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第3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民三十二1】「流便子孙和迦得子孙的牲畜极其众多;他们看见雅谢地和基列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

【民三十二2】「就来见摩西和祭司以利亚撒,并会众的首领,说:」

【民三十二3】「『亚大录、底本、雅谢、宁拉、希实本、以利亚利、示班、尼波、比稳,」

【民三十二4】「就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会众前面所攻取之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你仆人也有牲畜』;」

【民三十二5】「又说:『我们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把这地给我们为业,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

  • 神吩咐摩西除灭了米甸人(三十一2),接下来就要安排分配地业的事(三十四1-12),这时突然有两个支派提出「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坚持要把约旦河东的「这地给我们为业」。人眼目的「看见」(1节),历来都很容易妨碍人拣选神的应许。
  • 「雅谢地和基列地」(1节)位于约旦河东的高原,雨水充足,自古就是适合畜牧的优良草场,但却位于应许之地的疆界之外(三十四2-12)。「雅谢地」位于雅博河以南,包括「亚大录、底本、雅谢、宁拉、希实本、以利亚利、示班、尼波、比稳」(3节),是原来亚摩利王西宏的国土。「基列地」位于雅博河以北、黑门山以南,是原来巴珊王噩的国土。
  • 「流便子孙和迦得子孙的牲畜极其众多」(1节),这是神的恩典;「雅谢地和基列地」都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会众前面所攻取之地」(4节),这也是神的恩典。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1节),人「也有牲畜」(4节),地的供应正好满足人的需要,并且两样都是神的恩典,在人看来,这岂不正印证了神是给人开路?然而,人若是注意神的心意,而不是只关注自己的需要,就知道出埃及的目的地是迦南(创十七8)。「雅谢地和基列地」就像「有十二股泉水,七十棵棕树」(出十五27)的以琳,虽然是神供应的可安营之地,但只是进迦南途中暂时歇脚的地方,神并不要人停留在以琳,也不要人停留在河东。但流便和迦得支派的心思被眼前的好处拴住了,他们只注意自己的需要,却忽略了神的心意;只满足于眼前的恩典,却放弃了永远的应许,最终坚持停留在自己看中的河东,没有进入应许之地迦南。
上图:约旦河东的「雅谢地和基列地」(民三十二1)现在被称为戈兰高地,雨水充足,至今仍是优良的天然草场。迦得、流便和玛拿西半个支派因为舍不得这片「可牧放牲畜之地」(民三十二1),放弃了进入应许之地,最后被掳到了亚述(王十五29)。

上图:约旦河东的「雅谢地和基列地」(民三十二1)现在被称为戈兰高地,雨水充足,至今仍是优良的天然草场。迦得、流便和玛拿西半个支派因为舍不得这片「可牧放牲畜之地」(民三十二1),放弃了进入应许之地,最后被掳到了亚述(王十五29)。

【民三十二6】「摩西对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说:『难道你们的弟兄去打仗,你们竟坐在这里吗?」

【民三十二7】「你们为何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不过去进入耶和华所赐给他们的那地呢?」

【民三十二8】「我先前从加低斯·巴尼亚打发你们先祖去窥探那地,他们也是这样行。」

【民三十二9】「他们上以实各谷,去窥探那地回来的时候,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不进入耶和华所赐给他们的地。」

【民三十二10】「当日,耶和华的怒气发作,就起誓说:」

【民三十二11】「“凡从埃及上来、二十岁以外的人断不得看见我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之地,因为他们没有专心跟从我。」

【民三十二12】「惟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可以看见,因为他们专心跟从我。”」

【民三十二13】「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使他们在旷野飘流四十年,等到在耶和华眼前行恶的那一代人都消灭了。」

【民三十二14】「谁知,你们起来接续先祖,增添罪人的数目,使耶和华向以色列大发烈怒。」

【民三十二15】「你们若退后不跟从祂,祂还要把以色列人撇在旷野,便是你们使这众民灭亡。』」

  • 雅各的儿子流便是迦得的哥哥(创二十九32;三十11),所以「流便支派」排在「迦得支派」之前(1节)。但摩西责备他们时,却是先提「迦得子孙」,再提「流便子孙」(6节),可能定居河东是迦得支派挑的头(申三十三21)。
  • 以色列人已经整装待发,即将渡过约旦河,得着应许之地为业,但此时却有两个支派提出放弃进入迦南。三十八年前,旧世代的十个探子因为畏惧眼见环境的险恶,「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9节),不敢前往承受神的应许(十四1-4),结果全部「倒在这旷野」(十四32);三十八年后,新世代的迦得和流便支派却因为满足于眼见环境的舒适,也可能「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7节),退后不肯「专心跟从」(11节)神。
  • 人的眼目若是转离神,只看环境、只顾自己,那么无论是看环境还是看自己,无论看到的是险恶还是舒适,都会让人「灰心丧胆」,不肯再以「父的事为念」(路二29),而是「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腓三19),以恩典代替赐恩典的主,以追求恩典代替跟随赐恩典的主。但神带领人的法则从来都是不变的,人若「灰心丧胆」,「退后不跟从祂」,结果永远是在旷野「灭亡」。

