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2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廿六1】「在亚伯拉罕的日子,那地有一次饥荒;这时又有饥荒,以撒就往基拉耳去,到非利士人的王亚比米勒那里。」

  • 「那地」指南地(十二10),包括以撒所居住的「庇耳·拉海·莱」一带(二十五11)。这里没有可灌溉的河流,收成完全靠「秋雨春雨」(申十一14)。正如摩西所说的:「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申十一12)。当神的百姓顺服神时,「祂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当神的百姓偏离神时,祂「就使天闭塞不下雨,地也不出产」(申十一17)。因此,迦南地的「饥荒」都不是出于偶然,而是神用来训练祂百姓的工具。
  • 「亚伯拉罕的日子」的饥荒与以撒时代的饥荒相隔了大约一百年(十二10)。
  • 「亚比米勒」字义是「我父亲是王」,是「非利士人的王」的称号(诗三十四诗题;撒上二十一10)。这位「亚比米勒」并不是亚伯拉罕时代的那位亚比米勒(二十2)。

【创廿六2】「耶和华向以撒显现,说:『你不要下埃及去,要住在我所指示你的地。」

【创廿六3】「你寄居在这地,我必与你同在,赐福给你,因为我要将这些地都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我必坚定我向你父亚伯拉罕所起的誓。」

【创廿六4】「我要加增你的后裔,像天上的星那样多,又要将这些地都赐给你的后裔。并且地上万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

【创廿六5】「都因亚伯拉罕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吩咐和我的命令、律例、法度。』」

  • 这是圣经第一次记载神「向以撒显现」(2节),应验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十七19)。
  • 当以撒正在为是否下埃及躲避饥荒而犹豫不决的时候,神及时地阻止了他,说:「你不要下埃及去,要住在我所指示你的地」(2节),并应许「我必与你同在,赐福给你」(3节),表明神所安排的功课是让他留在基拉耳,学习怎样享用恩典、享用神。
  • 神兴起同样的饥荒,但对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带领却不相同,因为神借着他们所要表达的心意不同:神当初没有阻止亚伯拉罕下埃及,只在埃及暗暗地保守他,是为了让他学习因信进入应许(十二10-20);如今神阻止以撒下埃及,又在基拉耳明明地保守他,是为了让他学习因信承受应许。
  • 神并不要求以撒重复亚伯拉罕在埃及同样的失败,而是提醒他「亚伯拉罕听从我的话」(5节),让以撒从亚伯拉罕的经历里学会顺从神。在救赎的历史上,神允许祂的百姓遭遇许多事,也「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十11)。

【创廿六6】「以撒就住在基拉耳。」

以撒的一生所显明的是一个能承受应许的人。他听了神的话「就住在基拉耳」,表明一个懂得享用神、享用恩典的人,所该做的就是站稳该站的地位,其它的事情由神负责,这样就可以活在神的应许里。

【创廿六7】「那地方的人问到他的妻子,他便说:『那是我的妹子。』原来他怕说:『是我的妻子』;他心里想:『恐怕这地方的人为利百加的缘故杀我』,因为她容貌俊美。」

【创廿六8】「他在那里住了许久。有一天,非利士人的王亚比米勒从窗户里往外观看,见以撒和他的妻子利百加戏玩。」

以撒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他虽然有神的同在(3节),也能凭信心顺服神(6节),但在环境面前还是免不了惧怕。然而神却让他「在那里住了许久」(8节)都平安无事,用事实证明他的惧怕是多余的。以撒这样经历了神,才能学会完全交托,安息在神的应许里。「戏玩 צָחַק」与「以撒 יִצְחָק」的原文相近,是双关语。

【创廿六9】「亚比米勒召了以撒来,对他说:『她实在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说她是你的妹子?』以撒说:『我心里想,恐怕我因她而死。』」

亚伯拉罕也曾同样因惧怕而两次称妻子为妹子(十二11-13;二十2)。神给以撒和亚伯拉罕安排了不同的功课,但又借着同样的失败显明,他们都是不完全的人。亚当的后裔都是不完全的,亚伯拉罕、以撒都不是因为完全而蒙拣选,每一个蒙拣选的人都需要用一生的年日在神面前接受造就,以致能「效法祂儿子的模样」(罗八29),逐渐成为「完全人」(林后十三9、11)。

