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出一1】「以色列的众子,各带家眷,和雅各一同来到埃及。他们的名字记在下面。」

「雅各 יַעֲקֹב」的字义是「抓住脚后跟的人」或 「取代者」,是雅各出生时的名字。「以色列 יִשְׂרָאֵל」的字义是「神胜过」,也可以表示「愿神(为他)较力」,是神给雅各起的名字(创三十二28)。圣经有时以平行诗句的方式交替使用这两个名字(十九3;创四十九7、24;赛四十27),并不一定都有特殊的属灵含义。

【出一2】「有流便、西缅、利未、犹大、」

【出一3】「以萨迦、西布伦、便雅悯、」

【出一4】「但、拿弗他利、迦得、亚设。」

【出一5】「凡从雅各而生的,共有七十人。约瑟已经在埃及。」

【出一6】「约瑟和他的弟兄,并那一代的人,都死了。」

【出一7】「以色列人生养众多,并且繁茂,极其强盛,满了那地。」

  • 当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男人「二十岁以外,能出去打仗、被数的,共有六十万零三千五百五十名」(民一46),应验了神对雅各的应许「我必使你在那里成为大族」(创四十六3)。
  • 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四百三十年」(十二40)中,人口自然增长率是2.13%。这是一个合理的增长率,根据2009年世界银行的记录,有55个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口自然增长率都超过了2.13%,包括以色列周围的巴勒斯坦、约旦、叙利亚。
  • 「满了那地」指遍满歌珊地(创四十七6)。

【出一8】「有不认识约瑟的新王起来,治理埃及,」

  • 约瑟去世4年之后,强大的古埃及第十二王朝结束了,经历了弱小而分裂的第十三王朝(主前1803−1639年)和第十四王朝(主前1725−1650年)之后,下埃及被亚洲来的闪族喜克索斯人(Hyksos)建立的第十五王朝(主前1650−1550年)统治,上埃及相继由喜克索斯人的第十六王朝(主前1649–1582年)和埃及人的第十七王朝(主前1585-1550年)统治。
  • 「不认识约瑟的新王」可能是阿赫摩斯一世 (Ahmose I,主前1549-1524年在位),他彻底驱逐了外来的喜克索斯人,重新统一了上下埃及,建立了古埃及最强盛的第十八王朝(主前1549–1292年),开始了古埃及史上的新王国时期。他的王朝已经与约瑟时代的第十二王朝没有任何关系。
上图: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创立者阿赫摩斯一世(Ahmose I,主前1549-1524年在位),是统治上埃及的第十七王朝法老卡摩斯(Kamose)的弟弟。他继位后,驱逐了下埃及的喜克索斯人,统一了上下埃及,建立了强大的第十八王朝(主前1549–1292年)。古埃及在第十八王朝期间成为中央集权的帝国,势力深入亚洲,很多国家都承认埃及为其领主国。以色列人很可能在阿赫摩斯一世重新统一上下埃及之后沦为埃及人的奴隶,杀希伯来男婴的政策很可能也是在阿赫摩斯一世时期执行的。收养摩西的阿赫摩斯一世「法老的女儿」(出二10)也可能就是阿赫摩斯一世的女儿。

上图: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创立者阿赫摩斯一世(Ahmose I,主前1549-1524年在位),是统治上埃及的第十七王朝法老卡摩斯(Kamose)的弟弟。他继位后,驱逐了下埃及的喜克索斯人,统一了上下埃及,建立了强大的第十八王朝(主前1549–1292年)。古埃及在第十八王朝期间成为中央集权的帝国,势力深入亚洲,很多国家都承认埃及为其领主国。以色列人很可能在阿赫摩斯一世重新统一上下埃及之后沦为埃及人的奴隶,杀希伯来男婴的政策很可能也是在阿赫摩斯一世时期执行的。收养摩西的阿赫摩斯一世「法老的女儿」(出二10)也可能就是阿赫摩斯一世的女儿。

