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四1】「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就是得的意思),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

原文没有「有一日」。「同房」原文又被译为「知道」(三5)、「认识」(二十九5),在希伯来文化中,「同房」是两性之间最深刻的「知道、认识」。「该隐」字义是「拥有」,原文与「得了」发音相近。旧约中很少称呼婴儿为「男子  Iysh」,夏娃如此称呼该隐,可能因为该隐是夏娃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她以为该隐就是神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三15),没想到该隐却让她失去了一个儿子。本章出现了人类的第一个家庭(1-2节)、第一对兄弟(2节)、第一次敬拜(3-4节)、第一次嫉妒(5节)、第一次忿怒(5节)、第一宗谋杀(8节)、第一个谎言(9节)。

【创四2】「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

「亚伯」字义是「呼吸」,又被译为「虚空」(伯七16;传一2),可能表明夏娃明白到咒诅的结果就是「虚空」(罗八20)。「牧羊」是实践管理动物的工作(一28),羊可以提供羊毛、羊奶和献祭之用。当时人类可能还是素食的(三18),但也不排除已经开始肉食。到大洪水以后,神才正式允许人吃肉(九3)。「种地」与亚当的职业一样(三23) 。

【创四3】「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

【创四4】「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

「亚伯和他的供物」是不能分开的,神「看中了」亚伯这个人,所以看中「他的供物」。「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所以「比该隐所献的更美」(来十一4)。神所看重的是献祭所表明的信心,而不是祭物本身。「头生的和羊的脂油」也可以译为「头一胎最好的小羊」。神悦纳祭物的形式,可能是有火从天而降烧掉祭物(十五17;利九24;士六21)。

【创四5】「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

「该隐和他的供物」是不能分开的,神「看不中」该隐这个人,所以看不中「他的供物」。该隐的反应不是惭愧,而是「大大地发怒」,正好证明该隐奉献的动机和心思不对。「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神看重我们里面的存心,胜于我们外面的奉献、事奉。「变了脸色」原文意思是「脸下沉、脸拉下来」。

【创四6】「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

神慈父般的问话,是要提醒该隐注意他内心的真实光景。

【创四7】「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本节是圣经中第一次提到「罪」,本义是「箭没有射中目标」,引申为「被造物没有达成造物者创造的目标」。罪想要控制人,「作不义的器具」(罗六13),但人此时还有能力与「罪」争战。神对该隐所说的话满有慈爱和恩典,是今天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直接与神说话的「属灵经历」,但该隐最终还是选择让罪恶控制,可见「属灵经历」、「恩典」与「生命」完全是两回事。「岂不蒙悦纳」原文意思是「可以重新抬起头、被高举」。「恋慕」原文与女人对丈夫的「恋慕」相同(三16),意思是「渴望」,不是爱,而是「控制、占有」的欲望。「制伏」原文与男人对妻子的「管辖」相同(三16)。

【创四8】「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

死是「从罪来的」(罗五12),人的罪首先导致了无辜的牲畜的死(三21),接着就带来亲兄弟之间的谋杀。该隐杀亚伯是因为嫉恨,「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约壹三12)。该隐作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谋杀者,向后人示范了「嫉恨」可以如此轻易地变成「杀人」,所以「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约壹三15),死借着罪进入世界。「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原文是「该隐向他弟兄亚伯说话」,七十士译本、撒玛利亚抄本、叙利亚译本都在此句后面加上「我们到田间去」,意思是该隐蓄意谋杀亚伯。

【创四9】「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

神之前呼唤亚当「你在哪里」(三9),现在却问该隐「你兄弟亚伯在哪里」,罪的恶果越来越严重,对人的捆绑越来越厉害。人堕落后只过了一代,就出现嫉恨、谋杀、说谎和悖逆,难怪到了挪亚的时候,「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六11),神必须用大洪水来审判全地(六13)。

  1. 亚当是被欺骗而犯罪(三4-5);该隐却是连神都不能说服他脱离罪(6-7节)。
  2. 亚当是想自己成为神,满足肉体的情欲(三6),似乎不影响别人;该隐是由嫉生恨,进而杀人(8节)。
  3. 亚当犯罪后,知道神无所不知,还不敢隐瞒事实,只是掩盖动机、推卸责任(三12);但该隐却满不在乎地用「我不知道」来否定事实。
  4. 亚当犯罪后,知道内心有愧,还不敢向神顶嘴,只是躲藏起来(三10);该隐却大胆地用「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来顶撞神。
  5. 亚当在沉默中接受神的惩罚,盼望神的应许实现(三20节);该隐却大发牢骚(13-14节),不愿接受神的刑罚。
  6. 亚当的犯罪,破坏了人与神的关系、夫妻的合一;该隐的犯罪,破坏了兄弟的骨肉之情。

