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廿一1】「耶和华按着先前的话眷顾撒拉,便照祂所说的给撒拉成就。」

亚伯拉罕在基拉耳的软弱,并不妨碍神按着「先前的话眷顾撒拉」(十二2;十七16),成就祂的应许。神的恩典不是根据人的所是或所作、不是根据人的配或不配,而是根据祂的应许和信实。我们若想蒙恩,唯一的途径就是到神的话语里面找根据,祂必「照祂所说的」给我们成就。

【创廿一2】「当亚伯拉罕年老的时候,撒拉怀了孕;到神所说的日期,就给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

「亚伯拉罕年老的时候」,正是「神所说的日期」。神必须等我们的天然生命被完全对付,血气的能力完全枯竭,才会在我们身上显出生命的大能。凡不能等候神的人,他们凭血气所作的,只是生出一个以实玛利,结果是带来属灵的难处。

【创廿一3】「亚伯拉罕给撒拉所生的儿子起名叫以撒。」

【创廿一4】「以撒生下来第八日,亚伯拉罕照着神所吩咐的,给以撒行了割礼。」

亚伯拉罕在享受神恩典的同时,并没有忘记「照着神所吩咐的」去行,这是人对神的恩典最正确的反应。「以撒」是神所起的名字(十七19),字义是「他喜笑」,预表神生命的大能。「第八日」行割礼也是根据神的命令(十七12)。

【创廿一5】「他儿子以撒生的时候,亚伯拉罕年一百岁。」

「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年七十五岁」(十二4),此时已经过了25年,神必叫他「成为大国」(十二2)的应许终于开始应验了,以撒成为立约后的第一个果子。这25年,既是人等候神的时机成熟的过程,也是神等候人生命成熟的过程,只有成熟的生命,才能完全地承受生命的大能,成为复活恩典的管道。「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罗四19),因为人天然生命的尽头,正是神生命的大能做工的起头(来十一11-12)。此时大约是主前2067年(十一27),中国刚刚进入夏朝(「夏商周断代工程」认为始于主前2070年)。

【创廿一6】「撒拉说:『神使我喜笑,凡听见的必与我一同喜笑』;」

【创廿一7】「又说:『谁能预先对亚伯拉罕说“撒拉要乳养婴孩”呢?因为在他年老的时候,我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撒拉不再是不敢相信的「心里暗笑」(十八12),而是因着享用恩典,在众人面前「喜笑」(6节),见证神的恩典和信实。

【创廿一8】「孩子渐长,就断了奶。以撒断奶的日子,亚伯拉罕设摆丰盛的筵席。」

当时的孩子通常在两岁或三岁「断奶」。古代婴儿的死亡率很高,能活到「断奶的日子」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因此会举办筵席庆祝。

【创廿一9】「当时,撒拉看见埃及人夏甲给亚伯拉罕所生的儿子戏笑,」

「戏笑」意思是「讥笑,嘲弄」。以实玛利嘲弄以撒,预表「那按着血气生的,逼迫了那按着灵生的」(加四29)。以实玛利比以撒大十四岁(十七24-25),此时大约是十六到十七岁(十六16)。

【创廿一10】「就对亚伯拉罕说:『你把这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与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

「赶出去」表示取消以实玛利的继承权,因为「按着血气生的」(加四23)以实玛利不能与「按着圣灵生的」以撒一同承受神所应许的产业(加四30),只有「以信为本的人」,才是真正能承受神应许的「亚伯拉罕的子孙」(加三7)。「使女」原文是「女奴」,比十六1 的「使女」低一个等级,把使女「赶出去」,也代表给她自由。努斯石版和汉谟拉比法典都记载,女主人生了儿子以后,并不能把女奴的儿子赶走。但撒拉引用的可能是里皮特·伊什塔法典中(Code of Lipit-Ishtar,主前19世纪)里提到的美索不达米亚习俗:如果主人给女奴自由,女奴为主人生的孩子就不可与主人妻子所生的孩子分享财产。

上图:主前19世纪的苏美尔文里皮特·伊什塔法典(Code of Lipit-Ishtar),由美索不达米亚古城伊辛(Isin)的国王里皮特·伊什塔(Lipit-Ishtar,主前1870-1860年在位)颁布。其中第25条规定,如果主人给女奴自由,女奴为主人生的孩子就不可与主人妻子所生的孩子分享财产。

上图:主前19世纪的苏美尔文里皮特·伊什塔法典(Code of Lipit-Ishtar),由美索不达米亚古城伊辛(Isin)的国王里皮特·伊什塔(Lipit-Ishtar,主前1870-1860年在位)颁布。其中第25条规定,如果主人给女奴自由,女奴为主人生的孩子就不可与主人妻子所生的孩子分享财产。