【出一9】「对他的百姓说:『看哪,这以色列民比我们还多,又比我们强盛。」

【出一10】「来吧,我们不如用巧计待他们,恐怕他们多起来,日后若遇什么争战的事,就连合我们的仇敌攻击我们,离开这地去了。』」

  • 「我们的仇敌」可能指喜克索斯人。以色列人住在尼罗河三角洲东部与亚洲的边界,属于闪族的喜克索斯人被埃及人驱逐之后,埃及人可能一面想留住以色列人,继续奴役他们;一面又担心同样属于闪族的以色列人会与喜克索斯人联合。
  • 一个属神的人若活在世界里面,就像活在埃及地的以色列人一样可怜。世界会留住我们,不让我们与神「连合」,因此就可以继续辖制我们;但世界不会要我们,因为世界恨「不属世界」的人(约十五19)。因此,一个被神「从世界中拣选」(约十五19)出来的人如果继续活在世界里面,一方面在神面前失去了「连合」,另一方面在世界里又得不着所要的,结果是两面都不讨好。

【出一11】「于是埃及人派督工的辖制他们,加重担苦害他们。他们为法老建造两座积货城,就是比东和兰塞。」

  • 从外面看来,以色列人又多又强盛(9节),但在法老的权势和重担下却是服服帖帖。今天的世人在地上看上去也是又多又强盛,但却总是没有办法脱离撒但的权势,摆脱不了罪与死亡的「辖制」和「苦害」。
  • 「积货城」是储藏粮食、武器和军需品的城堡。「比东和兰塞」都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东北部,靠近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创四十七6),具体地点不能确定。歌珊地被称作「兰塞境内的地」(创四十七11),「兰塞」之名也被用来称呼其中的一座积货城。

【出一12】「只是越发苦害他们,他们越发多起来,越发蔓延;埃及人就因以色列人愁烦。」

  • 「多起来」原文与「众多」(创二十八3)是同一个字,「蔓延」原文与「开展」(创二十八14)是同一个字。以色列人「越发多起来,越发蔓延」是因着神「生养众多」(创二十八3)、「必向东西南北开展」(创二十八14)的应许,因此埃及人无法阻挡。
  • 虽然神拯救的时间还没有到,但神对自己百姓的记念却没有停止,神的看顾在他们身上也没有减少。埃及人「越发苦害他们」,他们就「越发多起来,越发蔓延」,一方面是神让以色列人看见神是信实的,另一方面是神让「埃及人就因以色列人愁烦」,因此进一步地暴露出世界残酷的真相。

【出一13】「埃及人严严地使以色列人做工,」

【出一14】「使他们因作苦工觉得命苦;无论是和泥,是做砖,是做田间各样的工,在一切的工上都严严地待他们。」

  • 埃及物产丰富、文明发达,在人眼中是「最好的地」(创四十七6),但在以色列人心中却是「觉得命苦」。世界在人的眼中也有很多美的东西,但活在世界里的人也同样「觉得命苦」,世界的生活所带给人的并不是释放和安息,而是「辖制」、「苦害」人的「重担」(11节)。
  • 以色列人比埃及人「还多」、还「强盛」(9节),却甘心情愿地受这样的「重担」捆绑,是因为没有办法抗拒「活着」的诱惑。人只要想活着,并且活得更好一些,就会为了活着和活得更好而甘心受捆绑。亚当里的后裔都没有办法脱离这种心思的辖制,因此撒但就利用这个弱点,继续把神的儿女「辖制」(11节)在世界里。
  • 这一切都在神的计划之中,因为神早已向亚伯拉罕预言过,他的后裔将在「别人的地上」被「苦待」(创十五13),当他们受够了埃及生活的「苦」,也认清了埃及生活的「苦」的时候,神才会施行拯救,带他们「从那里出来」(创十五14)。那时他们才能真正认识:「凡想要保全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丧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路十七33;九24)。
上图: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底比斯Rekhmire墓的壁画,画中一群闪族奴隶正在做砖。古埃及人的房屋、城墙都用泥砖建造,甚至用泥砖来建造金字塔。做砖的方法是用把土加上碎草秸和成泥,放进模内压实,扣在场上晒干。

上图: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底比斯Rekhmire墓的壁画,画中一群闪族奴隶正在做砖。古埃及人的房屋、城墙都用泥砖建造,甚至用泥砖来建造金字塔。做砖的方法是用把土加上碎草秸和成泥,放进模内压实,扣在场上晒干。

