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3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卅四1】「利亚给雅各所生的女儿底拿出去,要见那地的女子们。」

  • 「出去」暗示底拿离开父母的保护和管教。「要见那地的女子们」可能是想看看当地女子的装扮(《犹太古史记》卷1第21章337节),见识一下世界。
  • 底拿离开巴旦·亚兰时可能只有六、七岁(三十21),现在可能已经十四、五岁,因此本章的悲剧可能是雅各在示剑停留了几年之后发生的。雅各进入应许之地后没有直接去伯特利,而是停留在示剑城买地定居(三十三19),现在即将为这个停留付出惨痛的代价。
上图:主前1400-1200年迦南女子的项链,中间的金坠上刻的神像是埃及爱神哈索尔(Hathor)。现藏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馆( Israel Museum)。

上图:主前1400-1200年迦南女子的项链,中间的金坠上刻的神像是埃及爱神哈索尔(Hathor)。现藏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馆( Israel Museum)。

【创卅四2】「那地的主——希未人、哈抹的儿子示剑看见她,就拉住她,与她行淫,玷辱她。」

底拿想出去「见」世面(1节),不料却被世界「看见」了。信徒固然不能把儿女养在温室里,但如果不能帮助儿女与神建立正常的关系,让儿女「出去」(1节)的结果必然是被世界「拉住」。「那地的主」指酋长之类的领袖人物。「希未人」是迦南的后代(十17),散住在迦南地(出三8)。

【创卅四3】「示剑的心系恋雅各的女儿底拿,喜爱这女子,甜言蜜语地安慰她。」

【创卅四4】「示剑对他父亲哈抹说:『求你为我聘这女子为妻。』」

本节原文是「给我聘这女子为妻」,并没有「求」字,表明示剑已经被父亲宠坏了。

【创卅四5】「雅各听见示剑玷污了他的女儿底拿。那时他的儿子们正和群畜在田野,雅各就闭口不言,等他们回来。」

【创卅四6】「示剑的父亲哈抹出来见雅各,要和他商议。」

【创卅四7】「雅各的儿子们听见这事,就从田野回来,人人忿恨,十分恼怒;因示剑在以色列家做了丑事,与雅各的女儿行淫,这本是不该做的事。」

「以色列家」这个词表明,这个家族清楚地知道自己与迦南人不同(申二十二21;耶二十九23)。「行淫」对于当时的迦南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但在「以色列家」,「这本是不该做的事」。今天世人习以为常的所谓的主流文化、开放包容,对于神家的人也是「不该做的事」

【创卅四8】「哈抹和他们商议说:『我儿子示剑的心恋慕这女子,求你们将她给我的儿子为妻。」

【创卅四9】「你们与我们彼此结亲;你们可以把女儿给我们,也可以娶我们的女儿。」

信徒是分别为圣归于神的,但仇敌却千方百计地引诱我们与世界「彼此结亲」。本节两处「女儿」原文都是复数,可见雅各不只底拿一个女儿。哈抹提出的解决方法在古代苏美尔人、赫人和亚述人的法律中都可以看到,可能也是迦南人的惯例。

【创卅四10】「你们与我们同住吧!这地都在你们面前,只管在此居住,做买卖,置产业。』」

「只管在此居住,做买卖,置产业」就是邀请「以色列家」(7节)定居下来,这是许多寄居的人所求之不得的事。信徒「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十一13),在天上「有更美长存的家业」(来十34),仇敌却千方百计地引诱我们一心留在世上经营、建造,「只管在此居住,做买卖,置产业」。

【创卅四11】「示剑对女儿的父亲和弟兄们说:『但愿我在你们眼前蒙恩,你们向我要什么,我必给你们。」

世界的门向着我们是大大敞开的,「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太七14)。仇敌为了把信徒从神那里掳走,甚至愿意付出本来就不属于牠的「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太四8)。

【创卅四12】「任凭向我要多重的聘金和礼物,我必照你们所说的给你们;只要把女子给我为妻。』」

「聘金」指男方给女方父母的聘礼。「礼物」指女方父母给新娘的嫁妆。努斯文献(Nuzi Texts)记载典型的聘金大约是30-40舍客勒银子,相当于一个雇工3年的工资。哈抹和示剑没有道歉,只是在谈买卖,他们认为用钱可以买到一切。

【创卅四13】「雅各的儿子们因为示剑玷污了他们的妹子底拿,就用诡诈的话回答示剑和他父亲哈抹,」

雅各一生「诡诈」,经过了毗努伊勒才被神改变了。但雅各的儿子们从小耳濡目染,现在却自然流出了「诡诈」。神绝不会放过祂所拣选的人生命深处的残缺,雅各一生「诡诈」(二十七35),神不但用拉班的「诡诈」让他体会到罪的可憎(三十一41),也用他儿子们的「诡诈」让他体会到罪会遗传(三十七31-33)。所以「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

【创卅四14】「对他们说:『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妹子给没有受割礼的人为妻,因为那是我们的羞辱。」

亚伯拉罕家族的所有男孩在出生后第八天都必须行割礼,作为神与他们立约的记号(十七9-14)。

【创卅四15】「惟有一件才可以应允:若你们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和我们一样,」

雅各的儿子们用神所赐的「割礼」作为欺骗的工具,不但欺骗了人,也亵渎了神,是「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