【创廿一11】「亚伯拉罕因他儿子的缘故很忧愁。」

亚伯拉罕已经为以实玛利起名(十六15),表明他已经接纳以实玛利为自己的儿子,有继承产业的权利。父子俩一起生活了十多年,有深厚的感情,所以「很忧愁」。

【创廿一12】「神对亚伯拉罕说:『你不必为这童子和你的使女忧愁。凡撒拉对你说的话,你都该听从;因为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

虽然撒拉逼迫夏甲并非出于善意,但却恰好与神的计划符合,因为只有「从以撒生的」,才是神所应许的后裔(罗九7;来十一18)。同样,「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神的儿女;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罗九8)。

【创廿一13】「至于使女的儿子,我也必使他的后裔成立一国,因为他是你所生的。』」

「使女的儿子」预表「按着血气生的」(加四23),但神在他身上也有特别的计划。信徒虽然已经重生,有了属灵的生命,但我们原有属血气的生命并没有立刻消失,仍将一直存留,与属灵的生命争战,直到身体得赎的日子(罗八23)。但神却借着我们的血气生命所带来的难处,用一生的时间来建立我们的属灵生命。

【创廿一14】「亚伯拉罕清早起来,拿饼和一皮袋水,给了夏甲,搭在她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给她,打发她走。夏甲就走了,在别是巴的旷野走迷了路。」

「清早起来」表明亚伯拉罕完全顺服、立刻行动。创世记中每次记载亚伯拉罕早起,都是要面对一些不容易面对的事情(十九27;二十二3)。「一皮袋水」大约有15公升水,亚伯拉罕已经尽可能地让夏甲多带水了。虽然亚伯拉罕并不知道这「一皮袋水」能让他们在旷野中坚持多久,也不知道神将如何使以实玛利的后裔「成立一国」(13节),但经过了基拉耳的功课,亚伯拉罕已经学会不再看环境,也不再根据自己的亲情,而是单单根据神的话来行事为人,相信神必有最美善的安排。「别是巴的旷野」位于迦南地和埃及之间,夏甲可能是想回她的故乡埃及。

【创廿一15】「皮袋的水用尽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树底下,」

【创廿一16】「自己走开约有一箭之远,相对而坐,说:『我不忍见孩子死』,就相对而坐,放声大哭。」

「一箭之远」大约有100米。

【创廿一17】「神听见童子的声音;神的使者从天上呼叫夏甲说:『夏甲,你为何这样呢?不要害怕,神已经听见童子的声音了。」

「神听见童子的声音」是双关语,因为以实玛利名字的意思就是「神听见」(十六11)。「神已经听见童子的声音了」,表明不是夏甲绝望的哭声引来了神,而是神主动的看顾。神既然要求亚伯拉罕把以实玛利赶出去,就负责照着祂的应许(十六12)看顾这「童子」,「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18节;十六10)。

【创廿一18】「起来!把童子抱在怀中(怀:原文是手),我必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

【创廿一19】「神使夏甲的眼睛明亮,她就看见一口水井,便去将皮袋盛满了水,给童子喝。」

旷野里的「水井」大部分井口都用石头围起,贴上特殊的标记,认不出这种特殊标记的人就找不到井水。这口水井所代表的神恩典的供应本来就已经存在,但若非神怜悯的指示,他们却视而未见,正如属肉体的人对真理「看也看不见」(太十三13),唯有真正呼求神的人才能寻到。本章记载了「别是巴」的两口「水井」(19、25节):一口井是供应「按着血气生的」(加四23)以实玛利,另一口井是供应「按着圣灵生的」(加四30)以撒。

【创廿一20】「神保佑童子,他就渐长,住在旷野,成了弓箭手。」

【创廿一21】「他住在巴兰的旷野;他母亲从埃及地给他娶了一个妻子。」

「成了弓箭手」意思是作了「猎人、游牧人」。「巴兰的旷野」位于西奈半岛东北部。「按着血气生的」(加四23)以实玛利娶了「埃及」妻子,他们的后代也掺杂了世界的信仰,以实玛利的后裔是住在以色列以南的西奈和巴兰旷野的游牧民族(二十五12-18),阿拉伯人认为以实玛利是他们的祖先。以实玛利的女儿嫁给了以扫(二十八9),以实玛利的后裔与以色列人为敌,也与神为敌(诗八十三6)。

夏甲和以实玛利

上图:夏甲和以实玛利行踪:1、夏甲怀孕后被撒拉苦待,出走后在旷野遇见神的使者,蒙神祝福,就回至亚伯兰的家中不久之后就生了以实玛利(创十六);2、夏甲和以实玛利被逐,在别是巴旷野蒙神祝福后,去到巴兰旷野成长(创二十一14-21)。

 

