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第1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民十一1】「众百姓发怨言,他们的恶语达到耶和华的耳中。耶和华听见了就怒气发作,使火在他们中间焚烧,直烧到营的边界。」

【民十一2】「百姓向摩西哀求,摩西祈求耶和华,火就熄了。」

【民十一3】「那地方便叫做他备拉,因为耶和华的火烧在他们中间。」

  • 第一至十章,神做好了出发前的一切安排,又亲自带领百姓出发;但一进入第十一章,竟然是「众百姓发怨言」(1节)!在人看,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是神的失败;但在神的计划里,这正是祂带领百姓「按站往前行」(十12)的结果。人以为神的带领必然是一帆风顺地进入迦南,但神却首先借着旷野的行走,把众百姓带领到「发怨言」的地步,让他们看清自己的属灵实际,也让历世历代神的百姓看到:在西奈山下的「属灵」,不等于在旷野中的「属灵」;在西奈山下的「顺服」,不等于在旷野中的「顺服」。
  • 以色列人从西奈山出发没有多久,就开始「发怨言」(1节),很可能是因为旅程越来越艰难。从红海到西奈山,大部分的道路都沿着红海附近,比较平坦,到了西奈山附近才进入山区。但从西奈山到巴兰的旷野,一开始就是崎岖不平的高原丘陵。百姓们兴奋地跟随「耶和华的云彩」(十34)出发,却发现云彩带领的道路越来越艰难。今天我们也常常会发现,神所带领的道路并不是我们所盼望的一马平川,而是「大而可怕的旷野」(申一18)。灵里的旧人没有办法长久活在神的应许里,因为「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三3)。但人总是对自己的旧人存着许多盼望,所以神要领我们进入「大而可怕的旷野」,在旷野中显露人的肉体,让我们看到旧人是没有希望的,「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5)。
  • 在到达西奈山之前,百姓在「玛拉」(出十五24)、「汛的旷野」(出十六2)和「利非订」(出十七3)都发过怨言,但神并没有追讨百姓的愚昧;从西奈山出发以后,百姓已经成为与神立约的「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神带领的目的和要求已经不同,所以管教立刻就临到。
  • 「直烧到营的边界」原文是「烧在营的边界上」,表明这只是神的警告,让百姓知道神不喜悦他们「发怨言」,因为「发怨言」就是对神没有信心。
  • 「他备拉」的意思是「燃烧」,可能就是「基博罗·哈他瓦」(34节)一带的地方,具体地点已经不能确定。
上图:从红海到西奈山,大部分的道路都沿着红海附近,比较平坦,到了西奈的旷野才进入高原丘陵地区。但从西奈的旷野到巴兰的旷野,一路沟壑纵横、崎岖不平,比从红海到西奈山的道路更难走,被称为「大而可怕的旷野」(申一18)。

上图:从红海到西奈山,大部分的道路都沿着红海附近,比较平坦,到了西奈的旷野才进入高原丘陵地区。但从西奈的旷野到巴兰的旷野,一路沟壑纵横、崎岖不平,比从红海到西奈山的道路更难走,被称为「大而可怕的旷野」(申一18)。

上图:巴兰的旷野是一片海拔1200-1600米之间的高原丘陵。

上图:巴兰的旷野是一片海拔1200-1600米之间的高原丘陵。

【民十一4】「他们中间的闲杂人大起贪欲的心;以色列人又哭号说:『谁给我们肉吃呢?」

【民十一5】「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

【民十一6】「现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除这吗哪以外,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别的东西。』」

