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十四1】「当暗拉非作示拿王,亚略作以拉撒王,基大老玛作以拦王,提达作戈印王的时候,

这四王可能都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示拿」就是巴比伦,「以拉撒」可能位于吾珥东面50公里,「以拦」在伊朗西南部,「戈印」可能是个赫人部落。

【创十四2】「他们都攻打所多玛王比拉、蛾摩拉王比沙、押玛王示纳、洗扁王善以别,和比拉王;比拉就是琐珥。」

这五王都位于死海周围,所多玛和蛾摩拉以罪恶闻名,所多玛、蛾摩拉、押玛和洗扁四座城后来遭神毁灭(申二十九3)。所多玛王「比拉」字义是「罪恶之子」,蛾摩拉王「比沙」字义是「邪恶的」。在4000年前,这四王居然长途奔袭1000多公里来攻打迦南地,实际是神要让这些事情发生,为了造就亚伯兰。

【创十四3】「这五王都在西订谷会合;西订谷就是盐海。」

「盐海」就是死海。

上图:死海岸边的盐。死海位于以色列、西岸地区和约旦之间的大裂谷约旦裂谷,低于海平面424米,是世界上最低的湖泊,死海的湖岸是地球陆地的最低点。汇入死海的主要河流是约旦河,因没有出口,所以含盐量高达34%,是一半海水盐度的9.6倍,鱼类无法生存于水中,但有细菌及浮游生物。

上图:死海岸边的盐。死海位于以色列、西岸地区和约旦之间的大裂谷约旦裂谷,低于海平面424米,是世界上最低的湖泊,死海的湖岸是地球陆地的最低点。汇入死海的主要河流是约旦河,因没有出口,所以含盐量高达34%,是一半海水盐度的9.6倍,鱼类无法生存于水中,但有细菌及浮游生物。

【创十四4】「他们已经事奉基大老玛十二年,到十三年就背叛了。」

【创十四5】「十四年,基大老玛和同盟的王都来在亚特律·加宁,杀败了利乏音人,在哈麦杀败了苏西人,在沙微·基列亭杀败了以米人,」

【创十四6】「在何利人的西珥山杀败了何利人,一直杀到靠近旷野的伊勒·巴兰。」

【创十四7】「他们回到安密巴,就是加底斯,杀败了亚玛力全地的人,以及住在哈洗逊·他玛的亚摩利人。」

四王的军队劳师远征1000多公里,却轻易地打败了以逸待劳的这6族(5-7节),其中「利乏音人」(申二11)、「苏西人」还是身材高大的民族,可见四王的战斗力很强。这6族可能是死海五王的盟军,四王的策略是先清扫外围。

【创十四8】「于是所多玛王、蛾摩拉王、押玛王、洗扁王,和比拉王(比拉就是琐珥)都出来,在西订谷摆阵,与他们交战,」

【创十四9】「就是以拦王基大老玛、戈印王提达、示拿王暗拉非、以拉撒王亚略交战;乃是四王与五王交战。」

【创十四10】「西订谷有许多石漆坑。所多玛王和蛾摩拉王逃跑,有掉在坑里的,其余的人都往山上逃跑。」

五王「在西订谷摆阵」(8节),是因为那里「有许多石漆坑」,他们想利用地理上的天然障碍,结果却自己「掉在坑里」。人所依仗的,往往成了人的陷阱。「石漆坑」指开采沥青的矿井。死海盐度高、浮力大,南部常有大块沥青漂浮,古埃及人在制作木乃伊的过程中使用死海的沥青,古人也用死海沥青作为天然杀虫剂,古希腊人称死海为沥青湖(Lake Asphaltites)。

上图:死海东西两岸都是山地。

上图:死海东西两岸都是山地。

【创十四11】「四王就把所多玛和蛾摩拉所有的财物,并一切的粮食都掳掠去了;」

【创十四12】「又把亚伯兰的侄儿罗得和罗得的财物掳掠去了。当时罗得正住在所多玛。」

罗得因为「财物甚多」(十三6)而离开亚伯兰,定居在繁荣的所多玛,结果连人带「财物」都被「掳掠去了」。仇敌不只掳掠不信的世人,也掳掠像「罗得」一样与世界为伍的信徒。信徒若在世界随波逐流,寻求地上的名利地位,结局必然是连人带钱财一起被魔鬼掳去,不能得着安息。神借着罗得的遭遇让我们看见,人眼中看为美的,结果往往是不美的,拣选神才是最美的。

【创十四13】「有一个逃出来的人告诉希伯来人亚伯兰;亚伯兰正住在亚摩利人幔利的橡树那里。幔利和以实各并亚乃都是弟兄,曾与亚伯兰联盟。」

「希伯来」字义是「过来,渡过河,属于希伯的」。亚伯兰是希伯的后代(十一14),原来住在幼发拉底河的东边,所以「希伯来人」可能是双关语。本节是圣经里第一次出现「希伯来人」名字,后来也用「希伯来人」来称呼以色列人(三十九14、17)。「幔利」、「以实各」和「亚乃」都是当地部落的首领。

