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民十九1】「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民十九2】「『耶和华命定律法中的一条律例乃是这样说: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只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牵到你这里来,」

【民十九3】「交给祭司以利亚撒;他必牵到营外,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

  • 「耶和华命定律法中的一条律例」(2节),表明这是神新增加的一条「律例」。可拉的背叛带来了死亡,「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万四千七百人」(十六49),也导致了更多的人因为接触了死尸而不洁净。以色列人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大规模的死亡,百姓若活在死亡的污秽里,就不能再与神有交通的恩典。但神是满有怜悯的神,祂使用祭司和利未人担当了百姓的罪孽(十八1),接着就启示了洁净死亡污染的「律例」。
  • 神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要用「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2节),历史上曾有许多解释,但并没有一致的意见。犹太拉比们认为,这条「律例」是妥拉里最深的奥秘,连智慧的所罗门都不能正确理解这些内容,只有摩西明白。「没有残疾」可能表明用无罪的代替有罪的;「未曾负轭」可能表明它出生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洁净人;「红」色可能代表血;「母牛」可能代表生命的能力。
  • 犹太人传统认为,这红母牛应该在3-4岁之间,连蹄子都必须是红的,只要有两根杂毛,就不算「纯红」,毛若不直也不算「未曾负轭」,甚至不可有人靠在它身上。
  • 「营外」代表不在神与人同在的范围内,无罪的红母牛代替罪人被杀在营外,象征人的罪不再被神记念。
上图:一位圣殿研究所的犹太拉比正在用放大镜检查红母牛,连蹄子都必须是红的,只要发现有两根杂毛就是「纯红」,毛若不直就不是「未曾负轭」。《密西拿》记载,从摩西时代一直到第二圣殿被毁,总共使用了9只红母牛,其中摩西预备了第一只,以斯拉预备了第二只(Mishnah Parah 3:5)。红母牛并不罕见,罕见的是「纯红的母牛」。如果没有「纯红的母牛」,犹太人即使重建了圣殿,也不能行洁净礼、使用圣殿。因此,寻找「纯红的母牛」是犹太人重建圣殿必不可少的步骤。以色列圣殿研究所致力于培育「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民十九2),为重建圣殿做准备。

上图:一位圣殿研究所的犹太拉比正在用放大镜检查红母牛,连蹄子都必须是红的,只要有两根杂毛就不算「纯红」,毛若不直也不算「未曾负轭」。《密西拿》记载,从摩西时代一直到第二圣殿被毁,总共使用了9只红母牛,其中摩西预备了第一只,以斯拉预备了第二只(Mishnah Parah 3:5)。红母牛并不罕见,罕见的是「纯红的母牛」。如果没有「纯红的母牛」,犹太人即使重建了圣殿,也不能行洁净礼、使用圣殿。因此,寻找「纯红的母牛」是犹太人重建圣殿必不可少的步骤。以色列圣殿研究所致力于培育「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民十九2),为重建圣殿做准备。

【民十九4】「祭司以利亚撒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向会幕前面弹七次。」

【民十九5】「人要在他眼前把这母牛焚烧;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

【民十九6】「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都丢在烧牛的火中。」

  • 祭司「用指头蘸这牛的血」(4节),站在营外,远远地「向会幕前面弹七次」(4节),可能代表求神记念(利四6、17)。
  • 「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5节),连血也要烧掉。代表高贵的香柏木、代表卑贱的牛膝草和代表罪的朱红色线,都要丢在火中,不管是人的好还是坏,只要和罪一发生关系,在神面前都不能存留。「焚烧 שָׂרַף」原文与献祭的「烧 קָטַר」并不是同一个词,表明焚烧红母牛并不是为了献祭。
  • 「香柏木」代表高大(摩二9)、不易朽坏的树木(赛四十20);「朱红色线」原文是「朱红色的胭脂虫(coccus ilicis)」,被用来象征罪(赛一18)或卑微(诗二十二6;赛四十一14);「牛膝草」是矮小的植物。这三样物品用来象征获得洁净(来九19)。犹太传统认为,香柏木是最高的树,而牛膝草是最矮的,象征高傲如香柏木的罪人必须谦卑如牛膝草和虫子,罪才能得赎(《密西拿 Mishnah》Rashi on Numbers 19:22:11)。
上图:犹太传统认为,圣殿建成后,宰杀并焚烧红母牛的地点是圣殿东面的橄榄山,橄榄山和圣殿东门之间为此修建了一座特别的桥。为了可以向圣所弹血七次,耶路撒冷城的东墙建造得比较低矮,这样祭司通过美门(Gate of Nicanor)正好可以看到圣所。赎罪日归与阿撒泻勒的山羊也从这桥被带出圣殿,放到旷野。