  • 旷野的行走能显露人的肉体,也能显露掺杂在神百姓中间的「闲杂人」(4节)。「闲杂人」原文是「乌合之众、聚集的民众」,可能是与以色列人通婚的埃及人、或其他在埃及为奴的外族人。他们在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和他们一同上去」(出十二38),目的是脱离法老的辖制,并不是为了事奉神。他们跟随以色列人走向应许之地,但在应许之地却得不着应许,所以在旷野一行走,就把这些没有盼望的「闲杂人」显露出来了。
  • 对于没有应许的「闲杂人」来说,眼前的好处是人生唯一的盼望,所以他们有选择地「记得」(5节)埃及的食物,却忽视埃及的愁苦,幻想出一个美好的埃及,作为自己虚假的盼望,并且对此「大起贪欲的心」(4节)。而神允许这些「闲杂人」把埃及的幻想摆在百姓面前,是要把百姓心中的「闲杂人」也显露出来。这些百姓虽然有应许之地的盼望,却活得和那些「闲杂人」一样,只看重眼前的实际,结果他们就和「闲杂人」一起「哭号」(4节)。
  • 在基督的教会里,重生得救的信徒「既然信祂,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弗一13-14)。因着有圣灵在我们里面掌权,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来六19),在旷野中才不会被「闲杂人」带离神。
  • 以色列人想吃的「肉」并非是牛、羊肉,而是他们在埃及习惯吃的「鱼」。「鱼、黄瓜、西瓜、韭菜、葱、蒜」是埃及人的食物,但奴隶的餐桌当然不可能那么丰盛。「葱」原文是「洋葱」。
上图: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时期皇家抄写员Nakht(主前1419-1380年)墓中的壁画。图中可以看到主人在狩猎,奴隶在为主人准备食物,埃及人的「肉锅」(出十六3)里主要是禽类、鱼类,而不是牛羊肉。虽然以色列人带着牛羊离开埃及,但古人畜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吃肉,而是为了剪毛、取奶和献祭。旷野的草很少,也不能维持大量供日常食用的牛羊。所以每次百姓抱怨没肉吃,神总是赐下鹌鹑(出十六13;民十一31),而不是让他们去宰杀牛羊,以色列人通常在献平安祭的时候才有机会吃牛羊肉。

上图: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时期皇家抄写员Nakht(主前1419-1380年)墓中的壁画。图中可以看到主人在狩猎,奴隶在为主人准备食物,埃及人的「肉锅」(出十六3)里主要是禽类、鱼类,而不是牛羊肉。虽然以色列人带着牛羊离开埃及,但古人畜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吃肉,而是为了剪毛、取奶和献祭。旷野的草很少,也不能维持大量供日常食用的牛羊。所以每次百姓抱怨没肉吃,神总是赐下鹌鹑(出十六13;民十一31),而不是让他们去宰杀牛羊,以色列人通常在献平安祭的时候才有机会吃牛羊肉。

【民十一7】「这吗哪仿佛芫荽子,又好像珍珠。」

【民十一8】「百姓周围行走,把吗哪收起来,或用磨推,或用臼捣,煮在锅中,又做成饼,滋味好象新油。」

 【民十一9】「夜间露水降在营中,吗哪也随着降下。」

  • 百姓在「汛的旷野」发怨言,是因为缺少食物(出十六3);而在「基博罗·哈他瓦」(3节)发怨言,是因为食物缺少变化。他们此时已经吃了将近一年吗哪,虽然吗哪有许多烹饪方法,但人若「厌弃」(20节)了神,必然会厌烦神的预备;再多的做法,也不能阻止人对恩典麻木不仁。因此,百姓的「心血枯竭了」(6节),不是因为肉体的缺乏,而是因为灵里的缺乏。
  • 有人认为「吗哪」是柽柳树蚜虫的分泌物、地衣等当地的自然产物,但无论在数量、地点和时间上都不能完全符合。吗哪虽然是物质的食物,却是源头属天的「灵食」(林前十3),预表基督是「从天上来的真粮」(约六32),「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约六33)。

【民十一10】「摩西听见百姓各在各家的帐棚门口哭号。耶和华的怒气便大发作,摩西就不喜悦。

「百姓各在各家的帐棚门口哭号」(10节),表明这已经不是私下的发怨言,而是公开「厌弃」(20节)神。神借着旷野的行走,显明「这百姓」实际上是带着拜偶像的心思来跟随神,所以当神所带领的和人的预期不同的时候,人就会「厌弃」神,对神的带领不是「发怨言」(1节),就是「哭号」。