【创十四14】「亚伯兰听见他侄儿(原文是弟兄)被掳去,就率领他家里生养的精练壮丁三百一十八人,直追到但,」

「三百一十八」正是亚伯兰的管家大马士革人「以利以谢 אֱלִיעֶזֶר」(十五2)的希伯来文数值(1+30+10+70+7+200=318),而「以利以谢」的字义是「神是帮助」,表明亚伯兰是依靠神的帮助。「家里生养的」表明这些仆人不是从埃及获得的仆婢(十二16),比较忠诚。「精练壮丁」表明还有其他老弱妇幼,整个部落可能有1000人左右,这在当时是一支不小的势力。古代文献表明,当时的战争常常只有几百人参战。「但」在迦南地的最北端,离「幔利的橡树」大约200公里,此时叫「拉亿」,但支派占据此地以后才改名为「但」(士十八29)。「但」的字义是「审判」,用「但」来代替「拉亿」有特殊的寓意。

【创十四15】「便在夜间,自己同仆人分队杀败敌人,又追到大马士革左边的何把。」

【创十四16】「将被掳掠的一切财物夺回来,连他侄儿罗得和他的财物,以及妇女、人民也都夺回来。」

神应许亚伯兰「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十二2),此时神让他看见了应验。人只要一沾上了活在神应许里的亚伯兰,神就让他得拯救,最终是「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十二3)。

【创十四17】「亚伯兰杀败基大老玛和与他同盟的王回来的时候,所多玛王出来,在沙微谷迎接他;沙微谷就是王谷。」

所多玛王「比拉」(2节)的字义是「罪恶之子」。「基大老玛」有如「吼叫的狮子」(彼前五8),「罪恶之子」有如狡猾的「蛇」(三1)。当我们的属灵争战得胜之后,常常很快会遇到撒但「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出来迎接我们,要让我们在得胜后骄傲、跌倒。「王谷」可能就是耶路撒冷城外的欣嫩子谷或汲沦溪谷(撒下十八18),距离所多玛大约100多公里,海拔比所多玛高1200多米,所多玛王并不是碰巧出现在这里。

【创十四18】「又有撒冷王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

「撒冷」的字义是「平安,和平」,「麦基洗德」的字义是「仁义王」(来七2)。亚伯兰靠着神的帮助打败仇敌之后,「罪恶之子」和「平安仁义王」一起出来迎接,表明更大的属灵争战刚刚开始。「至高神的祭司」表明麦基洗德事奉的是独一真神,身分是君王兼祭司。大卫是第一位坐在耶路撒冷城麦基洗德宝座上的以色列人,他预言将来弥赛亚基督要「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诗一百一十4)。「麦基洗德的等次」(来七11)预表耶稣基督「尊荣的大祭司」职分(来四14)。

【创十四19】「他为亚伯兰祝福,说:『愿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赐福与亚伯兰!」

【创十四20】「至高的神把敌人交在你手里,是应当称颂的!』亚伯兰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给麦基洗德。」

神借着麦基洗德为亚伯兰祝福,使他对神有了更深的认识。而亚伯兰奉献十分之一给至高神的祭司,表明承认他的得胜完全是神的赏赐:

  1. 「天地的主」(19节)原文是「天地的创造者」,表明神拥有天地的主权,是天上和地上一切福气的源头。圣经中只有麦基洗德、主耶稣(太十一25;路十21)、亚伯拉罕(二十四3)和保罗(徒十七24)曾用「天地的主」来称呼神。我们祷告「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就是认识到神是「天地的主」。
  2. 「至高的神」(19节)表明神超越一切权柄和势力。
  3. 「至高的神把敌人交在你手里」指亚伯兰并非靠他自己打胜仗,完全是神的恩典。

【创十四21】「所多玛王对亚伯兰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吧。』」

根据当时的惯例,亚伯兰的战利品都归他所有,所多玛王已经没有对「人口」和「财物」的支配权,所以亚伯兰有权「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给麦基洗德」(20节)。但所多玛王不但没有像麦基洗德一样带礼物来迎接,反而提出「把人口给我」,又故作慷慨地说「财物你自己拿去吧」。魔鬼在试探主耶稣时,也是故作大方地要把本来属于主的「这一切都赐给你」(太四9)。

【创十四22】「亚伯兰对所多玛王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

【创十四23】「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

人若是出于血气,在「基大老玛和与他同盟的王」(17节)面前可能也会很勇敢,但怎么好意思拒绝「罪恶之子」慷慨大方的「好意」呢?但亚伯兰信心的眼睛注目于「天地的主——至高的神」,所以在财物、人情面前能保持警醒,看出「罪恶之子」的「好意」背后的真实用心。亚伯兰所关心的不是财物,也不是自己的合法权利,而是神的荣耀不被人窃取。

【创十四24】「只有仆人所吃的,并与我同行的亚乃、以实各、幔利所应得的分,可以任凭他们拿去。』」

亚伯兰自己凭信心生活,但并不慷他人之慨。因为他知道真实的信心必须出于神,替别人做主,把别人的东西献给神,伪装出虚假的信心,都是不蒙悦纳的。借着四王与五王的争战(1-24节),神让亚伯兰学到了第三个功课,就是单单依靠神、注目神才能保持得胜,做到既勇敢(15节),又谦卑(20节);既能得胜(16节),又能警醒(2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