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记第1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利十三1】「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利十三2】「『人的肉皮上若长了疖子,或长了癣,或长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大麻风的灾病,就要将他带到祭司亚伦或亚伦作祭司的一个子孙面前。」

  • 「大麻风 צָרַעַת」原文的字根是「得皮肤病 צָרַע」,泛指各种恶性皮肤病和衣服、房屋的霉烂,并非现代医学所定义的「麻风病 Leprosy / Hansen’s Disease」。人长了「大麻风」,就失去了原来的形象和荣耀,所以要「定他为不洁净」(3节),不能再亲近神。在神的眼中,每一个罪人都是麻风病人,都亏缺了神的形象和荣耀,不能蒙悦纳。所以神就预备了一条出路,能使我们这些长大麻风的罪人得以洁净。
  • 大祭司亚伦的工作预表基督,长大麻风的人被带到大祭司面前察看,如同对罪的审判或赦免:「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约五22),而审判的依据是神的话。
  • 「疖子」指肿块。「癣」指结痂的现象。「火斑」原文是「皮肤上的发亮斑块」(4节)。
  • 祭司不是医生,他的工作不是为了诊断或治疗疾病,而是要判断人是否合适参加敬拜。所以祭司并不询问病痛的感受或患病的原因,只察看外表。
上图:塞尔苏斯(Aulus Cornelius Celsus,主前25-主后50年)编纂的百科全书《医术 De Medicina》。在这本书中提到希腊文称为elephantiasis graecorum的疾病,症状与现代的麻风病相似。但主前3-2世纪的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却把「大麻风 צָרַעַת」译为Λέπρα(lepra),意思是「使皮肤有鳞的病」。主后5世纪耶柔米(Jerome)在翻译拉丁文武加大译本时,也没有使用学名elephantiasis graecorum,而是使用lepra的音译,表明他并不认为lepra就是麻风病,而只是一种恶性皮肤病。从lepra转变来的英文leprosy,后来被用来称呼「麻风病 Hansen's Disease」。

上图:塞尔苏斯(Aulus Cornelius Celsus,主前25-主后50年)编纂的百科全书《医术 De Medicina》。在这本书中提到希腊文称为elephantiasis graecorum的疾病,症状与现代的麻风病相似。但主前3-2世纪的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却把「大麻风 צָרַעַת」译为Λέπρα(lepra),意思是「使皮肤有鳞的病」。主后5世纪耶柔米(Jerome)在翻译拉丁文武加大译本时,也没有使用学名elephantiasis graecorum,而是使用lepra的音译,表明他并不认为lepra就是麻风病,而只是一种恶性皮肤病。从lepra转变来的英文leprosy后来被用来称呼「麻风病 Hansen’s Disease」,所以现代人常常把圣经里的「大麻风」误解为现代的「麻风病」。

【利十三3】「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灾病,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灾病的现象深于肉上的皮,这便是大麻风的灾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为不洁净。」

【利十三4】「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现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关锁七天。」

【利十三5】「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灾病止住了,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还要将他关锁七天。」

【利十三6】「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要定他为洁净,原来是癣;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

【利十三7】「但他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察看以后,癣若在皮上发散开了,他要再将身体给祭司察看。」

【利十三8】「祭司要察看,癣若在皮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麻风。」

  • 1-8节是一般皮肤病的察验方法。
  • 神把「将圣的、俗的,洁净的、不洁净的,分别出来」(十10)的任务交给祭司,在大麻风的条例中,祭司的判决是唯一的权威(申二十四8)。因此,神指示祭司谨慎察看,若有犹疑,必须「关锁七天」(4节),甚至两个「七天」来观察。既不能把长大麻风的人留在营中,与神的圣洁和公义冲突;又不能把不是大麻风的人赶出营外,与神的恩典和慈爱不合。
  • 今天,基督也把判断信徒是否洁净的权柄交给教会:「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八18),所以教会在判断信徒洁净的时候也必须要像察验大麻风那样谨慎。
  • 大麻风的第一个特征是毛发「变白」(3节),而古代以色列人的毛发应该是黑色的。犯罪的结果,使人失去了起初被造时神的形像,「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
  • 大麻风的第二个特征是「深于皮」(4节),很难根治。罪表现在外面,根源却在里面。
  • 大麻风的第三个特征是「在皮上发散」(6节),带出了犯罪的影响。一个犯罪的人不仅让自己落在罪中,同时也会影响周围的人一同犯罪,因为「他们虽知道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一32)。
  • 「发暗」原文是「黯淡、暗色、模糊」,意思是「变淡」、「消退」。

