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三1】「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蛇」原文前有冠词,表示是特定的「那蛇」。撒但又称「古蛇」(启二十2),牠通常不露出真面目,而是藏在一些美丽、灵巧的人、事、物背后,叫人不知不觉受迷惑。当年牠装作「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林后十一3),今天「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诱惑许多信徒「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林后十一3)。我们没有资格自认为比「女人」的灵性更刚强,反而因为有了前车之鉴,还常常被撒但诱惑,就更显出我们的愚昧来。「狡猾」原文意思是「精明的、灵巧的」(太十16),并无贬义,在箴言中被译为「通达」(箴言十二23)。「狡猾 Aruwm」和上一节的「赤身露体 Arowm」(二25)都源于同一字根「见识 Aram」(箴十五5;十九25),这种写作技巧使读者联想到,蛇的「狡猾 Aruwm」引诱人偷吃禁果的结果,不是让人知道善恶,而是知道自己「赤身露体 Arowm」(7节)。圣经中的动物除了这条蛇,只有巴兰的驴子(民二十二28)和宣告启示录最后三号的鹰会说话(启八13)。「你们」(1、4、5节)暗示亚当在夏娃身边。

【创三2】「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

蛇的话原文不是问题,而是一种诱导(1节)。正如债主怕借债人不承认私下被借去的一百元,便故意当众对借债人说:「你那天向我借了五百元……」;还没有讲完,借债人赶紧插嘴更正:「是一百元」,于是就成了众人面前的证据。同样,蛇的话原文直译是:「的确,神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1节);还没有讲完,就被女人心直口快地插嘴更正:「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2节),然而却越改越错,加了一句「也不可摸」(3节;二17),被蛇牵着鼻子走,落入了蛇的圈套,因为蛇的话正是要诱导女人觉得神的律法太苛刻。女人没有拒绝与蛇接触,这是她陷入试探的第一步。对于魔鬼的试探,我们必须「用坚固的信心抵挡牠」(彼前五9),但却「要远避无知的辩论」(提三9)。我们若没有「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雅一19),却纠缠于「虚妄无益」的「辩论、空谈、纷争、争竞」(提三9),肉体就容易被惹动,如此带出来的「人的怒气」,不但不能「成就神的义」(雅一20),反而会陷入仇敌的圈套。

【创三3】「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圣经并没有说过「也不可摸」(二17),可能因为女人内心觉得神太苛刻,「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夸大了神的严厉。神的话语是主耶稣胜过魔鬼的武器(路四11),也是我们属灵争战的军装(弗六13),但魔鬼也常常用曲解、肢解、修改、增删神话语的方法来攻击我们(路四10)。神的儿女如果还不如魔鬼明白圣经,怎么能「抵挡魔鬼」(雅四7)呢?魔鬼比我们多读了几千年圣经,我们虽然很难比魔鬼背得更熟,但却能借着「遵守祂的诫命」,比魔鬼更「认识」神的话语(约壹二3),因此「神的道常存在」我们心里,使我们能「胜了那恶者」(约壹二14)。蛇对神的称呼是「神」(1、2节)而不是「耶和华神」,大概是只把神当成是大能的创造者,而不是与之有亲密往来的神。可能女人也受其影响,因此称呼神为「神」而不是「耶和华」(四1)。

【创三4】「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

「不一定死」原文是「不会一定死」。神清清楚楚地说「必定死」(二17),撒但却一直在用「不一定死」这类似是而非的话来迷惑人,比如:人做坏事「不一定」会被抓到;神「不一定」在乎信徒不事奉、不奉献;神「不一定」忍心让不信者下地狱;大麻、游戏「不一定」会上瘾;同性恋「不一定」违背圣经等等。谬误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总是爱找更多人垫背,所以「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一32),必须用「不一定」来显出比真理更大的包容性、宽容性。表面上缪误可以提供更多的道路,其实都是「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十四12),因为只有基督才是通向永生的唯一道路(约十四6)。

