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三1】「耶和华留下这几族,为要试验那不曾知道与迦南争战之事的以色列人,」

神留下这几族的人,允许难处临到以色列人,既是管教,也是造就。是为了让后代的以色列人学习功课,学习神做工的法则,也学习神性情的法则,让属神的人知道如何跟随神的道路。神也常常允许在我们生命中留下一些软弱,正如使徒保罗「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林后十二7)。

【士三2】「好叫以色列的后代又知道又学习未曾晓得的战事。」

「未曾晓得的战事」不是普通的战争,而是约书亚记里神为以色列人所作的争战。如今以色列人的后代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神的争战,甚至已经不认识耶和华的名。所以神就把这几族留下来,让这几族成为他们的难处,那样他们亲身经历一下神的争战。今天我们比当时的以色列人好一点,还能从圣经上「知道」神的争战,但只有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争战,才能「又知道又学习」。

【士三3】「所留下的,就是非利士的五个首领和一切迦南人、西顿人,并住黎巴嫩山的希未人,从巴力·黑们山直到哈马口。」

「非利士的五个首领」是迦萨、亚实突、亚实基伦、迦特、以革伦五城的王,在分给犹大与但支派的地业内。在大卫王制服非利士人之前,他们经常和以色列人发生争战。神所留下的是完整的外族,住在非利士地和北方(从黑门山到哈马口)。

【士三4】「留下这几族,为要试验以色列人,知道他们肯听从耶和华藉摩西吩咐他们列祖的诫命不肯。」

这「试验」是磨练,而不是查验。

【士三5】「以色列人竟住在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中间,」

【士三6】「娶他们的女儿为妻,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并事奉他们的神。」

以色列人最大的难处不是来自神留下的非利士人和北方各族,却来自他们进迦南时未赶走的那些迦南人。以色列人从体贴肉体的需要、留下这些人做苦工开始,发展到与他们杂居乃至通婚,最后是随从他们淫邪的方式「事奉他们的神」。神严禁以色列人和迦南人通婚,但他们却对神的话不以为然,觉得神不应该管人卧室里的事,就如今天某些人最爱说的「他们只是彼此相爱,没有伤害到别人」。他们没想到这样的破口带出的结果乃是离弃神,事奉偶像。古今中外的偶像敬拜都是让人得着情欲上、心思上、感情上、生活上的解放,脱离神的管理,所以我们和以色列人一样,很容易背离神而转向偶像。

【士三7】「以色列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忘记耶和华——他们的神,去事奉诸巴力和亚舍拉。」

【士三8】「所以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就把他们交在美索不达米亚王古珊·利萨田的手中。以色列人服事古珊·利萨田八年。」

神对以色列人的第一次管教来自遥远的「美索不达米亚」。过了几百年,到了希西家王以后巴比伦才从美索不达米亚兴起,但现在一个并不强大的古珊利萨田就把以色列人制服了八年,这是要他们领会离弃神的结果,就是「耶和华必使你败在仇敌面前,你从一条路去攻击他们,必从七条路逃跑」 (申二十八25)。士师记的历史大约是三百五十年(王上六1,士十一26),其中以色列人受管教的年数是一百一十一年,平安的年数是二百三十多年。感谢主!神在管教里带着恩典,并且恩典比管教多一倍,因为神管教的目的不是把我们推到绝望的境界,乃是把我们推回神的恩典当中。「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来十二10)。

【士三9】「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的时候,耶和华就为他们兴起一位拯救者救他们,就是迦勒兄弟基纳斯的儿子俄陀聂。」

人天然都喜欢离开神的面,总以为自己看中的才是真正的自由和满足,不愿意受神的约束。但神总不放弃祂所选召的人,总要用祂手所作的来催促我们回转到祂面前。每次以色列人呼求神,神就伸出手来拯救。这是我们在属灵的黑暗中唯一的盼望。「俄陀聂」是迦勒的侄子和女婿(书十五13~19),是士师时代第一位士师。

【士三10】「耶和华的灵降在他身上,他就作了以色列的士师,出去争战。耶和华将美索不达米亚王古珊利萨田交在他手中,他便胜了古珊·利萨田。」

俄陀聂是一位战士,但此时已经年迈。他也不是一个很主意的人,他年轻娶妻的时候,每一件事情都是由妻子来拿主意,这事竟然被圣经记录了两次(书十五16-19,士一13-15)。士师记里详细记录的六位士师都是软弱的人,都是有缺欠的人。感谢神!当神要使用我们的时候,并不在乎我们是否有能力、是否年富力强,神只在乎我们是不是站在神的一边,愿不愿顺服神的权柄。「耶和华的灵降在他身上」是俄陀聂得胜的关键,旧约时代圣灵常常为了神的工作而降在人的身上,但做完后圣灵会离开他们,与和新约的「圣灵内住」不同。