【利十三9】「『人有了大麻风的灾病,就要将他带到祭司面前。」

【利十三10】「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长了白疖,使毛变白,在长白疖之处有了红瘀肉,」

【利十三11】「这是肉皮上的旧大麻风,祭司要定他为不洁净,不用将他关锁,因为他是不洁净了。」

【利十三12】「大麻风若在皮上四外发散,长满了患灾病人的皮,据祭司察看,从头到脚无处不有,」

【利十三13】「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长满了大麻风,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全身都变为白,他乃洁净了。」

【利十三14】「但红肉几时显在他的身上就几时不洁净。」

【利十三15】「祭司一看那红肉就定他为不洁净。红肉本是不洁净,是大麻风。」

【利十三16】「红肉若复原,又变白了,他就要来见祭司。」

【利十三17】「祭司要察看,灾病处若变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他乃洁净了。」

  • 9-17节是慢性皮肤病的察验方法。「旧大麻风」(11节)原文是「慢性大麻风」(英文ESV、NASB、NIV译本)。
  • 「全身的肉若长满了大麻风」(13节),指全身变白,是基因变异,不会传染。
  • 「红瘀肉」(10节)、「红肉」(14节)的意思是「溃烂的肉」,是慢性严重皮肤病的明显症状,所以不必「关锁七天」(4节)反复察看,可以「一看那红肉就定他为不洁净」(15节)。

【利十三18】「『人若在皮肉上长疮,却治好了,」

【利十三19】「在长疮之处又起了白疖,或是白中带红的火斑,就要给祭司察看。」

【利十三20】「祭司要察看,若现象洼于皮,其上的毛也变白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麻风的灾病发在疮中。」

【利十三21】「祭司若察看,其上没有白毛,也没有洼于皮,乃是发暗,就要将他关锁七天。」

【利十三22】「若在皮上发散开了,祭司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灾病。」

【利十三23】「火斑若在原处止住,没有发散,便是疮的痕迹,祭司就要定他为洁净。」

  • 18-23节是伤痕类皮肤病的察验方法。
  • 「洼于皮」(20节)意思是「深透皮肤」。

【利十三24】「『人的皮肉上若起了火毒,火毒的瘀肉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带红的,或是全白的,」

【利十三25】「祭司就要察看,火斑中的毛若变白了,现象又深于皮,是大麻风在火毒中发出,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麻风的灾病。」

【利十三26】「但是祭司察看,在火斑中若没有白毛,也没有洼于皮,乃是发暗,就要将他关锁七天。」

【利十三27】「到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火斑若在皮上发散开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麻风的灾病。」

【利十三28】「火斑若在原处止住,没有在皮上发散,乃是发暗,是起的火毒,祭司要定他为洁净,不过是火毒的痕迹。」

  • 24-28节是烫伤类皮肤病的察验方法。
  • 「火毒」意思是「被火烫伤的疤痕」。

【利十三29】「『无论男女,若在头上有灾病,或是男人胡须上有灾病,」

【利十三30】「祭司就要察看;这灾病现象若深于皮,其间有细黄毛,就要定他为不洁净,这是头疥,是头上或是胡须上的大麻风。」

【利十三31】「祭司若察看头疥的灾病,现象不深于皮,其间也没有黑毛,就要将长头疥灾病的关锁七天。」

【利十三32】「第七天,祭司要察看灾病,若头疥没有发散,其间也没有黄毛,头疥的现象不深于皮,」

【利十三33】「那人就要剃去须发,但他不可剃头疥之处。祭司要将那长头疥的,再关锁七天。」

【利十三34】「第七天,祭司要察看头疥,头疥若没有在皮上发散,现象也不深于皮,就要定他为洁净,他要洗衣服,便成为洁净。」

【利十三35】「但他得洁净以后,头疥若在皮上发散开了,」

【利十三36】「祭司就要察看他。头疥若在皮上发散,就不必找那黄毛,他是不洁净了。」

【利十三37】「祭司若看头疥已经止住,其间也长了黑毛,头疥已然痊愈,那人是洁净了,就要定他为洁净。」

  • 29-37节是毛发类皮肤病的察验方法。
  • 「头疥」可能是头部鳞癣。

【利十三38】「『无论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

【利十三39】「祭司就要察看,他们肉皮上的火斑若白中带黑,这是皮上发出的白癣,那人是洁净了。」

38-39节是洁净的皮肤病。

【利十三40】「『人头上的发若掉了,他不过是头秃,还是洁净。」

【利十三41】「他顶前若掉了头发,他不过是顶门秃,还是洁净。」

【利十三42】「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若有白中带红的灾病,这就是大麻风发在他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

【利十三43】「祭司就要察看,他起的那灾病若在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有白中带红的,像肉皮上大麻风的现象,」

