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四1】「以笏死后,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这个「又行」接连不断地在以色列人当中出现,这就是人天然的倾向。没有重生的人,天然生命里的方向就是背弃神,这就是亚当的堕落带来的罪。只要是亚当的后代,这个倾向就摆脱不掉,就是在今天蒙恩得救的人身上,常常还会经历这种影响,所以我们要时刻靠主警醒。

【士四2】「耶和华就把他们付与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手中;他的将军是西西拉,住在外邦人的夏罗设。」

神对以色列人的第三次管教来自以色列本地。约书亚靠着神杀死了夏琐王耶宾,砍断了马的蹄筋,焚烧那些铁车,烧掉了整个夏琐城(书十一1~5)。但现在以色列人背离了神,迦南人就在夏琐重新兴起。「夏琐」是迦南北部最重要的坚固城,是埃及往返西亚帝国的主要通道。「耶宾」是王室的称呼,不是王的名字。

【士四3】「耶宾王有铁车九百辆。他大大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华。」

一个已经被消灭了的国家,现在反倒翻转过来,辖制征服他们的以色列人二十年,比之前两次时间更长。这不是因为迦南人强大,而是因为以色列人离弃了神。一个人倒霉二十年是相当漫长难熬的,这在士师记里还不是最长的。神是慈爱怜悯的神,祂怎么可以让属祂的人倒霉二十年呢?这是因为以色列人一直承认神是他们的主。我们不应该奇怪神让他们倒霉二十年,而应该奇怪他们过了二十年才想起来「呼求耶和华」。一旦他们回转到神的面前来呼求,神的拯救就立刻显出来,让他们经历到神的真实。

【士四4】「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当时作以色列的士师。」

底波拉是继米利暗之后的第二位女先知,是唯一的一位女士师。圣经中其它的女先知还有户勒大(王下二二14)、挪亚底(尼六14)、亚拿(路二36)腓利的四个女儿(徒二一9)。

【士四5】「她住在以法莲山地拉玛和伯特利中间,在底波拉的棕树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里去听判断。」

拉玛和伯特利都在南方便雅悯支派的地业上(书十八20、22),离北方战场很远。

【士四6】「她打发人从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将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召了来,对他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吩咐你说:“你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

拿弗他利的基低斯离夏琐不远,受到夏琐王的压迫。他泊山在耶斯列平原上,位于拿弗他利、西布伦和以萨迦三大支派的交汇点,山顶平坦宽阔,适宜集结群众,是当地显著的地标。

【士四7】「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车辆和全军往基顺河,到你那里去;我必将他交在你手中。”』」

「基顺河」是流经耶斯列平原的河流,向西沿着迦密山麓西北流入地中海。这条河只有在冬天雨季时才有水,会使沿河的低洼地区会变成沼泽地,使得铁车难以运作。1799年4月,基顺河的泛滥就让拿破仑战胜土耳其军队。

【士四8】「巴拉说:『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

神没有向巴拉直接说话,却透过女先知传话。巴拉虽然没有背弃神,但是他并不信靠神,不能完全接受神的权柄。神差遣巴拉,但巴拉没有看见神的差遣,因为他看不见神的手在他身上,只看见神的手在底波拉身上。但是神还是能使用巴拉这样属灵生命幼稚的人。

【士四9】「底波拉说:『我必与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着荣耀,因为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于是底波拉起来,与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

「一个妇人」就是希百的妻子雅亿(17节)。当神在以色列人中找不到一个愿意完全顺服的男人的时候,神就向底波拉说话,正如新约中的百基拉。当弟兄放弃责任、放弃地位的时候,神就只能向姊妹说话。神从来没有不让姊妹出头,而是让姊妹更明确地去学习顺服的功课。

【士四10】「巴拉就招聚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万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

【士四11】「摩西岳父(或译:内兄)何巴的后裔,基尼人希百曾离开基尼族,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橡树旁支搭帐棚。」

这是为四17~22所记史事的伏笔。

【士四12】「有人告诉西西拉说:『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已经上他泊山了。』」

【士四13】「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铁车九百辆和跟随他的全军,从外邦人的夏罗设出来,到了基顺河。」

「夏琐」就在拿弗他利境内,「夏罗设」在西布伦支派的境内,夏琐王在以色列人境内作王,夏琐王的将军就安居在以色列人的境地里。

【士四14】「底波拉对巴拉说:『你起来,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吗?』于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随他有一万人。」

