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22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启廿二1】「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

【启廿二2】「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或译:回)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

  • 天使特地指示约翰:正如伊甸园中有河滋润园子(创二10),圣城里也有一道滋润生命的「生命水的河」(1节);正如伊甸园中有一棵「生命树」(创二9),圣城里也有一棵「生命树」(2节)。这是提醒我们,永世的教会、新耶路撒冷,实际上就是人类回归伊甸园。
  • 「街道」(1节)原文是单数,可能是用集合名词代表所有的街道。神的两个见证人被杀在「大城的街上」(启十一8),圣城的街道上却流着「生命水」,两个城形成鲜明的对比。
  • 先知撒迦利亚预言「有活水从耶路撒冷出来」(亚十四8),先知以西结预言有水从圣所向东流到死海(结四十七1-12),这些预言此时应验为一道「生命水的河」。这条河流在圣城的街道当中,也将流到圣城之外、用生命滋润全地。
  • 「神和羔羊的宝座」(1节),原文是单数,表明神和羔羊同坐一个宝座(三21),基督「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一3)。「宝座」象征统治的权柄,供应生命、滋润生命的「生命水的河」从「宝座」流出来,象征神和羔羊以丰富的生命供应来治理新天新地。
  • 「街道」、「生命水的河」和「宝座」原文都是单数,表明道路、生命和权柄都来自同一个源头。正如主耶稣所说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 。
  • 「生命树」原文是单数,指只有一棵生命树,这棵树可能非常大,也可能像榕树或爬藤植物,覆盖了河的两岸。因着第一个亚当的失败,人失去了生命树的分(创三22-24);如今却因着第二个亚当的得胜(十二11;林前十五22、45),人又得回了神定意要我们得着的分。
  • 「结十二样果子」(2节),原文是「结十二果子」,所以也可译为「结十二回果子」。生命树每月都结新果,「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2节)。万民」(2节),原文就是「列国」(二十一24、26)。这正是先知以西结所预言的:「每月必结新果子,因为这水是从圣所流出来的。树上的果子必作食物,叶子乃为治病」(结四十七12)。新天新地里的新人仍然需要生命树果子的供应和叶子的医治,因为:
    1. 人永远都不会变成神,因此,在新天新地里没有「死亡、悲哀、哭号、疼痛」(二十一4),复活的灵性身体是「不朽坏的、荣耀的、强壮的、灵性的」(林前十五42-44),并不是说人永远都不犯错、生病,或者失去了感情和痛觉,而是意味着人永远都能得着生命树的供应、更新和医治,所以不会积累错误、导致全然败坏。
    2. 永生并不意味着不再需要神,完全也不意味着和神一样,没有隔阂更不意味着没有区别。相反,主耶稣说:「认识祢——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祢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十七3),表明「永生」意味着真正认识神和羔羊、也认识受造之物与造物主不可逾越的区别,所以承认生命永远都离不开生命的源头、受造之物永远都需要造物主「托住万有」(来一1),世界需要「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
