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3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卅八1】「那时,犹大离开他弟兄下去,到一个亚杜兰人名叫希拉的家里去。」

【创卅八2】「犹大在那里看见一个迦南人名叫书亚的女儿,就娶她为妻,与她同房,」

  • 「那时」指约瑟被卖到埃及的时候,犹大可能比约瑟大3岁,此时大约20岁。他离家与迦南人生活在一起,无论是信仰、道德和家庭都遇到了极大的难处。
  • 「亚杜兰」原文意思是「人的正义」,「亚杜兰」比希伯仑海拔低,所以说「下去」;「希拉」原文意思是「高贵的家庭」;「书亚」原文意思是「财富」。这一幕场景正好表明了犹大的属灵实际:他卖了约瑟以后,自己也迷失了方向,离开了父家,一路走下坡路,到人中间去寻求「正义」、「地位」和「财富」。
  • 「亚杜兰」位于希伯仑西北约24公里,后来属于犹大支派(代下十一5、7),因大卫藏身「亚杜兰洞」而出名(撒上二十二1)。
  • 雅各在长子流便(三十五22)、次子西缅、三子利未(三十四30)都堕落之后,又看到四子犹大的远离。虽然雅各已经悔改,但还要继续承受罪的结果,因为神对雅各的拆毁一定要「直拆到根基」(诗一百三十七7)。

【创卅八3】「她就怀孕生了儿子,犹大给他起名叫珥。」

【创卅八4】「她又怀孕生了儿子,母亲给他起名叫俄南。」

【创卅八5】「她复又生了儿子,给他起名叫示拉;她生示拉的时候,犹大正在基悉。」

「基悉」原文意思是「错误的」,可能是双关语,因为犹大对「示拉」的婚姻安排是「错误的」(26节)。

【创卅八6】「犹大为长子珥娶妻,名叫她玛。」

「她玛」原文意思是棕榈树。

【创卅八7】「犹大的长子珥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耶和华就叫他死了。」

【创卅八8】「犹大对俄南说:『你当与你哥哥的妻子同房,向他尽你为弟的本分,为你哥哥生子立后。』」

当时的习俗是,如果哥哥死了没有儿子,弟弟应当娶嫂子为妻,所生长子归于哥哥名下,使哥哥的产业有儿子可以继承。这习俗后来被摩西律法所确认(申二十五5-6)。

【创卅八9】「俄南知道生子不归自己,所以同房的时候,便遗在地,免得给他哥哥留后。」

【创卅八10】「俄南所做的,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耶和华也就叫他死了。」

俄南故意不「给他哥哥留后」(9节),这样他就可以占有哥哥的那份遗产。

【创卅八11】「犹大心里说:『恐怕示拉也死,像他两个哥哥一样』,就对他儿妇她玛说:『你去,在你父亲家里守寡,等我儿子示拉长大。』她玛就回去住在她父亲家里。」

犹大可能觉得她玛「克夫」,所以「恐怕示拉也死,像他两个哥哥一样」。示拉后来并没有死(代上四21)。犹大要求她玛回去守寡而不是改嫁,表示答应将让示拉娶她,但却没有信守诺言。

【创卅八12】「过了许久,犹大的妻子书亚的女儿死了,犹大得了安慰,就和他朋友亚杜兰人希拉上亭拿去,到他剪羊毛的人那里。」

  • 「得了安慰」原意是「哀丧期过后」。
  • 「剪羊毛」通常在三月初、母羊生小羊之前一个月进行,这样可以刺激母羊多吃草,羊毛也可以在夏季重新长出来,好在冬季御寒。牧人将羊群集中在一个地点剪羊毛,羊毛也在此处加工、染色,并织成布料,剪完羊毛后会有庆祝的筵席(撒上二十五4、11、36;撒下十三23-25)。
  • 这事可能是在犹大40岁左右发生的,大约是埃及七个丰年结束的时候。
上图:犹大离开希伯仑后,在亚杜兰、基悉、亭拿一带生活。

上图:犹大离开希伯仑后,在亚杜兰、基悉、亭拿一带生活。

【创卅八13】「有人告诉她玛说:『你的公公上亭拿剪羊毛去了。』」

【创卅八14】「她玛见示拉已经长大,还没有娶她为妻,就脱了她作寡妇的衣裳,用帕子蒙着脸,又遮住身体,坐在亭拿路上的伊拿印城门口。」

【创卅八15】「犹大看见她,以为是妓女,因为她蒙着脸。」

  • 她玛显然了解犹大不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如果犹大像约瑟那样害怕「得罪神」(三十九9),她玛的计谋就不能成功。但犹大并不敬畏神,他连弟弟都能卖掉,在道德上更是毫无底线。
  • 「作寡妇的衣裳」古代的寡妇有特别的装饰表明身份。当时的寡妇和已婚妇女都不蒙脸,而妓女会像新娘一样「用帕子蒙着脸」。

