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2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二十1】「亚伯拉罕从那里向南地迁去,寄居在加低斯和书珥中间的基拉耳。」

自从亚伯拉罕75岁离开哈兰(十二4),已经走了将近25年的信心之路,现在即将来到恩典的最高峰,经历复活生命的大能。神不久前两次宣告「到明年这时节,撒拉必给你生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十七21;十八10),应许之子以撒的出生,将成为神所应许的「国度、君王」(十七6)的开始,成为「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十二3)的根据。不料,此时亚伯拉罕却「神差鬼使」地离开了居住了20多年的希伯仑(十三18),「从那里向南地迁去」,来到了「基拉耳」,以致妻子撒拉差点在「基拉耳」被人抢去,以撒的出生也差点落空。「希伯仑 חֶבְרוֹן」的字义是「联合」;「加低斯 קָדֵשׁ」的字义是「神圣的」;「书珥 שׁוּר」的字义是「墙」,位于埃及的边界;「基拉耳 גְּרָר」的字义是「寄宿处」。圣经特地点出这几个地名,让我们看见,亚伯拉罕实际上是离开了与神「联合」的位置,来到「圣」和「俗」之间「寄宿」。这背后固然有人的愚昧,很可能还有撒但的作为,但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在神的允许和管理之下发生的(18节),目的是要在以撒出生之前,兴起环境,在「基拉耳」彻底显明、对付亚伯拉罕生命中深藏的那些残缺。

上图:所多玛城被神毁灭之后,亚伯拉罕从希伯仑向南地迁去,寄居在加低斯和书珥中间,有段时间停留在基拉耳,结果在基拉耳遇到了极大的试探。基拉耳就是希伯仑的西南方的Tel Haror,靠近南地的边缘。

上图:所多玛城被神毁灭之后,亚伯拉罕从希伯仑向南地迁去,寄居在加低斯和书珥中间,有段时间停留在基拉耳,结果在基拉耳遇到了极大的试探。基拉耳就是希伯仑的西南方的Tel Haror,靠近南地的边缘。

上图:基拉耳遗址Tel Haror。基拉耳是靠近南地西北边缘最大的古代城市之一,位于别是巴西北Nahal Gerar河谷附近。从Tel Haror的基拉耳遗址寺庙里挖掘出了青铜时代中期(主前1800-1550年)被献祭的动物骸骨,这正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时代。上图中间的A是粘土人偶,B是乌鸦,C是牛牙,D是小狗,E是口衔铜嚼的驴。这些祭物的脖子都已被拧断或打折,证实了摩西五经中提到的做法(出三十四20;利五8)。

上图:基拉耳遗址Tel Haror。基拉耳是靠近南地西北边缘最大的古代城市之一,位于别是巴西北Nahal Gerar河谷附近。从Tel Haror的基拉耳遗址寺庙里挖掘出了青铜时代中期(主前1800-1550年)被献祭的动物骸骨,这正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时代。上图中间的A是粘土人偶,B是乌鸦,C是牛牙,D是小狗,E是口衔铜嚼的驴。这些祭物的脖子都已被拧断或打折,证实了摩西五经中提到的做法(出三十四20;利五8)。

【创二十2】「亚伯拉罕称他的妻撒拉为妹子,基拉耳王亚比米勒差人把撒拉取了去。」

亚伯拉罕刚刚凭信心为罗得代祷(十八23-32),并亲眼见证了神对罪恶之城所多玛的刑罚(十九27-28),正处于信心的高峰。但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很快再一次陷入试探,「称他的妻撒拉为妹子」,重蹈了二十多年前在埃及的覆辙(十二11-13)。

