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第1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民十六1】「利未的曾孙、哥辖的孙子、以斯哈的儿子可拉,和流便子孙中以利押的儿子大坍、亚比兰,与比勒的儿子安,」

【民十六2】「并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就是有名望选入会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来,」

【民十六3】「聚集攻击摩西、亚伦,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

  • 「可拉」(1节)是哥辖族的利未人,与摩西、亚伦的辈分相同,但不是神所拣选的族长(三30)。他可能认为哥辖族既然能负责圣物,就都有资格做祭司(10节),摩西膏立哥哥亚伦做祭司是出于私心。「大坍、亚比兰、安」(1节)属于流便支派,也不是神所拣选的族长(一5)。他们可能认为流便既是雅各的长子,流便支派的地位就应该高于利未支派,所以不服摩西的领导(13-14节)。哥辖族和流便支派都在会幕的南面安营(二10;三29),都在「右边」尊贵的位置。但这两伙尊贵的人,却因着同样住在「右边」,帐棚相近,反而合谋背叛,谋求更尊贵的地位。
  • 在「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2节)中,很可能许多都是摩西所选拔的千夫长(出十八25)。人若没有顺服神的心、没有柔和谦卑的样式,那么越是「有才能的人」(出十八25),越是「有名望选入会中的人」(2节),越有可能成为神计划里的难处。「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太二十三6)的人,必然会面临神更多的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十二48)。
  • 神吩咐百姓都要佩戴「繸子」,提醒自己已经蒙召「成为圣洁」(十五40),是「祭司的国度、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可拉正好以此为理由来「攻击摩西、亚伦」:「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那么摩西亚伦「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3节);既然「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为什么还需要属灵的领袖呢?今天也常常有人用「顺从神,不顺从人」(徒五29)来掩盖自己追求出头、做主的内心,给自己的不顺服找一个属灵的理由。
  • 可拉高举「成为圣洁」(十五40),却不肯「记念遵行神一切的命令」(十五40)、顺服神所设立的权柄。可拉的言论是自古以来异端的典型,异端的欺骗性不在于完全否定真理,而是用真理攻击真理,借着高举真理的某些部分,抹杀真理的其它部分。
  • 「擅自专权」原文是「大量的、许多的、充足的」,意思是「你们要得太多了」、「你们太过分了」。

【民十六4】「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

【民十六5】「对可拉和他一党的人说:『到了早晨,耶和华必指示谁是属祂的,谁是圣洁的,就叫谁亲近祂;祂所拣选的是谁,必叫谁亲近祂。」

【民十六6】「可拉啊,你们要这样行,你和你的一党要拿香炉来。」

【民十六7】「明日,在耶和华面前,把火盛在炉中,把香放在其上。耶和华拣选谁,谁就为圣洁。你们这利未的子孙擅自专权了!』」

  • 摩西「俯伏在地」,可能是寻问神的指示。神立即应允了摩西的祈祷,用祂的灵引导他。
  • 「一党的人」(5、6节)原文是「全会众」,暗示可拉要另立一个「以色列全会众」(41节)。
  • 「香炉」(2节)原文是盛载灼热物品的工具的统称,也被译为「蜡花盘」(出二十五38),「火鼎」(出二十七3),在这里可能指一种长柄的盘子,用来铲起热炭。等到「明日」才烧香,可能是要预备自洁以见神。
  • 在神面前烧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神只允许大祭司「在耶和华面前烧这香」(出三十7-8),亚伦的两个儿子曾因为错误地烧香而丧生(利十1-2)。「主认识谁是祂的人」(提后二19),所以摩西提出这个试验,能证明谁是神所拣选的祭司。
  • 摩西用可拉自己说的「擅自专权」来驳斥他:「你们这利未的子孙太过分了」。

【民十六8】「摩西又对可拉说:『利未的子孙哪,你们听我说!」

【民十六9】「以色列的神从以色列会中将你们分别出来,使你们亲近祂,办耶和华帐幕的事,并站在会众面前替他们当差。」

【民十六10】「耶和华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孙——一同亲近祂,这岂为小事?你们还要求祭司的职任吗?」