他泊山易守难攻,山下的耶斯列平原却有利于敌军战车奔驰,但以色列人还是毅然下了他泊山。神的百姓有这样的信心跟上,就给接下来神的作为开通的道路。

【士四15】「耶和华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车辆全军溃乱,在巴拉面前被刀杀败;西西拉下车步行逃跑。」

此时暴雨骤至(五21~22),基顺河泛滥,车辆深陷泥中。西西拉绝不会笨到在雨季调动全部的铁车,这场暴风雨可能是在雨季结束之后才来的。巴力在外邦被视为掌管风雨的神明,此时却毫无用处。

【士四16】「巴拉追赶车辆、军队,直到外邦人的夏罗设。西西拉的全军都倒在刀下,没有留下一人。」

【士四17】「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的帐棚,因为夏琐王耶宾与基尼人希百家和好。」

基尼人是摩西岳父的后代,本来是无与神的记念的,但旧约里却有好几处方提到他们,而且每一次提到的时候都显明他们是一批蒙祝福的人。因为他们看见了神在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的过程的作为,就接受了以色列人的邀请,陪同以色列人一起进迦南。这一件事就让他们在神面前不住地蒙记念。

【士四18】「雅亿出来迎接西西拉,对他说:『请我主进来,不要惧怕』;西西拉就进了她的帐棚。雅亿用被将他遮盖。」

【士四19】「西西拉对雅亿说:『我渴了,求你给我一点水喝。』雅亿就打开皮袋,给他奶子喝,仍旧把他遮盖。」

「奶子」就是酸奶。这可能古代游牧民族的习惯,无论何人只要在帐棚内被招待了吃喝,就会在屋里平安了。西西拉的请求说明他很小心谨慎,直到得到雅亿的保证才敢睡觉。

【士四20】「西西拉又对雅亿说:『请你站在帐棚门口,若有人来问你说:“有人在这里没有?”你就说:“没有。”』」

【士四21】「西西拉疲乏沉睡。希百的妻雅亿取了帐棚的橛子,手里拿着锤子,轻悄悄地到他旁边,将橛子从他鬓边钉进去,钉入地里。西西拉就死了。」

在当时,死于妇人之手是奇耻大辱。

【士四22】「巴拉追赶西西拉的时候,雅亿出来迎接他说:『来吧,我将你所寻找的人给你看。』他就进入帐棚,看见西西拉已经死了,倒在地上,橛子还在他鬓中。」

这个故事从一个妇女的勇气开始,同样以一个妇女的勇敢结束。

【士四23】「这样,神使迦南王耶宾被以色列人制伏了。」

胜利的功劳不是归于巴拉、底波拉或雅亿,而是归于神。

【士四24】「从此以色列人的手越发有力,胜了迦南王耶宾,直到将他灭绝了。」

按着神的安排,以色列人进入迦南的争战中就应该「灭绝」耶宾王,但那时候以色列人因为害怕他们的铁车,结果不但不能把他们灭绝,反倒让他们反败为胜。现在以色列人灵里苏醒了,神就让他们从软弱变成刚强,他们不但战胜了耶宾王,更重要的是「直到将他灭绝了」,这就回到神最初的计划里。

北方士师俄陀聂、以笏和底波拉

上图:士师俄陀聂、以笏和底波拉:1、美索不达米亚人入侵,使以色列人服事了他们八年,俄陀聂兴起拯救,国中平静了四十年(士三7-11);2、摩押人招聚了亚扪人和亚玛力人入侵,使以色列人服事了他们十八年,以笏兴起拯救,国中太平了八十年(士三12-28);3、迦南人夏琐王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底波拉作以色列人的士师,召拿弗他利的基低斯的巴拉到伯特利和拉玛附近她的家中,令他攻击夏琐王(士四1-7);4、底波拉和巴拉同去基低斯(士四8-9);5、巴拉召集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以萨迦人共一万人到基低斯(士四10-12)。6、夏琐王的将军西拉拉从夏罗设出来攻打以色列人,到了基顺河(士四13);7、以色列人从他泊山下来,击败了西拉拉的大军(士四14-15);8、西拉拉兵败后逃亡,到了撒拉音的橡树旁,被基尼妇人雅亿所杀(士四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