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记第1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利十五1】「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

【利十五2】「『你们晓谕以色列人说:人若身患漏症,他因这漏症就不洁净了。」

【利十五3】「他患漏症,无论是下流的,是止住的,都是不洁净。」

  • 「身」(2节)很可能是男性生殖器的委婉说法。2-15节的「漏症」(2节)指男性生殖器官不受控制地流出分泌物的病变,比如淋病。
  • 「止住的」原文意思是「封闭」,不是指漏症痊愈不再下流,而是指分泌物凝结了,暂时没有流出来。
  • 本章所提到的「漏症」等生理现象,都与人的生育能力有关。如果这些生理现象不能产生生命,就会成为死亡,不能显明生命的功用,亏欠了神「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一28)的心意,所以在神面前「就不洁净了」(2节)。
  • 属灵生命的「漏症」,就是让人白白漏掉生命的一切事物。如果我们所做的事情不能造就生命、影响生命,「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只是让我们白白耗掉生命,我们「因这漏症就不洁净了」(2节)。

【利十五4】「他所躺的床都为不洁净,所坐的物也为不洁净。」

【利十五5】「凡摸那床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6】「那坐患漏症人所坐之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7】「那摸患漏症人身体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8】「若患漏症人吐在洁净的人身上,那人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9】「患漏症人所骑的鞍子也为不洁净。」

【利十五10】「凡摸了他身下之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拿了那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11】「患漏症的人没有用水涮手,无论摸了谁,谁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

【利十五12】「患漏症人所摸的瓦器就必打破;所摸的一切木器也必用水涮洗。」

  • 「鞍子」(9节)指骑马的用具,除了马鞍外,也被译为「车」(王上四26)、「坐垫」(歌三10)。
  • 这些分泌物不但使得病患个人不洁净,也污染了他所接触的其他人和物品。洁净不会传染,不洁净却很容易传染,会把接触到的人的生命也拖下去。
  • 摩西的律法只在此处提到「用水涮手」(11节),成为后来犹太人洗手传统(太十五2)的来源之一。

【利十五13】「『患漏症的人痊愈了,就要为洁净自己计算七天,也必洗衣服,用活水洗身,就洁净了。」

【利十五14】「第八天,要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来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把鸟交给祭司。」

【利十五15】「祭司要献上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因那人患的漏症,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 一般的「赎罪祭」和「燔祭」,只有贫穷人可以献班鸠或雏鸽(五7,十二8,十四22),但漏症的洁净礼,不论贫富都是献雀鸟,可能因为漏症相对还比较轻微,只是生命流失的开始。
  • 「赎罪祭」是为了求赦免、洁净,「燔祭」是为了求神重新悦纳自己。当我们着迷于一些事物,任由这些事物取代主的地位的时候,里面渐渐就会丧失对属灵事物的爱慕,渐渐失去在主里的平安、喜乐和盼望,这时我们生命就患上了「漏症」,虽然还不是死亡,但却失去了功用。因此,「患漏症的人痊愈了」(13节),就要献上「赎罪祭」,在神面前洁净自己;再献上「燔祭」,求神悦纳重新奉献的自己。
上图:漏症的洁净礼,无论贫富、男女,祭物都是两只斑鸠或两只雏鸽。

上图:漏症的洁净礼,无论贫富、男女,祭物都是两只斑鸠或两只雏鸽。

【利十五16】「『人若梦遗,他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全身。」

【利十五17】「无论是衣服是皮子,被精所染,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

【利十五18】「若男女交合,两个人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澡。」

  • 「若男女交合,两个人必不洁净到晚上」,原文是「若男女交合而沾染了精液,两个人必不洁净到晚上」(英文ESV、NASB译本)。因此,并不是说「男女交合」本身不洁净,而是指夫妻交合有所缺憾,导致精液外泄,结果就和「梦遗」(16节)一样,不能发生正常的功用,所以成为不洁净。
  • 神安排夫妻「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祝福他们「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一28),并反复强调夫妻生活是美好的(箴五15-19;三十19;传九9)。因此,「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来十三4),夫妻生活「不可彼此亏负」(林前七3-5)。

【利十五19】「『女人行经,必污秽七天;凡摸她的,必不洁净到晚上。」

【利十五20】「女人在污秽之中,凡她所躺的物件都为不洁净,所坐的物件也都不洁净。」

【利十五21】「凡摸她床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22】「凡摸她所坐什么物件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23】「在女人的床上,或在她坐的物上,若有别的物件,人一摸了,必不洁净到晚上。」

【利十五24】「男人若与那女人同房,染了她的污秽,就要七天不洁净;所躺的床也为不洁净。」

  • 「女人行经」(19节)原文是「若是女人流出东西,从她身上所流出的是血」(英文ESV、NASB译本),指女性正常的生理周期。
  • 「女人行经」是因为有生育能力的妇女每个月预备好怀孕,却没有怀孕发生,所以子宫内膜崩解、排出体外。虽然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因为没有实现产生新生命的功用,所以也属于「不洁净」。