    3. 「亚当是神的儿子」(路三38),但他还不认识神与人的区别,反而幻想自己「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结果失去了生命树的分。而在新天新地,正如神自己所宣告的:「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二17)、「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14节)。只有经历了救赎,人才能真正认识自己永远都不能离开神。因此,不但今天全然败坏的旧人需要基督的救赎,将来全然荣耀的新人更是离不开生命树的供应和医治;人的堕落和神的救赎并非意外,而是「神从创立世界以前」所预定的美意(弗一4-12)。
  • 今天,因为「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罗八3),所以没有人能在今生达到完全的地步。但是,当「我们的身体得赎」(罗八23)之后,在新天新地里却不会再犯罪。这并不是说我们将完美到像神那样,因为「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路十八19),人永远也不会成为神;也不是说我们将失去自由意志,因为我们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从真理来的公义和圣洁」(弗四24和合本修订版),当然更应该有自由意志。永世的教会将被恢复到神起初创造的心意里,但并不是恢复成「首先的人亚当」(林前十五45);我们在新天新地里不会再犯罪,既是因着神对国度的主权(二十一3-4、7)、也是因着人善用自由意志(3节)。因为,新天新地与过去的伊甸园和今天的世界将有七大区别:
    1. 撒但不会再迷惑人(二十8),因为魔鬼和祂的使者都将被投入火湖(二十10)。
    2. 环境不会再抵挡人(创三17-18),因为「以后再没有咒诅」(启二十二3)。
    3. 身体不会再限制人,因为人将得着「不朽坏的、荣耀的、强壮的、灵性的」(林前十五42-44)复活身体。
    4. 经历了救赎的人将认识到自己永远都需要神,所以不会再把神当作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阿拉丁神灯」,而会真正把神当作自己的神(二十一7)和生命(2节),承认自己永远都需要「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14节)。
    5. 经历了救赎的人将体会到「死而复活,失而又得」(路十五24、32)的喜乐,所以将珍惜「得着儿子的名分」(罗八23)、承受产业(二十一7),从此以儿子的身分事奉神,不再把自己当作奴隶、盗贼或仇敌。
    6. 经历了救赎的人将渴慕活在神和羔羊的光中(5节;二十一23),所以神将永远与人同住(二十一3、22)、基督将永远与新妇合一(二十一9),人将当面接受神的光照(4节),随时认识自己的有限、支取神的无限。
    7. 经历了救赎的人将认识自以为神的恶果,所以自由意志不但能脱离撒但和环境的辖制、也不会再受自己的捆绑,人不再企图「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而将自由地按照神的心意作出最明智的选择。
上图:意大利巴洛克画派卡拉瓦乔(Caravaggio,1571-1610年)创作的油画《圣多马的多疑 The Incredulity of Saint Thomas》,描绘复活的基督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约二十27-29)。在这幅画中,复活基督的头上没有光环,强调了祂的灵性身体是真实的。这身体有骨有肉,可以被摸到(路二十四39)、可以吃饭(路二十四41-42),但也可以忽然消失(路二十四31)、又忽然出现(路二十四36)。基督是复活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因此,复活的信徒在新天新地里也将带着类似的灵性身体,因为「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林前十五50)。但这并不是说需要医治就是「必朽坏的」,而「不必朽坏的」就不再需要生命树。相反,「不朽坏」意味着我们与生命的源头没有隔阂,永远都能得着生命树的供应和医治。