  • 我们也常常和亚伯拉罕一样,如果没有来到「基拉耳」,在人看、在己看都有满满的信心和蒙恩。但我们也和亚伯拉罕一样,无论怎样爱主、怎样有信心,但在我们的属灵生命中总有一些还没有被彻底对付的残缺,平时掩盖在我们的属灵盔甲和敬虔外貌之下,不到「基拉耳」就没有机会暴露,以致我们都忘了它们的存在。
  • 神和撒但都不会放过这些「阿喀琉斯之踵 Achilles’ Heel」,当我们来到一个属灵高峰的时候,撒但就兴起环境来暴露这些致命的软弱,要利用难以抵挡的试探,把我们从属灵的高处一举拖到最低,彻底摧毁神在我们身上的建造和计划;而神却允许我们进入试探,要彻底显明我们的肉体、拆毁我们的旧人,坚固祂在我们身上的属灵建造和计划。
  • 「亚比米勒」字义是「我父亲是王」,可能是基拉耳王的头衔(二十六1)。此时撒拉「年纪老迈」(十八11),已经「衰败」(十八12),所以这里并没有像二十多年前在埃及时一样夸她「极其美貌」(十二14)。亚比米勒想娶撒拉的目的,可能是看中了她「兄弟」亚伯拉罕的财富,想与亚伯拉罕结亲。

【创二十3】「但夜间,神来,在梦中对亚比米勒说:『你是个死人哪!因为你取了那女人来;她原是别人的妻子。』」

以撒即将出生,亚比米勒却「差人把撒拉取了去」(2节),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属灵危机。但神的眼目从来没有离开过亚伯拉罕,在亚比米勒「还没有亲近撒拉」(4节)之前,「神来」,及时地「拦阻了」(6节)他。我们的神是「那独行大奇事的」神(诗一百三十六4),祂不但「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赛四十四24),祂也「独自」保守救赎计划的完全实现。因此,蒙主恩召使用的器皿绝不可「张狂夸口」(雅四16),「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后十17)。「你是个死人哪」原文是「看哪,你会因娶有夫之妇而死」。

【创二十4】「亚比米勒却还没有亲近撒拉;他说:『主啊,连有义的国,祢也要毁灭吗?」

【创二十5】「那人岂不是自己对我说“她是我的妹子”吗?就是女人也自己说:“他是我的哥哥。”我做这事是心正手洁的。』」

【创二十6】「神在梦中对他说:『我知道你做这事是心中正直;我也拦阻了你,免得你得罪我,所以我不容你沾着她。」

在应许之子以撒诞生之前(二十一2),亚比米勒如果「沾着她」,就会使撒拉失去应许之母(加四23)的地位,使「撒拉必生一个儿子」的应许(十八10)和整个亚伯拉罕之约(十七4-8)落空,「地上的万国」也不再能「因他得福」(十八18),「女人的后裔」(三15)所代表的神的救赎计划也会归于无有。因此,这实际上是一场暗波汹涌的属灵争战。神有时允许我们暂时落入愚昧、陷入试探,但神绝「不容」祂的计划被打岔,关键时必定会及时「拦阻」,确保祂旨意的成就。「有义的国」(4节)是亚比米勒按着世人自己的标准说的,并非按神的标准。

【创二十7】「现在你把这人的妻子归还他;因为他是先知,他要为你祷告,使你存活。你若不归还他,你当知道,你和你所有的人都必要死。』」

  • 这是摩西五经中第一次有人被称为「先知」。亚伯拉罕虽然有软弱,但他始终与神有美好的交通(十八17),「耶和华与敬畏祂的人亲密,祂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诗二十五14),所以软弱中的亚伯拉罕仍然是可以为神代言、为人代求的「先知」。
  • 医治、赦免的工作是神自己做的(17节),神却特意让亚比米勒请求陷于软弱的亚伯拉罕为他祷告,这是为了建立亚伯拉罕。只要我们的心思没有偏离神,我们的软弱会更引动神的手作加倍的施恩,「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林多十二24),因为祂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
  • 「你和你所有的人都必要死」,如此严厉的刑罚,是因为一旦神的救赎计划被干扰而落空,整个人类都将落在死亡的绝望之中。