【创廿六10】「亚比米勒说:『你向我们做的是什么事呢?民中险些有人和你的妻同寝,把我们陷在罪里。』」

【创廿六11】「于是亚比米勒晓谕众民说:『凡沾着这个人,或是他妻子的,定要把他治死。』」

  • 亚比米勒的激烈反应,表明他可能知道神对从前的亚比米勒的警告(二十7),这是神明明的保守。神没有允许利百加像撒拉那样被亚比米勒带走(二十2),而是事先阻止,用事实来见证祂的「同在」和「赐福」是可靠的(3节),不需要依靠自己的方法。
  • 以撒之所以能站稳地位、承受应许,并非因为自己的刚强,而是神恩典的保守。我们的信心得坚固,也不是靠自己的理性、感情或意志,而是靠神一步一步用恩典的带领。

【创廿六12】「以撒在那地耕种,那一年有百倍的收成。耶和华赐福给他,」

  • 「那一年」指遭遇饥荒的那一年,以撒却有「百倍的收成」。神再一次用恩典让以撒经历「凡信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罗十11),坚固了以撒活在应许里的信心。「百倍」形容最高的收成(太十三8)。
  • 基拉耳比别是巴更靠近地中海,耕种条件固然比较好,但「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林前三7)。一个懂得享用恩典的人,一面尽自己的本分,一面全然倚靠神、仰望神,「在饥荒的日子必得饱足」(诗三十七19)。

【创廿六13】「他就昌大,日增月盛,成了大富户。」

【创廿六14】「他有羊群牛群,又有许多仆人,非利士人就嫉妒他。」

以撒「成了大富户」(13),一方面是神的祝福,另一方面也是享用恩典的人需要学习的新功课,因为:

  • 财富容易使人「倚靠无定的钱财」,不能专心「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神」(提前六17)。有钱并不是罪,倚靠钱财却是罪。
  • 人很容易成为财富的奴隶,而不是财富的主人。维持众多的「羊群牛群」和「仆人」,需要更多的水草资源,以撒不但没有因着这些财富而高枕无忧,反而需要为维持这些财富操更多的心。
  • 财富容易使人注目恩典过于赐恩典的神。以撒也留恋「有百倍的收成」(12节)之地,饥荒以后也不愿回到别是巴。
  • 财富也容易带来世人的嫉妒、毁谤逼迫,因此「非利士人就嫉妒他」,亚比米勒也驱赶他(16节)。

【创廿六15】「当他父亲亚伯拉罕在世的日子,他父亲的仆人所挖的井,非利士人全都塞住,填满了土。」

迦南地缺少河流,牧人主要依靠井水饲养牲畜,塞井意味着驱赶。

【创廿六16】「亚比米勒对以撒说:『你离开我们去吧。因为你比我们强盛得多。』」

【创廿六17】「以撒就离开那里,在基拉耳谷支搭帐棚,住在那里。」

  • 神兴起饥荒,让以撒「往基拉耳去」(1节),只是让他暂时「寄居在这地」(3节),好在基拉耳学习信心的功课。现在饥荒已过,神并不愿意以撒一直停留在基拉耳,因此神又兴起环境,要把以撒一步一步带回「别是巴」(23节)。
  • 亚比米勒说「你比我们强盛得多」,并非只是恭维,以撒整个部落可能有一千多仆人(十四14),在当时是一支相当可观的力量。但以撒知道神与他「同在」(3节),神既然没有动,他就安静地「离开那里」。因为一个人若有神的同在,是不必与人争竞的;一个人若经历了神的同在,是不敢与人争竞的。「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太五9)。
  • 以撒虽然离开了基拉耳,但还没有完全领会神的心意,所以没有立刻回到别是巴,还是继续「在基拉耳谷支搭帐棚」。我们也常常喜欢停留在「有百倍的收成」(12节)之地附近,满足于停留在过去恩典的经历里。

【创廿六18】「当他父亲亚伯拉罕在世之日所挖的水井,因非利士人在亚伯拉罕死后塞住了,以撒就重新挖出来,仍照他父亲所叫的叫那些井的名字。」

【创廿六19】「以撒的仆人在谷中挖井,便得了一口活水井。」

迦南地的井可分为一般的「井」和「活水井」两种:一般的「井」只是一个蓄水池,在地下挖一个深达基岩的大坑,然后开沟,下雨时引水入池;而「活水井」有地下水涌出,在迦南地非常宝贵。

