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记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利十四1】「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利十四2】「『长大麻风得洁净的日子,其例乃是这样:要带他去见祭司;」

【利十四3】「祭司要出到营外察看,若见他的大麻风痊愈了,」

【利十四4】「就要吩咐人为那求洁净的拿两只洁净的活鸟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来。」

  • 神在上一章指出大麻风的症状和对付方法,却不提怎样为病人祷告、医治,而是接着启示大麻风的洁净礼。因为大麻风得痊愈完全是神的恩典,任何人都无法做成什么。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是那位医治人的神(出十五26)亲临人间,祂多次医治大麻风(太八2-4;可十四3;路十七11-19),使「长大麻风的洁净」(太十一5),成为弥赛亚的证据。
  • 大麻风痊愈的洁净礼包括两步:第一步完全是祭司的工作,让「求洁净」者可以回到营中,恢复属灵的地位;第二步是「求洁净」者主动的献祭,恢复与神的交通,可以进到会幕亲近神。
  • 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来十1),大麻风痊愈的洁净礼,启示了新约信徒的两步洁净:第一步完全是神的工作,神「借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徒十五9),「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林前六11),在神面前恢复了属灵的地位;第二步是已经称义的信徒主动「追求圣洁」(来十二14),「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林后七1),恢复与神的亲密交通。
  • 「长大麻风得洁净的日子」,首先必须「带他去见祭司」察验(2节)。「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十二14),所以长大麻风的人必须「独居营外」(十三46),不能回到营中与神同在,也无法回到营中「见祭司」。神不会改变圣洁的要求,但却为不洁净的人预备了一个出路:「祭司要出到营外」(3节),成为就近不洁净的中保,确定他能否回到营内。主耶稣也是这样道成肉身,来到罪人中间,「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十九10),祂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路五32)。
  • 「两只洁净的活鸟」又可译为「两只洁净的野鸟」,并非用来献祭,所以不限制是雏鸽或斑鸠,只要洁净的就行。犹太拉比认为是麻雀,拉丁文武加大译本直接翻译为「麻雀 Passer」。
  • 「香柏木」代表高大(摩二9)、不易朽坏的树木(赛四十20)。「朱红色线」原文是「朱红色的胭脂虫(coccus ilicis)」,被用来象征罪(赛一18)或卑微(诗二十二6;赛四十一14)。「牛膝草」是矮小的植物,能够吸水(太二十七48),被用来洒水或血。这三样物品用来象征获得洁净(来九19),正如大卫的祷告:「求祢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诗五十一7)。
  • 犹太传统认为,香柏木是最高的树,而牛膝草是最矮的,象征高傲如香柏木的罪人必须谦卑如牛膝草和虫子,罪才能得赎(《密西拿 Mishnah》Rashi on Numbers 19:22:11)。犹太人用朱红色线把牛膝草绑在香柏木上,作为刷子(《密西拿 Mishnah》Negaim 14)。
上图:大麻风痊愈的洁净礼分两步。第一步完全是祭司的工作,让求洁净者可以回到营中,恢复属灵的地位;第二步是求洁净者主动的献祭,恢复与神的交通,可以进到会幕亲近神。

上图:大麻风痊愈的洁净礼分两步。第一步完全是祭司的工作,让求洁净者可以回到营中,恢复属灵的地位;第二步是求洁净者主动的献祭,恢复与神的交通,可以进到会幕亲近神。

【利十四5】「祭司要吩咐用瓦器盛活水,把一只鸟宰在上面。」

【利十四6】「至于那只活鸟,祭司要把它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一同蘸于宰在活水上的鸟血中,」