上图:意大利巴洛克画派卡拉瓦乔(Caravaggio,1571-1610年)创作的油画《圣多马的多疑 The Incredulity of Saint Thomas》,描绘复活的基督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约二十27-29)。在这幅画中,复活基督的头上没有光环,强调了祂的灵性身体是真实的。这身体有骨有肉,可以被摸到(路二十四39)、可以吃饭(路二十四41-42),但也可以忽然消失(路二十四31)、又忽然出现(路二十四36)。基督是复活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因此,复活的信徒在新天新地里也将带着类似的灵性身体,因为「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林前十五50)。但这并不是说需要医治就是「必朽坏的」,而「不必朽坏的」就不再需要生命树。相反,「不朽坏」意味着我们与生命的源头没有隔阂,永远都能得着生命树的供应和医治。

【启廿二3】「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

【启廿二4】「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

【启廿二5】「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 「以后再没有咒诅」(3节),可译为「以后再没有被咒诅的」(英文ESV译本),这正是先知撒迦利亚所预言的「人必住在其中,不再有咒诅」(亚十四11)。「咒诅 κατανάθεμα/katanathema」原文在圣经中只出现在此处,意思是「被咒诅的事物」。
  • 「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3节),象征神和羔羊共同在永世的教会里掌权。「宝座」原文是单数。
  • 「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3节),可译为「祂的仆人都要敬拜祂」(英文ESV译本)。「事奉 λατρεύω/latreuo」原文的意思是「敬拜、事奉」,敬拜神不仅是神仆人的事奉,更是神仆人的特权、荣耀和福分。
  • 「也要见祂的面」(4节),这正应验了「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五8),「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约壹三2)。因着罪的隔阂,连摩西也不能面对面见神(出三十三20、23),但将来圣城中的居民却有福与神面对面地交通(诗十一7;十七15),因为神乐意让人「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三18)。
  • 「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4节),正如大祭司的额上戴着「归耶和华为圣」(出二十八36-38)的牌子,表明在永世的教会里,所有的信徒都将献上祭司的敬拜。
  • 本书三次强调在圣城中「不再有黑夜」(5节;二十一23、25),「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5节」。
  • 在千年国度里,得胜者是「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二十4、6);但在新天新地,神的仆人却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5节)。新天新地并不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地方,那里永远都有敬拜,而敬拜的对象是神和羔羊(3节);新天新地也不是一个枯燥乏味的地方,那里永远都有工作,而工作的同工是基督(5节)。因此,我们在新天新地里不会百无聊赖,而会被恢复到神起初创造的心意里,成为神的儿子和仆人,重新得到一份比伊甸园的亚当(创二15-16)更好的工作:
    1. 这份工作不会失业,因为「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5节),可能是管理新天新地的某个地方。
    2. 这份工作没有压力,因为「以后再没有咒诅」(3节),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9),不必在兴趣爱好和生存压力之间挣扎取舍。
    3. 这份工作满有喜乐,因为「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
    4. 这份工作需要培训,因为神不会允许不合格的人「作王」。而合格的标准,就是在今生「作王」的训练中忍耐到底:「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提后二12)。
    5. 这份工作需要素质,因为「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四2)。凡是神的工作,神必然会赐下恩赐;今天我们的任何工作技能、经验和成就,将来都毫无用处,惟独「忠心」可以带进永恒。因此,今天无论我们从事什么职业,都「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西三22-23)。这正是将来「作王」的基本素质!
上图:大祭司额头的金牌,上面的希伯来文是「归耶和华为圣」。「你要用精金做一面牌,在上面按刻图书之法刻着『归耶和华为圣』。要用一条蓝细带子将牌系在冠冕的前面。这牌必在亚伦的额上,亚伦要担当干犯圣物条例的罪孽;这圣物是以色列人在一切的圣礼物上所分别为圣的。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使他们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出二十八36-38)

上图:大祭司额头的金牌,上面的希伯来文是「归耶和华为圣」。「你要用精金做一面牌,在上面按刻图书之法刻着『归耶和华为圣』。要用一条蓝细带子将牌系在冠冕的前面。这牌必在亚伦的额上,亚伦要担当干犯圣物条例的罪孽;这圣物是以色列人在一切的圣礼物上所分别为圣的。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使他们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出二十八36-38)

【启廿二6】「天使又对我说:『这些话是真实可信的。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差遣祂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仆人。』」

  • 「天使」(6节),就是那位带领约翰观看圣城的天使(二十一10),也是「拿着七个金碗、盛满末后七灾的七位天使中」(二十一9)的一位。
  • 在原文中,「真实可信的」(6节)这几个字出现了三次(三14;十九11;二十二6),表明整本《启示录》都是真实可信的,我们应当用单纯的信心来接受。
  • 「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仆人」(6节),原文是「要将必须快要发生的事指示祂的众仆人」(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领受圣灵指示的不单是约翰一个仆人,而是「众仆人」,初期教会能不约而同地把《启示录》接受为新约正典,都是因为圣灵「指示祂的众仆人」的结果。
  • 「必须快要发生的事」,既强调「必须」发生,也强调「快要」发生。并不是说本书所有的异象很快都将全部应验,而是说「必须」很快开始应验。《启示录》中的预言并非全部都要到基督再来时才会发生,而是从罗马帝国时代就开始逐一应验了(六1-8)。这些「必须快要发生的事」的不断应验,向信徒证明本书确实是「耶稣基督的启示」(一1),不但大大鼓励了初期教会受苦的信徒,最终使教会徒手征服了罗马帝国;也不断鼓励历代的教会,让每个世代的信徒都能看到神的旨意在坚定不移地向前推行,因此忠心成为每个世代的得胜者!

