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3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卅一1】「雅各听见拉班的儿子们有话说:『雅各把我们父亲所有的都夺了去,并借着我们父亲的,得了这一切的荣耀(或译:财)。』」

【创卅一2】「雅各见拉班的气色向他不如从前了。」

当雅各忙着积蓄「羊群、仆婢、骆驼和驴」(三十43)的时候,神借着拉班的儿子们的毁谤和拉班的脸色来提醒他,巴旦·亚兰并非他的久居之地,他应该回到应许之地,接上神永远的计划了。当一些信徒忙于在世界打拼的时候,也很容易乐不思蜀,不是把手段当成了目的,就是被世界所羁绊,结果忘记了「回到我本乡本土」(三十25)的初心。这时神也会兴起环境,提醒我们「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十一13),应该快快回到神的永远计划里。

【创卅一3】「耶和华对雅各说:『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我必与你同在。』」

  • 外面的环境提醒我们去倾听里面的声音。雅各第一次提出要走的时候(三十25),只有外面环境的压力,并没有里面神的话语。现在神的时间已经到了,不但有环境的印证,里面也有神话语的带领。
  • 若是出于自己,雅各可能会选择去迦南之外的任何地方,因为以扫的威胁还存在(二十七45)。但雅各已经经历了神20年的「同在」、「保佑」和「总不离弃」(二十八15),他已经完全相信神「我必与你同在」的应许,因此愿意顺服神领他「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

【创卅一4】「雅各就打发人,叫拉结和利亚到田野羊群那里来,」

【创卅一5】「对她们说:『我看你们父亲的气色向我不如从前了;但我父亲的神向来与我同在。」

雅各让妻子们比较「你们父亲的气色」和「我父亲的神」,做出自己的选择。

【创卅一6】「你们也知道,我尽了我的力量服事你们的父亲。」

【创卅一7】「你们的父亲欺哄我,十次改了我的工价;然而神不容他害我。」

「十次」是概数,代表「多次」、『屡次」(民十四22;尼四12;伯十九3)。

【创卅一8】「他若说:“有点的归你作工价”,羊群所生的都有点;他若说:“有纹的归你作工价”,羊群所生的都有纹。」

【创卅一9】「这样,神把你们父亲的牲畜夺来赐给我了。」

雅各没有提到他自己插枝子的方法(三十37-43),而是承认这些羊群是神所赐的,并非他自己努力的结果。

【创卅一10】「羊配合的时候,我梦中举目一看,见跳母羊的公羊都是有纹的、有点的、有花斑的。」

【创卅一11】「神的使者在那梦中呼叫我说:“雅各”。我说:“我在这里。”」

【创卅一12】「他说:“你举目观看,跳母羊的公羊都是有纹的、有点的、有花斑的;凡拉班向你所做的,我都看见了。」

「我都看见了」,表明一切都神在管理之下,雅各的羊群并非是他自己聪明得来的,「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九16)。「跳母羊」指与母羊交配。

【创卅一13】「我是伯特利的神;你在那里用油浇过柱子,向我许过愿。现今你起来,离开这地,回你本地去吧!”』」

  • 神提醒雅各回想在「伯特利」遇见神的情形,回想神的应许(二十八13-15),也回想他向神的许愿(二十八16-22)。信主多年的信徒,如果忘记「起初的爱心」(启二4),就会在与神的关系和委身上渐渐退后,「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启三5)。
  • 神呼召的方法总是「离开」,祂呼召亚伯拉罕「离开」吾珥(十二1),呼召以撒「离开」基拉耳(二十六26),呼召雅各「离开」巴旦·亚兰(本节),呼召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出十二39),也呼召我们「离开」世界。

【创卅一14】「拉结和利亚回答雅各说:『在我们父亲的家里还有我们可得的分吗?还有我们的产业吗?」

人若不明白在这世界「还有我们可得的分吗?还有我们的产业吗」,就不会放弃对这世界的幻想,就不能完全地转向神的应许。

【创卅一15】「我们不是被他当作外人吗?因为他卖了我们,吞了我们的价值。」

【创卅一16】「神从我们父亲所夺出来的一切财物,那就是我们和我们孩子们的。现今凡神所吩咐你的,你只管去行吧!』」

当时父母要把所收聘礼的一部分作为女儿的嫁妆,作为女儿将来的经济保障。雅各用14年的劳动支付了聘礼,但拉班却没有把14年的薪酬拿出一部分作为女儿的嫁妆,这就相当于把女儿「当作外人」、「卖了」她们(15节)。