【创三5】「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

希伯来文中的「知道」不只是头脑的知识,也包括行动上的经历和判断。「善恶」是希伯来文用对比表达「一切」的方式,就像「天地」代表「宇宙」,「知道善恶」就是自己可以处理和掌管一切事情,不必再依靠神、顺服神,从此可以摆脱神、自己成为神。从远古的伊甸园到后现代的今天,人的本相并没有什么长进,所以撒但在伊甸园引诱人的招数一直沿用到今天。我们只有认清仇敌的本质和伎俩,才能顺服神,「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雅四7)。因为人有神的形象,所以魔鬼引诱人自己「如神」。魔鬼的「狡猾」(1节)在于,牠不是把人里面没有的东西塞给人,而是扭曲、放大、引动人里面原有的东西。牠的招数如下:

  1. 第一步,质疑神的话语。用类似「神岂是真说」(1节)这样的话,诱导人与牠辩论(2节),进而怀疑神话语的真实可靠性。
  2. 第二步,歪曲神的话。「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1节),是故意夸大神律法的严厉,诱发人内心的不满。
  3. 第三步,否定神的话语。把「必定死」改为「不一定死」(4节),把绝对的真理相对化。
  4. 第四步,指控神的本性。「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罗八32),「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八十四11)。但撒但却暗示神自私、嫉妒,因此不愿让人「如神能知道善恶」(5节),也许还保留了更多美好的事物不愿意给人,因此怀疑神的慈爱和美意。
  5. 第五步,标榜牠的大方。蛇很大方地愿意给人开出空头支票,用空口白话来对抗神实实在在的工作。正如魔鬼后来在试探主耶稣时所说的,只要人听牠的,「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祢」(太四9)。
  6. 第六步,鼓动人代替神。「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一27),赐给人「管理」的权柄(一28),又预备了「生命树」(二9),本来就是要人与神完全联合,成为有神的生命的「儿子」(来二10)。但撒但却鼓动人用自己的方法来代替神的工作,偷吃禁果「如神能知道善恶」(5节)。撒但曾用这种方法三次试探主耶稣:既然神要人认识主耶稣是神的儿子,撒但就劝祂,只要把石头变成食物就可以了(太四3);既然神要人高举祂的儿子,撒但就劝祂,只要从殿顶上跳下来就可以了(太四5-6);既然神要基督成为国度的王,撒但就劝祂,只要「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祢」(太四4)。今天,撒但也用这种方法试探信徒,鼓动我们凭肉体、代替神做成神要做的事,不必理会神要我们靠圣灵、背十架的心意,结果表面上是事奉神,其实只是建立巴别塔(十一4)、满足自己的骄傲。
  7. 第七步,引诱人成为神。「你们便如神」意思是「你们可以变成像神一样」,可以自行决定「善恶」标准、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可以摆脱神、自己成为神,这正是人文主义者至今仍相信的谎言。撒但用谎言勾起了人想要「如神」的骄傲之心,从此神就被人视为对头。今天每个无神论者其实都是自己的神,他们按自己的善恶标准决定是非,结果却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造成种种纷争和灾难,最后的结局不是制造偶像,敬拜一个扭曲的标准;就是依靠强权,强迫别人遵从自己的标准。

【创三6】「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做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

撒但的诡计成功了,女人在「摘下果子」之前已经堕落,里面的「灵」实际上已经与神隔绝了、已经死了。过去,女人心里有神的话语,警醒地望着「那棵树」;现在,她就象罗得「举目看见约旦河的全平原」(十三10),羡慕和贪婪地望着「那棵树」。西方拉丁教会传统把禁果说成是苹果,因为在拉丁文的「恶」是 Malus,「苹果」是Malum。

