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十二1】「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

神第一次在吾珥呼召亚伯兰,要他「离开本地和亲族」(徒七2-4)。现在神第二次在哈兰呼召亚伯兰,不但要「离开本地、本族」,还要离开「父家」。亚伯兰所放弃的「本地、本族、父家」,神将用「土地、后裔、祝福」来代替。圣经并没有责备亚伯兰在哈兰停留,因为他并非因为信心的软弱,而是在那里等候神的指示。《犹太古史记》记载,亚伯兰在哈兰公开宣称只有一位真神,当地拜偶像的人起来反对他,他就知道是应该离开那地的时候了(卷1第7章155-157节)。「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来十一8),因为神两次呼召都只说「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并没有具体说明什么地方,需要亚伯兰凭信心一步一步地跟上神的呼召,不根据眼见,而单单根据神的话。亚当在伊甸园是怎样失落的,神就要怎样恢复回来。从第十二到五十章,神借着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一生,让我们看见神将在人身上怎样进行恢复的工作,看见神救赎的旨意是怎样成就在人身上的:

  1. 亚当拣选了分别善恶树,神就安排环境让亚伯拉罕操练因信拣选神。
  2. 亚当失去了享用神在伊甸园的一切安排,神就用以撒的经历来显明享用神。
  3. 亚当活在自己的肉体里,神就安排环境来对付雅各,使他能脱离自己、与神联合,最终让神的心意能从他里面完全地流露出来。
上图:主前24-22世纪的埃勃拉泥版(Ebla tablets),包括1800块完整粘土版,1974年出土于叙利亚的Ebla。埃勃拉泥版提到有一位至高神从无到有创造了天、太阳、月亮、星星及地球,证明主前24世纪就已经存在一神信仰,并非是从多神演化到一神。埃勃拉泥版所记录的法律,也证明《申命记》中记录的律例并非后来才有的发明。

上图:主前24-22世纪的埃勃拉泥版(Ebla tablets),包括1800块完整的粘土版,1974年出土于叙利亚的Ebla。埃勃拉泥版提到有一位至高神从无到有创造了天、太阳、月亮、星星及地球,证明主前24世纪就已经存在一神信仰,并非是从多神演化到一神。埃勃拉泥版所记录的法律,也证明《申命记》中记录的律例并非后来才有的发明。

【创十二2】「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

神的呼召是要把人带进祂荣耀、光明的国度里,神所应许「必叫你成为大国」,就是神「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亚伯兰」的字义是「尊贵的父」,后来神把他的名字改为「亚伯拉罕」(十七5),意思是「多国的父」,又赐给祂「先知」(二十7)、「尊大的王子」(二十三6)、「神的仆人」(诗一百零五5)、「神的朋友」(雅二23)等尊称,应验了「叫你的名为大」。那些离弃神的人想靠建造巴别塔、用自己的方法来「传扬我们的名」(十一4),结果却都归于尘土。在人看来,神的「赐福」都是不实惠的:「成为大国」,在亚伯兰有生之年肯定看不到;「叫你的名为大」,太抽象了;「叫别人得福」,还必须分给别人。但亚伯兰行事为人正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10)。2-3节包括了7个应许和使命。

【创十二3】「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神要亚伯兰成为一个承受祝福的器皿,这个器皿不只是承受祝福,而且要流出祝福,使「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最终万国都要因亚伯兰的「那一个子孙」基督而得福(加三8、16)。亚伯兰是人因信称义、因信蒙福的起头(罗四3-5),「人得为后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属乎恩,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也归给那效法亚伯拉罕之信的」(罗四16)。神的「祝福」和「咒诅」,都是为着保守祂救赎计划的施行,而不是因为亚伯兰配得。人的「咒诅」原文意思是看轻、咒骂;神的「咒诅」原文语气比较重,带着刑罚的意思。1-3节原文的形式是诗歌,这是神第一次明确向亚伯兰宣告应许。神是用话语做工的神,在亚伯兰一生的每个关键点,神都不断地用话语来更新他、坚固他,而「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十五6):