【利十四7】「用以在那长大麻风求洁净的人身上洒七次,就定他为洁净,又把活鸟放在田野里。」

  • 「活水」(5节)就是流动的泉水或溪水。神是「活水的泉源」(耶二13;十七13),主耶稣宣告祂就是这活水的泉源,可以赐人「活水」(约四10),凡信祂的人,「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七38),而这活水就是主耶稣将要赐下的圣灵(约七39)。求洁净者要经过活水洒在身上的仪式,才能像死里复活一样成为洁净,开始新的生活,主耶稣也宣告:「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5)。
  • 这「活水」必须先与血混和,然后才洒在求洁净者的身上。血和水都是主耶稣在十字架时,兵丁刺祂肋旁时所流出的(约十九34)。这借着水和血而来的,就是耶稣基督;不是单用水,乃是用水又用血」(约壹五6)。
  • 「香柏木、朱红色线、牛膝草」和「活水」加在一起,被用作除罪的仪式(民十九6、17)。「洒七次」表明把血的功用完全地显明在那大麻风痊愈的人身上。
  • 这两只鸟的仪式,可能象征死而复活。一只鸟被宰杀流血,象征患了大麻风的旧人死了;另一只放生,象征洁净的人活了,从不洁净里重获自由。这「活鸟」蘸了死鸟的血,表明它与死鸟的生命合而为一,由活鸟完成死鸟所成全的,自由地飞回田野,正如基督死而复活所成就的救恩。今天我们属灵的「大麻风」得痊愈,也要透过圣灵的工作,经历使基督的死而复活的大能。
  • 主耶稣医治了十个长大麻风的人,让他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路十七14)。他们发现自己洁净以后,其中九个可能忙着行这洁净礼,只有一个撒马利亚人「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神」(路十七15)。

【利十四8】「求洁净的人当洗衣服,剃去毛发,用水洗澡,就洁净了;然后可以进营,只是要在自己的帐棚外居住七天。」

【利十四9】「第七天,再把头上所有的头发与胡须、眉毛,并全身的毛,都剃了;又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就洁净了。」

  • 这人已经洁净了,「可以进营」,却还要「在自己的帐棚外居住七天」,是要在众人面前完全见证自己已经蒙了恩典、得了洁净。
  • 「剃去毛发」是为了让别人能看见自己的皮肤已经复原。

【利十四10】「『第八天,他要取两只没有残疾的公羊羔和一只没有残疾、一岁的母羊羔,又要把调油的细面伊法十分之三为素祭,并油一罗革,一同取来。」

【利十四11】「行洁净之礼的祭司要将那求洁净的人和这些东西安置在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

  • 这个人的身体已经完全「洁净了」(9节),可以在营中、在自己的帐棚中自由出入,但在神面前却还是「本不洁净、求洁净的人」(19节),必须献上赎愆祭、赎罪祭、燔祭和素祭,才能与神恢复交通,被神看为是「洁净了」(20节)。
  • 这个人「第八天」到会幕再行第二步的洁净,好像婴孩出生「第八天」行割礼(十二3),正式地重新加入立约百姓的团体之中
  • 「公羊羔(10节)」原文是「公绵羊羔」,「母羊羔」(10节)原文是「母绵羊羔」。「细面伊法十分之三」(10节)大约有6.6升。「一罗革」(10节)不能确定,大约有275毫升。

【利十四12】「祭司要取一只公羊羔献为赎愆祭,和那一罗革油一同作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

【利十四13】「把公羊羔宰于圣地,就是宰赎罪祭牲和燔祭牲之地。赎愆祭要归祭司,与赎罪祭一样,是至圣的。」

【利十四14】「祭司要取些赎愆祭牲的血,抹在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

【利十四15】「祭司要从那一罗革油中取些倒在自己的左手掌里,」

【利十四16】「把右手的一个指头蘸在左手的油里,在耶和华面前用指头弹七次。」

【利十四17】「将手里所剩的油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就是抹在赎愆祭牲的血上。」

【利十四18】「祭司手里所剩的油要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头上,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第一个「赎愆祭」(12节)是对付人在神面前的亏欠。神的百姓因着自己的不洁净而「独居营外」期间(十三46),不能敬拜神、事奉神,履行「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的本分,这是对神的亏欠。这个赎愆祭与一般的赎愆祭(五14-六7)有许多不同之处:

  1. 一般的赎愆祭只能用一岁以上的「公绵羊」(五18;六6),而这里是用一岁的「公羊羔」(12节)。
  2. 祭司要「摇一摇」整个公羊羔(12节)。
  3. 有与承接圣职(八23-24)一样的抹血仪式(13节),表明这人已经洁净到象一个承接圣职的祭司,可以全人归给神。
  4. 有抹油的仪式(16-18节)。这油是普通的橄榄油,所以必须「在耶和华面前用指头弹七次」(16节),表示分别为圣,可以用来代表圣灵的工作。把油「抹在赎愆祭牲的血上」(17节),正如使罪人得以洁净的圣灵借着宝血赎罪的能力工作。所剩的油要抹在头上,表明这个人已经被神重新得着。