【民三十二16】「两支派的人挨近摩西,说:『我们要在这里为牲畜垒圈,为妇人孩子造城。」

【民三十二17】「我们自己要带兵器行在以色列人的前头,好把他们领到他们的地方;但我们的妇人孩子,因这地居民的缘故,要住在坚固的城内。」

【民三十二18】「我们不回家,直等到以色列人各承受自己的产业。」

【民三十二19】「我们不和他们在约旦河那边一带之地同受产业,因为我们的产业是坐落在约旦河东边这里。』」

  • 迦得和流便支派本来「要作第二队往前行」(二16),但因为摩西的责备,他们就提出折衷的方案,承诺过约旦河后作为先头部队走在前面(书四12),并且等到其他的支派「各承受自己的产业」(18节)之后才回家。这个「聪明」的主意在人看是两全其美的,但最后却导致河东两个半支派最先被亚述掳走(代上五26)。人在属天的事上愚昧,常常是因为自己在属地的事上太「聪明」了。
  • 这两个支派的「妇人孩子,因这地居民的缘故,要住在坚固的城内」(17节),表明河东地并不安全,随时会遭受仇敌的攻击。人若不肯活在基督的身体里,结果就是活在自己里,随时会被仇敌掳走。但这两个支派一旦认定自己的「产业是坐落在约旦河东边这里」,就再也看不见神的应许,也看不见仇敌的危险,而是坚持自己所要的;一直要到等到被掳之后,才能明白自己的愚昧。同样,我们若容忍自己的眼目偏离神,就很难再从自己、从环境中出来,常常要经受许多亏损之后,才能从失败中学到教训。

【民三十二20】「摩西对他们说:『你们若这样行,在耶和华面前带着兵器出去打仗,」

【民三十二21】「所有带兵器的人都要在耶和华面前过约旦河,等祂赶出祂的仇敌,」

【民三十二22】「那地被耶和华制伏了,然后你们可以回来,向耶和华和以色列才为无罪,这地也必在耶和华面前归你们为业。」

【民三十二23】「倘若你们不这样行,就得罪耶和华,要知道你们的罪必追上你们。」

【民三十二24】「如今你们口中所出的,只管去行,为你们的妇人孩子造城,为你们的羊群垒圈。』」

  • 迦南地是神的应许,河东地却是人自己的向往。那里虽然适合放牧牲畜,但却无险可守,很容易与外邦掺杂、被仇敌侵扰,在神眼中是「不洁净」的,并非「耶和华之地」(书二十二19)。人既然坚持自己所向往的,神也会任凭他们,但他们所得着的不是神的「应许」,只是神的「允许」(22节)。
  • 神的「应许」是上好,神的「允许」只是次好。人若看重神的「应许」,不但能让人得着恩典,也能让神得着人,使神的心意满足;人若只满足于神的「允许」,只是让人得着了人所看中的恩典,却不能让神得着神所看中的人。活在神的「允许」里的这两个支派,从不体贴神的心意开始,结果越来越远离神、越来越得罪神,最后落在神的管教之中,首先被亚述掳去(代上五25-26)。
  • 「向耶和华和以色列才为无罪」(22节),意思是没有违背承诺。
  • 这两个支派打算先「为牲畜垒圈」,然后「为妇人孩子造城」(16节),把「牲畜」的安全放在「妇人孩子」的前面。但摩西纠正了他们的优先次序,要他们先「为你们的妇人孩子造城」,再「为你们的羊群垒圈」(24节)。人若不能「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申六5),也就不可能「爱人如己」(利十九18);人若看重恩典过于看重赐恩典的神,也会看重财富过于享用财富的人;人若把家人摆在神的前面,也就不可能照神的心意为家人舍己。

【民三十二25】「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对摩西说:『仆人要照我主所吩咐的去行。」

【民三十二26】「我们的妻子、孩子、羊群,和所有的牲畜都要留在基列的各城。」

【民三十二27】「但你的仆人,凡带兵器的,都要照我主所说的话,在耶和华面前过去打仗。』」

【民三十二28】「于是,摩西为他们嘱咐祭司以利亚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并以色列众支派的族长,说:」

【民三十二29】「『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凡带兵器在耶和华面前去打仗的,若与你们一同过约旦河,那地被你们制伏了,你们就要把基列地给他们为业。」

【民三十二30】「倘若他们不带兵器和你们一同过去,就要在迦南地你们中间得产业。』」

  • 摩西知道自己过不了约旦河,所以就把监督流便和迦得支派履行诺言的责任交给了以利亚撒、约书亚和众族长。
  • 如果两个支派没有履行诺言,就不能得着河东地,却能「在迦南地你们中间得产业」。因为河东地是他们自己要求的,所以必须靠自己的努力来换取;但迦南地是神所应许的恩典,不是根据人的努力,所以他们即使没有履行诺言,也可以白白得着产业。

【民三十二31】「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回答说:『耶和华怎样吩咐仆人,仆人就怎样行。」