  1. 当亚伯兰离开本地、本族、父家时,神赐下「成为大国」和「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的应许(1-3节)。
  2. 当亚伯兰初到迦南的时候,神赐下「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的应许(7节)。
  3. 当罗得选择离开应许之地的时候,神进一步启示后裔不是罗得,并且应许整个应许之地都将在亚伯兰的名下,直到永远(十三14-17)。
  4. 当亚伯兰因为没有儿子而困惑的时候,神进一步启示后嗣将是他的亲生儿子(十五4-5)。
  5. 当亚伯兰不敢相信年迈的妻子能生子的时候,神进一步启示后嗣必从撒拉而出(十七19-21)。
  6. 当亚伯拉罕的信心因献以撒而经过试验以后,神重申后裔和祝福的应许(二十二16-18)。

【创十二4】「亚伯兰就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罗得也和他同去。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年七十五岁。」

「亚伯兰就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并没有问神为什么去,也没有问去哪里、环境条件怎么样。神怎样「吩咐」,他「就照着」去行。信心就是「照着耶和华的吩咐」立刻去行,「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雅二20)。此时大约是主前2092年,亚伯兰「年七十五岁」,年龄并不能阻拦人顺服神的呼召。

【创十二5】「亚伯兰将他妻子撒莱和侄儿罗得,连他们在哈兰所积蓄的财物、所得的人口,都带往迦南地去。他们就到了迦南地。」

亚伯兰在哈兰时已经很富有,他并非为了地上的好处,寻求更丰富、更安逸的生活,才前往遥远、落后的迦南地;而是因为凭信心拣选神、顺服神的呼召,所以撇下吾珥的房屋,「在异地居住帐棚」(来十一9)。神并没有让亚伯兰撇下妻子、财物,信徒拥有钱财并不是罪,对待钱财的错误存心才是罪。从「哈兰」到「迦南地」,大约要走800公里。

【创十二6】「亚伯兰经过那地,到了示剑地方、摩利橡树那里。那时迦南人住在那地。」

「示剑」位于迦南地中部、以巴路和基利心山之间的隘口,是南北交通和东西交通的十字路口,旅行者需要在此做出选择。摩西吩咐以色列人进迦南时先到这里,在祝福与咒诅之间作出选择(申十一29-30);约书亚在此最后嘱咐以色列人,要在事奉神和事奉偶像之间做出选择(书二十四1);所罗门的国度也在此一分为二,以色列人在此选择事奉还是背叛大卫家(王上十二1)。「摩利橡树」可能是迦南人敬拜偶像的地方,橡树的树荫很大,迦南人经常在橡树下敬拜偶像(赛一29;结六13;何四13)。神有意选择这样的地方启示祂的应许(7节),让亚伯兰进行选择。

上图:示剑在迦南地的位置。亚伯兰可能是从约旦河东进入迦南地,第一站到了「示剑」。「示剑」位于迦南地中央、以巴路和基利心山之间,是迦南地南北道路和东西道路的十字路口。

上图:示剑在迦南地的位置。亚伯兰可能是从约旦河东进入迦南地,第一站到了「示剑」。「示剑」位于迦南地中央、以巴路和基利心山之间,是迦南地南北道路和东西道路的十字路口。

【创十二7】「耶和华向亚伯兰显现,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亚伯兰就在那里为向他显现的耶和华筑了一座坛。」

神「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表明年迈无子的亚伯兰必得着「后裔」,也表明亚伯兰的「后裔」才能实际得着这地为业,他自己必须凭着信心「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来十一9)。「这地」和「后裔」的应许,不但贯串了摩西五经,也贯串了整本圣经。亚伯兰眼见的是「迦南人住在那地」(6节),但在信心里看见的是神的「显现」和应许,他的拣选是凭信心,而不是凭眼见。因此,世人建造巴别塔,为了「传扬我们的名」(十一4),是活在属地的满足里;而亚伯兰「筑了一座坛」,为了「求告耶和华的名」(8节),是活在属天的旨意里。世人「建造一座城」(十一4),是为了过定居、安逸的生活;而亚伯兰则「支搭帐棚」(8节),不在地上生根,是为了「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10)。虽然他「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十一13)。