【创二十8】「亚比米勒清早起来,召了众臣仆来,将这些事都说给他们听,他们都甚惧怕。」

【创二十9】「亚比米勒召了亚伯拉罕来,对他说:『你怎么向我这样行呢?我在什么事上得罪了你,你竟使我和我国里的人陷在大罪里?你向我行不当行的事了!』」

亚比米勒和二十多年前的法老一样,也责问了亚伯拉罕三个问题(十二18-19)。信徒的行事为人,应当「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二15-16)。如果基督徒因自己的行为而被世人责备,那就是「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们受了亵渎」了(罗二24)。

【创二十10】「亚比米勒又对亚伯拉罕说:『你见了什么才做这事呢?』」

亚比米勒比法老还多责问了一个问题:「你见了什么才做这事呢」?亚伯拉罕正是看见了环境里的危险,才失去对神的单纯信靠,再次试图用自己肉体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信徒也常常这样,在平安顺利的「希伯仑」能体会神的恩典和信实,一旦来到危机四伏的「基拉耳」,面临社会、职场、家庭的实际挑战,却很快失去了单纯的信心,不敢完全信靠神。神把亚伯拉罕领到基拉耳,让他因「见了什么」而发现自己二十多年前的残缺还在;神也会兴起环境,让我们因「见了什么」而发现自己「隐而未现的过错」(诗十九12)尚未根除。

【创二十11】「亚伯拉罕说:『我以为这地方的人总不惧怕神,必为我妻子的缘故杀我。」

亚伯拉罕以为基拉耳的人「不惧怕神」,所以就用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他们都甚惧怕」(8节),完全出乎亚伯拉罕的预料。有时候信徒在真理上妥协,也是因为担心世人「总不惧怕神」,因此患得患失。但神始终「坐着为王,直到永远」(诗九7),只要我们遵行神的诫命,「祂必不叫你的脚摇动;保护你的必不打盹」(诗一百二十一3)

【创二十12】「况且她也实在是我的妹子;她与我是同父异母,后来作了我的妻子。」

这是一个典型的「白谎」,用一半事实掩盖另一半事实,「是而又非」(林后一18),貌似善意无害,却差点毁了人类救赎的计划!不管白谎黑谎,都是出于那恶者,「因牠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八44)。在基督里面「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林后一19),每一个跟随基督的人,口里也不可有「是而又非」的话,应该凭信心将各种白谎、黑谎都从口中根除。

【创二十13】「当神叫我离开父家、飘流在外的时候,我对她说:“我们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你可以对人说:他是我的哥哥;这就是你待我的恩典了。”』」

  • 亚伯拉罕失败的根源是在20多年前、「当神叫我离开父家、飘流在外的时候」就已经埋下的,那时「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十一8),刚刚开始他的信心旅程。但「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也是亚当的子孙,也有人一切的罪性,他能凭着信心顺从神的呼召,并不意味着他从此就能凡事完全信靠神,还需要不断地学习神所赐的属灵功课。
  • 亚伯拉罕天然肉体里的这个致命残缺,在埃及就已经被神对付过一次(十二10-20),但只是暂时休眠、等待机会。神不允许亚伯拉罕带着隐藏的残缺进入复活生命的恩典里,因为这些致命的残缺早晚会把他带到失落里,把神的救赎计划带进失败里。所以神再次兴起环境,要炼净他的信心。
  • 同样,信徒认罪悔改、重生得救,也不意味着我们从此就是个完人。亚伯拉罕所走过的曲折的信心之路、成长之路,也是所有属灵的「亚伯拉罕的后裔」(加三29)所要经过的道路。

