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第2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民二十四1】「巴兰见耶和华喜欢赐福与以色列,就不像前两次去求法术,却面向旷野。」

【民二十四2】「巴兰举目,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神的灵就临到他身上,」

因为这一次巴兰「不像前两次去求法术」(1节), 也没有回避观看以色列全营(二十三13),「却面向旷野」,观看以色列各支派,所以「神的灵」直接「临到他身上」,向外邦人发表更全面的宣告。

【民二十四3】「他便题起诗歌说:比珥的儿子巴兰说,眼目闭住(或译:睁开)的人说,」

【民二十四4】「得听神的言语,得见全能者的异象,眼目睁开而仆倒的人说:」

【民二十四5】「雅各啊,你的帐棚何等华美!以色列啊,你的帐幕何其华丽!」

【民二十四6】「如接连的山谷,如河旁的园子,如耶和华所栽的沉香树,如水边的香柏木。」

上图:黎巴嫩阿尔寿夫雪松自然保护区(Al Shouf Cedar Nature Reserve)的香柏木。

上图:黎巴嫩阿尔寿夫雪松自然保护区(Al Shouf Cedar Nature Reserve)的香柏木。

【民二十四7】「水要从他的桶里流出;种子要撒在多水之处。他的王必超过亚甲;他的国必要振兴。」

【民二十四8】「神领他出埃及;他似乎有野牛之力。他要吞吃敌国,折断他们的骨头,用箭射透他们。」

【民二十四9】「他蹲如公狮,卧如母狮,谁敢惹他?凡给你祝福的,愿他蒙福;凡咒诅你的,愿他受咒诅。」

  • 神借着巴兰第三次祝福以色列人,宣告神将来在以色列人身上的作为,预言了弥赛亚国度的来临。
  • 「沉香」是一种珍贵的香料,但「沉香树」(6节)的原产地并非迦南,可能比喻以色列人是被神「移植」到应许之地。「香柏木」(6节)高大结实,是古代庙宇和宫殿所使用的木料,生长在山岭之上,一般不生长在水边。「水边的香柏木」可能是说香柏木生在山上就已经高大强壮,如果生长在河边会更加茂盛。
    ●「水要从他的桶里流出」(7节)原文是「水要从他的许多桶里流出」,可能比喻多子多孙。「亚甲」(7节)可能是亚玛力王的通称。「他的国必要振兴」(7节)应验在大卫和所罗门的日子,最终实现在弥赛亚的国度。七十士译本和《他尔根》意译本都把第7节作为弥赛亚国度的预言。
  • 「凡给你祝福的,愿他蒙福;凡咒诅你的,愿他受咒诅」,正是神对亚伯拉罕的祝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创十二3)。
上图:巴兰在毗斯迦山顶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神的灵让他发出赞美:「雅各啊,你的帐棚何等华美!以色列啊,你的帐幕何其华丽!如接连的山谷,如河旁的园子,如耶和华所栽的沉香树,如水边的香柏木」(二十四5)。

上图:巴兰在毗斯迦山顶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神的灵让他发出赞美:「雅各啊,你的帐棚何等华美!以色列啊,你的帐幕何其华丽!如接连的山谷,如河旁的园子,如耶和华所栽的沉香树,如水边的香柏木」(二十四5)。

【民二十四10】「巴勒向巴兰生气,就拍起手来,对巴兰说:『我召你来为我咒诅仇敌,不料,你这三次竟为他们祝福。」

【民二十四11】「如今你快回本地去吧!我想使你得大尊荣,耶和华却阻止你不得尊荣。』」

【民二十四12】「巴兰对巴勒说:『我岂不是对你所差遣到我那里的使者说:」

【民二十四13】「“巴勒就是将他满屋的金银给我,我也不得越过耶和华的命,凭自己的心意行好行歹。耶和华说什么,我就要说什么”?』」

【民二十四14】「『现在我要回本族去。你来,我告诉你这民日后要怎样待你的民。』」

虽然巴兰的心并没有向着神,但他的口却被神所管制。神不但借着巴兰的口祝福了以色列,也预言了在毗珥山上能看到的七个民族的前途,向外邦人宣告了将来更大的事。

【民二十四15】「他就题起诗歌说:比珥的儿子巴兰说:眼目闭住(或译:睁开)的人说,」

【民二十四16】「得听神的言语,明白至高者的意旨,看见全能者的异象,眼目睁开而仆倒的人说:」

【民二十四17】「我看他却不在现时;我望他却不在近日。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必打破摩押的四角,毁坏扰乱之子。」