上图:应许之地位于「世界的十字路口」。「迦南地」位于各大文明古国的中间,周围陆续崛起的帝国包括东方的亚述、巴比伦、波斯,南方的埃及,北方的亚兰、赫人,西方的希腊、罗马。「迦南地」既是世界各国文化、商业、交通的枢纽,也是各大帝国争霸的必经之地。神把这样一个「世界的十字路口」赐给亚伯兰作应许之地,实在是有非常特别的意义。亚伯拉罕的后裔需要在此向全世界作祭司国度的见证,也需要在此完全仰望神的保守和供应,否则完全不可能在列强的夹缝中得以保存至今。

上图:应许之地位于「世界的十字路口」。「迦南地」位于各大文明古国的中间,周围陆续崛起的帝国包括东方的亚述、巴比伦、波斯,南方的埃及,北方的亚兰、赫人,西方的希腊、罗马。「迦南地」既是世界各国文化、商业、交通的枢纽,也是各大帝国争霸的必经之地。神把这样一个「世界的十字路口」赐给亚伯兰作应许之地,实在是有非常特别的意义。亚伯拉罕的后裔需要在此向全世界作祭司国度的见证,也需要在此完全仰望神的保守和供应,否则完全不可能在列强的夹缝中得以保存至今。

【创十二8】「从那里他又迁到伯特利东边的山,支搭帐棚;西边是伯特利,东边是艾。他在那里又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的名。」

「帐棚」和「坛」表明了信徒在地上的身分和生活:「帐棚」代表我们在地上「是客旅,是寄居的」(彼前二11);「坛」代表我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彼前二9)。「支搭」帐棚是为自己,「筑」坛是为神;信徒离开世界之后留下唯一的东西应该是神的「坛」,而不是自己的「帐棚」。「伯特利」位于示剑的南方,亚伯兰的时代叫「路斯」,后来被雅各改名叫「伯特利」,意思是神的殿(二十八19)。「艾」位于伯特利东面2公里,字义是「荒场、废墟」,这个名字可能艾城被毁之后(书八28)才起的。

【创十二9】「后来亚伯兰又渐渐迁往南地去。」

亚伯兰渐渐迁往环境越来越差的「南地」,可能是被当地迦南人排挤出了肥沃的地带,「连立足之地也没有给他」(徒七5)。「南地」是迦南地的南部边界,现在已经成为一片荒漠,但考古证据表明当时有人居住。南地再往南就是埃及。亚伯兰既没有在南地筑坛,也没有在埃及筑坛,表明他在难处中陷入了信心的低谷,忽略了「求告耶和华的名」(8节;十三4)。

上图:南地(Negev)的Ein-Avdat谷。南地气候炎热,已发现许多古人居住的遗址。现代的南地是以色列南部的一片荒漠,占了以色列国土面积一半以上,与埃及接壤。

上图:南地(Negev)的Ein-Avdat谷。南地气候炎热,已发现许多古人居住的遗址。现代的南地是以色列南部的一片荒漠,占了以色列国土面积一半以上,与埃及接壤。

【创十二10】「那地遭遇饥荒。因饥荒甚大,亚伯兰就下埃及去,要在那里暂居。」

神向亚伯兰显现之后(7节),亚伯兰发现他面临重重困难:妻子不能生育(十一30),远离父家、举目无亲(1节),又「遭遇饥荒」。神呼召他的结果难道就是这样吗?亚伯兰的信心遇到巨大挑战,忧虑、惧怕也接踵而来(12节),人的心思也就冒出来代替了求问神(11-13节)。亚伯兰前往埃及「暂居」躲避饥荒,并没有事先求问神,但也是神造就他的计划的一部分。因为「那地遭遇饥荒」,正是神所允许、所兴起的环境,为要暴露亚伯兰肉体生命中的软弱、炼净他的信心。迦南地没有灌溉的河流,完全倚靠冬春两季的雨水,雨水过多、过少或不准时,都会影响收成。「埃及」因为有尼罗河水定期泛滥,土地肥沃,收成比较稳定(四十一54)。埃及的海拔比迦南地要低,所以说「下埃及」。「埃及」在圣经里象征世俗的世界。