【创卅四16】「我们就把女儿给你们,也娶你们的女儿;我们便与你们同住,两下成为一样的人民。」

【创卅四17】「倘若你们不听从我们受割礼,我们就带着妹子走了。』」

【创卅四18】「哈抹和他的儿子示剑喜欢这话。」

【创卅四19】「那少年人做这事并不迟延,因为他喜爱雅各的女儿;他在他父亲家中也是人最尊重的。」

【创卅四20】「哈抹和他儿子示剑到本城的门口,对本城的人说:」

古代城市房屋拥挤、街道窄小,只有空旷的城门口适合公众聚集,人们常在那里处理财产买卖和诉讼案件(二十三10),并举行公开集会。

上图:示剑城遗址Tell Balata,已有5000多年历史。

上图:示剑城遗址Tell Balata,已有5000多年历史。

【创卅四21】「『这些人与我们和睦,不如许他们在这地居住,做买卖;这地也宽阔,足可容下他们。我们可以娶他们的女儿为妻,也可以把我们的女儿嫁给他们。」

【创卅四22】「惟有一件事我们必须做,他们才肯应允和我们同住,成为一样的人民:就是我们中间所有的男丁都要受割礼,和他们一样。」

【创卅四23】「他们的群畜、货财,和一切的牲口岂不都归我们吗?只要依从他们,他们就与我们同住。』」

示剑城居民的真实目的,是要同化「以色列家」(7节),把他们连人带财一起夺去。在历史上,世界有时掺杂一大堆形式上「受割礼」的假信徒进入教会,有时则打着博爱包容的旗号邀请教会与他们「同住」,目的都是为了同化教会、掳掠教会,夺走我们「更美长存的家业」(来十34)。

【创卅四24】「凡从城门出入的人就都听从哈抹和他儿子示剑的话;于是凡从城门出入的男丁都受了割礼。」

迦南地有许多民族都行割礼,用于成人仪式、丰饶崇拜、结婚仪式等,所以示剑居民对割礼并不觉得奇怪。雅各的财富是吸引示剑居民受割礼的主要原因。

【创卅四25】「到第三天,众人正在疼痛的时候,雅各的两个儿子,就是底拿的哥哥西缅和利未,各拿刀剑,趁着众人想不到的时候来到城中,把一切男丁都杀了,」

割礼手术会使成人失去活动能力几天。「西缅和利未」是底拿的同母哥哥,此时年纪20岁左右,他们以恶报恶、以暴易暴,这种残忍的报复行为导致后代被分散居住(四十九5-7)。

【创卅四26】「又用刀杀了哈抹和他儿子示剑,把底拿从示剑家里带出来就走了。」

【创卅四27】「雅各的儿子们因为他们的妹子受了玷污,就来到被杀的人那里,掳掠那城,」

「受了玷污」原文是复数,表明雅各的儿子们认为该城的男子都与底拿的被玷污有分。

【创卅四28】「夺了他们的羊群、牛群,和驴,并城里田间所有的;」

【创卅四29】「又把他们一切货财、孩子、妇女,并各房中所有的,都掳掠去了。」

雅各的儿子们不但谋杀,并且抢劫,残忍加上贪婪,罪加一等。「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一15),我们若不从起头就消除罪念,罪行就会越演越烈。

【创卅四30】「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

  • 雅各此时心中所顾念的只是家族的名声和安危,表明他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在神旨意上的亏欠,也没有看到这事背后神的手。示剑的悲剧,实际上是神用「鞭打」的方式来催逼雅各「上伯特利去」,「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来十二5),「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十二11)。
  • 雅各还没有真正领会神呼召他的目的,所以「平平安安地到了迦南地的示剑城」(三十三18)就满足了,放松地停留在「这地的居民中」,没有继续「上伯特利去」(三十五1),结果酿成了这场悲剧。我们也常常和雅各一样,蒙召之后「平平安安地到了迦南地的示剑城」就满足了,从此忙着在「示城剑」经营地上的产业,等儿女出了问题,只知道责备,却不知反省自己不应该停留在「示城剑」,而应该带领儿女「上伯特利去」、走完神要我们所走的路。

【创卅四31】「他们说:『他岂可待我们的妹子如同妓女吗?』」

  • 既然雅各从人的角度来考虑是非得失(30节),他的儿子们也同样用人的理由来为自己开脱。示剑对底拿先是「玷辱」(2节),后是禁锢在家(26节),确实如同对待妓女,雅各儿子们的行为也貌似伸张公义。所以一时间雅各竟然无言以对,在家中失去了权威。
  • 我们若根据人的道理,每个人都能为自己的行为找到振振有词的理由,谁也不能服谁。所以有属灵智慧的父母不应该用人的道理来教育儿女,而应该单单根据神清楚启示的真理。
  • 在罪恶面前忍气吞声、息事宁人,固然不是神所悦纳的;但凭血气行事,以恶行善、不择手段,也是神所憎恶的。因此我们应当求圣灵光照我们,鉴察我们的动机是否真正根据神,方法是否真正倚靠神,目的是否真正归于神。
  • 神已经把雅各的所是和所作借着他舅舅拉班照样做在他的身上,让他认识自己的本相是何等可憎;现在神又把雅各的所是和所作借着他儿子们照样做在他的身上,让他体验人凭着自己的后果是何等可怕。在这更深的拆毁面前,雅各已经不能像几年前在基列山「发怒斥责拉班」那样大发雷霆(三十一36-42),而是无言以对,默默地接受、思想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