【民十六11】「你和你一党的人聚集是要攻击耶和华。亚伦算什么,你们竟向他发怨言呢?』」

  • 按着罪人的本相,没有一个人是配事奉神的,因此,事奉是神恩典的「赏赐」(十八7)。利未人「办耶和华帐幕的事」(9节)是恩典,亚伦承接「祭司的职任」(10节)也是恩典。事奉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人的所有和所是,因为「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九16)。可拉既不认识事奉是出于恩典,也不认识事奉是服事人、「站在会众面前替他们当差」(9节),反而把事奉当作自己出头做主、争名夺利的机会。摩西再一次引导可拉去认识恩典,但他里面的黑暗却使他完全听不进去。
  • 「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惟要蒙神所召,像亚伦一样」(来五4)。因此,虽然亚伦自己算不得什么,但不顺服亚伦的祭司职分,就是不顺服呼召他的神;「向他发怨言」,就是「攻击耶和华」。同样,我们若不顺服神在教会中设立的权柄,就是不顺服设立权柄的神。即使行使权柄的仆人不完美,我们也应当求神怜悯,而不是「向他发怨言」:「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罗十四4)。

【民十六12】「摩西打发人去召以利押的儿子大坍、亚比兰。他们说:『我们不上去!」

【民十六13】「你将我们从流奶与蜜之地领上来,要在旷野杀我们,这岂为小事?你还要自立为王辖管我们吗?」

【民十六14】「并且你没有将我们领到流奶与蜜之地,也没有把田地和葡萄园给我们为业。难道你要剜这些人的眼睛吗?我们不上去!』」

【民十六15】「摩西就甚发怒,对耶和华说:『求祢不要享受他们的供物。我并没有夺过他们一匹驴,也没有害过他们一个人。』」

  • 「上去」原文是「上去、升高、生长、献上」,表示去见地位更高的人(创四十六31;申二十五7)。大坍、亚比兰不服摩西的权柄,拒绝接受摩西的召唤,所以说「我们不上去」(12节)。
  • 摩西对可拉说:「这岂为小事」(10节),大坍和亚比兰也用「这岂为小事」(13节)来反唇相讥,表明当时的争辩非常激烈。
  • 大坍和亚比兰声称埃及才是「流奶与蜜之地」(13节),讽刺摩西没有把他们领进「流奶与蜜之地」(14节),并把神在旷野管教百姓的计划说成摩西「要在旷野杀我们」(13节),把摩西的动机说成要「自立为王」(13节)。这表明他们已经悖逆到一个地步,不只是拒绝神在摩西身上显出的权柄,也是藐视神的救赎计划,不相信出埃及、进迦南是神的旨意,所以连「为人极其谦和」(十二3)的摩西都「甚发怒」。
  • 可拉对付的对象是亚伦,流便子孙对付的对象是摩西,实际上他们都是在对付神,要以人来代替神的权柄。这两批人的动机不同,流便子孙所关心的是属世的事,而可拉所关心的似乎是属灵的事,但两者都是出于私欲,「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一15)。
  • 「剜这些人的眼睛」是希伯来成语,意思是「蒙蔽人」。

【民十六16】「摩西对可拉说:『明天,你和你一党的人,并亚伦,都要站在耶和华面前;」

【民十六17】「各人要拿一个香炉,共二百五十个,把香放在上面,到耶和华面前。你和亚伦也各拿自己的香炉。』」

【民十六18】「于是他们各人拿一个香炉,盛上火,加上香,同摩西、亚伦站在会幕门前。」

【民十六19】「可拉招聚全会众到会幕门前,要攻击摩西、亚伦;耶和华的荣光就向全会众显现。」

  • 真正的事奉不是出于人意,而是根据神的拣选。所以摩西让可拉一党的人和亚伦一起「站在耶和华面前」(16节),让神自己来显明祂的拣选。
  • 可拉自欺欺人到一个地步,竟然忘了亚伦两个儿子的前车之鉴(利十1-2),以为自己可以像祭司一样在神面前烧香,结果「自害己命」(38节)。那些相信异端的人也和可拉一样,不但「真诚地」欺骗别人,也「真诚地」欺骗了自己。
  • 「全会众」与「一党的人」(16节)原文相同,可拉只是招聚了跟随他「一党的人」,并不是「以色列全会众」(41节)。

