临的。巴力被迦南人奉为掌管风雨的风暴之神,此时却毫无用处。
上图:他泊山矗立在耶斯列平原东北角,是非常醒目的地标。巴拉集结的一万人可以从他泊山上清楚地瞭望整个平原,迦南人的铁车却无法上山进攻他们。当西西拉的车辆经耶斯列平原来到他泊山下的基顺河边以后,以色列人可以在迦南人困于暴雨泥泞时,迅速下山突袭。

上图:他泊山矗立在耶斯列平原东北角,是非常醒目的地标。巴拉集结的一万人可以从他泊山上清楚地瞭望整个平原,迦南人的铁车却无法上山进攻他们。当西西拉的车辆经耶斯列平原来到他泊山下的基顺河边以后,以色列人可以在迦南人困于暴雨泥泞时,迅速下山突袭。

上图:基顺河。

上图:基顺河。

【士四17】「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的帐棚,因为夏琐王耶宾与基尼人希百家和好。」

  • 「基尼人希百」从南方搬到北方(11节),与夏琐王耶宾交往,西西拉又「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的帐棚」(11节),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神手的工作。神的拯救绝不是在人呼求祂的时候才开始的,而是照着祂的计划早有预备。
  • 「基尼人」是摩西岳父的后代,本来是无分于神的应许的。但他们看见了神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的作为,就接受了摩西的邀请,陪同以色列人一起进人了应许之地(民十29-32)。虽然只是在应许之地住帐棚(耶三十五6-7),但这已经让他们在神面前不住地蒙记念、永远地被使用(耶三十五19)。

【士四18】「雅亿出来迎接西西拉,对他说:『请我主进来,不要惧怕』;西西拉就进了她的帐棚。雅亿用被将他遮盖。」

【士四19】「西西拉对雅亿说:『我渴了,求你给我一点水喝。』雅亿就打开皮袋,给他奶子喝,仍旧把他遮盖。」

【士四20】「西西拉又对雅亿说:『请你站在帐棚门口,若有人来问你说:“有人在这里没有?”你就说:“没有。”』」

【士四21】「西西拉疲乏沉睡。希百的妻雅亿取了帐棚的橛子,手里拿着锤子,轻悄悄地到他旁边,将橛子从他鬓边钉进去,钉入地里。西西拉就死了。」

【士四22】「巴拉追赶西西拉的时候,雅亿出来迎接他说:『来吧,我将你所寻找的人给你看。』他就进入帐棚,看见西西拉已经死了,倒在地上,橛子还在他鬓中。」

  • 「奶子」(19节)就是酸奶,装在皮袋里。古代中东游牧民族的习惯,在帐棚内被招待吃喝是平安的保障。西西拉的请求,可能是想得到雅亿的保证再睡觉。
  • 当时支搭和拆卸帐棚都是妇女的工作,所以雅亿能熟练地钉「帐棚的橛子」(21节)。一个「大大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3节)的人,竟然死在一个普通的外族妇女之手。在当时,战士死于妇女之手是奇耻大辱(九54),百姓接受妇女的领导也非常罕见。但神却让祂的拯救从一位妇女的信心开始,又在一位妇女的勇敢结束,让两位妇女在神面前得着荣耀(9节),为要鞭策所有的弟兄。
  • 虽然巴拉一开始软弱、犹豫,所以没能得着亲手消灭西西拉的荣耀;但他顺服地冲下了他泊山(14节),证明神已经借着底波拉建立了他的信心。因此,圣灵在希伯来书里并没有提到底波拉,而是称赞巴拉的信心(来十一32);而圣灵对巴拉的称赞,乃是甘心服事弟兄、建立弟兄的底波拉最大的成功!

【士四23】「这样,神使迦南王耶宾被以色列人制伏了。」

【士四24】「从此以色列人的手越发有力,胜了迦南王耶宾,直到将他灭绝了。」

  • 得胜不是归功于巴拉、底波拉或雅亿,而是「神使迦南王耶宾被以色列人制伏了」(23节)。神是百姓真正的士师,真正的拯救者。
  • 按着神的安排,百姓进入迦南时就应该「赶出那里所有的居民」(民三十三52)。但因为百姓没有彻底顺服神,结果不但不能把迦南人赶出,反倒让他们反败为胜。现在以色列人灵里苏醒了,神就让他们从软弱变成刚强,他们不但战胜了耶宾王,更重要的是愿意继续争战,「直到将他灭绝了」(24节),回到了神最初的计划里。虽然迦南人零星不断的骚扰还会持续到大卫的时代,但从此以后,迦南人再也不能如此欺压神的百姓了。
上图:士师俄陀聂、以笏和底波拉:1、美索不达米亚人入侵,使以色列人服事了他们八年,俄陀聂兴起拯救,国中平静了四十年(士三7-11);2、摩押人招聚了亚扪人和亚玛力人入侵,使以色列人服事了他们十八年,以笏兴起拯救,国中太平了八十年(士三12-28);3、迦南人夏琐王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底波拉作以色列人的士师,召拿弗他利的基低斯的巴拉到伯特利和拉玛附近她的家中,令他攻击夏琐王(士四1-7);4、底波拉和巴拉同去基低斯(士四8-9);5、巴拉召集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以萨迦人共一万人到基低斯(士四10-12)。6、夏琐王的将军西西拉从夏罗设出来攻打以色列人,到了基顺河(士四13);7、以色列人从他泊山下来,击败了西西拉的大军(士四14-15);8、西西拉兵败后逃亡,到了撒拉音的橡树旁,被基尼妇人雅亿所杀(士四15-22)。

上图:士师俄陀聂、以笏和底波拉:1、美索不达米亚人入侵,使以色列人服事了他们八年,俄陀聂兴起拯救,国中平静了四十年(士三7-11);2、摩押人招聚了亚扪人和亚玛力人入侵,使以色列人服事了他们十八年,以笏兴起拯救,国中太平了八十年(士三12-28);3、迦南人夏琐王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底波拉作以色列人的士师,召拿弗他利的基低斯的巴拉到伯特利和拉玛附近她的家中,令他攻击夏琐王(士四1-7);4、底波拉和巴拉同去基低斯(士四8-9);5、巴拉召集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以萨迦人共一万人到基低斯(士四10-12)。6、夏琐王的将军西西拉从夏罗设出来攻打以色列人,到了基顺河(士四13);7、以色列人从他泊山下来,击败了西西拉的大军(士四14-15);8、西西拉兵败后逃亡,到了撒拉音的橡树旁,被基尼妇人雅亿所杀(士四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