【利十四19】「祭司要献赎罪祭,为那本不洁净、求洁净的人赎罪;然后要宰燔祭牲,」

【利十四20】「把燔祭和素祭献在坛上,为他赎罪,他就洁净了。」

  • 第二个「赎罪祭」是献上母绵羊羔,为了在神面前得洁净。「赎罪」原文是「行洁净礼、遮盖、平息」。
  • 第三个「燔祭」是献上公绵羊羔,表明洁净者要把自己的主权重新毫无保留地交给神,求神悦纳。
  • 第四个「素祭」是献上「调油的细面伊法十分之三」(10节),表明今后要靠神的生命作供应,活出蒙神悦纳的生活。一般的「素祭」只烧一把,其余归祭司所有(六16),但这个「素祭」却和祭司为自己所献的「素祭」一样完全焚烧(六23),表明洁净者愿意就像祭司一样与神亲密相交。
  • 四个祭都献上了,在神面前才真正被看为「洁净了」(20节)。一个从大麻风里得洁净的人,对罪的体验特别深刻。所以他当得洁净以后,就不会仅仅停留在蒙赦免的地步,不会再根据自己来活,而是完全地降服在神的权柄之下,接受神生命的供应,活出神所悦纳的圣洁生活。这正预表基督洁净教会,目的是要与教会建立亲密的关系:祂「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5-27)。

【利十四21】「『他若贫穷不能预备够数,就要取一只公羊羔作赎愆祭,可以摇一摇,为他赎罪;也要把调油的细面伊法十分之一为素祭,和油一罗革一同取来;」

【利十四22】「又照他的力量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

【利十四23】「第八天,要为洁净,把这些带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交给祭司。」

【利十四24】「祭司要把赎愆祭的羊羔和那一罗革油一同作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

【利十四25】「要宰了赎愆祭的羊羔,取些赎愆祭牲的血,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

【利十四26】「祭司要把些油倒在自己的左手掌里,」

【利十四27】「把左手里的油,在耶和华面前,用右手的一个指头弹七次,」

【利十四28】「又把手里的油抹些在那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就是抹赎愆祭之血的原处。」

【利十四29】「祭司手里所剩的油要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头上,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利十四30】「那人又要照他的力量献上一只斑鸠或是一只雏鸽,」

【利十四31】「就是他所能办的,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与素祭一同献上;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利十四32】「这是那有大麻风灾病的人、不能将关乎得洁净之物预备够数的条例。』 」

穷人可以用「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22节)来代替赎罪祭和燔祭所要求的两只羊羔,「细面」(21节)也只需要三分之一。但用「一只公羊羔作赎愆祭」(21节)却是不能改变的,因为这是为了弥补亏欠。

【利十四33】「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利十四34】「『你们到了我赐给你们为业的迦南地,我若使你们所得为业之地的房屋中有大麻风的灾病,」

【利十四35】「房主就要去告诉祭司说:“据我看,房屋中似乎有灾病。”」

【利十四36】「祭司还没有进去察看灾病以前,就要吩咐人把房子腾空,免得房子里所有的都成了不洁净;然后祭司要进去察看房子。」

【利十四37】「他要察看那灾病,灾病若在房子的墙上有发绿或发红的凹斑纹,现象洼于墙,」

【利十四38】「祭司就要出到房门外,把房子封锁七天。」

【利十四39】「第七天,祭司要再去察看,灾病若在房子的墙上发散,」

【利十四40】「就要吩咐人把那有灾病的石头挖出来,扔在城外不洁净之处;」

【利十四41】「也要叫人刮房内的四围,所刮掉的灰泥要倒在城外不洁净之处;」

【利十四42】「又要用别的石头代替那挖出来的石头,要另用灰泥墁房子。」

  • 「房屋中有大麻风的灾病」(34节),指房子感染了霉菌,很容易蔓延,并且难以去除,就像皮肤患了大麻风。
  • 神「使你们所得为业之地的房屋中有大麻风的灾病」(34节),表明神允许在迦南安息之地出现不安息,因为应许之地只是天上真像不完全的预表,不能完全避开罪恶的影响。同样,神也允许在教会中出现属灵的「大麻风」。
  • 「墁房子」即粉刷墙壁。「城外不洁净之处」,最有名的就是后来耶路撒冷西南方的欣嫩子谷。
上图:新约时代哥拉汛的石头房子,从主前13世纪开始,迦南地的建筑表面通常涂有一层石灰石掺沙土做成的类似水泥的灰泥,但雨季这些泥土大部分都会剥落。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房子普遍用灰泥墁房子,古埃及人在他们的建筑物上涂抹灰泥,以方便画壁画。一般的房子用稻草和污泥的混合物作为灰泥,大型建筑用稻草、熟石灰和白沙混合在一起作灰泥。