【创卅一17】「雅各起来,使他的儿子和妻子都骑上骆驼,」

【创卅一18】「又带着他在巴旦·亚兰所得的一切牲畜和财物,往迦南地、他父亲以撒那里去了。」

【创卅一19】「当时拉班剪羊毛去了,拉结偷了她父亲家中的神像。」

  • 「剪羊毛」通常在三月初、母羊生小羊之前一个月进行,这样可以刺激母羊多吃草,羊毛也可以在夏季重新长出来,好在冬季御寒。牧人将羊群集中在一个地点剪羊毛,羊毛也在此处加工、染色,并织成布料,剪完羊毛后会有庆祝的筵席(撒上二十五4、11、36;撒下十三23-25)。
  • 当时美索不达米亚和迦南人都有许多「家中的神像」(Teraphim),代表祖先或家族的守护神,可以用来占卜,也可以作为遗产继承权的凭证。「拉结偷了她父亲家中的神像」,很可能是为了给雅各保留将来分配拉班遗产的权利,她认为这是自己当得的分(14-16节),是爱雅各的表示。「家中的神像」是复数,拉结可能把所有的神像都偷走了。
上图:一只剪了一半羊毛的羊。通常在春季羊羔出生之前一个月剪羊毛,这样有助于母羊吃得更多,并避免在室外生产小羊。

上图:一只剪了一半羊毛的羊。通常在春季羊羔出生之前一个月剪羊毛,这样有助于母羊吃得更多,并避免在室外生产小羊。

上图:以色列出土的家神(Teraphim),现藏于耶路撒冷圣经之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

上图:以色列出土的家神(Teraphim),现藏于耶路撒冷圣经之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

【创卅一20】「雅各背着亚兰人拉班偷走了,并不告诉他,」

【创卅一21】「就带着所有的逃跑。他起身过大河,面向基列山行去。」

  • 雅各离开别是巴时77岁,在拉班家工作了20年(38节),现在已经97岁,此时大约是主前1910年。
  • 「大河」指幼发拉底河,「基列山」是约旦河东面的一片山脉。雅各渡过幼发拉底河,向西南逃往应许之地,方向是对的,方法却是错的。
  • 在人看来,雅各的不辞而别是可以理解的,否则很可能走不了,但实际上这是对神的「同在」缺乏信心(3节)。雅各虽然经历了神20年的「同在」(二十八15),并且愿意顺服神回去(3节),但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忍不住动了自己的心计,很不荣耀神地「逃跑」了。他带着诡诈来到巴旦·亚兰,也带着诡诈离开巴旦·亚兰,但神绝不允许他带着诡诈偷偷进入应许之地(三十二3)。
上图:从应许之地远眺约旦河谷东面的基列山脉。

上图:从应许之地远眺约旦河谷东面的基列山脉。

【创卅一22】「到第三日,有人告诉拉班,雅各逃跑了。」

【创卅一23】「拉班带领他的众弟兄去追赶,追了七日,在基列山就追上了。」

「基列山」距离巴旦·亚兰大约600公里,轻装的骆驼每天可以走80-100公里,7天就可以追上。拉班知道雅各带着牲畜和家眷,羊羔也即将出生,十天不可能到达基列山,他很可能没有立即出发追赶,而是从容地用了几天召集「众弟兄」,也就是与拉班结盟的人。

【创卅一24】「夜间,神到亚兰人拉班那里,在梦中对他说:『你要小心,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

神在最后一刻警告拉班,却没有事先阻拦拉班追赶,也没有让拉班找不到雅各,因为神要借着「拉班追上雅各」(25节),来对付雅各里面的诡诈。「说好说歹」原文是「无论是善或恶都不准说」,也就是不可向雅各说威胁的话(29节)。