【民十六20】「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民十六21】「『你们离开这会众,我好在转眼之间把他们灭绝。』」

【民十六22】「摩西、亚伦就俯伏在地,说:『神,万人之灵的神啊,一人犯罪,祢就要向全会众发怒吗?』」

【民十六23】「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民十六24】「『你吩咐会众说:“你们离开可拉、大坍、亚比兰帐棚的四围。”』 」

【民十六25】「摩西起来,往大坍、亚比兰那里去;以色列的长老也随着他去。」

  • 「万人之灵」直译是「所有血肉之躯之灵」。
  • 「以色列的长老」可能就是被神任命协助摩西的七十位长老(十一16),是百姓中间的正式领袖。
  • 「全会众」(22节)与「一党的人」(16节)原文相同,神宣告要灭绝的「全会众」(22节),并不是「以色列全会众」(41节),而是可拉「一党的人」(16节)。摩西和亚伦的代祷救了他们(22节)。

【民十六26】「他吩咐会众说:『你们离开这恶人的帐棚吧,他们的对象,什么都不可摸,恐怕你们陷在他们的罪中,与他们一同消灭。』」

【民十六27】「于是众人离开可拉、大坍、亚比兰帐棚的四围。大坍、亚比兰带着妻子、儿女、小孩子,都出来,站在自己的帐棚门口。」

【民十六28】「摩西说:『我行的这一切事本不是凭我自己心意行的,乃是耶和华打发我行的,必有证据使你们知道。」

【民十六29】「这些人死若与世人无异,或是他们所遭的与世人相同,就不是耶和华打发我来的。」

【民十六30】「倘若耶和华创作一件新事,使地开口,把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吞下去,叫他们活活地坠落阴间,你们就明白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了。』」

  • 「恶人」(26节)原文意思是「罪犯」。
  • 「创作」(30节)原文就是「起初,神创造天地」的「创造」(创一1),指神全新的创造,并非是自然现象。

【民十六31】「摩西刚说完了这一切话,他们脚下的地就开了口,」

【民十六32】「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

【民十六33】「这样,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活活地坠落阴间;地口在他们上头照旧合闭,他们就从会中灭亡。」

【民十六34】「在他们四围的以色列众人听他们呼号,就都逃跑,说:『恐怕地也把我们吞下去。』」

【民十六35】「又有火从耶和华那里出来,烧灭了那献香的二百五十个人。」

  • 「一切属可拉的人丁」不包括「可拉的众子」(二十六11),他们没有跟随父亲背叛神,所以并不是「属可拉的」。
  • 「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耶三十一30),神并不因为「可拉的背叛」(犹11)而不再使用他的后裔,撒母耳先知(代上六34)、大卫诗班的领袖「歌唱的希幔」都是可拉的后裔(代上六33),诗篇中有十多篇出自可拉的后裔。
上图:可拉一党被地吞灭的艺术想象图。

上图:可拉一党被地吞灭的艺术想象图。

上图:火烧灭献香的二百五十个人的艺术想象图。「香炉」可能是一种长柄的盘子。

上图:火烧灭献香的二百五十个人的艺术想象图。「香炉」可能是一种长柄的盘子。

【民十六36】「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民十六37】「『你吩咐祭司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从火中捡起那些香炉来,把火撒在别处,因为那些香炉是圣的。」

