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出十七1】「以色列全会众都遵耶和华的吩咐,按着站口从汛的旷野往前行,在利非订安营。百姓没有水喝,」

  • 「按着站口」原文是「按着行程」,这个行程的每一站都是「遵耶和华的吩咐」,目的就是要把以色列人带到「没有水喝」的「利非订」。神要把与「玛拉」相似的难处摆在百姓面前(十五23),完成从「玛拉」和「汛的旷野」开始的「试验」(十五25;十六4)。
  • 「利非订」是以色列人到达西奈山之前的最后一站(十九2),一般认为就是今天西奈半岛南部的拉法伊德旱溪(Wadi Refayid)。从「汛的旷野」到「利非订」,中间经过了「脱加」、「亚录」两站(民三十三12-14)。

【出十七2】「所以与摩西争闹,说:『给我们水喝吧!』摩西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与我争闹?为什么试探耶和华呢?』」

【出十七3】「百姓在那里甚渴,要喝水,就向摩西发怨言,说:『你为什么将我们从埃及领出来,使我们和我们的儿女并牲畜都渴死呢?』」

  • 在摩西五经的原文里,「试探」与神的「试验」(十五25;十六4;二十20;创二十二1;申八2、16;十三3)都是同一个字,是中性的。百姓是「试验」(申三十三8)神是否仍然与他们同在(7节),并非出于恶意,而是出于小信。
  • 「利非订」和「玛拉」的难处都是「没有水喝」(1节),但细节并不相同。「玛拉」还有水,只是「水苦」(十五23),而「利非订」连苦水都没有。以色列人的「信心」建立在苦水变甜的经历上(十五25),现在连「苦水」都没有了,他们的「信心」也就崩溃了。「玛拉」的经历不但没能让他们在新的难处中呼求神、寻求「神的话」(十五26),反而使他们怀疑神已经离开他们了,所以才再次落到「没有水喝」(1节)的地步。因此,连每天看得见的云柱、火柱、吗哪,神的「律例、典章」(十五25),也不能让他们回到神面前去求告,反而从「向摩西发怨言」(十五24)变成「与摩西争闹」(2节),甚至「几乎要拿石头打死」(4节)摩西。
  • 以色列人的「信心」并不是根据「神的话」(十五26),而是根据眼见的事实和过去的经验。建立在「玛拉」苦水变甜的经验上的信心,并不能帮助人应对「汛的旷野」的断粮和「利非订」的缺水,更不能超越一切将来可能面临的新的难处,迎接亚玛力人的争战(8节)。
  • 真正的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而是根据「神的话」(十五26),相信「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三十三9),相信「耶和华说过的必定成就」(结二十四14;十二25、28)。

【出十七4】「摩西就呼求耶和华说:『我向这百姓怎样行呢?他们几乎要拿石头打死我。』」

【出十七5】「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手里拿着你先前击打河水的杖,带领以色列的几个长老,从百姓面前走过去。」

  • 摩西「拿着先前击打河水的杖」,「从百姓面前走过去」,不是示威,而是提醒百姓思想「神的话」里所带的权柄和能力,提醒百姓领会神做事的法则:神是用话语做工的神,只要有「神的话」,这根普通的杖可以使「河水」变成血,可以把「玛拉」的苦水变甜,也可以在没水的「利非订」使磐石出水。因此,人的信心应当根据「神的话」,而不是根据眼见的事实或过去的经验。
  • 「带领以色列的几个长老」,表明此时有几位长老已经成为摩西的同工。

【出十七6】「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里,站在你面前。你要击打磐石,从磐石里必有水流出来,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长老眼前这样行了。」

  • 「何烈」可能是一个山脉,而西奈山是其中的一个山峰。
  • 保罗说「那磐石就是基督」(林前十14),击打磐石预表基督被击打,「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五十三5)。亚当的后裔是不配得神恩典的,神乐意向人施恩,是因为神的儿子在那里忍受击打,从磐石里就有水流出来。
  • 犹太人传统认为这「磐石」一路随着以色列人的旅程,如同吗哪的供应一样,每天都流出水来供应以色列人的需要。

【出十七7】「他给那地方起名叫玛撒(就是试探的意思),又叫米利巴(就是争闹的意思);因以色列人争闹,又因他们试探耶和华,说:『耶和华是在我们中间不是?』」

虽然神用恩典来遮盖以色列人的愚昧,但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愚昧,所以把「利非订」改名为「玛撒」和「米利巴」,用这两个名字不住地提醒神的百姓:人的信心必须根据「神的话」(十五26),跟随神的人必须从神的恩典和作为中领会祂做事的法则,这样就不会在环境、时间和难处变化之后「试探」、「争闹」,怀疑「耶和华是在我们中间不是」。