【创卅八16】「犹大就转到她那里去说:『来吧!让我与你同寝。』他原不知道是他的儿妇。她玛说:『你要与我同寝,把什么给我呢?』」

【创卅八17】「犹大说:『我从羊群里取一只山羊羔打发人送来给你。』她玛说:『在未送以先,你愿意给我一个当头吗?』」

「当头」就是「抵押品」。

【创卅八18】「他说:『我给你什么当头呢?』她玛说:『你的印、你的带子,和你手里的杖。』犹大就给了她,与她同寝,她就从犹大怀了孕。」

「印」是个人的图章,「带子」用于把印挂在脖子,「杖」是牧羊人的工具,有身分的人杖上刻着独特的花纹,可以作为信物。

上图:主前8-6世纪的印,可以用带子穿起来。现藏于以色列博物馆。

上图:主前8-6世纪的印,可以用带子穿起来。现藏于以色列博物馆。

【创卅八19】「她玛起来走了,除去帕子,仍旧穿上作寡妇的衣裳。」

【创卅八20】「犹大托他朋友亚杜兰人送一只山羊羔去,要从那女人手里取回当头来,却找不着她,」

【创卅八21】「就问那地方的人说:『伊拿印路旁的妓女在那里?』他们说:『这里并没有妓女。』」

【创卅八22】「他回去见犹大说:『我没有找着他,并且那地方的人说:“这里没有妓女。”』」

15节的「妓女 zanah」原文有「行淫 」的意思,指普通的妓女。光顾普通的妓女,即使在迦南人中间也是不光彩的行为。而21-22节的「妓女 qĕdeshah」原文是「庙妓」,迦南人在敬拜偶像的仪式上与「庙妓」行淫,不但不以为耻,反而认为是虔诚的宗教行为。犹大让他的朋友去找「庙妓」而不是「妓女」,目的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光彩行为,其实他的道德水平连迦南人都不如了。

【创卅八23】「犹大说:『我把这山羊羔送去了,你竟找不着她,任凭她拿去吧,免得我们被羞辱。』」

「免得我们被羞辱」,是因为担心四处寻找妓女的过程中,会使犹大的名誉受损。凡是不敬畏神的人,也都是只看重在人面前的名声,却不顾自己在神面前的良心。

【创卅八24】「约过了三个月,有人告诉犹大说:『你的儿妇她玛作了妓女,且因行淫有了身孕。』犹大说:『拉出她来,把她烧了。』」

  • 才「过了三个月」,犹大不但忘了自己曾经「行淫」,还自以为义地要惩罚儿媳妇的「行淫」。世人不是不知道罪和公义,而是采取双重标准:以公义挑剔别人,以慈爱宽容自己。但神的标准却是:「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太七2),「你在什么事上论断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罗二1)。
  • 犹大灵性的下坡路从「离开他弟兄下去」开始,到本节已经下到最低点。一旦他到迦南人中生活(1节),很快就与迦南人通婚(2节),接着下一代就开始作恶(7、10节),自己也变得口是心非(11节),失去了道德底线(16节);但另一面,他又竭力地掩饰自己的罪(20-21节),维持自己在人面前的名誉(23节),还假冒为善地伸张正义(24节)。

【创卅八25】「她玛被拉出来的时候便打发人去见她公公,对他说:『这些东西是谁的,我就是从谁怀的孕。请你认一认,这印和带子并杖,都是谁的?』」

上图:英国犹太教大拉比Solomon Hirschell(1802-1842年任职)的印。

上图:英国犹太教大拉比Solomon Hirschell(1802-1842年任职)的印。

【创卅八26】「犹大承认说:『她比我更有义,因为我没有将她给我的儿子示拉。』从此犹大不再与她同寝了。」

  • 「她比我更有义」并不是说她玛没有罪,而是说相比之下,比犹大好得多。神借着这样难堪的事实,逼着自以为义、好面子的犹大不得不公开认罪,承认自己的不义,这就成了犹大灵性的转机。「不再与她同寝」表明犹大真心悔恨,痛改前非,结果就在众兄弟之中承当起了长子的责任(四十四33)。
  • 我们在亚当的天性里,也总是和犹大一样站在自以为义的地位上,用真理去审判自己以外的人、事、物。直到圣灵借着十字架来对付我们、光照我们的时候,我们才会发觉,原来别人「比我更有义」,因为我们是「得知真道以后」还「故意犯罪」(来十26)。
  • 本章的事实告诉我们,以色列全家如果继续在迦南人中间生活,很快就会被迦南人同化,消失在世界里。因此神要兴起饥荒,把他们带到埃及,让他们在那里「被埃及人所厌恶」(四十六34),甚至允许埃及人「加重担苦害他们」(出一11),最后却使他们「生养众多,并且繁茂」(出一7),成为「耶和华的军队」(出十二41)。

【创卅八27】「她玛将要生产,不料她腹里是一对双生。」

【创卅八28】「到生产的时候,一个孩子伸出一只手来;收生婆拿红线拴在他手上,说:『这是头生的。』」

【创卅八29】「随后这孩子把手收回去,他哥哥生出来了;收生婆说:『你为什么抢着来呢?』因此给他起名叫法勒斯。」

【创卅八30】「后来他兄弟那手上有红线的,也生出来,就给他起名叫谢拉。」

  • 她玛竭力追求自己所追求的,似乎是靠着自己的计谋得了后裔,但神却在最后关头改变了长子的次序,显明「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九16)。「谢拉」是人所认为是头生的(28节),神却拣选了「法勒斯」(29节),大卫和耶稣基督都是「法勒斯」的后代(得四18;太一3)。
  • 在本章的历史中,我们看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10),但「女人的后裔」(三15)弥赛亚却将生在这些有污点的人当中,乱伦的她玛、妓女喇合、摩押女子路得和乌利亚的妻子拔示巴都被神放在弥赛亚的家谱里(太一1-16),这正表明「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五20)。
  • 犹大的事情告诉我们,人并不是凭着自己的「义」来换取恩典,而是因为自己没有「义」,才需要神为我们预备白白称义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