  • 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起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二9),但女人却单单觉得「那棵树」的果子能「悦人的眼目」、单单觉得「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因为贪婪使人眼瞎。
  • 人的「灵」与神隔绝以后,一切行动都是为着满足肉体:「好作食物」可以满足「肉体的情欲」,「悦人的眼目」可以满足「眼目的情欲」,「能使人有智慧」可以满足「今生的骄傲」(约壹二16)。
  • 「就摘下果子来吃了」这动作是如此简单,但后果是如此严重,基督需要经过十字架上的代死,才能再次让「拿着吃」(太二十六26)这动作解除「吃」带来的咒诅。
  • 「给她丈夫」原文是「给那同她在一起的丈夫」,表明亚当此时就在女人身边,并没有阻止她。
  • 「她丈夫也吃了」表明丈夫没有站稳神所安排的「头」(弗五23)的地位,却被女人牵着鼻子走。但神却没有因为丈夫没有做好「头」,就免去丈夫的责任。
  • 神并没有禁止蛇进入伊甸园引诱女人(1节),也没有阻止人犯罪。人用来犯罪的自由意志也是神形象的一部分,正如父母不会总是把孩子养在温室里,神也要给人运用自由意志、长大成熟的机会。伊甸园中如果没有「分别善恶树」的选择(二17)、没有「蛇」的诱惑,就没有真正的顺服和自由,因此神允许这一切发生,并且在「创世以前」(彼前一20)就预备了以基督作我们的救赎,让人在圣灵的光照下,能用自由意志来拣选神的生命、顺服神的旨意,真正成为神所要得着的儿子(来二10)。

【创三7】「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

「明亮了」意思是「被开启」。他们的眼睛被开启,并没有「如神能知道善恶」(5节),却立即看见了自己的羞耻。因为神曾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二17),所以他们的灵性立刻死了,不但与神立刻隔绝,并且夫妻之间也彼此疏远。

  • 罪在人身上带出的第1个连锁反应,就是「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人在犯罪之前,里外都十分洁净,即使「赤身露体」也不会觉得羞耻。人堕落以后,心里就不再洁净,用自我的善恶标准来观察世界,世界也都不再洁净,「赤身露体」就会产生羞耻感,因为「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在污秽不信的人,甚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多一15)。
  • 罪在人身上带出的第2个连锁反应,就是「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堕落后的人,不会主动向神认罪悔改,而是依靠权宜之计,用自己的行为或宗教的方法来作自我遮掩和自我挽救。
上图:无花果树的叶子,可宽达20厘米、长达30厘米。无花果树是迦南地叶子最大的树,美索不达米亚没有无花果树,但伊甸园中有无花果树。

上图:无花果树的叶子,可宽达20厘米、长达30厘米。无花果树是迦南地叶子最大的树,美索不达米亚没有无花果树,但伊甸园中有无花果树。

【创三8】「天起了凉风,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神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神的面。」

「天起了凉风」可能不是指气温,而是指傍晚。罪人不可能主动寻求神的赦免,在神面前总是「藏」和「躲避」,不但在伊甸园如此,将来末日大灾难时也是如此(启六16)。只有主耶稣宝血的功效,才能使彼得三次不认主后,也能立刻痛哭悔改(路二十二61-62),并且一听见「是主」,就立刻「束上一件外衣,跳在海里」,游到岸上去见主(约二十一7),而不是「躲避耶和华神的面」。

  • 罪在人身上带出的第3个连锁反应,就是「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神的面」。罪使人「良心」有亏(徒二十三1;二十四16),因此在神面前感到「害怕」(10节);但罪又使人与神隔绝,宁愿靠自己遮掩(7节),也不愿向神认罪,所以只能自欺欺人地「藏」和「躲避」。

【创三9】「耶和华神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

人犯罪以后是「躲避耶和华神的面」(9节),但神所做的却是主动来寻找人,显明祂主动的救赎恩典,用「你在哪里」这个充满恩典、慈爱的呼唤把人从隐藏的地方吸引出来,而不是用「雷轰、闪电和密云」(出十九16)把他们赶出来。「你在哪里」这个伟大的呼唤,一直响彻至今。「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六2),我们当趁神还悦纳我们的时候赶快认罪悔改、祷告亲近神(诗六十九13)。