【创廿六20】「基拉耳的牧人与以撒的牧人争竞,说:『这水是我们的。』以撒就给那井起名叫埃色(就是相争的意思),因为他们和他相争。」

【创廿六21】「以撒的仆人又挖了一口井,他们又为这井争竞,因此以撒给这井起名叫西提拿(就是为敌的意思)。」

【创廿六22】「以撒离开那里,又挖了一口井,他们不为这井争竞了,他就给那井起名叫利河伯(就是宽阔的意思)。他说:『耶和华现在给我们宽阔之地,我们必在这地昌盛。』」

  • 非利士人的排挤从「相争」(20节)升级到「为敌」(21节),以撒给井所起的名字也从「埃色」变成「西提拿」,表明他已经领会到基拉耳只是「寄居」(3节)之地,并非安息之地,神的心意是让自己离开。「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罗十二19),固然是神所喜悦的,但神更悦纳的上好却是跟随神的心意。
  • 罗得看重自己的满足,就「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十三13);而以撒跟随神的心意,就渐渐离开基拉耳,「离开那里,又挖了一口井」。这时神就用恩典显明了祂的带领,非利士人「不为这井争竞了」。
  • 以撒给第三口井起名叫「利河伯」,表明神不但把他带到了外面环境的「宽阔之地」,里面的属灵度量也到了「宽阔之地」,可以更「宽阔」地承受应许、享用恩典。以撒为顺服神而放弃与人「相争」、与人「为敌」,神就用「宽阔之地」来补偿;同样,凡是主所收去的东西,祂必用自己来代替。

【创廿六23】「以撒从那里上别是巴去。」

  • 一旦以撒完全领会了神的心意,他就不再停留在「宽阔之地」(22节),不再停留在恩典里,而是「从那里上别是巴去」,寻求那赐恩典的神。这是一个真正学会了享用恩典、享用神,能承受应许的人。
  • 不是「宽阔之地」(22节)才有神的同在,而是有神的同在才有「宽阔」;不是有恩典的地方才有神的同在,而是有神同在的地方才有恩典。神的心意不是让我们停留在「宽阔之地」、停留在恩典里,而是进入赐恩典的基督里,在安息之地享用神自己。
  • 恩典是神做工的方法,目的是带人追求赐恩典的神。神所兴起的环境、所赐下的恩典,都是要把我们带向「别是巴」,在基督里得着真正的安息。因此我们不能用方法代替目的,不能停留在恩典里,而要「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来四11)。

【创廿六24】「当夜耶和华向他显现,说:『我是你父亲亚伯拉罕的神,不要惧怕!因为我与你同在,要赐福给你,并要为我仆人亚伯拉罕的缘故,使你的后裔繁多。』」

  • 当非利士人嫉妒以撒(14)、亚比米勒驱赶以撒(16节)、非利士人的逼迫从「相争」到「为敌」的时候(20-21节),神都没有说「不要惧怕」;当以撒进入「宽阔之地」的时候(22节),神也没有说「我与你同在」;而以撒上别是巴的「当夜」,神却立刻宣告「不要惧怕!因为我与你同在」,这表明此时以撒回到了神旨意中该站的地位,完全满足了神的心意。过去神是用恩典来带领以撒,现在是用话语来坚固他。不但得着了外面的恩典,也得着了里面的恩典。
  • 本节是神唯一宣告亚伯拉罕为「我仆人」的地方,提醒我们,「仆人」的责任就是站在该站的地位上(十八8;诗一百三十四1),顺服主、服事主,随时听主命令。

【创廿六25】「以撒就在那里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的名,并且支搭帐棚;他的仆人便在那里挖了一口井。」

  • 以撒先筑坛并求告耶和华的名,后支搭帐棚和挖井,表明他看重赐恩典的神过于恩典,这是每一个人对神的话语所当有的正确回应。
  • 以撒离开了「宽阔之地」(22节),在别是巴「支搭帐棚」并挖井,表明他从此把别是巴当作他的安息之地。不是有恩典的「宽阔之地」才有安息,而是有神同在的地方才有安息。
上图:俄勒冈州立大学收藏的亚伯拉罕井1910年的照片,照片中可以看出,井口的石头已经被井绳磨出了许多很深的痕迹。别是巴遗址附近发现了7口井,2口大的,5口小的,历史有几千年,可能是亚伯拉罕和以撒所挖的,所以被称为亚伯拉罕井。亚伯拉罕和以撒在挖这些井的时候,绝不会想到这些井在将近三千年以后,在神收回耶路撒冷和应许之地的过程中起了关键的作用。