【出十七8】「那时,亚玛力人来在利非订,和以色列人争战。」

  • 「亚玛力人」是以扫的后裔(创三十六12),在西奈半岛游牧,曾在加低斯的绿洲安营(创十四7)。「利非订」附近的费兰旱溪(Wadi Feiran)是西奈半岛最好的绿洲,可能因此亚玛力人想把以色列逐离这一带。他们的战术是趁以色列人「疲乏困倦」,袭击「尽后边软弱的人」(申二十五18)。
  • 神让以色列人停留在「利非订」,正是要在这里等待亚玛力人来争战。当以色列人还没有接受造就的时候,神就不让他们遭遇争战,「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就回埃及去」(十三17)。现在以色列人在「利非订」学习了信心的功课以后,就有条件开始学习争战,成为真正的「耶和华的军队」(十二41)。

【出十七9】「摩西对约书亚说:『你为我们选出人来,出去和亚玛力人争战。明天我手里要拿着神的杖,站在山顶上。』」

  • 神刚刚吩咐摩西「手里拿着你先前击打河水的杖」(6节),击打磐石出水。现在摩西「手里要拿着神的杖,站在山顶上」,是要提醒以色列人,虽然以色列人从来没有靠主争战的经验,但只要他们的信心是根据神的话,而不是根据眼见的事实和过去的经验,就应当相信,那使磐石出水、红海分开的神,也同样能带领他们争战得胜。
  • 「约书亚」原名「何希阿 הוֹשֵׁעַ」(民十三8),意思是「拯救」;摩西给他改名为「约书亚 יְהוֹשׁוּעַ」(民十三16),意思是「耶和华是拯救」。「耶稣」就是「约书亚」的希腊文形式。约书亚此时约四十岁,是以法莲支派的领袖(三十三11;民一10),摩西的助手(二十四13),又是窥探迦南地十二探子之一(民十三),摩西去世前,将领导以色列人进迦南地的责任交给了约书亚(书一1-2)。

【出十七10】「于是约书亚照着摩西对他所说的话行,和亚玛力人争战。摩西、亚伦,与户珥都上了山顶。」

「户珥」是摩西的助手,曾和亚伦一起担任审判官(二十四14)。犹太人传统认为他是摩西姐姐米利暗的丈夫(《犹太古史记卷3第3章54节》)。

【出十七11】「摩西何时举手,以色列人就得胜,何时垂手,亚玛力人就得胜。」

「举手」是摩西祷告的形式(九33)。神借着摩西在山顶的「举手」祷告,让以色列人看到这场争战不是地上的争战,而是属灵的争战,「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是神与仇敌之间的争战。

【出十七12】「但摩西的手发沉,他们就搬石头来,放在他以下,他就坐在上面。亚伦与户珥扶着他的手,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他的手就稳住,直到日落的时候。」

神没有像过红海时一样,命令摩西「向海伸杖」(十四27),就淹没埃及全军,却是让摩西在山顶「举手」祷告(11节),让亚伦、户珥「扶着他的手」,又让约书亚「选出人来」(9节)在山下争战,启示了属灵争战的原则:

  1. 属灵的争战必须支取天上的能力,所以山上的祷告决定山下的得胜(11节),「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十3-4)。
  2. 属灵的争战是人与神同工。虽然神是「独行奇事的耶和华」(诗七十二18),但神愿意祂的百姓「与神同工」(林前三9),在争战中学习,在争战中「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四13)。
  3. 属灵的争战需要肢体的配搭。因为神的心意不是要得着几位「超级肢体」,而是要得着「祭司的国度」(十九6),「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用一个属灵的团体在地上见证神,把一个属灵的团体带进荣耀里去。

【出十七13】「约书亚用刀杀了亚玛力王和他的百姓。」

「杀了」原文意思是「击败、削弱」。

上图:牛腿刀(Khopesh)是中王国和新王国时期埃及军队的标志性装备,也是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与亚玛力人争战、征服迦南时也使用这种刀。牛腿刀的形状像牛腿,适合劈砍,主前2500-1300年在埃及和迦南地流行,早期用青铜制作,后期用铁制作。

上图:牛腿刀(Khopesh)是中王国和新王国时期埃及军队的标志性装备,也是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与亚玛力人争战、征服迦南时也使用这种刀。牛腿刀的形状像牛腿,适合劈砍,主前2500-1300年在埃及和迦南地流行,早期用青铜制作,后期用铁制作。