  • 神无所不知(诗一百三十九1-6),但神却故意问他们在哪里、做了什么事,不是要了解真相,而是要引起人的聆听、思想和回应,引导他们认罪悔改。我们的祷告的目的也不是向神介绍我们的情况和需要,而是要聆听、思想、回应。
  • 福音就是神主动寻找罪人(约十五16),祂若不主动来寻找我们,我们永远都在逃避神。因为罪人不可能主动寻找神(诗十四2-3;罗三10-11)。罪人只会寻找假神、偶像(罗一23),借以满足自己的肉体。神主动的救赎恩典,正是对撒但对的诋毁(5节)的回应。
  • 神在人堕落之前,就已经为人预备了一条恢复的道路(约十四6),使我们能「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十19),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让我们能与神恢复「彼此相交」(约壹一7)。

【创三10】「他说:『我在园中听见祢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

不是神的「声音」叫人「害怕」,而是罪使他「害怕」;不是「赤身露体」使人藏了,而是罪使他「藏了」。

  • 罪在人身上带出的第4个连锁反应,就是用「听见祢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这些罪所带来的结果作为借口,避重就轻地掩盖罪的事实。亚当表面上并没有撒谎,或者只是所谓的「白谎」,但实际上已经完全落到谎言之父的手里(约八44)。

【创三11】「耶和华说:『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

神的问题是给人一个主动认罪的机会。「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意思是「谁告诉你赤身露体是不好的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是在提示亚当应该主动认罪。神问话的顺序依次是男人、女人和蛇,表明人在神面前的责任也有一个顺序。女人先陷入了试探,圣灵却说「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罗五12)、「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林前十五21-22),这「一人」就是亚当,因为亚当是承担责任的头,也因为他们「二人成为一体」(二24)。「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神赐福给他们,称他们为人」(五2),「人」原文就是「亚当」,在神眼里只有一个「人」、一个「亚当」。

【创三12】「那人说:『祢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神的目的不是在追究责任,而是在启发人主动认罪悔改,承认自己的不顺服(11节),好得着神恩典的赦免。但亚当却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主动认罪,他承认了犯罪的事实,却不肯承认犯罪的动机;不是悔改,而是推卸责任。

  • 「祢所赐给我」意思是神应该负责,因为是神造了女人,又亲自安排了婚姻(二22)。经常发怨言的人,实际上也是在责怪神,抱怨「祢所赐给我」的配偶、孩子、工作、牧师、会友……不够好。许多信徒甚至用神的名义来掩盖犯罪的动机:「因为神是爱,所以我宽容罪恶」、「因为神是烈火,所以我替神发义怒」……
  • 「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意思是即使人需要负责,也是应该女人负主要责任,男人负次要责任。
  • 神造女人,是因为「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二18),但女人的「帮助」竟然是「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6节)。这表明「帮倒忙」也在神的预料之中,是神借着婚姻造就人的旨意中的一部分。神既然一开始就允许婚姻中出现这样严重的问题,夫妻双方就不可互相抱怨、指责,因为妻子是丈夫「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二23),既然「二人成为一体」(二24),就应该以爱相待,「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5-27)。
  • 罪在人身上带出的第5个连锁反应,就是推卸责任、怨天尤人,破坏了与神的关系、夫妻的合一。今天许多人犯罪,也是借口「别人这么做,所以我也这么做」、「别人先这样,所以我也这样」、「因为……,所以我必须这样」,把责任推给别人和环境。别人的责任,神自己会向别人追讨;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是否顺服神、与神的关系是否准确。人在神面前推卸责任、为自己的罪找理由,只不过是在蒙怜悯的道路上多了一层拦阻。

【创三13】「耶和华神对女人说:『你做的是什么事呢?』女人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

女人也照样不肯承认自己犯罪的动机,不肯悔改,而是把责任推给蛇。她没有像男人一样直接把责任推给神,而是说「那蛇引诱我」,等于指责神所安排的环境有问题。神确实允许蛇「引诱」人,但也赐给人自由意志来拒绝「引诱」、选择神的生命、顺服神的旨意。魔鬼是罪恶的源头(约壹三8),牠在伊甸园「引诱」人的堕落,又一直用「引诱」的手段来蒙蔽世人(林后四4)、败坏信徒(加五19-21),到末后的日子里,牠还要「引诱」人跟随敌基督(帖后二9-12)。但魔鬼的「引诱」并不能免除人的责任,将来神会把魔鬼「捆绑一千年」(启二十2)、「不得再迷惑列国」,使人再也不能借口「那蛇引诱我」。然后神将暂时允许撒但「从监牢里被释放」(启二十7),再次「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启二十8),以显明那些没有重生得救的世人内心的真实光景。

