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第2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民二十二1】「以色列人起行,在摩押平原、约旦河东,对着耶利哥安营。」

  • 「摩押平原」是约旦河东的平原,早已被亚摩利人从摩押人手中夺取(二十一26),只是沿用了「摩押平原」之名。
  • 以色列人打败了约旦高原北方的「巴珊王噩」之后(二十一33-35),又回到「毗斯迦」山(二十一20),并从约旦高原下行一千多米,来到约旦河的东边「摩押平原」安营,对岸就是「耶利哥平原」(书四13)。百姓在摩押平原大约居住了半年,神要在他们中间做好各样安排,准备过约旦河、进迦南,开始承受应许的争战。
  • 「耶利哥」的意思是「它的月亮」,位于死海北方九公里,约旦河西七公里,是约旦河谷的一个重要绿洲。「耶利哥」位于海平面以下250米,是全世界最低的城市,主前7000年以前就有人居住。
上图:以色列人从何珥山到摩押平原的可能路线:1、从加低斯起行,到了何珥山,亚伦去世(民二十22);2、亚拉得王攻击以色列人,被以色列人击败(民二十一1-3);3、经阿伯、以耶亚巴琳,安营在撒烈谷,这段路程可能有三种不同的路线,3-1表示向东直接穿过以东,3-2表示先向南到以旬迦别,再去阿伯;3-3表示向东到了阿伯,然后转南到以旬迦别,再去撒烈谷(民二十一10);4、经过亚嫩河,经亚珥、玛他拿、拿哈列、巴末、摩押地的谷,到了毗斯迦的山顶(民二十一13-20);5、击败住西实本的亚摩利王西宏,夺取了他的城邑(民 二十一21-32);6、在以得来击败巴珊王噩,夺取了他的土地,然后返回摩押平原(民二十一33-二十二1)。

上图:以色列人从何珥山到摩押平原的可能路线:1、从加低斯起行,到了何珥山,亚伦去世(民二十22);2、亚拉得王攻击以色列人,被以色列人击败(民二十一1-3);3、经阿伯、以耶亚巴琳,安营在撒烈谷,这段路程可能有三种不同的路线,3-1表示向东直接穿过以东,3-2表示先向南到以旬迦别,再去阿伯;3-3表示向东到了阿伯,然后转南到以旬迦别,再去撒烈谷(民二十一10);4、经过亚嫩河,经亚珥、玛他拿、拿哈列、巴末、摩押地的谷,到了毗斯迦的山顶(民二十一13-20);5、击败住西实本的亚摩利王西宏,夺取了他的城邑(民 二十一21-32);6、在以得来击败巴珊王噩,夺取了他的土地,然后返回摩押平原(民二十一33-二十二1)。

【民二十二2】「以色列人向亚摩利人所行的一切事,西拨的儿子巴勒都看见了。」

【民二十二3】「摩押人因以色列民甚多,就大大惧怕,心内忧急,」

【民二十二4】「对米甸的长老说:『现在这众人要把我们四围所有的一概舔尽,就如牛舔尽田间的草一般。』那时西拨的儿子巴勒作摩押王。」

  • 「摩押人」是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的后代(创十九37),「米甸」是亚伯拉罕和基土拉所生的后裔(创二十五2),他们都是以色列人的远亲,并无仇恨。「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太十36),阻挡人跟随神的常常不是外人,而是「家里的人」。
  • 神吩咐以色列人「不可扰害摩押人,也不可与他们争战」(申二9),也没有吩咐以色列人夺取米甸人的土地。因此,以色列人和平地从摩押东面绕行(二十一12-13),摩押人也肯卖给他们粮食和水 (申二28-29)。现在以色列人击败了强大的亚摩利人,「如牛舔尽田间的草一般」,摩押王巴勒就把以色列人当作巨大的威胁,「大大惧怕,心内忧急」(3节),要和与他们混居的米甸人连手对抗以色列。当神的百姓在世人中开始活出见证的时候,往往就是开始遭受攻击的时候。
  • 「巴勒」的意思是「破坏者、毁灭者」,他正是一个被撒但利用的「破坏者」。