【创四10】「耶和华说:『你做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

人所犯的罪,都有声音达到神的耳中(十八20;十九13;出二23;三9;雅五4),神必会伸冤(罗十二19;启六9-10;十九2)。血会说话(来十二24),表示血在神面前作见证。神并没有阻拦该隐谋杀亚伯,而是任凭此事发生,向后人显明罪的可怕后果。虽然亚伯的肉身死了,但他却在神那里得着安息,为后人成为「称义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来十一4)。但主耶稣的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来十二24),「亚伯的血所说的」是控告和惩罚,主耶稣的血所说的是赎罪和赦免。

【创四11】「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

不肯悔改的该隐所受的谴责,比亚当更重,亚当是「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三17),是间接受咒诅。该隐却是「你必从这地受咒诅」,是直接受咒诅,表示这地不再给该隐效力。

【创四12】「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

「地不再给你效力」意思是「耕种也不会有收成」,地被死亡所污染(11节),不再替他效力,这是对种地的该隐最大的惩罚,比亚当的惩罚「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三17)更严重。「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意思是该隐在地上不能安息,居无定所、到处漂流。没有神的人生就像该隐,不知从何来,也不知往何去,「活在世上没有指望」(弗二12),也没有意义。

【创四13】「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

与主耶稣同钉十字架的罪人承认「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路二十三41),因此他当日就与基督同在乐园了(路二十三43)。该隐却拒绝认罪,认为所受的刑罚「过于我所能当的」。其实神给该隐的刑罚并不重,因为神的标准是「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 九6)。该隐按自己的标准来判断是非、制定规则,他要知道神为什么悦纳亚伯的祭物,也要根据他的满意与否加以判断、批评和抱怨。每个人都觉得应该按着自己的标准来制定规则,结果就带来了无穷的罪恶。

【创四14】「祢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祢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

「不见祢面」指失去神的同在。人第一次堕落,亚当还能见神的面;但人第二次堕落,该隐却是不得见神的面;人越堕落,就离神越远。「凡遇见我的」指亚当和夏娃别的子孙,包括已经出生与将来出生的。他们未必会杀该隐,但杀人者总是怕人报仇、担心自己也会被人所杀。

【创四15】「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

「七倍」象征「严重的报应」。「记号」原文与大洪水之后彩虹之约「记号」(九12-13)和割礼的立约「证据」(十七11)相同,神的保证几乎就像是立约,虽然神不再与该隐同在,却并未丢弃他,显明「神爱世人」的恩典(约三16),是神对不肯悔改的世人所能做到的极限。

【创四16】「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

人第一次堕落,亚当只是离开伊甸园(三23);人第二次堕落,该隐却要「离开耶和华的面」。该隐因献祭而嫉妒、杀人,最后离开了神;凡随己意事奉神的人,不但不能讨神喜悦,反而会得罪神,更加远离神。「挪得」字义是「漫游」,地点已无法考据。

【创四17】「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

该隐在离开之前,可能已经结婚,他的「妻子」是他的近亲。大洪水之前,还没有出现致病的基因突变,所以近亲结婚不会导致遗传疾病。大洪水之后,可能地球失去了天篷对紫外线和宇宙射线的屏蔽作用,人类的致病基因突变越来越多,近亲结婚会带来许多遗传疾病,摩西律法才禁止兄妹结婚(利十八6、9)。虽然该隐犯了罪,但神并没有收回祂「生养众多」(一28)的赐福,仍然让人生生不息。「以诺」字义是「奉献给」,「城」是永久的安居之所。神判决该隐「必流离飘荡在地上」(12节),该隐却靠自己「建造了一座城」来「奉献给」给自己,表明他心骄气傲,不肯悔改,定意要靠自己作出一番成就。该隐一族的人从这城开始发展出文明(18-24节),但生活在这种文明里的人心中并没有神(罗一18-23)。

上图:主前5400年的埃利都(Eridu)遗址。埃利都是目前发现的美索不达米亚最早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城市,以泥砖和芦苇建房,覆盖范围约为8-10公顷,大约有4千人口。埃利都原来位于波斯湾沿岸,数千年时间的泥沙积累使得现在的埃利都遗址已近距离海岸线相当远了。古代城市的创建与国家或民族的成立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城市大都在河流、水泉旁边建筑,作为附近贸易、文化、宗教活动的中心,后来成为城邦或政治中心。兴建城市和定期维修泥砖城墙所需的组织能力,促进了统治城市的议会或君主体制的形成。

上图:主前5400年的埃利都(Eridu)遗址。埃利都是目前发现的美索不达米亚最早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城市,以泥砖和芦苇建房,覆盖范围约为8-10公顷,大约有4千人口。埃利都原来位于波斯湾沿岸,数千年时间的泥沙积累使现在的埃利都遗址已经离海岸线很远了。古代城市的创建与国家、民族的建立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城市大都建在河流、水泉旁边,作为附近贸易、文化、宗教活动的中心,后来成为城邦或政治中心。兴建城市和定期维修泥砖城墙所需的组织能力,促进了统治城市的议会或君主体制的形成。

【创四18】「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所有该隐家谱里的人,神都不记载他们的年日,表明他们活在地上的日子在神面前都不被数算。「以拿」字义是「飞逝」。「米户雅利」字义是「被神击打」。「玛土撒利」字义是「谁是属神的」。「拉麦」字义是「强有力的」。从亚当到拉麦,一共经过了7代,最后一代有3个儿子(20-22节);从亚当到挪亚,一共经过了10代,最后一代也有3个儿子(五32节)。