【创卅一25】「拉班追上雅各。雅各在山上支搭帐棚;拉班和他的众弟兄也在基列山上支搭帐棚。」

【创卅一26】「拉班对雅各说:『你做的是什么事呢?你背着我偷走了,又把我的女儿们带了去,如同用刀剑掳去的一般。」

【创卅一27】「你为什么暗暗地逃跑,偷着走,并不告诉我,叫我可以欢乐、唱歌、击鼓、弹琴地送你回去?」

【创卅一28】「又不容我与外孙和女儿亲嘴?你所行的真是愚昧!」

拉班这一番话除了「暗暗地逃跑,偷着走」是事实,其他都毫无根据。雅各合法地娶了拉班的女儿,她们也自愿与雅各同行,而所谓的送行不过是冠冕堂皇的托辞,若不是神阻拦,拉班一定会害雅各(29节)。

【创卅一29】「我手中原有能力害你,只是你父亲的神昨夜对我说:“你要小心,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

神借着拉班的口提醒雅各,既然神应许「我必与你同在」(3节),就应当「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箴三5)。

【创卅一30】「现在你虽然想你父家,不得不去,为什么又偷了我的神像呢?』」

主前14-15世纪美索不达米亚的努斯文件(Nuzi Texts)表明,当时人若指定女婿成为财产的主要继承者,就要把家中的神像给他,将来在法庭上可以作为凭据。拉班长途追赶雅各,可能正是为了这个目的,所以他虽然没有找到神像,却坚持订立条约,防止雅各将来和他的儿子们争夺遗产(52节)。但雅各最终没有利用这些神像,而是把它们埋了(三十五4)。

【创卅一31】「雅各回答拉班说:『恐怕你把你的女儿从我夺去,所以我逃跑。」

【创卅一32】「至于你的神像,你在谁那里搜出来,就不容谁存活。当着我们的众弟兄,你认一认,在我这里有什么东西是你的,就拿去。』原来雅各不知道拉结偷了那些神像。」

拉结后来难产而死(三十五16-20),雅各草率的咒诅结果应验在他最爱的拉结身上,这是对他最深的拆毁之一。

【创卅一33】「拉班进了雅各、利亚,并两个使女的帐棚,都没有搜出来,就从利亚的帐棚出来,进了拉结的帐棚。」

【创卅一34】「拉结已经把神像藏在骆驼的驮篓里,便坐在上头。拉班摸遍了那帐棚,并没有摸着。」

上图:贝都因人的「骆驼的驮篓」,是安放在骆驼背上的坐鞍,两端有口袋。

上图:贝都因人的「骆驼的驮篓」是安放在骆驼背上的坐鞍,两端有口袋。

【创卅一35】「拉结对她父亲说:『现在我身上不便,不能在你面前起来,求我主不要生气。』这样,拉班搜寻神像,竟没有搜出来。」

拉班并没有检查拉结,可能因为没想到女儿竟敢在「身上不便」的时候把守护神坐在身下,对神像如此不恭敬。神没有让拉班搜出神像,是要保全拉结的性命(32节),继续神的计划(三十五24)。但神绝不放过这个破口,最后亲自对付他们,要求他们「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也要自洁」(三十五2)。

【创卅一36】「雅各就发怒斥责拉班说:『我有什么过犯,有什么罪恶,你竟这样火速地追我?」

【创卅一37】「你摸遍了我一切的家具,你搜出什么来呢?可以放在你我弟兄面前,叫他们在你我中间辨别辨别。」

【创卅一38】「我在你家这二十年,你的母绵羊、母山羊没有掉过胎。你群中的公羊,我没有吃过;」

【创卅一39】「被野兽撕裂的,我没有带来给你,是我自己赔上。无论是白日,是黑夜,被偷去的,你都向我索要。」

【创卅一40】「我白日受尽干热,黑夜受尽寒霜,不得合眼睡着,我常是这样。」

【创卅一41】「我这二十年在你家里,为你的两个女儿服事你十四年,为你的羊群服事你六年,你又十次改了我的工价。」

【创卅一42】「若不是我父亲以撒所敬畏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与我同在,你如今必定打发我空手而去。神看见我的苦情和我的劳碌,就在昨夜责备你。』」