【利十三44】「那人就是长大麻风,不洁净的,祭司总要定他为不洁净,他的灾病是在头上。」

40-44节是分辨秃头与皮肤病。

【利十三45】「『身上有长大麻风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

【利十三46】「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

  • 「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十五26),但神对付大麻风的方法却是「独居营外」,首先离开与神同在的范围,而不是急着祷告、医治。因为「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十二14),所以长大麻风的人必须「独居营外」(十三46),与象征神同在的会幕隔绝,就像亚当夏娃被赶出乐园一样,不能再与神交通。但神让祂的百姓「独居营外」,是为了他有一天能「得洁净」(十四2),重新回到营内。
  • 神的管教是为了挽回人,而不是败坏人。今天,神也允许教会停止持续犯罪者的聚会,「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林前五5),目的是「使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五5)。当人在「营外」体会到外面的一切都没有意思的时候,心里才会苏醒,重新回到主的面前。
  • 在「营外」的人如果渴慕回到营内,首先必须真实承认自己的罪、痛恨自己的罪。「撕裂衣服、蓬头散发、蒙着上唇」都是哀痛的表示(45节)。喊叫「不洁净了!不洁净了」(45节),是公开承认自己的缺欠,免得别人沾染了他的污秽,表明这人的心里已经顺服下来,盼望重新回到营内。
  • 「独居」并非完全脱离社会、孤独生活,而是与正常人保持距离,仍然可以与不洁净的人同居(王下七3;路十七12)。

【利十三47】「『染了大麻风灾病的衣服,无论是羊毛衣服、是麻布衣服,」

【利十三48】「无论是在经上、在纬上,是麻布的、是羊毛的,是在皮子上,或在皮子做的什么物件上,」

【利十三49】「或在衣服上、皮子上,经上、纬上,或在皮子做的什么物件上,这灾病若是发绿,或是发红,是大麻风的灾病,要给祭司察看。」

【利十三50】「祭司就要察看那灾病,把染了灾病的物件关锁七天。」

【利十三51】「第七天,他要察看那灾病,灾病或在衣服上,经上、纬上,皮子上,若发散,这皮子无论当作何用,这灾病是蚕食的大麻风,都是不洁净了。」

【利十三52】「那染了灾病的衣服,或是经上、纬上,羊毛上,麻衣上,或是皮子做的什么物件上,他都要焚烧;因为这是蚕食的大麻风,必在火中焚烧。」

  • 衣服「染了大麻风灾病」(47节),指衣服感染了霉菌,很容易蔓延,并且难以去除,就像皮肤患了大麻风。
  • 「蚕食的」原文是「使疼痛、刺痛」,意思是「恶性的」。
  • 人的一切所有,包括衣服、房子、车子、爱好、朋友……,都可能染上使人远离神的「大麻风」。神处理这种「大麻风」方法是:把它除掉。古代以色列人没有多少衣服,但得了「大麻风」的衣服一定要烧掉。洁净是要付出代价的,不付出代价就不能过圣洁的生活。

【利十三53】「『祭司要察看,若灾病在衣服上,经上、纬上,或是皮子做的什么物件上,没有发散,」

【利十三54】「祭司就要吩咐他们,把染了灾病的物件洗了,再关锁七天。」

【利十三55】「洗过以后,祭司要察看,那物件若没有变色,灾病也没有消散,那物件就不洁净,是透重的灾病,无论正面反面,都要在火中焚烧。」

【利十三56】「洗过以后,祭司要察看,若见那灾病发暗,他就要把那灾病从衣服上,皮子上,经上、纬上,都撕去。」

【利十三57】「若仍现在衣服上,或是经上、纬上、皮子做的什么物件上,这就是灾病又发了,必用火焚烧那染灾病的物件。」

【利十三58】「所洗的衣服,或是经,或是纬,或是皮子做的什么物件,若灾病离开了,要再洗,就洁净了。』」

  • 「经上」原文意思是「经线、编结的」,在这里可能指「编结的」。
  • 「纬上」原文意思是「纬线、纺织的」,在这里可能指「纺织的」。
  • 「透重」原文是「侵蚀」,指正面背面都被霉侵蚀。

【利十三59】「这就是大麻风灾病的条例,无论是在羊毛衣服上,麻布衣服上,经上、纬上,和皮子做的什么物件上,可以定为洁净或是不洁净。」

神的百姓不但在食物、身体上要洁净,住房、衣服也要洁净。在今天这个污秽越来越成为主流的社会,我们必须付上代价,远离和放弃不洁净的人、事、物:「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又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因此叫众人沾染污秽」(来十二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