上图:古埃及第十二王朝阿蒙涅姆赫特三世(Amenemhat III,主前1860–1814年在位)金字塔,用泥砖建造。

上图:古埃及第十二王朝阿蒙涅姆赫特三世(Amenemhat III,主前1860–1814年在位)金字塔,用泥砖建造。

【出一15】「有希伯来的两个收生婆,一名施弗拉,一名普阿;埃及王对她们说:」

「施弗拉」的意思是「美丽的」,「普阿」的意思是「耀眼的」,都是希伯来名字。当时可能只有这「两个收生婆」抗命,所以神特别记念这些「敬畏神」(17节)的普通人在神面前「美丽、耀眼的」名字,却刻意不提最有权势的法老的名字。

【出一16】「『你们为希伯来妇人收生,看她们临盆的时候,若是男孩,就把他杀了;若是女孩,就留她存活。』」

  • 神的仇敌如果借着法老把以色列人从地上除掉,神的应许就没有人能承受,神的国度在地上的显现就没有了根据。
  • 神一定要把祂所拣选的人带回到正确的地位里去,但仇敌一定会用各种办法来拦阻他们,如果拦阻不成,仇敌就不惜除掉神所选召的族类,这就是属灵争战的实际。每个被神拣选的人,都已经身不由己地卷入这样的争战当中了。
  • 「临盆」原文意思是「两个圆形转轮」,古代以色列妇女生产时,蹲在两块石头上面。

【出一17】「但是收生婆敬畏神,不照埃及王的吩咐行,竟存留男孩的性命。」

【出一18】「埃及王召了收生婆来,说:『你们为什么做这事,存留男孩的性命呢?』」

【出一19】「收生婆对法老说:『因为希伯来妇人与埃及妇人不同;希伯来妇人本是健壮的(原文是活泼的),收生婆还没有到,她们已经生产了。』」

「收生婆还没有到,她们已经生产了」,很可能是事实。「希伯来妇人」都是劳动妇女,比「埃及妇人」更容易顺产。

【出一20】「神厚待收生婆。以色列人多起来,极其强盛。」

【出一21】「收生婆因为敬畏神,神便叫她们成立家室。」

「成立家室」意思是生儿育女。

【出一22】「法老吩咐他的众民说:『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你们都要丢在河里;一切的女孩,你们要存留她的性命。』」

  • 「河」原文源自埃及语,此处特指尼罗河。
  • 无论是希律王要杀尽「伯利恒城里并四境所有的男孩」(太二16),或是哈曼要杀尽所有的犹太人(斯三9),还是法老要杀尽以色列一切男孩,背后都是仇敌为了阻止弥赛亚的出生,要除掉那位「女人的后裔」(创三15)、使地上的万国得福的亚伯拉罕的「后裔」(创二十二18)、从犹大出来的「细罗」(创四十九10)。但神的计划是无法拦阻的,「希律死了」(太二19),「人将哈曼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斯七10),法老阿赫摩斯一世大约在摩西出生之后3年也死了,所有「要害小孩子性命的人」都死了(太二20),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步行的男人约有六十万」(十二37)。
  • 埃及对人的吸引力太大了,后来以色列人在旷野里一遇见难处就想回埃及,宁愿留在埃及受苦,也不甘心回到神面前。因为虽然世界让人「觉得命苦」(14节),但人对世界却总是存着幻想,如果不走到尽头,总是舍不得离开世界。所以神就容许人走到完全绝望的地步,才显明祂的拯救。
  • 《创世记》的结尾是死,《出埃及记》的开始也是死,这正是「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来九17)。神把祂的子民带进死里面,当他们在地上无路可走,迫切地盼望救赎、愿意出埃及。这时神就让他们看见了出路。

《出埃及记》背景

《出埃及记》的希伯来名是「Shemot / שמות‎‎」,意思是「名字」;英文名「Exodus」源于《七十士译本》中的希腊文名「ἔξοδος」,意思是「出来」。《出埃及记》由摩西于主前15世纪在旷野里写成(书八31-35;可十二26),是《摩西五经》的第二卷(参见《创世记》综合注解第一章附录《创世记》背景)。《出埃及记》是摩西五经的中心,《创世记》实际上是《出埃及记》的追述,《利未记》和《民数记》则是《出埃及记》的延续,而《申命记》不但是《出埃及记》的延续,有些部分甚至是《出埃及记》的重述。