【民二十二5】「他差遣使者往大河边的毗夺去,到比珥的儿子巴兰本乡那里,召巴兰来,说:『有一宗民从埃及出来,遮满地面,与我对居。」

【民二十二6】「这民比我强盛,现在求你来为我咒诅他们,或者我能得胜,攻打他们,赶出此地。因为我知道,你为谁祝福,谁就得福;你咒诅谁,谁就受咒诅。』」

  • 「巴兰」的意思是「非我民」,他是假先知的典型(彼后二15;犹11;启二14),有通灵的经历、属灵的知识,但却明知故犯地抵挡神。
  • 「大河」指幼发拉底河,巴兰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亚兰(二十三7;申二十三4)。
  • 「毗夺」的意思是「预言者」,可能就是幼发拉底河边的皮特鲁(Pitru),与摩押平原距离大约700公里。巴勒派人来回两趟请巴兰,大约需要三个月时间。
  • 神应许亚伯拉罕:「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十二3),现在巴勒却说:「你为谁祝福,谁就得福;你咒诅谁,谁就受咒诅」。这表明巴兰的咒诅并不是民族之间的恩怨,而是属灵的争战,是撒但在背后挑动人对抗神。
上图:1967年在约旦Deir 'Alla发现的主前880-770年的代尔阿拉碑文(Deir 'Alla Inscription),用亚兰文写成。碑文上提到,「比珥的儿子巴兰」是一个先知,能在夜间领受神明的信息。这位巴兰可能就是被巴勒请来咒诅以色列人的巴兰,因为很有名气,所以一直流传了许多年。

上图:1967年在约旦Deir ‘Alla发现的主前880-770年的代尔阿拉碑文(Deir ‘Alla Inscription),用亚兰文写成。碑文上提到,「比珥的儿子巴兰」是一个先知,能在夜间领受神明的信息。这位巴兰可能就是被巴勒请来咒诅以色列人的巴兰,因为很有名气,所以一直流传了许多年。

【民二十二7】「摩押的长老和米甸的长老手里拿着卦金,到了巴兰那里,将巴勒的话都告诉了他。」

【民二十二8】「巴兰说:『你们今夜在这里住宿,我必照耶和华所晓谕我的回报你们。』摩押的使臣就在巴兰那里住下了。」

【民二十二9】「神临到巴兰那里,说:『在你这里的人都是谁?』」

【民二十二10】「巴兰回答说:『是摩押王西拨的儿子巴勒打发人到我这里来,说:」

【民二十二11】「“从埃及出来的民遮满地面,你来为我咒诅他们,或者我能与他们争战,把他们赶出去。”』 」

【民二十二12】「神对巴兰说:『你不可同他们去,也不可咒诅那民,因为那民是蒙福的。』」

  • 「巴兰就是那贪爱不义之工价的先知」(彼前二15),他所事奉的是名利,口里却不停地提到「耶和华」(8、13、18、19节);他也能与神对话,却不肯遵行神的旨意。假先知和巴兰一样,也可能行神迹(申十三2)、说预言(申十三2;约十一51-52)、念咒赶鬼(徒十九13),甚至奉主的名「传道、赶鬼、行异能」(太七22),但他们实际上是「光说不练」:「人若说『我认识祂』,却不遵守祂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壹二4)。
  • 善于假冒的假先知和巴兰一样,说话也可能比一般人更加敬虔,但其实不过是用神的名义来增强自己的权威,掩盖自己「是说谎话的」(约壹二4)。会说属灵话的人不一定真属灵,只有顺服神的旨意、遵行神的旨意的人,才是天国的真正子民(太七21-23)。因此,神的儿女要「辨别诸灵」(林前十二10),就要学会听其言、观其行。
  • 「卦金」(7节)原文是「占卜」,是请巴兰占卜的定金,而全款要到巴兰咒诅了以色列人后才能支付(二十四11)。巴兰又收「卦金」,又「求法术」(二十四1),每一样都不合神的心意。