上图:俄勒冈州立大学收藏的亚伯拉罕井1910年的照片,照片中可以看出,井口的石头已经被井绳磨出了许多很深的痕迹。别是巴遗址附近发现了7口井,2口大的,5口小的,历史有几千年,可能是亚伯拉罕和以撒所挖的,所以被称为亚伯拉罕井。亚伯拉罕和以撒在挖这些井的时候,绝不会想到这些井在将近三千年以后,在神收回耶路撒冷和应许之地的过程中起了关键的作用。

上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别是巴战役(Battle of Beersheba)中,德国司令统帅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军队在别是巴修筑战壕抵挡英军埃及远征军。别是巴是加沙和耶路撒冷的屏障,南面和东面都是沙漠,48小时路程之内没有水源,只有别是巴有足够的水井。除非英军能迅速夺取这些水井,否则土耳其人就会毁掉它们,迫使英军因缺水而撤退。

上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别是巴战役(Battle of Beersheba)中,德国司令统帅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军队在别是巴修筑战壕抵挡英军埃及远征军。别是巴是加沙和耶路撒冷的屏障,南面和东面都是沙漠,48小时路程之内没有水源,只有别是巴有足够的水井。除非英军能迅速夺取这些水井,否则土耳其人就会毁掉它们,迫使英军因缺水而撤退。

上图:1917年10月31日,英军澳大利亚轻骑兵旅绕道东面,从防守松懈的沙漠发起了史上最后一次成功的骑兵冲锋。在机关枪的时代,骑兵只是骑马的步兵,骑马到前线、下马投入战斗。但这些远道而来的骑兵却没有停下来,而是出人意外地直接发起冲锋,用刺刀当军刀。困惑的土耳其守军甚至都忘了重新设定步枪标尺,以致大部分子弹都从骑兵们头顶飞过。骑兵们不到一个小时就占领了别是巴,大部分水井都未被毁坏。虽然别是巴的水井并不足以供应数万英军及其马匹,但神的手进行了干预,战前6天下了雷雨,地上留下了许多水塘,解决了英军马匹的饮水问题。

上图:1917年10月31日,英军澳大利亚轻骑兵旅绕道东面,从防守松懈的沙漠发起了史上最后一次成功的骑兵冲锋。在机关枪的时代,骑兵只是骑马的步兵,骑马到前线、下马投入战斗。但这些远道而来的骑兵却没有停下来,而是出人意外地直接发起冲锋,用刺刀当军刀。困惑的土耳其守军甚至都忘了重新设定步枪标尺,以致大部分子弹都从骑兵们头顶飞过。骑兵们不到一个小时就占领了别是巴,大部分水井都未被毁坏。虽然别是巴的水井并不足以供应数万英军及其马匹,但神的手进行了干预,战前6天下了雷雨,地上留下了许多水塘,解决了英军马匹的饮水问题。

上图:2017年,澳大利亚和以色列联合发行邮票,纪念传奇式的别是巴骑兵冲锋100周年。别是巴战役导致土德联军防线全线崩溃,迫使奥斯曼帝国于1917年12月9日放弃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和圣地从此脱离了奥斯曼帝国400年的统治,由英国托管,奠定了1948年以色列复国的基础。别是巴的井在这过程中起了关键的作用。

上图:2017年,澳大利亚和以色列联合发行邮票,纪念传奇式的别是巴骑兵冲锋100周年。别是巴战役导致土德联军防线全线崩溃,迫使奥斯曼帝国于1917年12月9日放弃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和圣地从此脱离了奥斯曼帝国400年的统治,由英国托管,奠定了1948年以色列复国的基础。别是巴的井在这过程中起了关键的作用。