【创三14】「耶和华神对蛇说:你既做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神并未询问蛇,因为「祂并不救拔天使」(来二16)。魔鬼不会悔改,神不需要给魔鬼认罪的机会,救恩是为照着神的形象而造的人预备的。「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表明「一切的牲畜野兽」都因人的犯罪而受牵连,只是蛇所受的咒诅最严重。虽然实际上是蛇的背后是撒但在引诱人,但神咒诅蛇,而又没有从此毁灭蛇,目的是要留着蛇警告以后的世人。「你必用肚子行走」表明蛇以前用其他方式行走,现在改变了行走的方式,被贬低了。「终身吃土」可能指蛇用分叉的舌头舔取土的样本(弥七17),然后送回犁鼻器分辨味道,做嗅觉的补充。14-19节原文的形式都是诗。

上图:巴西发现的古代Tetrapodophis四足蛇化石。从解剖学上看,现代蛇以前应该是长腿的,少数蟒蛇中依然可以找到髋骨和后腿的痕迹。有研究者认为,蛇的很多骨头形成很晚,当胚胎发育完成时,有些骨头还未长好或根本没有形成,因此现代蛇没有腿。

上图:巴西发现的古代Tetrapodophis四足蛇化石。从解剖学上看,现代蛇以前应该是长腿的,少数蟒蛇中依然可以找到髋骨和后腿的痕迹。有研究者认为,蛇的很多骨头形成很晚,当胚胎发育完成时,有些骨头还未长好或根本没有形成,因此现代蛇没有腿。

上图:蛇口腔顶部的犁鼻器(Jacobson’s Organ)。这是蛇除了鼻子以外的另一个嗅觉器官,蛇以分叉舌头在空气中收集气味分子或少许土的样本,然后再送回犁鼻器,用这种方法「嗅」出味道,看起来像是在「吃土」(创三14)或「舔土」(弥七17)

上图:蛇口腔顶部的犁鼻器(Jacobson’s Organ)。这是蛇除了鼻子以外的另一个嗅觉器官,蛇以分叉舌头在空气中收集气味分子或少许土的样本,然后再送回犁鼻器,用这种方法「嗅」出味道,看起来像是在吃土(创三)或舔土(弥七17)

【创三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祂的脚跟。」

神对蛇的咒诅,既有对撒但的惩罚,又带着给人的应许和盼望。当神应许亚伯拉罕「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时(二十二18),弥赛亚的盼望就更清晰了。神在宣告对人和地的刑罚之前(16-19节),首先咒诅撒但,同时宣告了福音,预备了恢复、挽回人的计划,显明神的慈爱和怜悯大过祂的惩罚(出二十5-6)。本节因此被称为「原型福音 Protoevangelium」或「第一个福音 The First Gospel」,被新约多次引用(罗十六20;来二14;启十二4)。

  • 「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正如在启示录的异象中,「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启十二4),并且「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启十二13)。
  • 「你的后裔」指有魔鬼之心的世人(约八44),即「毒蛇的种类」(太三7;十二34;二十三33),他们抵挡神、抵挡基督。正如神允许蛇进入伊甸园并引诱人,祂今天也允许「毒蛇的种类」在世上横行,目的是造就被祂所拣选的儿女,成就救恩的计划。
  • 「女人的后裔」原文是单数,指一个人,预表弥赛亚将为童女所生(赛七14;太一23)。
  • 「要伤你的头」是致命的伤口,指弥赛亚将给魔鬼致命一击,应验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
  • 「你要伤祂的脚跟」指魔鬼顶多只能杀死弥赛亚的肉身,却不能阻止祂的复活。这一幕最后将出现在启示录的异象中(启十二4)。

