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记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利二1】「『若有人献素祭为供物给耶和华,要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

  • 第二个祭是「素祭」,是献上以色列人日用的主食谷物,其中一小部分「烧在坛上」献给神(2节),大部分归祭司享用(3节)。「素祭」的功用是在神面前「作为纪念」(2节),预表基督就是「生命的粮」(约六35),祂一面代替我们活在神面前「作为纪念」,一面成为我们生命的供应。
  • 神首先启示的是「燔祭」(一3),表明基督的所作使我们在神面前能蒙悦纳;接着就启示「素祭」,表明基督的所是成为我们生命的供应,使蒙了悦纳的人能活出神所喜悦的生活,「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弗四1),完全彰显神的形象。
  • 第一种「素祭」是「细面」,原文是「上好的面粉」,通常指小麦。「要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油」与「乳香」都象征「喜乐」(赛六十一3;诗四十五7-8;箴二十七9;歌四6、14),表明基督的生命满有平安喜乐。相比之下,另一种特殊的素祭是「疑恨的素祭,是思念的素祭,使人思念罪孽」(民五15),并没有喜乐,所以「不可浇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民五15)。
上图:乳香(Frankincense)是由乳香属植物印度齿叶乳香(Boswellia serrata)、也门乳香(Boswellia frereana)、苏丹纸皮乳香(Boswellia papyrifera)和索马里神圣乳香(Boswellia sacra)产出的含有挥发油的香味树脂,古代的集散中心是以示巴王国为中心的也门地区。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都广泛使用乳香,但乳香的产量不高,所以十分昂贵,是骆驼商队贸易的主要商品。素祭只用少量的乳香。

上图:乳香(Frankincense)是由乳香属植物印度齿叶乳香(Boswellia serrata)、也门乳香(Boswellia frereana)、苏丹纸皮乳香(Boswellia papyrifera)和索马里神圣乳香(Boswellia sacra)产出的含有挥发油的香味树脂,古代的集散中心是以示巴王国为中心的也门地区。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都广泛使用乳香,但乳香的产量不高,所以十分昂贵,是骆驼商队贸易的主要商品。素祭只用少量的乳香。

【利二2】「带到亚伦子孙作祭司的那里;祭司就要从细面中取出一把来,并取些油和所有的乳香,然后要把所取的这些作为纪念,烧在坛上,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利二3】「素祭所剩的要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

  • 「素祭」中需要「取出一把来」烧在坛上(2节),在神面前「作为纪念」(2节),表明基督代替我们活在神面前,使我们能蒙神「纪念」(2节)。而「素祭」的大部分不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2节)),而是「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成为祭司生命的供应。
  • 「至圣 קֹדֶשׁ קֹדֶשׁ」原文是「神圣、神圣」。圣香(出三十36)、「会幕和法柜,桌子与桌子的一切器具,灯台和灯台的器具,并香坛、燔祭坛,和坛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出三十26-28)都是「至圣的」,能使「凡挨着的都成为圣」(出三十29)。而「至圣的」的祭物能使「摸这些祭物的,都要成为圣」(六18)。在五种祭里,「素祭」、「赎罪祭」和「赎愆祭」都是「至圣的」(3节;六25;七1),只有祭司能吃,可以使吃了这些祭物的祭司「成为圣」,归神使用,正如神使基督成为我们的「圣洁」(林前一30)。

【利二4】「『若用炉中烤的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饼,或是抹油的无酵薄饼。」

【利二5】「若用铁鏊上做的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

【利二6】「分成块子,浇上油;这是素祭。」

【利二7】「若用煎盘做的物为素祭,就要用油与细面做成。」

【利二8】「要把这些东西做的素祭带到耶和华面前,并奉给祭司,带到坛前。」

【利二9】「祭司要从素祭中取出作为纪念的,烧在坛上,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利二10】「素祭所剩的要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

  • 第二种「素祭」是用细面加工而做的「炉中烤的物」(4节)、「铁鏊上做的物」(5节)或「煎盘做的物」(7节),无论怎么制作,都必须有「细面」和「油」。
  • 「炉」指「轻便的火炉」。「铁鏊」指「烘焙食物用的烙盘」,用陶土或金属制成。「煎盘」指「炖煮、油炸食物用的平底锅」,用陶土或金属制成。
上图:古代中东人用来烤饼的泥炉(Tannur)。

上图:古代中东人用来烤饼的泥炉(Tannur)。

【利二11】「『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

【利二12】「这些物要献给耶和华作为初熟的供物,只是不可在坛上献为馨香的祭。」

  • 「素祭」预表基督的所是,所以「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11节),改变基督生命的味道。
  • 古代的「酵」是从上次发酵后的面团里留下的一小块,与新的面粉混在一起时,可以使新面团发起来。「酵」的特点是渗透、膨胀,本身是中性的,根据上下文,可以用作正面或负面的比喻。这里的「酵」很可能是象征罪,正如「无酵节」所表明的(出十二17-20)。
  • 「酵」和「蜜」虽然「不可在坛上献为馨香的祭」,但可以作为「初熟的供物」(代下三十一5),正如在五旬节所献上的「初熟之物」(二十三17)。这些「初熟的供物」并不是用来表明基督,而是表明得救的罪人所组成的教会,「在祂所造的万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雅一18),「归与神和羔羊」(启十四4)。
  • 「初熟的供物」原文是「上好的奉献物」、「首先的奉献物」。

【利二13】「凡献为素祭的供物都要用盐调和,在素祭上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

  • 「盐」有「不废坏」的性质(民十八19;代下十三5),被古人用作立约的象征,所以被称为「你神立约的盐」。
  • 所有的祭都有与神立约的意义,不只是「献为素祭的供物」,「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结四十三24)。所以神把祂的圣民称为「那些用祭物与我立约的人」(诗五十5)。

【利二14】「若向耶和华献初熟之物为素祭,要献上烘了的禾穗子,就是轧了的新穗子,当作初熟之物的素祭。」

【利二15】「并要抹上油,加上乳香;这是素祭。」

【利二16】「祭司要把其中作为纪念的,就是一些轧了的禾穗子和一些油,并所有的乳香,都焚烧,是向耶和华献的火祭。』」

  • 第三种「素祭」是「初熟之物」(14节),可能指初熟的大麦。
  • 「禾穗子」(14节)原文是大麦穗子。「轧了的新穗子」(14节),是把烘干的穗子用手磋成谷粒,是穷人们常吃的食物。
  • 「素祭」献上的不是祭牲而是谷物,是五种祭中唯一不流血的祭。「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九22),所以「素祭」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人的罪,而是为了供应人的生命。但「素祭」总是伴随着流血「燔祭」或「平安祭」(民十五3-4)。
  • 大祭司每天早晚都要献上「燔祭」与「素祭」(出二十九38-39),再加上其他人献上的「素祭」,祭司每天所吃的几乎都是这些「素祭」。基督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约六51),神要让每一个「有君尊的祭司」(彼前二9)都不住地得着神儿子生命的供应,使我们能活出圣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