【民三十二32】「我们要带兵器,在耶和华面前过去,进入迦南地,只是约旦河这边、我们所得为业之地仍归我们。』」

  • 这两个支派表面上也是为着神的应许争战,在争战中也付出了代价,但却不能享用神的应许,实际上是没有目标的白白争战。
  • 人在争战中若不肯脱离自己、享用基督,就成了人自己的挣扎,结果只是白白受苦。人在事奉中若不肯放下自己、得着基督,就不能进入祂荣耀的丰富,结果也是白白工作。神的心意是让我们「经过水火」而到达「丰富之地」(诗六十六12),而不是经过「流泪谷」却得不着「秋雨之福」(诗八十四6),但人若坚持自己,神也会任凭人自行其是,表面上是为主受苦、工作,实际上都成了枉然。
上图:2016年6月,以色列坦克在戈兰高地的牛群旁边进行军事演习。虽然戈兰高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民三十一1),但由于这块高地在以色列和叙利亚之间居高临下,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北方来的强敌首先就要攻占这里。目前这里是以色列与叙利亚的停火线。

上图:2016年6月,以色列坦克在戈兰高地的牛群旁边进行军事演习。虽然戈兰高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民三十一1),但由于这块高地在以色列和叙利亚之间居高临下,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北方来的强敌首先就要攻占这里。目前这里是以色列与叙利亚的停火线。

【民三十二33】「摩西将亚摩利王西宏的国和巴珊王噩的国,连那地和周围的城邑,都给了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并约瑟的儿子玛拿西半个支派。」

【民三十二34】「迦得子孙建造底本、亚他录、亚罗珥、」

【民三十二35】「亚他录·朔反、雅谢、约比哈、」

【民三十二36】「伯·宁拉、伯·哈兰,都是坚固城。他们又垒羊圈。」

【民三十二37】「流便子孙建造希实本、以利亚利、基列亭、」

【民三十二38】「尼波、巴力·免、西比玛(尼波、巴力·免,名字是改了的),又给他们所建造的城另起别名。」

【民三十二39】「玛拿西的儿子玛吉,他的子孙往基列去,占了那地,赶出那里的亚摩利人。」

【民三十二40】「摩西将基列赐给玛拿西的儿子玛吉,他子孙就住在那里。」

【民三十二41】「玛拿西的子孙睚珥去占了基列的村庄,就称这些村庄为哈倭特·睚珥。」

【民三十二42】「挪巴去占了基纳和基纳的乡村,就按自己的名称基纳为挪巴。」

  • 迦得支派重建了「底本、亚罗珥」(34节),但后来划给了流便支派(书十三16-17);而流便支派的「希实本」(37节),后来转给了迦得支派(书二十一39)。这个安排可能是为了清楚界定两个支派的边界。
  • 「尼波、巴力·免」(38节)这两个地名是假神的名字,所以后来改了名字。
  • 「哈倭特·睚珥」(41节)的意思是「睚珥的村落」
  • 迦得和流便两个支派提出了要求,「玛拿西半个支派」(33节)也跟随在后。肢体之间若不能彼此扶持,就会互相绊倒、一起失落。这两个半支派既然不看重神上好的应许,也就不会严谨地遵行神的话语,结果很快就「随从那地之民的神行邪淫」(代上25),以致被神管教:「以色列的神激动亚述王普勒和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的心,他们就把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掳到哈腊、哈博、哈拉与歌散河边」(代上五26)。
  • 今天,我们在跟随神的过程中,也会经历许多恩典、好处,但神的心意并不是让我们注目恩典,而是要我们注目赐恩典的主;并不是让我们停留在次好里,而是要我们得着上好。人若只关心自由平等、民主公义、慈善福利,但却不肯寻求赐下「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的「众光之父」(雅一17),不但「各样美善」很快就会过去,而且会异化成败坏人的网罗;人若热心传福音,但却不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九27),「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九27);人若努力事奉,但却不肯在事奉中认识自己、治死肉体,反而在事奉中不断喂养旧人,结果不但不能得着「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4),反而会被主耶稣责备:「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23)
上图:米沙石碑(Mesha Stele),又名摩押石(Moabite Stone),是一块黑色玄武岩石碑,用原始希伯来字母记载了约主前840年摩押王米沙与以色列争战的事迹,1868年被发现于约旦的底本(Dhibon),现藏于卢浮宫博物馆。米沙石碑证明了圣经中以色列及摩押争战的事件(王下三5-27)是史实,也提到了「亚他录、底本、比稳、基列亭、雅杂、尼波」等地名,并宣称摩押人的神是「基抹」。

上图:米沙石碑(Mesha Stele),又名摩押石(Moabite Stone),是一块黑色玄武岩石碑,用原始希伯来字母记载了约主前840年摩押王米沙与以色列争战的事迹,1868年被发现于约旦的底本(Dhibon),现藏于卢浮宫博物馆。米沙石碑证明了圣经中以色列及摩押争战的事件(王下三5-27)是史实,也提到了「亚他录、底本、比稳、基列亭、雅杂、尼波」等地名,并宣称摩押人的神是「基抹」。

分给两个半支派的地

上图:分给两个半支派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