《出埃及记》紧接着《创世记》,让我们看到神救赎工作的开始。神亲自预备了拯救的器皿,带领祂的百姓出埃及、过红海,到西奈山与神立约,成为祭司的国度,最后照着山上的样式建成会幕,神与人同住。

《创世记》使我们看到人的结局是可怜的,就算被神所拣选的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就算一生蒙恩的约瑟,最后还是被人「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创五十26)。但这口棺材并不是人的尽头,也不是神恢复工作的尽头,而只是亚当的后裔所必须经过的一个过程:「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罗八10)。所以《创世记》结束在埃及的一口「棺材」(创五十26),《出埃及记》却以蒙神拣选的「以色列的众子」开头(1节)。埃及在圣经里代表世界,人都在自己的罪恶过犯里死在世界当中,等候救赎。而神的救赎是以出埃及开始,带领祂的百姓离开世界、离开罪恶、离开死亡,目的是要进入迦南。

出埃及是神救赎的开始,进迦南是神救赎的目的,出埃及和进迦南合起来才是完整的救赎。在这个救赎的过程中,神全面地启示了祂自己,祂是:

  1. 掌管历史的神(一12、21;二10;四21);
  2. 自有永有的神(三14);
  3. 圣洁的神(三5;十九6);
  4. 记念祂百姓的神(二24);
  5. 施行拯救的神(三8);
  6. 审判的神(四14;二十5;三十二10、35);
  7. 怜悯慈爱的神(三十四6);
  8. 自我启示的神(三4-22;十九19;二十1;三十三11);
  9. 超越的神(三十三20);
  10. 与祂百姓同住的神(二十五8;二十九45;三十三14;四十35)。

《出埃及记》在整本圣经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旧约和新约都大量地引用《出埃及记》。如果不读《出埃及记》,就不能理解圣经中许多救赎的记号,如摩西、逾越节、过红海、吗哪、出水的磐石、十诫、会幕、大祭司等等;也不能真正明白许多新约里的信息,例如:

  • 主耶稣登山变像时,摩西和以利亚「在荣光里显现,谈论耶稣去世的事」(路九31),圣灵特意用「出埃及 Exodus」这个希腊词来形容主耶稣的「去世」(路九31)。
  • 主耶稣视自己的血为立新约的标记(林前十一25),正如神在西奈山与以色列人立约时以血作为标记(二十四8)。
  • 主耶稣在逾越节被钉十字架(路二十二13)。使徒约翰强调十架上的基督应验了「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约十九36),正如逾越节「羊羔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十二46)。而使徒保罗说,基督就是「逾越节的羔羊」(林前五7)。
  • 逾越节引进了七天的无酵节(十二15),所以基督徒也要吃这「诚实真正的无酵饼」(林前五8)。
  • 神借着摩西所立的旧约「律法」并没有被基督废掉,反而因祂得着「成全」(太五17)。所以将来得胜者在天上所唱的乃是「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启十五3)。
  • ……

关于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间,主要有两种观点:

  1. 大约是主前1250年前后,这是根据比东(Pithom)和兰塞(Ramses)两座积货城被建造的年代推算出来的。当时的法老是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兰塞二世(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主前1279-1213年在位),以大兴土木工程闻名。电影《十诫》、《埃及王子》都采取这个观点。这个观点假设以色列人所建的积货城「兰塞」(11节)就是兰塞二世所建的首都「比兰塞」(Pi-Ramesses)。但这种观点并没有坚实的考古根据,因为敬拜太阳神的古埃及有很多城镇叫「兰塞」,也就是「太阳之子」的意思。
  2. 大约是主前1447年,这是根据「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后四百八十年,所罗门作以色列王第四年」(王上六1)推算出来的。所罗门于主前970年登基,作王第四年是主前967年,往前推算480年就是主前1447年。我们认为,如果没有确实的考古或文献证据,就应当按照字面解释圣经,所以采取这个观点。当时的法老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主前1479–1425年在位),以战功卓越闻名,被历史学家称为「古埃及的拿破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