上图:犹太传统认为,圣殿建成后,宰杀并焚烧红母牛的地点是圣殿东面的橄榄山,橄榄山和圣殿东门之间为此修建了一座特别的桥。为了可以向圣所弹血七次,耶路撒冷城的东墙建造得比较低矮,这样祭司通过美门(Gate of Nicanor)正好可以看到圣所。赎罪日归与阿撒泻勒的山羊也从这桥被带出圣殿,放到旷野。

【民十九7】「祭司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可以进营。」

【民十九8】「烧牛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也要洗衣服,用水洗身。」

【民十九9】「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做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

【民十九10】「收起母牛灰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这要给以色列人和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作为永远的定例。』」

  • 罪的结果是死亡,死亡的影响断绝了人与神的交通,所以接触到红母牛尸体和「母牛灰」的人都是不洁净的。这灰有除罪的功用,但却不能带进营内,只能「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9节)。因为这灰是罪的工价所遗留的痕迹,凡是沾上罪的事物,都不能摆进神的范围内,必须「出营外去」(五2)。
  • 「这本是除罪的」(9节)原文是「这本是赎罪祭」(英文ESV译本),表明「母牛灰」的功用与赎罪祭一样。「死的毒钩就是罪」(林前十五56),被死亡所影响的地方,也是罪恶彰显的地方,要除去死亡的影响,就必须「除罪」。

【民十九11】「『摸了人死尸的,就必七天不洁净。」

【民十九12】「那人到第三天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第七天就洁净了。他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第七天就不洁净了。」

【民十九13】「凡摸了人死尸、不洁净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华的帐幕,这人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因为那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他就为不洁净,污秽还在他身上。」

【民十九14】「『人死在帐棚里的条例乃是这样:凡进那帐棚的,和一切在帐棚里的,都必七天不洁净。」

【民十九15】「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没有扎上盖的,也是不洁净。」

【民十九16】「无论何人在田野里摸了被刀杀的,或是尸首,或是人的骨头,或是坟墓,就要七天不洁净。」

【民十九17】「要为这不洁净的人拿些烧成的除罪灰放在器皿里,倒上活水。」

【民十九18】「必当有一个洁净的人拿牛膝草蘸在这水中,把水洒在帐棚上,和一切器皿并帐棚内的众人身上,又洒在摸了骨头,或摸了被杀的,或摸了自死的,或摸了坟墓的那人身上。」

【民十九19】「第三天和第七天,洁净的人要洒水在不洁净的人身上,第七天就使他成为洁净。那人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到晚上就洁净了。」