上图:左塞尔金字塔(Pyramid of Djoser),约建于主前2667-2648年的古埃及第三王朝时期。左塞尔金字塔是埃及的第一座金字塔,高62米,底边为109米×125米,外部是白色抛光石灰石。这样一个庞大而精心雕琢的石造建筑,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和国家对资源的控制、管理能力。这表明亚伯兰到达埃及之约前600年,埃及的文明已经相当繁荣。

上图:左塞尔金字塔(Pyramid of Djoser),约建于主前2667-2648年的古埃及第三王朝时期。左塞尔金字塔是埃及的第一座金字塔,高62米,底边为109米×125米,外部是白色抛光石灰石。这样一个庞大而精心雕琢的石造建筑,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和国家对资源的控制、管理能力。这表明亚伯兰到达埃及之前约600年,埃及的文明已经相当繁荣。

上图:主前20世纪古埃及贵族克努姆霍特普二世(Khnumhotep II)的墓穴壁画,画着37个亚伯拉罕同时代的闪族人在其首领Absha的带领下进入埃及。这些闪族人涂着当时流行的黑眼圈,男人留着闪族独特的胡子,穿着彩色条子的长衣,足履便鞋。他们携带茅、标枪、弓箭作为武器,还有一个人跟在驴子后面弹着七弦琴。各种其他记录也表明,当没有河流的迦南地发生饥荒的时候,他们就可能进入可以被尼罗河润泽的埃及东部躲避饥荒。

上图:主前20世纪古埃及贵族克努姆霍特普二世(Khnumhotep II)的墓穴壁画,画着37个亚伯拉罕同时代的闪族人在其首领Absha的带领下进入埃及。这些闪族人涂着当时流行的黑眼圈,男人留着闪族独特的胡子,穿着彩色条子的长衣,足履便鞋。他们携带茅、标枪、弓箭作为武器,还有一个人跟在驴子后面弹着七弦琴。各种其他记录也表明,当没有河流的迦南地发生饥荒的时候,他们就可能进入可以被尼罗河润泽的埃及东部躲避饥荒。

【创十二11】「将近埃及,就对他妻子撒莱说:『我知道你是容貌俊美的妇人,」

【创十二12】「埃及人看见你必说:“这是他的妻子”,他们就要杀我,却叫你存活。」

当时人的寿命大约是现代人的两倍,撒莱当时已经六十五岁,但容貌可能相当于现代人的三十多岁。埃及人尊重婚姻,如果他们看上亚伯兰的妻子,就会先把亚伯兰杀死。

【创十二13】「求你说,你是我的妹子,使我因你得平安,我的命也因你存活。』」

撒莱原是亚伯兰同父异母的妹妹(二十12),所以「你是我的妹子」并非是谎言,而是半真半假的「白谎」,企图以一半事实来遮掩另一半事实。当人注目于环境里的难处,不注目于神的时候,就会用人的筹划来代替信心的求告,结果正好落入魔鬼的网罗,叫我们软弱失败:「惧怕人的,陷入网罗;惟有倚靠耶和华的,必得安稳」(箴二十九25)。

【创十二14】「及至亚伯兰到了埃及,埃及人看见那妇人极其美貌。」

14-16节不提撒莱的名字,而只说「妇人」,表示尊重撒莱的名节。

【创十二15】「法老的臣宰看见了她,就在法老面前夸奖她。那妇人就被带进法老的宫去。」

亚伯兰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抢他的妻子是法老王。「法老」字义是「伟大的房子」,本来是指埃及王的王宫,后来成为古埃及王的尊号。