【创三16】「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神对女人的审判,既有对罪的惩罚,又带着恩典的盼望。

  • 「生养众多」(一28)的祝福,女人想要「如神」(5节)得自由、独立的幻想,在堕落后都成了「苦楚」的捆绑。「怀胎」和「生产儿女」的「苦楚」,只有身历其境的人才能体会得到。许多女人作了母亲之后,才能体会到自己母亲的心情,认识到作母亲的伟大之处。同样,女人经历了生儿育女的「苦楚」,才能体会到神对悖逆儿女的心情,以及神的慈爱、忍耐和恩典。这「苦楚」是有盼望的,因为弥赛亚将要从「女人的后裔」中出来(15节),挽回女人吃禁果所带来的后果。这「苦楚」将带来荣耀,当神的独生子被钉在十字架时,祂的肉身母亲和许多妇女将「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见证祂、爱祂(约十九25);而女人所象征的教会,也将经历「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启十二2)。
  • 「恋慕」原文意思是「渴望」,不是爱,而是「控制、占有」的欲望(四7)。女人脱离神独立以后,结果却恰好相反,她将更加「恋慕」她的丈夫,总是想「控制、占有」丈夫,而不是「帮助」(二18)、「顺服」(弗五22)、「敬重」(弗五22)。
  • 「管辖」原文不只是「管理」(一18),也有「制伏」的意思(四7)。男人自己成为自己的神以后,按自己的善恶标准来做一家之主,总是想「制伏」妻子,而不是「舍己」(弗五25)、「保养顾惜」(弗五29)
  • 人堕落以后,婚姻关系已经完全偏离了神起初创造的美意。而信徒的婚姻应该恢复到神的心意中,重新成为基督和教会关系的表明(弗五22-33)。

【创三17】「又对亚当说: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神对男人的审判,是宣告人不再能享用神。虽然神普遍的恩典还在那里,「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五45),但与神隔绝的人因为不再能享用神自己,也失去了享用神恩典的能力。因为人的灵里虚空,无论物质的恩典有多大,人都不能满足、感恩或喜乐,有福也不能享,一定要「终身劳苦」,不停地积攒、寻求,最终都成为「虚空的虚空」(传一2)。

  • 「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表明亚当作为「治理这地」(一28)的管理者,他的犯罪导致「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罗八20),「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八22),指望基督再来的时候能「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八21),那是「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将加入和谐的大合唱(启五13)。
  • 「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表明人自己成为自己的神以后,就失去了享用神恩典的能力,凡事都是出于自己、依靠自己,为要满足自己;但也失去了自由,被肉体的需要所捆绑,结果自然是「终身劳苦」。
  • 男人终身的「劳苦」与女人怀胎的「苦楚」(16节)原文是同一个词,罪使男人和女人同样陷入「劳苦」和「苦楚」中。
  • 巴比伦创世史诗《埃努玛·埃利什》认为,人类的被造是为了给神明当奴隶,替神明做他们厌倦了的耕种工作,解除神明的「劳苦」。但圣经启示我们,这「劳苦」的重担不是工作带来的,而是罪的结果,工作本身并不是咒诅,「凡劳苦担重担的人」,若肯到主耶稣那里,必可在「劳苦」中得着「安息」(太十一28)。

【创三18】「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

「荆棘和蒺藜」并非毫无用处,在神的创造里本来是好的(一12)。但「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表明「荆棘和蒺藜」已经不受控制,人与自然失去了和谐,遭遇种种障碍、难处和失败(士二3;赛三十四13);也表明人以自己为神以后,靠着自己的善恶标准,已经不能胜任「治理这地」的工作(一28)。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戴着「荆棘冠冕」(约十九5),担当了我们的咒诅,将来我们在基督里将重新叫万物服在脚下(来二8)。本来人可以白白地吃「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二15),工作是发挥创造力的娱乐享受;现在却要「吃田间的菜蔬」,工作成了维持生计的谋生手段。