  • 第七天「到晚上就洁净了」,因为第七天的晚上已经是第八天,也就是新的「七日的第一日」(太十六2)。神吩咐在「第三天和第七天」洒水洁净沾染了死亡的人,并且到「七日的第一日」就算洁净了。而主耶稣正是在被钉十字架的「第三天」(林前十五4),也就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太十六2)从死里复活。我们脱离死亡的影响,是因着接受死而复活的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没有复活的基督,就不能胜过死亡;没有复活的生命,就不能蒙神悦纳。
  • 「牛膝草」(18节)是矮小的植物,能够吸水(太二十七48),被用来洒水或血,行洁净礼(利十四6)。正如大卫的祷告:「求祢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诗五十一7)。
  • 11-19节都是为了解决由死亡引起的不洁净。神是赐生命的神(诗四十二8),虽然祂定意要旧世代百姓的「尸首在旷野消灭」(十四33),但神所允许的死亡是为了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所以神不能容忍任何死亡的影响掺杂在祂的百姓当中,不但「摸了人死尸的」(11节),连「凡进那帐棚的,和一切在帐棚里的」(14节),「摸了坟墓」(18节),也要用「除污秽的水」(12节)来洁净。
  • 以色列60万男丁在38年中全部倒在旷野,平均一天要死40多人。神预备了「除污秽的水」,不是由祭司,而是由神的百姓彼此守望,任何「洁净的人」都可以「洒水在不洁净的人身上」,帮助那些接触了死亡的人得洁净。今天,神也要教会的肢体彼此守望,帮助弟兄姊妹远离死亡的事物,「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来三13)。

【民十九20】「『但那污秽而不洁净自己的,要将他从会中剪除,因为他玷污了耶和华的圣所。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他是不洁净的。」

【民十九21】「这要给你们作为永远的定例。并且那洒除污秽水的人要洗衣服。凡摸除污秽水的,必不洁净到晚上。」

【民十九22】「不洁净人所摸的一切物就不洁净;摸了这物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

  • 「那污秽而不洁净自己的,要将他从会中剪除」(20节),因为死亡的气息会「玷污了耶和华的圣所」(20节),亏欠神的荣耀。灵性退后的人很容易拖着别人偏离神,因为灵性死亡有很强的传染性,甚至会间接传染,所以「不洁净人所摸的一切物就不洁净;摸了这物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
  • 同样的「母牛灰」(10节)能使污秽的得洁净,却会使洁净的变污秽。因为死亡的传染性是如此之强,不但会污染直接、间接接触死亡的人,甚至也会污染那些「洒除污秽水」(21节)洁净他们的人,所以那些「洒除污秽水」的人必须「洗衣服。凡摸除污秽水的,必不洁净到晚上」(21节)。同样,当我们帮助灵性软弱者时,也很容易被人的软弱所传染。所以我们一面要「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七5),免得自以为义;一面要「存惧怕的心怜悯他们,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犹22),免得同流合污。
  • 根据《密西拿》的记载(Mishnah Parah 3:5),从摩西时代一直到第二圣殿被毁,一共烧了九只红母牛,摩西主持烧了第一只,以斯拉主持烧了第二只,而第二圣殿时期的大祭司们烧了七只。红母牛并不罕见,罕见的是「纯红的母牛」(2节),许多已经找到的「纯红的母牛」,长到3-4岁就会出现杂毛。如果没有「纯红的母牛」,犹太人即使重建了圣殿,也不能行洁净礼、使用圣殿。因此,寻找「纯红的母牛」是犹太人重建圣殿最关键的步骤之一,但两千年来一直没有成功。中世纪著名的犹太哲学家和妥拉学者迈蒙尼德(Maimonides,1135-1204年)所代表的犹太传统观点认为,弥赛亚将主持第十只红母牛的焚烧仪式。然而犹太人所不明白的是,真正的弥赛亚早已来临,基督的宝血能「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一7),「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祂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来九13-14)?
  • 在旷野三十八年的飘流里,旧世代的百姓被圣灵记录下来的只有悖逆和死亡(十六至十九章)。但他们「在这旷野消灭,在这里死亡」(十四35),正是神救赎计划的一部分,所以圣灵也记录了赐生命的神不住地对付悖逆和死亡,用「除罪灰」(17节)去除死亡导致的不洁净,维持新世代的百姓与神的交通。在我们一生所走的天路旅程中,也是一面经历死亡、一面得着洁净,「若不死就不能生」(林前十五36):我们里面的旧人若不死去,新人就不能成长;我们里面死亡的气息若不被洁净,就不能完全地进到基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