【民二十二13】「巴兰早晨起来,对巴勒的使臣说:『你们回本地去吧,因为耶和华不容我和你们同去。』」

【民二十二14】「摩押的使臣就起来,回巴勒那里去,说:『巴兰不肯和我们同来。』」

【民二十二15】「巴勒又差遣使臣,比先前的又多又尊贵。」

【民二十二16】「他们到了巴兰那里,对他说:『西拨的儿子巴勒这样说:“求你不容什么事拦阻你不到我这里来,」

【民二十二17】「因为我必使你得极大的尊荣。你向我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只求你来为我咒诅这民。”』」

  • 神吩咐巴兰「不可同他们去,也不可咒诅那民」(12节),但巴兰只告诉摩押的使臣:「耶和华不容我和你们同去」(13节),并没有说「不可咒诅那民」,表明他并没有断然拒绝,只是用神的话来讨价还价。
  • 摩押的使臣心领神会,所以回来报告,其实是「巴兰不肯和我们同来」(14节)。所以巴勒再次差遣「又多又尊贵」(15节)的使臣,满口答应「你向我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民二十二18】「巴兰回答巴勒的臣仆说:『巴勒就是将他满屋的金银给我,我行大事小事也不得越过耶和华我神的命。」

【民二十二19】「现在我请你们今夜在这里住宿,等我得知耶和华还要对我说什么。』」

【民二十二20】「当夜,神临到巴兰那里,说:『这些人若来召你,你就起来同他们去,你只要遵行我对你所说的话。』」

  • 巴兰的话听起来还是那么冠冕堂皇,似乎视金钱如粪土,「大事小事也不得越过耶和华我神的命」(18节)。但如果他真的把神当作「我神」(18节),凡事尊神为大,根本不必再「等」神「还要」对他说什么(19节),因为神第一次的命令已经够清楚了(12节)。许多信徒常常说要「等候神的旨意」,其实也和巴兰一样,对神的旨意早已心知肚明,只是因为神的旨意不符合自己的心意,所以想「等」神改变祂的心意。
  • 巴兰清楚地知道:「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祂说话岂不照着行呢?祂发言岂不要成就呢」(二十三19),但在财利面前,他还是巴不得神改变心意。既然巴兰的心被财利迷住,不愿遵行神的旨意,神也不勉强他,所以允许巴兰「起来同他们去」,但限制他的言行,要借着巴兰向外邦人宣告祂的作为。
  • 以色列的两个半支派不肯过约旦河「同受产业」(三十二19),希西家王为自己求医治(王下二十3),巴兰随巴勒的使者同去,这些都是神所允许的「次好」,但都不是神所命定的「上好」。我们不可自欺,以为行在神的允许里,也算是遵行神的旨意。神的允许虽然使人暂时感觉舒服,人的愚昧也阻挡不了神旨意的成就,但人每一次拣选「次好」,都会使自己错过「上好」。
  • 「大事小事」是一句成语,意思是「所有事情」。

【民二十二21】「巴兰早晨起来,备上驴,和摩押的使臣一同去了。」

【民二十二22】「神因他去就发了怒;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敌挡他。他骑着驴,有两个仆人跟随他。」

  • 一旦神的允许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望,巴兰就毫不耽延,「早晨起来」(21节)就出发了。
  • 「神因他去就发了怒」(22节),可能因为巴兰对神的吩咐并不认真(20节),所以神要派使者警告他(35节),不可照自己的意思去咒诅以色列人。
  • 「驴」(21节)原文是「母驴」。

【民二十二23】「驴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就从路上跨进田间,巴兰便打驴,要叫它回转上路。」