【创廿一22】「当那时候,亚比米勒同他军长非各对亚伯拉罕说:『凡你所行的事都有神的保佑。」

「凡你所行的事都有神的保佑」,这个事实在立约之子以撒(二十六28)、雅各(三十27)和约瑟(三十九3)身上都被外邦人所看见。虽然亚伯拉罕曾在亚比米勒面前软弱过(二十11),但神绝不会因着人的软弱而放弃在人身上的工作。每一个真正与神立约的人,一生都在世人面前见证神在自己身上的工作。「军长」原文是「军队领袖」。

【创廿一23】「我愿你如今在这里指着神对我起誓,不要欺负我与我的儿子,并我的子孙。我怎样厚待了你,你也要照样厚待我与你所寄居这地的民。』」

虽然亚比米勒此时比亚伯拉罕更强大,但他亲身经历过神的大能(二十3-7),并且已经看出,因着以撒的出生,神必将使亚伯拉罕的后裔「成为大国」(十二2)。因此他主动为自己、子孙和当地居民要求结盟,印证了「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十二3)。

【创廿一24】「亚伯拉罕说:『我情愿起誓。』」

【创廿一25】「从前,亚比米勒的仆人霸占了一口水井,亚伯拉罕为这事指责亚比米勒。」

【创廿一26】「亚比米勒说:『谁做这事,我不知道,你也没有告诉我,今日我才听见了。』」

【创廿一27】「亚伯拉罕把羊和牛给了亚比米勒,二人就彼此立约。」

「羊和牛」原文都是单数,指「一只牛和一只羊」,用作立约的仪式。

【创廿一28】「亚伯拉罕把七只母羊羔另放在一处。」

【创廿一29】「亚比米勒问亚伯拉罕说:『你把这七只母羊羔另放在一处,是什么意思呢?』」

【创廿一30】「他说:『你要从我手里受这七只母羊羔,作我挖这口井的证据。』」

「七 Sheba שֶׁבַע」和「起誓 Shaba שָׁבַע」原文辅音相同(23、24节),发音相似。「七只母羊羔」是双关语,亚比米勒接受这「七只母羊羔」,表示起誓同意亚伯拉罕对井的合法权利。在古代中东,国家或个人收纳礼物表示讲和,拒绝礼物表示不和(王上十五19)。

【创廿一31】「所以他给那地方起名叫别是巴(就是盟誓的井的意思),因为他们二人在那里起了誓。

「别是巴 בְּאֵר שֶׁבַע」位于基拉耳东南四十公里,字义是「七倍誓约的井」。「别 Beer」原文意思是「井」,「是巴 Sheba שֶׁבַע」原文意思是「七」,与「起誓 Shaba שָׁבַע」原文辅音相同,发音相似(23、24节)。迦南地的牧人主要依靠井水饲养牲畜,这井的权益得到条约的保障,代表亚伯拉罕在迦南地获得了第一个立足点。此后,亚伯拉罕和以撒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别是巴。别是巴后来成为以色列最南端的城市,「从但到别是巴」这句话被用来代表应许之地的全境(士二十1;撒下十七11;王上四25)。

上图:20世纪中期亚伯拉罕井的照片,现在位于别是巴遗址的庭院内。亚伯拉罕井直径3米,深26米,井口的石头可能是拜占庭时代的,已经被井绳磨出了许多很深的痕迹。

上图:20世纪中期亚伯拉罕井的照片,现在位于别是巴遗址的庭院内。亚伯拉罕井直径3米,深26米,井口的石头可能是拜占庭时代的,已经被井绳磨出了许多很深的痕迹。

【创廿一32】「他们在别是巴立了约,亚比米勒就同他军长非各起身回非利士地去了。」

「非利士人的地」靠近地中海。「非利士人」在主前1200年才从迦斐托(克里特岛)大举侵入迦南地(摩九7;耶四十七4),亚比米勒可能是早期定居迦南地和平贸易的非利士人。

【创廿一33】「亚伯拉罕在别是巴栽上一棵垂丝柳树,又在那里求告耶和华——永生神的名。」

亚伯拉罕「栽上一棵垂丝柳树」,是为了用这种坚硬、长寿的树来纪念此约,并且敬拜神、感谢神。亚伯拉罕对神的称呼从「至高的神」(十四22)到「全能的神」(十七1),现在更深入到「永生神」,这次经历已经使他认识到,神是永恒的神,祂的信实和保守永不改变,祂的应许永不落空。「垂丝柳树」就是柽柳树(Tamarisk Tree),这种树很特别,既耐干旱,也耐水湿,更耐盐碱,树龄可达百年以上,适合在荒漠中生长。今天生活在旷野中的贝督因(Bedouin)游牧民族种植这种繁茂的树木来遮荫,并用树叶饲养牲畜。

上图:一位贝都因游牧民族的女孩正从柽柳树上收集树叶喂山羊。

上图:一位贝都因游牧民族的女孩正从柽柳树上收集树叶喂山羊。

上图:别是巴遗址的柽柳树。

上图:别是巴遗址的柽柳树。

【创廿一34】「亚伯拉罕在非利士人的地寄居了多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