【民十一11】「摩西对耶和华说:『祢为何苦待仆人?我为何不在祢眼前蒙恩,竟把这管理百姓的重任加在我身上呢?」

【民十一12】「这百姓岂是我怀的胎,岂是我生下来的呢?祢竟对我说:“把他们抱在怀里,如养育之父抱吃奶的孩子,直抱到祢起誓应许给他们祖宗的地去。”」

【民十一13】「我从哪里得肉给这百姓吃呢?他们都向我哭号说:“你给我们肉吃吧!”」

【民十一14】「管理这百姓的责任太重了,我独自担当不起。」

【民十一15】「祢这样待我,我若在祢眼前蒙恩,求祢立时将我杀了,不叫我见自己的苦情。』」

  • 几天之前,摩西还信心满满地向何巴保证:「耶和华指着以色列人已经应许给好处」(十32),现在他竟然向神抱怨:「祢为何苦待仆人」(11节)?「求祢立时将我杀了,不叫我见自己的苦情」。摩西的软弱也是每个事奉神的人常有的软弱。自从金牛犊事件之后,摩西所做的一切「都是照耶和华所吩咐他的」(出四十16),生怕百姓再次「陷在大罪里」(出三十二31)。经过一年的谨慎事奉,现在刚刚出发,摩西就看到「百姓各在各家的帐棚门口哭号」(10节),再次严重得罪神,心情怎么能不崩溃呢?
  • 百姓的「哭号」(10节)是因为「厌弃」(20节)神,摩西的抱怨是因为定睛自己、定睛难处,结果就落在自怜里,看不到神允许百姓的「哭号」的心意。自怜使摩西只看到自己「独自担当」(14节),却忽略了他只不过是在与神同工:他照着神的吩咐「把他们抱在怀里」(12节),实际上是神自己「在古时的日子常保抱他们,怀搋他们」(赛六十三9);他照着神的吩咐要把以色列人「如养育之父抱吃奶的孩子,直抱到祢起誓应许给他们祖宗的地去」(12节),实际上是神自己「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怀中,慢慢引导那乳养小羊的」(赛四十11)。「养育之父」(12节)原文是「养父」(斯二7),意思是以色列是神的孩子,而摩西是养父。
  • 旷野的行走,不但显露了百姓的愚昧,也显露了摩西的欠缺。我们也常常和摩西一样,虽然知道「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十一36),也知道「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9),但在「尽忠」(十二7)事奉的过程中,却总是不知不觉地把全然交托变成了倚靠自己。直到有一天,神借着旷野的难处拆毁我们,让我们认识到「责任太重了,我独自担当不起」(14节)的时候,我们才能发现,自己已经把「与神同工」变成了「独自担当」

【民十一16】「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从以色列的长老中招聚七十个人,就是你所知道作百姓的长老和官长的,到我这里来,领他们到会幕前,使他们和你一同站立。」

【民十一17】「我要在那里降临,与你说话,也要把降于你身上的灵分赐他们,他们就和你同当这管百姓的重任,免得你独自担当。」

  • 从出埃及到西奈山,神的工作是救赎。救恩是由「独行奇事的耶和华」(诗七十二18)独自完成的,「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西一13),被迁入神国的人最重要的事,是通过「做耶和华借摩西所吩咐的一切工」(出三十五29),认识国度的权柄,学习顺服神。所以神并没有在摩西设立千夫长的时候分赐圣灵(出十八25),也没有在西奈山呼召七十位长老立约的时候分赐圣灵(出二十四1),甚至没有在拣选十二位族长数点百姓时分赐圣灵(一4)。
  • 从西奈山到迦南,神的工作是在旷野中造就「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神所要得着的是一个「国度」,所以不是让少数属灵领袖「独自担当」重任,而是要百姓学习「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四16)。所以神此时才「分赐」圣灵,让七十位长老与摩西「同当这管百姓的重任」。
  • 神的带领是循序渐进的。当「百姓各在各家的帐棚门口哭号」(10节)的时候,摩西才认识到,他所拣选的「百姓的首领」(出十八25)的天然能力并不足以事奉神,那些「作百姓的长老和官长的」(16节)也不足以成为他属灵的伙伴,所以他的事奉才变成了「独自担当」(14节)的重担。当摩西看到了自己的软弱,认识到自己需要属灵的支持,才能甘心乐意地接受神把灵分赐给七十位长老,并且「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29节)。