【创廿六26】「亚比米勒,同他的朋友亚户撒和他的军长非各,从基拉耳来见以撒。」

「朋友」可能是国策顾问。「军长」原文是「军队领袖」。「非各」字义是「强壮的」,可能是非利士军队指挥官的称号(二十一22)。

【创廿六27】「以撒对他们说:『你们既然恨我,打发我走了,为什么到我这里来呢?』」

【创廿六28】「他们说:『我们明明地看见耶和华与你同在,便说,不如我们两下彼此起誓,彼此立约,」

【创廿六29】「使你不害我们,正如我们未曾害你,一味地厚待你,并且打发你平平安安地走。你是蒙耶和华赐福的了。』」

  • 神的同在是世人能「明明地看见」的(28节)。许多自称基督徒的人隐藏在世人中间许多年,却没有人能「明明地看见」看出他们是属神的,表明他们并没有神的同在。
  • 以撒在「埃色」不与人「相争」(20节),在「西提拿」不与人「为敌」(21节),在「利河伯」进入「宽阔之地」(22节),这些虽然都能让人看到「你是蒙耶和华赐福的了」,但却不会让亚比米勒害怕。
  • 只有当以撒明明得着了「宽阔之地」,却没有停留在那里,而是「从那里上别是巴去」筑坛的时候(23节),这样的见证才让亚比米勒真正害怕,他不能不敬畏能让以撒撇下恩典来事奉祂的这位神。
  • 神借着外邦人的口让以撒明白,活在神的安息里就不必「惧怕」(24节),反而是仇敌应当「惧怕」,因为「人所行的,若蒙耶和华喜悦,耶和华也使他的仇敌与他和好」(箴十六7)。他所该关心的是自己的行为是否「蒙耶和华喜悦」,而神会负责「使他的仇敌与他和好」。

【创廿六30】「以撒就为他们设摆筵席,他们便吃了喝了。」

筵席是当时立约仪式的一部分(三十一54;出二十四11;太二十六26-29)。

【创廿六31】「他们清早起来彼此起誓。以撒打发他们走,他们就平平安安地离开他走了。」

【创廿六32】「那一天,以撒的仆人来,将挖井的事告诉他说:『我们得了水了。』」

【创廿六33】「他就给那井起名叫示巴;因此那城叫做别是巴,直到今日。」

  • 以撒到了别是巴,先筑坛献祭,然后开始挖井(25节),但到了与亚比米勒立约的那天才挖成这口宝贵的活水井(32节)。
  • 「示巴 Shebah שִׁבְעָה」字义是「誓言」。「别是巴 בְּאֵר שֶׁבַע」字义是「七倍誓约的井」。从前亚伯拉罕所起的「别是巴」一名可能只是指井周围的「那地方」(二十一31),如今以撒把这个名字的范围扩大到「那城」。从此以撒一直住在别是巴,在这安息之地真正地享用恩典、享用神,完成了他该显出的见证。
  • 亚伯拉罕的一生筑了四座坛(十二7,8;十三18;二十二9),以撒的一生挖了四口井(二十六19-20,21,22,25),雅各的一生立了四根柱子(二十八18;三十一45;三十五14;三十五20),神借着列祖不同的人生道路,启示了祂在信心之路上将给我们的带领。
上图:别是巴遗址城门口的公共水井,深70米,是在南地已发现最深的水井。很可能就是以撒所挖的井。古代的中东公共水井一般在村口或城门口,以方便牲口喝水,通常带有一个饮水槽。别是巴遗址位于一条旱溪旁边,旱溪冬天被雨水充满,夏天水存于地下,因此附近有多个水井。别是巴从主前4000年开始就存在了,现有遗迹是按主前8世纪的样式恢复的,外围的泥砖墙是主前10世纪开始的,城内可居住400名军人和公务员,农夫们住在城外的村庄里。

上图:别是巴遗址城门口的公共水井,深70米,是在南地已发现最深的水井。很可能就是以撒所挖的井。古代的中东公共水井一般在村口或城门口,以方便牲口喝水,通常带有一个饮水槽。别是巴遗址位于一条旱溪旁边,旱溪冬天被雨水充满,夏天水存于地下,因此附近有多个水井。别是巴从主前4000年开始就存在了,现有遗迹是按主前8世纪的样式恢复的,外围的泥砖墙是主前10世纪开始的,城内可居住400名军人和公务员,农夫们住在城外的村庄里。

【创廿六34】「以扫四十岁的时候,娶了赫人比利的女儿犹滴,与赫人以伦的女儿巴实抹为妻。」

【创廿六35】「她们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里愁烦。」

「以扫四十岁的时候」,就是以撒一百岁的时候(二十五26)。以扫娶妻目的可能是为了和迦南人的首领联姻,并没有征求父亲的意见(《犹太古史记》卷1第18章265节)。他不但娶了祖父和父亲所不喜悦的迦南妻子(二十四3;二十八8),而且还娶了两位,因此以撒和利百加为以扫及其后代的信仰而「心里愁烦」。

以撒的生平行踪

上图:以撒生平行踪:1、神试验亚伯拉罕,要他带以撒到摩利亚去,献以撒为燔祭(创二十二1-20);2、亚伯拉罕派仆人往拿鹤的城去为他娶回利百加为妻(创二十四);3、以撒迁往庇耳拉海莱的附近居住(创二十五11);4、以撒去基拉耳,耶和华使他昌大,与非利士人有冲突后又结盟(创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