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九1】「神赐福给挪亚和他的儿子,对他们说:『你们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

神起初造人的旨意,是要人「生养众多,遍满地面」(一28),好在地上彰显神的荣耀,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6节)。虽然洪水之前的人类远离神,但神的旨意一定必要成就,挪亚成为洪水之后人类的新始祖,承受了神起初对亚当的祝福:「生养众多,遍满了地」,也继续传递「女人的后裔」(三15)的盼望。

【创九2】「凡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都必惊恐,惧怕你们,连地上一切的昆虫并海里一切的鱼都交付你们的手。」

神起初造人的旨意,是要人「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一28)。虽然洪水之后神仍然把动物「都交付你们的手」,但人的权柄已经大打折扣,不能再完美地管理它们,因为人与动物不再能和谐共存,动物「都必惊恐,惧怕你们」,直到弥赛亚国度降临时才能恢复和平(赛十一6-9)。

【创九3】「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菜蔬一样。」

虽然人在洪水之前就可能已经开始吃肉(四4),但此时是神正式允许人以动物为食物,「如同菜蔬一样」(一29)。实际上,古人很少吃肉,豢养牲畜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获得奶和毛,通常只有在动物死亡或献祭后,才有肉食可吃。

【创九4】「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们不可吃。」

人可以吃动物的肉,因为肉都是神「用土所造成的」(二19)。但动物的血却代表「生命」,不吃血表示尊重生命、敬畏赐生命的神。「血」代表「生命」,预表基督的宝血为我们赎罪:「活物的生命在血中。我把这血赐给你们,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利十七11)。

上图:描绘犹太人屠宰的中世纪绘画。犹太人的肉食必须把血放干净。

上图:描绘犹太人屠宰的中世纪绘画。犹太人的肉食必须把血放干净。

【创九5】「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

本节原文的开头是「当然」,强调这个命令是很严肃的。神重视祂所赐的人的「生命」,敬畏神的人不但不可杀人,连恨人也不可以(太五21-22)。惟独神掌握生命的主权,祂必追讨杀人者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指神也要向各人追讨他杀弟兄的罪,过去该隐杀亚伯只被赶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四12)。

【创九6】「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神再次重申「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表明人虽然已经堕落,但还拥有不完全的神的形象;也表明神起初造人的目的并没有改变,祂仍要借着人在地上彰显祂的荣耀。神既将祂的形象赐给人,我们就应当尊重每个人,恨人、杀人都是藐视神的形象,神必要追讨。6-7节原文的形式是诗歌。

【创九7】「你们要生养众多,在地上昌盛繁茂。』」

「昌盛」原文是「充满」,「繁茂」原文是「增多」。

【创九8】「神晓谕挪亚和他的儿子说:」

【创九9】「『我与你们和你们的后裔立约,」

这个「约」被称为挪亚之约(六18)。人并没有守「约」的能力,只有神是信实守「约」的神,祂甘愿降卑自己,用「立约」来约束自己。因此,神与人「立约」,乃是神对人主动的赏赐。圣经中一共提到六个约,逐步启示神救赎的计划:

  1. 生命之约(二15-17):神应许赐人工作和供应;条件是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二17);记号是「分别善恶树」(二17)。这个约又叫工作之约、亚当之约。
  2. 挪亚之约(六18;九9):神应许不再以洪水灭世;这约是无条件的;记号是「彩虹」(13节)。
  3. 亚伯拉罕之约(十五18;十七4):神应许国度、君王都因亚伯拉罕而出(十七6);条件是亚伯拉罕在神面前「作完全人」(十七1);记号是「割礼」(十七11)。
  4. 摩西之约(出二十四8):神接受以色列为属神的子民(出十九5);条件是以色列人顺服神(出十九5);记号是两块刻有十诫的「石版」(出二十四12)。
  5. 大卫之约(撒下七8-16):神应许国度、宝座永远坚立(撒下七16);这约是无条件的;记号是「圣殿」(撒下七13)。
  6. 新约(耶三十一31-34;来八6-13):由基督亲自成就了救恩(太二十六28);这约是无条件的;记号是「洗礼」(西二11)。

【创九10】「并与你们这里的一切活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凡从方舟里出来的活物——立约。」

这约不只是与人类、也是与「一切活物」立的。「一切活物」并没有守约的意识,因此,挪亚之约实际上是神无条件的恩典。

【创九11】「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

从此以后,所有的水灾只在局部地区发生,不再有全球性的洪水了。虽然动物「不再被洪水灭绝」,但却不断地被人「灭绝」;虽然「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但人却不断地用污染「毁坏地」。因此,虽然神不再用洪水毁坏地,但祂必将用火来审判地,在末日审判的时候,「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彼后三10)。

【创九12】「神说:『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

「永约」表明此约不会废除或更改。「记号」的目的是作神恩典的证据。

【创九13】「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

经过大洪水的人一看见「云彩」,可能就会心惊肉跳,担心会不会又来一次洪水,因此神「把虹放在云彩中」,实在是神的体恤和安慰。「虹」是雨过天晴的标志,表明大雨已经停止,「水就再不泛滥」(15节)。「虹」也是围绕神宝座的荣耀的一部分(结一28;启四3),可能就是为了纪念这个「永约」(12节)。本节并非说「虹」这种现象在洪水之后才出现,而是说神把「虹」当作立约的记号,把「虹」作为神恩典的证据。正如「割礼」被神指定为亚伯拉罕之约的记号(十七11),但「割礼」这一习俗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创九14】「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