神允许拉班追上雅各,又让他找不到神像,反而给雅各机会把压抑多年的苦楚爆发出来,让他在拉班的羞辱面前,能反省自己这20年。36-42节这一番话成了雅各至真至诚的信仰告白:

  1. 在这20年里,雅各彻底认识了世界的真相,对世界不再存幻想(38-40节)。
  2. 在这20年里,雅各切身体会了人性的诡诈和罪性的可怕(41节)。
  3. 在这20年里,雅各真实经历了神的「同在」,承认他的一切所有都是出于神的恩典和保守,自己「一点也不配得」(三十二10)
  4. 雅各也因此领悟到这20年里的一切「苦情」和「劳碌」都在神的管理之下,都是出于神的许可。

【创卅一43】「拉班回答雅各说:『这女儿是我的女儿,这些孩子是我的孩子,这些羊群也是我的羊群;凡在你眼前的都是我的。我的女儿并她们所生的孩子,我今日能向他们做什么呢?」

【创卅一44】「来吧!你我二人可以立约,作你我中间的证据。』」

神借着拉班主动提出「立约」,再次提醒雅各,跟随神的人不必再依靠自己的心计,「人心多有计谋;惟有耶和华的筹算才能立定」(箴十九21)。

【创卅一45】「雅各就拿一块石头立作柱子,」

【创卅一46】「又对众弟兄说:『你们堆聚石头。』他们就拿石头来堆成一堆,大家便在旁边吃喝。」

【创卅一47】「拉班称那石堆为伊迦尔·撒哈杜他,雅各却称那石堆为迦累得(都是以石堆为证的意思)。」

雅各立石柱,拉班堆石堆,可能是当时美索不达米亚人的立约惯例,表示请双方的神来作见证。「伊迦尔·撒哈杜他」是亚兰文,「迦累得」是希伯来文,意思都是「见证石堆」。

【创卅一48】「拉班说:『今日这石堆作你我中间的证据。』因此这地方名叫迦累得,」

【创卅一49】「又叫米斯巴,意思说:『我们彼此离别以后,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鉴察。」

「米斯巴」的意思是「瞭望台」,表明双方彼此并不信任,只好求神鉴察。

【创卅一50】「你若苦待我的女儿,又在我的女儿以外另娶妻,虽没有人知道,却有神在你我中间作见证。』」

努斯文件(Nuzi Texts)也记载了限制另娶妻子的婚约,目的是保护妻子的权益和地位,尤其在妻子娘家不在附近的时候。

【创卅一51】「拉班又说:『你看我在你我中间所立的这石堆和柱子。」

【创卅一52】「这石堆作证据,这柱子也作证据。我必不过这石堆去害你;你也不可过这石堆和柱子来害我。」

拉班用这「石堆」和「柱子」作为与雅各之间的界石,目的防止雅各将来拿着他丢失的「神像」(30节)回到巴旦·亚兰,和他的儿子们争夺遗产。

【创卅一53】「但愿亚伯拉罕的神和拿鹤的神,就是他们父亲的神,在你我中间判断。』雅各就指着他父亲以撒所敬畏的神起誓,」

「亚伯拉罕和拿鹤的父亲他拉,住在大河那边事奉别神」(书廿四2),所以「亚伯拉罕的神」、「拿鹤的神」和「他们父亲的神」并不是同一位神,但敬拜多神的拉班并不在意。雅各则是很明确地「指着他父亲以撒所敬畏的神起誓」,过去20年的岁月已经让他认识,除了「以撒所敬畏的神」,别无真神。

【创卅一54】「又在山上献祭,请众弟兄来吃饭。他们吃了饭,便在山上住宿。」

这是雅各在献祭,拉班并没有献祭。「请众弟兄来吃饭」指立约双方一同食用祭肉,是当时立约仪式的一部分。

【创卅一55】「拉班清早起来,与他外孙和女儿亲嘴,给他们祝福,回往自己的地方去了。」

从此,拉班「往自己的地方去了」,雅各却「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来十一8),就是在天上的「更美的家乡」(来十一16)。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