【创四19】「拉麦娶了两个妻:一个名叫亚大,一个名叫洗拉。」

这是多妻制的起源。人一离开了神,就会放纵情欲,为要满足肉体的欲望,便开始娶多妻,破坏了神「二人成为一体」(二24)的定规。「亚大」字义是「装饰」。「洗拉」字义是「阴影」。

【创四20】「亚大生雅八;雅八就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

「雅八」字义是「水流」,他是游牧行业的祖师。「牲畜」原文包含「所有的家畜与家禽」,不像亚伯仅仅「牧羊」(2节)。

【创四21】「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

「犹八」字义是「溪水」,他是音乐行业的祖师。「琴」指竖琴。「箫」指笛子。

上图:主前2600年的「王后的里拉琴Queen's Lyre」,出于于亚伯拉罕的老家吾珥,现藏于大英博物馆。主前4000-3000年,古代埃及和吾珥就出现了箫、琴、瑟、笛等乐器。古代中东古墓和庙宇、王宫的壁画表明,古代最常用的乐器是琴和瑟。

上图:主前2600年的「王后的里拉琴Queen’s Lyre」,出于于亚伯拉罕的老家吾珥,现藏于大英博物馆。主前4000-3000年,古代埃及和吾珥就出现了箫、琴、瑟、笛等乐器。古代中东古墓和庙宇、王宫的壁画表明,古代最常用的乐器是琴和瑟。

【创四22】「洗拉又生了土八·该隐;他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或译:是铜匠铁匠的祖师)。土八·该隐的妹子是拿玛。」

「土八·该隐」字义是「你将由该隐而生」,他是冶金行业的祖师。「拿玛」字义是「可爱」。

上图:从主前14世纪埃及法老图坦卡蒙(Tutankhamun)墓中出土的陨石铁短剑。历史学家认为,人类于主前5000年进入铜石混用的红铜时代(Chalcolithic),主前3200年进入青铜时代(Bronze Age),主前1400年进入铁器时代(Iron Age)。摩西写创世记的年代大约在主前15世纪,照理说他应该不知道「铁」的存在,因此许多人认为这个「铁」显然是后人修订的结果。但最近的考古发现,古埃及人从主前4000年就开始使用陨石铁做首饰,证明圣经的准确性。

上图:从主前14世纪埃及法老图坦卡蒙(Tutankhamun)墓中出土的陨石铁短剑。历史学家认为,人类于主前5000年进入铜石混用的红铜时代(Chalcolithic),主前3200年进入青铜时代(Bronze Age),主前1400年进入铁器时代(Iron Age)。摩西写创世记的年代大约在主前15世纪,照理说他应该不知道「铁」的存在,因此许多人认为这个「铁」显然是后人修订的结果。但最近的考古发现,古埃及人从主前4000年就开始使用陨石铁做首饰,证明圣经的准确性。

【创四23】「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或译:我杀壮士却伤自己,我害幼童却损本身)。」

「少年人」指四十岁以下的青年人。该隐的家族技术进步、道德败坏的发展模式,正是人类文明的写照,文明的进步并不能使人类的道德一起进步。23-24节原文是诗歌,是由三对工整平行的句子所组成。拉麦住在该隐建造的城里(17节),吃着雅八提供的肉食(20节),怀抱犹八制作的乐器(21节),手持土八·该隐打造的利器(22节),用工整的诗歌唱出了心中的仇恨和骄傲,歌颂武器的发明和报复的精神,成为背离神的人类文明的象征:

  1. 该隐是向罪恶屈服(7节);拉麦却是高举罪恶。
  2. 该隐是抱怨神保护得不够(14节);拉麦不但不需要神的保护,而且要利器挑衅别人。
  3. 该隐得着神「遭报七倍」的保护(15节);拉麦却要报复别人「七十七倍」(24节),把神审判的权柄据为己有,并自以为比神还厉害。

【创四24】「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从亚当到拉麦,一共经过了七代。这是一个完全的数字,但人类的文明进步不但不能使人变得完全,反而让人狂妄到要报复别人「七十七倍」,而不是饶恕人「七十个七次」(太十八22)。第四章的历史,证明「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罗五12),所以「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七5)。

【创四25】「亚当又与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说:『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

「塞特」字义是「补偿」。神的见证人是不会断绝的,这一个被杀了,神还会兴起另一个来代替。

【创四26】「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

「以挪士」字义是「人」,意思和「亚当」一样,却没有了「红土」的气味(二7)。「求告耶和华的名」可能指「例行或公开的敬拜活动」。亚当夏娃犯罪后「躲避耶和华神的面」(三8),不敢称呼「耶和华的名」,现在过了235年(五3、6),开始恢复与神的交通。在原文中,前四章有39次提到「神」、21次提到「耶和华神」、10次提到「耶和华」,而第70次就是「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