【创二十14】「亚比米勒把牛、羊、仆婢赐给亚伯拉罕,又把他的妻子撒拉归还他。」

【创二十15】「亚比米勒又说:『看哪,我的地都在你面前,你可以随意居住』;」

【创二十16】「又对撒拉说:『我给你哥哥一千银子,作为你在合家人面前遮羞的(羞:原文是眼),你就在众人面前没有不是了。』」

亚比米勒给亚伯拉罕的丰厚补偿(14-16节),表明他确实相信亚伯拉罕有先知代祷的权柄,也表明亚伯拉罕「以为这地方的人总不惧怕神」(11节)是杞人忧天,在一切眼见的环境中,神始终掌管一切。「一千银子」也可译为「一千舍客勒银子」,当时一个奴隶的身价是二十舍客勒(三十七28),而玷污处女的赔偿金与结婚礼金是五十舍客勒银子(申二十29)。

【创二十17】「亚伯拉罕祷告神,神就医好了亚比米勒和他的妻子,并他的众女仆,她们便能生育。」

  • 亚伯拉罕对自己妻子不能生育」毫无办法,却能借着祷告使亚比米勒全家能生育」,这表明并不是亚伯拉罕的祷告有医治的能力,也不是他的信心足以摇动神的手。神医治亚比米勒一家,本来就在神的旨意之中(7节),亚伯拉罕的祷告是聆听神的旨意、宣告神的旨意,所以神说「他是先知」(7节),是神话语的出口。
  • 亚伯拉罕的祷告超越了他自己的软弱与失败。神一面拆毁亚伯拉罕的旧人,叫他不再看自己、看环境;一面又建立亚伯拉罕的新人,叫他学习单单看神。若看自己,亚伯拉罕连为自己的妻子生育」祷告都不行,只有单单看神才能为别人生育」祷告。
  • 神应允了亚伯拉罕的祷告,是要使亚伯拉罕成为流出恩典的管道。虽然这恩典是为别人,但是当恩典经过亚伯拉罕流出去的时候,也使他经历、见证了神的信实和生命的大能,使他的软弱从此变为刚强。

【创二十18】「因耶和华为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的缘故,已经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不能生育。」

亚伯拉罕在基拉耳的时间可能不到3个月(十八14;二十一2),所以「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不能生育」,是神在亚伯拉罕迁往基拉耳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目的是「为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的缘故」。因此,表面上是亚伯拉罕自己要迁往基拉耳(1节),实际上是神亲自安排了这一切:

  • 神要在基拉耳彻底显明、对付隐藏在亚伯拉罕属灵外貌下肉体的残缺。
  • 神要在基拉耳让亚伯拉罕在软弱中真正领会什么是恩典。人若不知道自己软弱,就不需要恩典,也不认识恩典。
  • 神要在基拉耳使亚伯拉罕在软弱中被建立,成为领受恩典的合格器皿,不让人的残缺使神复活生命的恩典打折扣。因此到了神让亚伯拉罕献上以撒的时候,他就一点难处也没有(二十二1-3),因为他完全相信「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来十一19)。
  • 基拉耳是亚伯拉罕信心之路的转折点。从此以后,我们再也看不到亚伯拉罕的软弱,他不再看环境、不再看自己,而是单单看神,一天比一天更信靠神。
上图:亚伯拉罕生平行踪:1、从吾珥经哈兰到迦南(创十二5);2、先到了示剑,再到伯特利和艾的中间,又渐迁往南地去(创十二6-9);3、因饥荒就去埃及,不久再回南地(创十二10-十三1);4、又渐迁往伯特利,在伯特利时罗得离去(创十三3-13);5、回希伯仑居住(创十三18)。6、迁往基拉耳(创二十)。

上图:亚伯拉罕生平行踪:1、从吾珥经哈兰到迦南(创十二5);2、先到了示剑,再到伯特利和艾的中间,又渐迁往南地去(创十二6-9);3、因饥荒就去埃及,不久再回南地(创十二10-十三1);4、又渐迁往伯特利,在伯特利时罗得离去(创十三3-13);5、回希伯仑居住(创十三18)。6、迁往基拉耳(创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