【出十七14】「耶和华对摩西说:『我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全然涂抹了;你要将这话写在书上作纪念,又念给约书亚听。』」

这「书」可能就是「耶和华的战记」(民二十一14)。摩西五经中屡次提到摩西写书:

  • 摩西写下神的命令(二十四4)。
  • 摩西照神的吩咐写下神与以色列人立约的话(三十四27)。
  • 摩西照神的吩咐记载他们所行的路程(民三十三2)。
  • 摩西将律法写在书上(申三十一9、24)。
  • 摩西写诗歌教导百姓(申三十一22)。
上图:犹太人庆祝普洱节时用来制造噪声的玩具「Gragger」,意地绪语(Yiddish)的意思是「噪音」,用来象征涂抹亚玛力人哈曼的名号。以斯帖时代亚玛力王亚甲的后裔哈曼企图消灭犹太人,每年普珥节犹太人要当众读以斯帖记,要45次提到哈曼的名字,每次犹太人都会大声喧嚷,把哈曼的名字压下去,用各种形式、玩具来象征「你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记」(申二十五19)。

上图:犹太人庆祝普洱节时用来制造噪声的玩具「Gragger」,意地绪语(Yiddish)的意思是「噪音」,用来象征涂抹亚玛力人哈曼的名号。以斯帖时代亚玛力王亚甲的后裔哈曼企图消灭犹太人,每年普珥节犹太人要当众读以斯帖记,要45次提到哈曼的名字,每次犹太人都会大声喧嚷,把哈曼的名字压下去,用各种形式、玩具来象征「你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记」(申二十五19)。

【出十七15】「摩西筑了一座坛,起名叫『耶和华尼西』(就是耶和华是我旌旗的意思),」

「耶和华尼西 יְהֹוָה נִסִּי」意思是「耶和华是我的旗帜」。古埃及军队不同的师团以不同的神祇为旌旗,摩西给这坛起名叫「耶和华尼西」,就像一支军队的授旗仪式,宣告以色列人已经正式成为「耶和华的军队」(十二41),以耶和华作为自己的旌旗,靠着神的能力、为着神的名在地上争战。

上图: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拉美西斯二世法老(Ramses II,主前1279-1213年)在主前1274年的加低斯战役(Battle of Kadesh)中。加低斯战役是埃及与赫人帝国为争夺叙利亚而发生的战役,也是历史上最早记录细节的战役。当时法老的两万军队分成四个师,分别以不同的神祗命名:塞特(Seth Division)、阿蒙(Amun Division)、普塔(Ptah Division)和拉(Re Division) ,这四个神祗就成为他们的旌旗。

上图: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拉美西斯二世法老(Ramses II,主前1279-1213年)在主前1274年的加低斯战役(Battle of Kadesh)中。加低斯战役是埃及与赫人帝国为争夺叙利亚而发生的战役,也是历史上最早记录细节的战役。当时法老的两万军队分成四个师,分别以不同的神祗命名:塞特(Seth Division)、阿蒙(Amun Division)、普塔(Ptah Division)和拉(Re Division) ,这四个神祗就成为他们的旌旗。

【出十七16】「又说:『耶和华已经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

  • 「亚玛力人原为诸国之首」(民二十四20),是进迦南的路上最强悍的国家。他们「并不敬畏神」(申二十五18),在列国中带头攻击神的百姓、抵挡神的旨意,成为一切抵挡神和神百姓的势力的代表。因此,神宣告「必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申二十五17-19)。
  • 神允许亚玛力人后来屡次与以色列人争战(民十四45;士三13;六3;撒上十四48;三十1),作为管教祂百姓的工具。最后,神命令扫罗王除灭亚玛力人(撒上十五2-3),但他没有彻底执行。亚玛力人最终在希西家的时代基本被消灭(代上四43),但想除灭犹太人的哈曼可能是亚玛力王亚甲的后裔(斯三1)。
上图:荷兰海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雕塑大卫星(Davidster),由荷兰雕塑家Dick Stins制作,1967年10月立于原来的犹太社区及会堂Marktstraat街,下面用荷兰文和希伯来写着:「当纪念亚玛力人怎样待你......不可忘记」,引自申命记二十五17、19。

上图:荷兰海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雕塑大卫星(Davidster),由荷兰雕塑家Dick Stins制作,1967年10月立于原来的犹太社区及会堂Marktstraat街,下面用荷兰文和希伯来写着:「当纪念亚玛力人怎样待你……不可忘记」,引自申命记二十五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