【士三11】「于是国中太平四十年。基纳斯的儿子俄陀聂死了。」

在第一个士师的历史里,以色列人的背逆所引来的管教是八年,当他们回转的时候,神就还他们四十年的太平。神向人所存的怜悯,正如神在管教以法莲时所说的:「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玛?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转意,我的怜爱大大发动。我必不发猛烈的怒气,也不再毁灭以法莲,因我是神,并非世人;是你们中间的圣者,我必不在怒中临到你们。 」(何十一8-9)

【士三12】「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就使摩押王伊矶伦强盛,攻击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又」背弃神了,人凭着自己实在没有办法脱离堕落的趋势。这次神对以色列人的管教来自邻居摩押。以色列人进迦南的时候有六十多万战士,现在摩押王只用了一万人把以色列人压制了十八年。神不看我们自己有多少,也不看我们自己懂多少,而是看我们站在哪里。如果我们不愿意站在神的那一边,失去了神的同在,再多的人也不起作用。

【士三13】「伊矶伦招聚亚扪人和亚玛力人,去攻打以色列人,占据棕树城。」

「棕树城」即耶利哥城,摩押人攻击以色列人的途径和以色列人进迦南地是一样的。

【士三14】「于是以色列人服事摩押王伊矶伦十八年。」

【士三15】「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的时候,耶和华就为他们兴起一位拯救者,就是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以笏;他是左手便利的。以色列人托他送礼物给摩押王伊矶伦。」

当人呼求的时候,神的拯救马上就来到,这一次也没有例外。在当时人的眼中,左撇子以笏是一种缺欠,但神却使用人以为软弱的作拯救的器皿,「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林前一27)。重要的不在人本身如何,而在于人肯不肯放下自己,把自己放在神的手里,因为神使用他去表达的不是他自己的能力,而是神的大能。

【士三16】「以笏打了一把两刃的剑,长一肘,带在右腿上衣服里面。」

【士三17】「他将礼物献给摩押王伊矶伦(原来伊矶伦极其肥胖);」

【士三18】「以笏献完礼物,便将抬礼物的人打发走了。」

以笏「打发走」同伴,独自回来执行危险的任务。

【士三19】「自己却从靠近吉甲凿石之地回来,说:『王啊,我有一件机密事奏告你。』王说:『回避吧!』于是左右侍立的人都退去了。」

【士三20】「以笏来到王面前;王独自一人坐在凉楼上。以笏说:『我奉神的命报告你一件事。』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

「凉楼」建在平顶屋上,有多格子窗可以透风的房间。「神」以笏使用「伊罗兴」(该地区对神祇的通称)而非「耶和华」来描述神,以此引发王的好奇心。

【士三21】「以笏便伸左手,从右腿上拔出剑来,刺入王的肚腹,」

以笏因为是左撇子,所以可以把兵器藏在一般人比较不会注意的地方。

【士三22】「连剑把都刺进去了。剑被肥肉夹住,他没有从王的肚腹拔出来,且穿通了后身。」

「且穿通了后身」也可译为「以致粪便也从体内流出来了」。

【士三23】「以笏就出到游廊,将楼门尽都关锁。」

【士三24】「以笏出来之后,王的仆人到了,看见楼门关锁,就说:『他必是在楼上大解。』」

【士三25】「他们等烦了,见仍不开楼门,就拿钥匙开了,不料,他们的主人已死,倒在地上。」

【士三26】「他们耽延的时候,以笏就逃跑了,经过凿石之地,逃到西伊拉;」

【士三27】「到了,就在以法莲山地吹角。以色列人随着他下了山地,他在前头引路,」

以笏是便雅悯支派的人,他没有回到附近自己的支派,可能因为以法莲支派人数比较多。神得着了一个人,就能带动一大批人。

【士三28】「对他们说:『你们随我来,因为耶和华已经把你们的仇敌摩押人交在你们手中。』于是他们跟着他下去,把守约旦河的渡口,不容摩押一人过去。」

「把守约旦河的渡口」渡口在吉甲附近耶利哥东面,这一行动可以防止约旦河东岸摩押援兵过来,也可以阻止约旦河西岸摩押人逃跑。

【士三29】「那时击杀了摩押人约有一万,都是强壮的勇士,没有一人逃脱。」

【士三30】「这样,摩押就被以色列人制伏了。国中太平八十年。」

【士三31】「以笏之后,有亚拿的儿子珊迦,他用赶牛的棍子打死六百非利士人。他也救了以色列人。」

这里没有明说珊迦是士师,但从「他也救了以色列人」一语和底波拉的诗中提到他的名字(五6),他可能是士师。「赶牛的棍子」一端有尖锐的金属片用来赶牲畜用,另一端则是有一个类似凿形的刀片用来清洁犁头,所以这种棍子也可以拿来作为兵器用在战场上。

十二支派分布及各士师事奉地点

上图:十二支派分布及各士师事奉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