上图:东非马赛人的荆棘篱笆。东非马赛人的村庄用荆棘做篱笆,非洲人也用荆棘围成羊圈、牛圈,可以阻挡狮子等猛兽侵害。可见「荆棘和蒺藜」本来对人是有用的,只是人堕落以后,「荆棘和蒺藜」的生长失控了,造成了人和自然的不和谐。

上图:东非马赛人的村庄用荆棘做篱笆,非洲人也用荆棘围成羊圈、牛圈,可以阻挡狮子等猛兽侵害。可见「荆棘和蒺藜」本来对人是有用的,只是人堕落以后,「荆棘和蒺藜」的生长失控了,造成了人和自然的不和谐。

上图:东非的长颈鹿在长满荆棘的皂荚树(Acacia)上舔吃树叶,荆棘完全不妨碍长颈鹿灵巧的舌头,也不会扎着长颈鹿的脖子。神造荆棘,也是可以提供动物做食物的。

上图:东非的长颈鹿在长满荆棘的皂荚树(Acacia)上舔吃树叶,荆棘完全不妨碍长颈鹿灵巧的舌头,也不会扎着长颈鹿的脖子。神造荆棘,也是可以提供动物做食物的。

上图:东非的黑脸猴在荆棘中藏身、觅食,完全不受荆棘伤害。可想而知,人本来也应该可以与荆棘和谐相处的。

上图:东非的黑脸猴在荆棘中藏身、觅食,完全不受荆棘伤害。可想而知,人本来也应该可以与荆棘和谐相处的。

【创三19】「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人自己成为神的结果,使人的工作从一件轻松愉快的托付(二15-16)变成劳苦重担,人终身辛劳只是为了「糊口」、维持生存。对于不必汗流满面就得饱食的人,为了不得各种富贵病,还要另外运动来「汗流满面」。「你们便如神」(5节)这个谎言的答案,是「你本是尘土,也要归于尘土」。罪使人的灵性死亡,只剩下肉身,肉身的化学成分都来自尘土,所以神对肉身还活着的人说「你本是尘土」,必要死而腐化、归于尘土:「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一7-8)。终身劳苦、汗流满面、死后成空,正是人自己成为神的结果。但与基督联合的信徒却不必害怕死亡,「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一21)。

【创三20】「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

命名代表权柄。亚当本来已经高兴地称她妻子为「女人 Ishshah」(二23),如今却需要重新命名,表示他开始「管辖」妻子(16节)。另一方面,「夏娃(חוה,Chavvah)」原文就是「生命(חיה, Chayah」(六19),因为古希伯来文的「v / ו」和「y / י」可以交换使用,所以夏娃也可以被称为「众生之母」。在被咒诅之后取这个名字,就像亚当的信心告白。亚当知道自己必死,但他也从神的应许(15节)中看到了希望。圣经用这句话结束了神对人的审判,实在是显明了神的恩典。

上图:科学家提出的人类走出非洲的迁徙路线。21世纪的遗传学家们通过研究线粒体DNA发现,全世界的人类基因都遗传自非洲的同一位原始母亲,并把这位母亲命名为「线粒体夏娃 Mitochondrial Eve」。

上图:科学家提出的人类走出非洲的迁徙路线。21世纪的遗传学家们通过研究线粒体DNA发现,全世界的人类基因都遗传自非洲的同一位原始母亲,并把这位母亲命名为「线粒体夏娃 Mitochondrial Eve」。

【创三21】「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

神不但主动寻找堕落的人(9节),也为人预备了挽回的方法。为了遮羞,人的方法是用「无花果树的叶子」作为短暂的权宜之计(7节),神的方法是「用皮子做衣服」作为长久的遮盖,预表「披戴基督」(罗十三14),罪得永久的「遮盖」(罗四7)。「皮子」是从死亡的牲畜身上取下来的,必须要付出流血的代价,预表「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九22)。「皮子」是神主动预备的,预表救恩完全出于神自己的计划,是「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罗三25)。神的计划是要祂的儿子为人死在十字架上,在那里流血,然后把人永久地遮盖、恢复过来。亚当和夏娃在堕落之前心里是洁净的,「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多一15),因此「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二25)。但他们堕落之后,「在污秽不信的人,甚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多一15),赤身露体便会在世上导致很多的罪恶,因此需要穿衣服。