【民十六38】「把那些犯罪、自害己命之人的香炉,叫人锤成片子,用以包坛。那些香炉本是他们在耶和华面前献过的,所以是圣的,并且可以给以色列人作记号。』」

【民十六39】「于是祭司以利亚撒将被烧之人所献的铜香炉拿来,人就锤出来,用以包坛,」

【民十六40】「给以色列人作纪念,使亚伦后裔之外的人不得近前来在耶和华面前烧香,免得他遭可拉和他一党所遭的。这乃是照耶和华借着摩西所吩咐的。」

  • 神允许「可拉的背叛」(犹11)显露百姓肉体深处的愚昧,但神的救赎是要让人得生命,而不是让人因愚昧而死亡。所以神在对付了人的愚昧以后,要给「以色列人作记号」(38节),让人能学会这些功课。
  • 虽然烧香的人动机不对,但那些香炉既然已经献给神,就已经归神所有,「所以是圣的」(38节)。这些铜片包在铜祭坛的外面,百姓每次来献祭,就被提醒要守住地位,不要越过界线「近前来在耶和华面前烧香」。这是神对祂百姓的保护。
  • 正如神使用衣服的「繸子」提醒百姓「记念遵行耶和华一切的命令」(十五39),神也把二百五十个香炉「锤成片子,用以包坛」作为「记号」(38节),提醒百姓不可随私意事奉、敬拜,免得百姓「遭可拉和他一党所遭的」(40节)。无论是正面还是反面的「记号」,都是为了让习惯于「随从自己的心意、眼目行邪淫」(十五39)的百姓,能够把眼目转向神。
  • 「记号」(38节)原文也被译为「神迹」(出四8)。

【民十六41】「第二天,以色列全会众都向摩西、亚伦发怨言说:『你们杀了耶和华的百姓了。』」

【民十六42】「会众聚集攻击摩西、亚伦的时候,向会幕观看,不料,有云彩遮盖了,耶和华的荣光显现。」

【民十六43】「摩西、亚伦就来到会幕前。」

【民十六44】「耶和华吩咐摩西说:」

【民十六45】「『你们离开这会众,我好在转眼之间把他们灭绝。』他们二人就俯伏于地。」

  • 「以色列全会众」并没有参与可拉的背叛,也未必目睹可拉之死,但他们却出于天然的同情,指责摩西、亚伦用诡计「杀了耶和华的百姓」(41节),把可拉一党的死亡看作是权力斗争的结果,不承认是「耶和华必指示谁是属祂的」(5节)。人若倚靠天然的感情,拒绝真理的光照,就会失去属灵的分辨能力,把背叛神的人当作最属灵的「耶和华的百姓」,结果自己被撒但利用来抵挡神,这正是「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何四6)。
  • 神这次要亲自管教祂的百姓,也要让我们明白,正如「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罗九6),「耶和华的百姓」(41节)也不是人的免死金牌。「主认识谁是祂的人」,「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提后二19)。

【民十六46】「摩西对亚伦说:『拿你的香炉,把坛上的火盛在其中,又加上香,快快带到会众那里,为他们赎罪;因为有忿怒从耶和华那里出来,瘟疫已经发作了。』」

【民十六47】「亚伦照着摩西所说的拿来,跑到会中,不料,瘟疫在百姓中已经发作了。他就加上香,为百姓赎罪。」

【民十六48】「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间,瘟疫就止住了。」

【民十六49】「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万四千七百人。」

【民十六50】「亚伦回到会幕门口,到摩西那里,瘟疫已经止住了。」

  • 「赎罪」(46、47节)原文是「遮盖、平息、化解」,这里指「平息」神的忿怒。摩西和亚伦不是凭自己的虔诚去「平息」神的忿怒,而是用神所印证过的香炉盛上祭坛里的火,再加上香、就是基督的代祷,按着神救赎的法则去挽回愚昧的百姓(利十六12-13)。摩西受圣灵感动,指示亚伦用这种特别的方法平息神的怒气。而亚伦则完全不计较个人的恩怨,「快快」(46节)地「跑到会中」(47节),尽量减轻百姓的愚昧所带来的亏损。
  • 虽然摩西为百姓求情(45节),但只有大祭司亚伦的「赎罪」才能使瘟疫止住。可拉烧的香触动了神的怒气,亚伦烧的香却平息了神的怒气(利十六12-13),亚伦被拣选的地位再一次在反对他的百姓面前得到确认。
  • 大祭司「不可挨近死尸」(利二十一11),但亚伦却冒着被死人沾染的危险,「站在死人和活人中间」(48节)。旧约的大祭司亚伦不计较众人的反对,也不关心个人的生死,只是忠心地去成全他的职分,预表了新约的大祭司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使罪恶和死亡在人间的瘟疫「止住了」。正因着主耶稣站在我们和死亡之间,我们才得以脱离死亡;祂「站在死人和活人中间」宣告:「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