【民二十二24】「耶和华的使者就站在葡萄园的窄路上;这边有墙,那边也有墙。」

【民二十二25】「驴看见耶和华的使者,就贴靠墙,将巴兰的脚挤伤了;巴兰又打驴。」

【民二十二26】「耶和华的使者又往前去,站在狭窄之处,左右都没有转折的地方。」

【民二十二27】「驴看见耶和华的使者,就卧在巴兰底下,巴兰发怒,用杖打驴。」

【民二十二28】「耶和华叫驴开口,对巴兰说:『我向你行了什么,你竟打我这三次呢?』」

【民二十二29】「巴兰对驴说:『因为你戏弄我,我恨不能手中有刀,把你杀了。』」

【民二十二30】「驴对巴兰说:『我不是你从小时直到今日所骑的驴吗?我素常向你这样行过吗?』巴兰说:『没有。』」

  • 神「叫驴开口」(28节),让我们看到,心里黑暗的人还不如驴有智慧。贪婪使巴兰成为属灵的瞎子,连驴都能三次「看见耶和华的使者」(23、25、27节),知道趋吉避凶,他却行为「偏僻」(32节),偏行己路。
  • 神可以「叫驴开口」,也可以把祂的话语放在假先知巴兰的口中(二十三5),向外邦人宣告祂的旨意,任何人都可以被神用作话语的出口。圣经中一共有三处动物开口说话,分别是伊甸园的蛇(创三1)、巴兰的驴(28节)和宣告「祸哉」的鹰(启八13)。
  • 「窄路」(24节)指葡萄园间的小路,古代中东的葡萄园周围通常有石墙或篱笆保护。

【民二十二31】「当时,耶和华使巴兰的眼目明亮,他就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巴兰便低头俯伏在地。」

【民二十二32】「耶和华的使者对他说:『你为何这三次打你的驴呢?我出来敌挡你,因你所行的,在我面前偏僻。」

【民二十二33】「驴看见我就三次从我面前偏过去;驴若没有偏过去,我早把你杀了,留它存活。』

【民二十二34】「巴兰对耶和华的使者说:『我有罪了。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阻挡我;你若不喜欢我去,我就转回。』」

【民二十二35】「耶和华的使者对巴兰说:『你同这些人去吧!你只要说我对你说的话。』于是巴兰同着巴勒的使臣去了。」

  • 没有灵性的驴子不必被神特别打开眼睛,就能「看见耶和华的使者」(23、25、27节);有灵性的人却需要神使他「眼目明亮」(31节),才能「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31节)。这是因为「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林后四4),「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彼后二10),「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彼后二12)。
  • 「我有罪了」、「你若不喜欢我去」(34节)常常是信徒有口无心的属灵用语,正如巴兰明明走在神不喜欢的路上,却反过来怪神说得不够明白(12、20节)。
  • 「偏僻」原文意思是「鲁莽」。

【民二十二36】「巴勒听见巴兰来了,就往摩押京城去迎接他;这城是在边界上,在亚嫩河旁。」

【民二十二37】「巴勒对巴兰说:『我不是急急地打发人到你那里去召你吗?你为何不到我这里来呢?我岂不能使你得尊荣吗?』」

【民二十二38】「巴兰说:『我已经到你这里来了!现在我岂能擅自说什么呢?神将什么话传给我,我就说什么。』」

【民二十二39】「巴兰和巴勒同行,来到基列胡琐。」

【民二十二40】「巴勒宰了(原文是献)牛羊,送给巴兰和陪伴的使臣。」

【民二十二41】「到了早晨,巴勒领巴兰到巴力的高处;巴兰从那里观看以色列营的边界。」

  • 「摩押京城」(36节)原文是「摩押的城」,并非是首都,可能就是「亚珥城」(二十一15、28)。「这城是在边界上」原文是「这城在边界尽头」,表明巴勒心情迫切,跑到边界最远的地方来迎接巴兰。「亚嫩河」(36节)河谷很深,割裂了约旦高原,成为摩押和亚摩利人之间的天然边界。
  • 「巴力的高处」原文是「巴末巴力」,可能就是「巴末」(二十一20)。「以色列营的边界」可能指「远处的边界」,巴勒可能想让巴兰一下子看见所有的以色列人(二十三10),好咒诅他们
  • 此时摩西正「在约旦河东的摩押地讲律法」(申一5),当「巴兰从那里观看以色列营的边界」的时候,他们一点都不知道。但神在背后默然管理一切,使仇敌所作的一切全部落空。凡是神所拣选的人,神「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伯一10)?而越过「篱笆」落到我们身上的那些难处,都是经过神的手量给我们的,为要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八28)。因此,「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