【创三22】「耶和华神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

真正的永生不是「永远活着」,而是高质量地活着,活出神的生命:「认识祢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祢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十七3)。人若脱离神,按着各自扭曲的善恶标准行事为人,就会带来无穷的罪恶、纷争和仇恨。一个活在罪中的人如果苟延残喘地「永远活着」,与神隔绝、与人彼此仇恨,其实是生不如死,相当于在「火湖」中忍受「第二次的死」永远的煎熬(启二十14)。因此,不让人「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其实是神对罪人的恩典。

  • 「我们」可能是神的三个位格之间彼此商议
  • 「相似」指罪人对善恶的体会,既像神的知识,又不像。神对罪的知识,就像医生对病的洞察;而人对罪的知识,则像病人在病痛中的感受。
  • 亚当夏娃果然如蛇所说(5节),吃了禁果便「知道善恶」,但却没有「便如神」(5节),不但没有更快乐,反而成为「罪的奴仆」(罗六16)。今天世人也被种种诱人犯罪、淫乱、放纵、上瘾的禁果吸引,以为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结果却发现还是落入那个古老的陷阱。
上图:新亚述时代(Neo-Assyrian)的生命树浮雕。出土于伊拉克北部尼姆鲁德(Nimrud,即宁录)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宫殿。

上图:新亚述时代(Neo-Assyrian)的生命树浮雕。出土于伊拉克北部尼姆鲁德(Nimrud,即宁录)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宫殿。

【创三23】「耶和华神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自出之土。」

「自出之土」意思是「来源的土地」。人既与神断绝了属灵的关系,拒绝与神相交(约壹一3),只能回到属土的范围生活行动。本来人的工作是修理看守伊甸园(二15-16),但他们「如神能知道善恶」(5节),自己成为神之后的结果,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反而是失去了乐园,「耕种他所自出之土」:「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腓三19)。

【创三24】「于是把他赶出去了;又在伊甸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道路。」

罪人若「永远活着」,是人无法承受的咒诅和刑罚。因此,逐出乐园是神救赎大工的开始,也是「神爱世人」的表现(约三16)。「基路伯」原文复数,是神贴身的天使(出二十五18-21;二十六31-33;诗十八10;九十九1),象征神的荣耀(来九5;结九3)。「火焰」象征神的圣洁,「剑」象征神的公义。「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表明人无论从那个方向来,都会被发现而拦阻,因此人无法靠自己自救,正如主耶稣所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基路伯」的形象绣在挡住至圣所的幔子上(出三十六35),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断气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太二十七51),「借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来十20),从此「基路伯」不再「把守生命树的道路」,我们「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十19-22)。

上图:亚述强敌乌拉尔图(Urarṭu)人的生命树,来自阿尔吉什提一世(Argishti I,主前786-764年在位)时代的铜盔残片,出土于亚美尼亚首都附近的特什拜尼(Teishebaini)。乌拉尔图位于黑海东南部和里海西南部的亚美尼亚高原。「生命树」的记忆存在于各个古代文明之中,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古代苏美尔人、埃及人、巴比伦人、亚述人、中国人、印度人和乌拉尔图人等许多古代文明的文献和遗址里。这从侧面佐证人类的祖先都来自伊甸园。

上图:亚述强敌乌拉尔图(Urarṭu)人的生命树,来自阿尔吉什提一世(Argishti I,主前786-764年在位)时代的铜盔残片,出土于亚美尼亚首都附近的特什拜尼(Teishebaini)。乌拉尔图位于黑海东南部和里海西南部的亚美尼亚高原。「生命树」的记忆存在于各个古代文明之中,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古代苏美尔人、埃及人、巴比伦人、亚述人、中国人、印度人和乌拉尔图人等许多古代文明的文献和遗址里。这从侧面佐证人类的祖先都来自伊甸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