上图:因提夫二世像。古埃及第十一王朝的因提夫二世(Intef II,主前2112–2063年),很可能就是亚伯兰所见到的法老。此时古埃及经过「第一中间时期」(First Intermediate Period of Egypt,主前2181-2055年)的分裂之后,被第十一王朝重新统一,首都位于埃及中部、尼罗河畔的底比斯。

上图:因提夫二世像。古埃及第十一王朝的因提夫二世(Intef II,主前2112–2063年),很可能就是亚伯兰所见到的法老。此时古埃及经过「第一中间时期」(First Intermediate Period of Egypt,主前2181-2055年)的分裂,被第十一王朝重新统一,首都位于埃及中部、尼罗河畔的底比斯。

【创十二16】「法老因这妇人就厚待亚伯兰,亚伯兰得了许多牛、羊、骆驼、公驴、母驴、仆婢。」

亚伯兰陷入了他自己筹划的网罗,所以无法拒绝这些来路不正的财富。从属世的眼光看,亚伯兰在埃及大有收获,但从属灵的眼光看,这些属世的好处将变成属灵祝福的难处。撒莱的使女夏甲(十六1)很可能就在这些「仆婢」之中,她所生的以实玛利(十六15)成为阿拉伯人的祖先(二十五13-16),从阿拉伯人中又兴起了伊斯兰教,至今仍然是以色列人的仇敌。但神却借着这次失败造就了亚伯兰,可能正是基于这次失败的教训,后来亚伯兰断然拒绝了所多玛王的财物(十四22-24)。本节列出的牲畜没有提到马,因为当时埃及人还没有驯养马的习惯,要等到400多年后喜克索斯人(Hyksos)入侵埃及,才把马和马拉的战车带进埃及。这从反面证实了圣经记载历史的可靠性。

【创十二17】「耶和华因亚伯兰妻子撒莱的缘故,降大灾于法老和他的全家。」

【创十二18】「法老就召了亚伯兰来,说:『你这向我做的是什么事呢?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是你的妻子?」

【创十二19】「为什么说她是你的妹子,以致我把她取来要做我的妻子?现在你的妻子在这里,可以带她走吧!』」

理亏的亚伯兰在法老的斥责面前无言以对,信徒因行为不正而被世人责备,是最不荣耀神的一件事。「要做我的妻子」表明法老还没有娶撒莱。

【创十二20】「于是法老吩咐人将亚伯兰和他妻子,并他所有的都送走了。」

神用事实显明,祂是信实的、可信赖的、负责到底的神,亚伯兰的忧虑和筹划都是多余的(11-13节)。经过了这个失败,亚伯兰的心思苏醒过来,从此不再根据自己和眼见,而是单单根据神。亚伯兰所走过的曲折的信心之路,也是所有属灵的「亚伯拉罕的后裔」(加三29)所要经过的道路。神让我们看见,信心的道路上也有波折、软弱和失败,但神必叫祂所拣选的人在失败里重新抬起头来:

  • 忧虑使灵性昏睡:忧虑使我们为世事挂心(12节),以致灵里昏睡,失去了向着神纯一的心。所以我们首先要凭信心「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彼前7),然后才能「谨守,警醒」(彼前五8),抵挡魔鬼(彼前五9)。
  • 神从未停止做工:当亚伯兰决定前往埃及的时候,神并没有阻挡,而是让亚伯兰在失败中学到了功课,然后兴起「大灾」让撒莱恢复身分(17节),又使用法老把亚伯兰逼回应许之地,在人的打岔之后,继续神的救赎计划。
  • 神是负责到底的神:祂必负责把自己所拣选的人带到荣耀里去。虽然神有时允许我们稍微远离基督,让我们在失败和亏损中学到功课,但最后一定会兴起环境,把我们逼回基督里去。
族长们的行踪

上图:族长们的行踪。

族长们在应许之地的行踪

上图:族长们在应许之地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