【利十五25】「『女人若在经期以外患多日的血漏,或是经期过长,有了漏症,她就因这漏症不洁净,与她在经期不洁净一样。」

【利十五26】「她在患漏症的日子所躺的床、所坐的物都要看为不洁净,与她月经的时候一样。」

【利十五27】「凡摸这些物件的,就为不洁净,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利十五28】「女人的漏症若好了,就要计算七天,然后才为洁净。」

【利十五29】「第八天,要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带到会幕门口给祭司。」

【利十五30】「祭司要献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因那人血漏不洁,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她赎罪。」

  • 「血漏」包括许多妇科疾病。正常的生理现象不必献祭,但长期漏掉生命的「漏症」(25节)就需要献祭。
  • 女人的「漏症」和男人的「漏症」所献的祭都一样(14-15节)。因为无论是富人和穷人、男人和女人,「漏症」对自己生命的影响都是一样的。
  • 患「血漏」的妇女碰触别人,会使别人不洁净(27节)。但那位「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可五25)的女人冒着被人歧视的危险,也要「摸耶稣的衣裳」(可五27),表明她深信主耶稣具有洁净的能力。主耶稣看重她的信心,就用超越律法的恩典医治了她的「血漏」,宣告:「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灾病痊愈了。」(可五34)。
  • 律法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医治,而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三24)。因此,洁净的条例只是指示人在洁净之后怎样行洁净礼,却不能医治人,只有主耶稣才能成就律法所不能成就的医治。

【利十五31】「『你们要这样使以色列人与他们的污秽隔绝,免得他们玷污我的帐幕,就因自己的污秽死亡。』」

  • 如果这些洁净的条例是单纯为了个人卫生,神更应该指示食物要干净、饭前便后要洗手、打喷嚏要遮挡…..但神设立这些条例的目的,是为了使神的「帐幕」不受「玷污」。所以不洁净的人不可进到会幕献祭,因为「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十二14)。
  • 旧约时代,神借着有形的「帐幕」与百姓同住(出二十五8)。以色列人的身体接触「帐幕」,所以身体必须「与他们的污秽隔绝」。新约时代,神借着圣灵与我们同住,因此我们更应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林后七1),对于所有的人、事、物都应当思想:这些讨神喜悦吗?

【利十五32】「这是患漏症和梦遗而不洁净的,」

【利十五33】「并有月经病的和患漏症的,无论男女,并人与不洁净女人同房的条例。」

  • 在第十一至十五章的洁净条例中,只有外表显而易见的大麻风才由祭司来判断,其他的不洁净都是别人不易察觉的,必须由每个人自己来执行,「自己计算七天」(13、28节)。
  • 因此,神的百姓自己就是洁净条例的执行者,这正预表了神将要设立的新约:「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耶三十一33-34)。在新约中,神的百姓都将被里面的圣灵所光照,自己省察自己,自己执行属灵的洁净条例,因为「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启二十一27)。
上图:1349年黑死病期间,欧洲人把犹太人当作替罪羊活活烧死(Royal Library of Belgium manuscript 1376/77)。1347年,欧洲爆发了黑死病,夺去了约30-60%人口的生命。被隔离在隔都(ghettos)里的犹太社区严格遵守利未记中的洁净条例,死亡率只有别的民族的一半。然而不好好读圣经的中世纪欧洲人不检讨自己糟糕的卫生习惯,却认为是犹太人投毒导致了黑死病,掀起了大规模迫害、屠杀犹太人的群众运动,许多地方政府也推波助澜。教宗克勉六世(Pope Clement VI ,1342-1352年在位)颁布两次教宗诏书来保护犹太人,但却无法阻止疯狂的群众和世俗政府。1348至1351年期间,大约发生了350次屠杀事件,摧毁了60个大犹太社区和150个小犹太社区,导致北欧的犹太人大规模迁往波兰和俄国,住在那里一直到二战爆发。

上图:1349年黑死病期间,欧洲人把犹太人当作替罪羊活活烧死(Royal Library of Belgium manuscript 1376/77)。1347年,欧洲爆发了黑死病,夺去了约30-60%人口的生命。被隔离在隔都(ghettos)里的犹太社区严格遵守利未记中的洁净条例,死亡率只有别的民族的一半。然而不好好读圣经的中世纪欧洲人不检讨自己糟糕的卫生习惯,却认为是犹太人投毒导致了黑死病,掀起了大规模迫害、屠杀犹太人的群众运动,许多地方政府也推波助澜。教宗克勉六世(Pope Clement VI ,1342-1352年在位)颁布两次教宗诏书来保护犹太人,但却无法阻止疯狂的群众和世俗政府。1348至1351年期间,大约发生了350次屠杀事件,摧毁了60个大犹太社区和150个小犹太社区,导致北欧的犹太人大规模迁往波兰和俄国,住在那里一直到二战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