【民十一18】「又要对百姓说:“你们应当自洁,预备明天吃肉,因为你们哭号说:谁给我们肉吃!我们在埃及很好。这声音达到了耶和华的耳中,所以祂必给你们肉吃。」

【民十一19】「你们不止吃一天、两天、五天、十天、二十天,」

【民十一20】「要吃一个整月,甚至肉从你们鼻孔里喷出来,使你们厌恶了,因为你们厌弃住在你们中间的耶和华,在祂面前哭号说:我们为何出了埃及呢!”』」

  • 神完全有能力在旷野供应「鱼、黄瓜、西瓜、韭菜、葱、蒜」(5节),但祂却只供应吗哪。神不是吝啬,而是要百姓学习「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提前六6),明白在神面前才有「满足的喜乐」,在神手中才有「永远的福乐」(诗十六11)。
  • 现在百姓既然「厌弃」神,追求属地的享受,神就让他们「吃一个整月」,体会到属地的追求不但不能让人得着真正的满足,反而会连正常的享受都会「使你们厌恶了」。

【民十一21】「摩西对耶和华说:『这与我同住的百姓、步行的男人有六十万,祢还说:“我要把肉给他们,使他们可以吃一个整月。』」

【民十一22】「难道给他们宰了羊群牛群,或是把海中所有的鱼都聚了来,就够他们吃吗?』」

【民十一23】「耶和华对摩西说:『耶和华的膀臂岂是缩短了吗?现在要看我的话向你应验不应验。』」

  • 自怜是信心的敌人,当人陷入自怜的时候,连亲身经历神「膀臂的大能」(出十五16)的摩西心中,神的「膀臂」也会「缩短了」。神借着旷野拆毁摩西,也要借着旷野造就摩西,所以并没有责备摩西的小信,而是启示「耶和华的膀臂岂是缩短了吗」?让摩西借着旷野的难处更深地认识神。经过了这—次事件以后,摩西再也没有向神发过这种无知的问题,他从此不再倚靠自己,而是完全信靠他所经历的神。
  • 神曾经在汛的旷野给以色列人提供过鹌鹑(出十六13),但那次并没有「可以吃一个整月」(21节)
  • 以色列人的「羊群牛群」(22节)并非是他们日用的食物,所以摩西才会说「难道给他们宰了羊群牛群」(22节)。

【民十一24】「摩西出去,将耶和华的话告诉百姓,又招聚百姓的长老中七十个人来,使他们站在会幕的四围。」

【民十一25】「耶和华在云中降临,对摩西说话,把降与他身上的灵分赐那七十个长老。灵停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就受感说话,以后却没有再说。」

  • 神把降与摩西身上的圣灵「分赐那七十个长老」,是为了让他们得着事奉的能力,与摩西同心配搭。事奉要借着人的配搭来与神同工,但属灵的权柄却是来自神自己。所以神仍然与摩西「面对面说话」(十二8),借着摩西来带领百姓,让百姓学习跟随神、顺服神。
  • 「受感说话」原文是「受感说预言」。神使这些长老「受感说话」,是要让百姓确信这些人接受了圣灵的能力。但「受感说话」并不是长老们事奉的方法,接受了圣灵的能力,也不一定就要说预言,所以他们「以后却没有再说」。

【民十一26】「但有两个人仍在营里,一个名叫伊利达,一个名叫米达。他们本是在那些被录的人中,却没有到会幕那里去。灵停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在营里说预言。」

【民十一27】「有个少年人跑来告诉摩西说:『伊利达、米达在营里说预言。』」

【民十一28】「摩西的帮手,嫩的儿子约书亚,就是摩西所拣选的一个人,说:『请我主摩西禁止他们。』 」

【民十一29】「摩西对他说:『你为我的缘故嫉妒人吗?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愿耶和华把祂的灵降在他们身上!』」

  • 「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原文是「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成为先知」。约书亚所关心的是维护摩西的权威地位,但摩西关心的却不是个人的利害,而是神的计划。所以他「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成为先知」,盼望所有的百姓都能和他一样,接受圣灵的能力,真正成为「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服事万国。
  • 因着百姓的「哭号」(10节),摩西放下自己,敞开心扉与神交通,使他更深地认识了神。在「耶和华的膀臂」(24节)面前,个人的所是、所有和所作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神可以装备和使用任何一个人来完成祂的旨意。所以摩西不再自怜,也不再注意个人的利害得失,只注意自己不离开神的道路。摩西的胸襟扩大了、度量也扩充了,就不再把人加给他的难处当作难处,更不介意这两个人说预言
  • 旷野里的难处,使摩西认识到只有律法还不够,因为人里面并没有行出律法的能力,所以他「愿耶和华把祂的灵降在他们身上」,让人能得着遵行律法的能力。但此时圣灵在人身上还不是长住,只是「停在他们身上」(25节),暂时赐给人事奉的能力。以色列人还需要经过800多年的失败,才能明白自己不但需要圣灵的能力,还需要圣灵的管理和生命。那时神将进一步启示:「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珥二29),「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耶三十一33)。主耶稣基督成就了新约以后,祂宣告圣灵将「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约四17),从此「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罗八26)。