【民二十四18】「他必得以东为基业,又得仇敌之地西珥为产业;以色列必行事勇敢。」

【民二十四19】「有一位出于雅各的,必掌大权;他要除灭城中的余民。」

  • 「我看他却不在现时,我望他却不在近日」(17节),意思是「一段比较长的时间」。
  • 「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17节),是宣告国度的王要从以色列中兴起,管理全地。这个预言首先应验在大卫身上,最终实现在弥赛亚身上。「星」(17节)在古代中东经常代表君王(赛十四12;结三十二7;启二十二16),「杖」(17节)代表君王的权柄(诗四十五6;摩一5、8)。
  • 「扰乱之子」直译为「塞特之子」(英文ESV、NASB、KJV译本),「塞特 Sheth/שֵׁת」可能源于「哄嚷 Sha’own/שָאוֹן」,是摩押的另一个称呼(耶四十八45;摩二2)。
  • 「他必得以东为基业」(18节)首先应验在大卫的时代(撒下八14),最终实现在弥赛亚的国度(赛六十三1-4)。「西珥」(18节)是以东的另一个名字。「除灭城中的余民」,「城」原文是单数,可能指以东的彼特拉城。

【民二十四20】「巴兰观看亚玛力,就题起诗歌说:亚玛力原为诸国之首,但他终必沉沦。」

「亚玛力原为诸国之首」,可能指他们最先抵挡以色列人(出十七8-15)。亚玛力人最后被希西家王消灭(代上四43)。

【民二十四21】「巴兰观看基尼人,就题起诗歌说:你的住处本是坚固;你的窝巢做在岩穴中。」

【民二十四22】「然而基尼必至衰微,直到亚述把你掳去。」

  • 「基尼人」(20节)与米甸同族(出二16),在这里可能代表米甸人(二十二4-7)。
  • 「亚述」可能不是指亚述帝国,而是迦南地的一个民族「亚书利」(创二十五3;撒下二9)。

【民二十四23】「巴兰又题起诗歌说:哀哉!神行这事,谁能得活?」

【民二十四24】「必有人乘船从基提界而来,苦害亚述,苦害希伯;他也必至沉沦。」

  • 「神行这事,谁能得活」(23节),是宣告人类的历史是神掌管的,不管一个国家或民族是否认识神,都无法抵挡神的计划和旨意。
  • 「基提」是塞浦路斯岛的古称(创十4),也泛指从海上来的民族(但十一30),这里可能代表非利士人。「希伯」可能指希伯来人。这里可能是预言非利士人会苦害亚书利与以色列人,最后非利士也被毁灭。

【民二十四25】「于是巴兰起来,回他本地去;巴勒也回去了。」

  • 神的灵虽然临到巴兰的身上,但只是给了他说预言的能力,并没有改变他的心。他的里面仍然是黑暗的,所以「眼睛闭住」(3节)固然看不见,「眼睛睁开而仆到」(4节)、看见了「全能者的异象」(4节),也仍然是看不见。因为他听见了神的话语却不肯遵行,看见了神的作为却没有跟随,结果还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太十五14)。巴兰后来却教唆摩押和米甸女子与以色列人行淫(二十五1;三十一16),结果在神刑罚米甸的战争中被杀(三十一8)。
  • 同样,我们即使能传福音、讲道,成为神话语的出口,也不等于自己就是得救、得胜的。因此, 我们要「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九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