上图:新约时代哥拉汛的石头房子,从主前13世纪开始,迦南地的建筑表面通常涂有一层石灰石掺沙土做成的类似水泥的灰泥,但雨季这些泥土大部分都会剥落。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房子普遍用灰泥墁房子,古埃及人在他们的建筑物上涂抹灰泥,以方便画壁画。一般的房子用稻草和污泥的混合物作为灰泥,大型建筑用稻草、熟石灰和白沙混合在一起作灰泥。

【利十四43】「『他挖出石头,刮了房子,墁了以后,灾病若在房子里又发现,」

【利十四44】「祭司就要进去察看,灾病若在房子里发散,这就是房内蚕食的大麻风,是不洁净。

【利十四45】「他就要拆毁房子,把石头、木头、灰泥都搬到城外不洁净之处。」

【利十四46】「在房子封锁的时候,进去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

【利十四47】「在房子里躺着的必洗衣服;在房子里吃饭的也必洗衣服。」

  • 应许之地的房子也会得大麻风,有大麻风的石头和灰泥若不赶快挖出来扔掉,灾病就会在房子里发散,结果「就要拆毁房子」(45节)。
  • 同样,「神的家」(提前三15)教会里也会得大麻风。教会里出现了罪,必须赶快对付,「倘若你一只手,或是一只脚,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你缺一只手,或是一只脚,进入永生,强如有两手两脚被丢在永火里」(太十八8)。主耶稣说:「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启二5) ,「何必白占地土呢」(路十三7)。
  • 「蚕食的大麻风」意思是恶性的霉菌。
上图:主前1300-600年典型的以色列房子。1、入口;2、庭院(A. 火坑;B. 水箱);3、居住区;4、储藏室、工作间、厨房;5、屋顶(C. 用来刷屋顶的滚筒。雨季之后,屋顶需要重新用灰泥刷一遍。在温暖的天气可以用作额外的吃饭、工作、睡觉的场所);6、畜栏。

上图:主前1300-600年典型的以色列房子。1、入口;2、庭院(A. 火坑;B. 水箱);3、居住区;4、储藏室、工作间、厨房;5、屋顶(C. 用来刷屋顶的滚筒。雨季之后,屋顶需要重新用灰泥刷一遍。在温暖的天气可以用作额外的吃饭、工作、睡觉的场所);6、畜栏。

【利十四48】「『房子墁了以后,祭司若进去察看,见灾病在房内没有发散,就要定房子为洁净,因为灾病已经消除。」

【利十四49】「要为洁净房子取两只鸟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

【利十四50】「用瓦器盛活水,把一只鸟宰在上面,」

【利十四51】「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并那活鸟,都蘸在被宰的鸟血中与活水中,用以洒房子七次。」

【利十四52】「要用鸟血、活水、活鸟、香柏木、牛膝草,并朱红色线,洁净那房子。」

【利十四53】「但要把活鸟放在城外田野里。这样洁净房子(原文是为房子赎罪),房子就洁净了。』」

洁净房子的仪式(49-53节)和洁净人的仪式一样(1-9节),所有的受造物和人类一样需要得拯救。但房子不需要献祭,因为它与神没有个人的相交。

【利十四54】「这是为各类大麻风的灾病和头疥,」

【利十四55】「并衣服与房子的大麻风,」

【利十四56】「以及疖子、癣、火斑所立的条例,」

【利十四57】「指明何时为洁净,何时为不洁净。这是大麻风的条例。」

  • 神「指明何时为洁净,何时为不洁净」,却不指明如何预防和医治「大麻风」,表明这些条例的目的并不是单纯为了健康,而是为了属灵的洁净。
  • 神百姓的「大麻风」往往是因为属灵上出了问题,任凭「你们所得为业之地的房屋中有大麻风的灾病」的,正是神自己(34节)。所以神说:「你们如今要知道:我,惟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申三十二39)。
  • 古代中东各民族大都认为疾病直接与他们的神有关,所以医治的方法就是向偶像祈求,外邦祭司献祭的程序也包括医治的仪式,祭司也就成为巫医。但「大麻风的条例」却完全不同,祭司不但不施行任何医治,反而置身事外,只负责察验「何时为洁净,何时为不洁净」。如果不洁净,祭司就放手,不再理会,直至病人已经洁净,祭司才为他行洁净礼。病得医治必须由病人自己向神谦卑祈求(撒下十二16;王上八37-38;王下二十2-3),因为「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十五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