【民十一30】「于是,摩西和以色列的长老都回到营里去。」

【民十一31】「有风从耶和华那里刮起,把鹌鹑由海面刮来,飞散在营边和营的四围;这边约有一天的路程,那边约有一天的路程,离地面约有二肘。」

  • 西奈半岛位于候鸟迁徙的主要线路上,鹌鹑每年秋季从欧洲向南经过西奈半岛飞到非洲过冬,春天逾越节之后不久再经过西奈半岛向北飞回欧洲。在筋疲力尽时,它们会低飞到很容易被人捕捉的高度,落地之后只能奔跑,无法再度起飞。
  • 「风」和「灵」原文是同一个字「רוּחַ」,意思是「风、气息、灵」。这里用双关语表明,神的应许得着了双重「应验」(23节):从神那里来的「灵」分赐给七十位长老(25、29节),满足摩西对属灵支持的恳求;而从神那里来的「风」刮来成群的鹌鹑,满足百姓对肉食的贪欲。神的灵使人的心灵饱足,更加亲近神;鹌鹑使人的肉体饱足,却更加远离神。
上图:大裂谷飞行路线(The Great Rift Valley Flyway)是鸟类在欧亚大陆和非洲之间的迁徙路线,经过以色列和埃及之间的西奈半岛。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鸟类迁徙走廊之一。

上图:大裂谷飞行路线(The Great Rift Valley Flyway)是鸟类在欧亚大陆和非洲之间的迁徙路线,经过以色列和埃及之间的西奈半岛。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鸟类迁徙走廊之一。

【民十一32】「百姓起来,终日终夜,并次日一整天,捕取鹌鹑;至少的也取了十贺梅珥,为自己摆列在营的四围。」

【民十一33】「肉在他们牙齿之间尚未嚼烂,耶和华的怒气就向他们发作,用最重的灾殃击杀了他们。」

  • 「贺梅珥」(32节)是一只驴子所驮的重量,「十贺梅珥」大约有2200升。以色列人太贪婪了,竟然「至少的也取了十贺梅珥」(32节),两天就捕取了可以吃一个月的鹌鹑,生怕鹌鹑很快飞走。
  • 神照着祂的应许显出了恩典(23节),但人的心若是「体贴肉体」(罗八6),享用了恩典还是看不见神。虽然他们亲眼目睹这么多鹌鹑被风刮来,但对神能否把鹌鹑留在这里「一个整月」(20节),却没有信心。人的心思总是「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与其每天求神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六11),不如把一个月的鹌鹑都「为自己摆列在营的四围」晒干。
  • 「尚未嚼烂」可能指这些鹌鹑「被消耗用尽之前」。「灾殃」可能是食物中毒。这些鹌鹑并不能在炎热的旷野里长久保存,毫无节制的捕杀不但浪费了恩典,还带来了「最重的灾殃」。这正是「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我们如果象以色列人一样为自己的「贪欲的心」在神面前「哭号」(4节),有时神也会应允,但带领的结果却不是福气,而是重重的管教。

【民十一34】「那地方便叫做基博罗·哈他瓦(就是贪欲之人的坟墓),因为他们在那里葬埋那起贪欲之心的人。」

【民十一35】「百姓从基博罗·哈他瓦走到哈洗录,就住在哈洗录。」

  • 「基博罗·哈他瓦」的意思是「情欲之墓」。「基博罗」就是「坟墓」,「哈他瓦」就是「情欲」。「哈洗录」的意思是「驻扎」。「基博罗·哈他瓦」和「哈洗录」的确切地点现在已不能确定。
  • 神借着百姓的「哭号」(4节),显露了他们的「贪欲之心」,使「他们在那里葬埋那起贪欲之心的人」(34节),但「贪欲之心」却还没有被完全埋葬。「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罗八5),我们「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才有可能把「贪欲之心」也埋葬在「基博罗·哈他瓦」,使我们不再活在自己里,只活在神的丰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