【创九15】「我便记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再不泛滥、毁坏一切有血肉的物了。」

【创九16】「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记念我与地上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约。』」

当「云彩盖地时候」(14节),地上的人只看见阴天,看不见彩虹,只有神在天上能看见。这表明挪亚之约完全是恩典,是神为了成就自己的救赎计划,愿意自己限制自己,不「记念」人的罪愆,而是「记念」祂用恩典单方面与「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17节)所立的「永约」。

【创九17】「神对挪亚说:『这就是我与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约的记号了。』」

【创九18】「出方舟挪亚的儿子,就是闪、含、雅弗。含是迦南的父亲。」

【创九19】「这是挪亚的三个儿子,他们的后裔分散在全地。」

【创九20】「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

「葡萄园」的目的是酿酒(歌八11;太二十1),适度的饮酒是神所允许的享受(约二2)。葡萄酒的历史与农业有非常紧密的连结,在美索不达米亚、以色列、腓尼基、埃及、希腊、罗马等古文明中,葡萄和葡萄汁所发酵的饮品占据了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洪水以前,人类可能已经会酿酒(太二十四38)。

上图:发现新石器时代、红铜时代和青铜时代早期酿酒和橄榄种植遗迹的考古地点。葡萄酒的历史与农业有非常紧密的连结,在美索不达米亚、以色列、腓尼基、埃及、希腊、罗马等古文明中,葡萄和葡萄汁所发酵的饮品占据了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上图:发现新石器时代、红铜时代和青铜时代早期酿酒和橄榄种植遗迹的考古地点。葡萄酒的历史与农业有非常紧密的连结,在美索不达米亚、以色列、腓尼基、埃及、希腊、罗马等古文明中,葡萄和葡萄汁所发酵的饮品占据了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创九21】「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

挪亚的醉酒并不表明他酗酒了,可能因为他第一次喝酒,缺乏经验才醉倒,因此圣经对他并无批评。「在帐棚里赤着身子」表明挪亚并不是当众出丑,因为帐棚是他私人的地方。

上图:2017年于格鲁吉亚Khramis Didi-Gora出土的主前6000年的陶罐,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制作葡萄酒的证据。陶罐中发现了葡萄酒的残渣。

上图:2017年于格鲁吉亚Khramis Didi-Gora出土的主前6000年的陶罐,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制作葡萄酒的证据。陶罐中发现了葡萄酒的残渣。

【创九22】「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

含出于未知原因进入父亲的帐棚,看见父亲在自己的帐棚里「赤身」,本来不应该声张,而应该照顾父亲。但他却「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使父亲蒙羞,表明他的态度有问题。洪水并没有除去挪亚一家生命中的罪性,他们的生命仍旧是亚当的生命,自然就会活出不讨神喜悦的事物。

【创九23】「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

遮掩、担待别人的过错,不使对方蒙羞(加六1),表明闪和雅弗是真正爱父亲、孝敬父亲的。「衣服」指「外套、长袍」,可以遮掩,也可以保暖。

【创九24】「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作的事,」

「儿子」原文可以指儿子、孙子或后裔。因此,这个词可能指「小儿子」含,也可能指「小孙子」迦南(25节)。

【创九25】「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含使自己的父亲蒙羞,在儿子面前也失去了好榜样,所以他受的惩罚是他的小儿子「迦南」(十6)上行下效,使自己蒙羞。「奴仆的奴仆」指「最低贱的仆人」。「迦南 כְּנַעַן」字根是「כָּנַע」,而「כָּנַע」的意思是「被征服的、被压制的」,所以对迦南的咒诅本身就是双关语。犹太人传说是迦南先看见祖父挪亚赤身露体,他去告诉父亲含,随后才由含去告诉他的兄弟,所以挪亚咒诅迦南。25-27节原文的形式是诗歌。

【创九26】「又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

在25-27节的3个预言中,唯有对闪用到神立约的名称「耶和华」,表明闪是承受神的应许的,亚伯拉罕就是闪的后代,「女人的后裔」(三15)将从闪的后裔中出现。「闪」的字义是「名字」,所以「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是一句双关语。迦南的后裔迦南人后来被闪的后裔以色列人征服,沦为「奴仆」(书九23;王上九20-21)。应验了「愿迦南作闪的奴仆」。

【创九27】「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雅弗」的字义是「开启的、扩张的」,所以「愿神使雅弗扩张」是一句双关语。雅弗是欧洲人的祖先,欧洲人在地理大发现以后,「扩张」到全世界,希腊的哲学、罗马的法律、欧洲的科学都来自他的后裔。「住在闪的帐棚」意思是「作客」、「和谐相处」。新约教会出自闪的后裔犹太人,却在雅弗的后裔外邦人中广传,犹太人和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借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弗三),应验了「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迦南的其他后裔所居住的腓尼基地带,后来被雅弗的后裔波斯人、希腊人和罗马人所征服,应验了「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创九28】「洪水以后,挪亚又活了三百五十年。」

【创九29】「挪亚共活了九百五十岁就死了。」

挪亚是洪水之后最长寿的人,他的儿子闪只活了六百岁(十一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