【启廿二7】「『看哪,我必快来!凡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

  • 本节是主耶稣第二次亲自宣告祝福(十六15;二十二7)。这是《启示录》中的第六福(一3;十四13;十六15;十九9;二十6;二十二7、14)。
  • 「遵守」(7节)原文是现在式,表示持续地、习惯性地遵守,而不是偶尔遵守几次。这句话直接驳斥了许多人的论断,他们认为《启示录》是一个测不透的奥秘,没有人可以真正理解。但主自己清楚地宣告,祂所赐的预言都是可以理解的(6节)、更是必须遵守的(7节)。
  • 「凡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7节),因为:
    1. 「这书上预言的」(7、10、18、19节)都是「耶稣基督的启示」(一1),不但预告了仇敌的灭亡,更宣告了得胜者的荣耀和赏赐。既然知道了争战的结局,就可以让我们的争战更有能力。
    2. 主「必快来」(7节),亲自在历史中实现「这书上预言的」。因此,每个世代为主受苦的信徒,都可以看到书中的预言逐一应验,因此「遵守这书上预言的」,胜过那个世代的试探和逼迫,将来「必承受这些为业」(二十一7)、成为神的儿子。

【启廿二8】「这些事是我——约翰所听见、所看见的;我既听见、看见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脚前俯伏要拜他。」

【启廿二9】「他对我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和你的弟兄众先知,并那些守这书上言语的人,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

【启廿二10】「他又对我说:『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

【启廿二11】「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

  • 8-21节是本书的结语,与一1-20的序言首尾呼应。
  • 使徒约翰在此郑重见证:「这些事是我——约翰所听见、所看见的」(8节),既非道听途说,也非虚假编造。
  • 把天使误认为主来敬拜,是使徒约翰所犯的两次同样的错误(十九10;二十二8-9)。他特地将两次细节记录下来,提醒信徒不可敬拜天使和人,更不可敬拜自称为神的凯撒,唯独要「敬拜神」(9节)。
  • 在神面前「同是作仆人的」(9节)包括:天使、使徒、众先知和所有「那些守这书上言语的人」(9节)。在神面前,没有「大仆人」,也没有「小仆人」,更没有可以不当「仆人」的所谓「平信徒」。我们「同是作仆人的」,都是神所使用的器皿,也都可能像使徒约翰一样犯错,因此不可高抬任何「仆人」,唯一当敬拜的是神自己。
  • 「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10节),表明《启示录》中的预言并非不解之谜(十4;赛八16;但八26;十二4、9),而是应当广为宣扬的启示,「因为日期近了」(10节;一3),马上就要开始应验了。当使徒约翰离开拔摩海岛以后,本书中的预言就开始逐一应验(六1-8),从罗马帝国直到今日。《启示录》是圣经中注释最多的一卷,也是最容易争议的一卷,没有任何人敢断言自己对「这书上的预言」理解完全准确。但我们「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应当广泛传播、阅读。圣灵会亲自使用本书,用「这书上的预言」唤醒神所拣选的人。
  • 「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11节),这正是先知但以理和以西结的预言(但十二10;结三27)。虽然主耶稣一再提醒我们,必须警醒预备、等候祂来(三2-3;十六15;太二十四42-43;二十五13;可十三35-37;路二十一36),但仍有许多信徒置若罔闻、乐不思主。同样,虽然「这书上的预言」并不封闭,但有的人读了也无动于衷、继续活在罪中,所以「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而有的人读了,却可以靠着得胜:所以「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因此,我们在传讲「耶稣基督的启示」(一1)时,不必强求每个人听了就信而悔改。正如主耶稣自己所说的:「若有人听见我的话不遵守,我不审判他。我来本不是要审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十二47-48)。 但在另一方面,我们对「这书上的预言」的反应,也可以让我们省察自己是「为义的、圣洁的」、还是「不义的、污秽的」。

【启廿二12】「『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启廿二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 「看哪!我必快来」(12节),主耶稣的声音再一次响起(7节),就像为天使的劝勉(10-11节)做注脚。12-13节,实际上就是在解释10-11节的原因。
  • 「赏罚在我」(12节)原文是「我的奖赏与我同在」(英文ESV译本),此时主耶稣是以赏赐者的身分说话(来十一6),所以「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12节),是强调每个得胜的信徒都将照着自己所行的「得赏赐」(十一18)。因此,我们不要再停留在「不义、污秽」(11节)里自欺欺人、不肯悔改,而要「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3-14)。
  • 神第一次宣告「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一8);第二次在「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之后又加上了「我是初,我是终」(二十一6);现在主耶稣同样宣告「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又加上「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一17;二8)。这几处称呼表明,耶稣基督和父神一样是神,所以有资格作为最后的审判者(12节)。
  • 耶稣基督是「这书上的预言」(10节)的启示者(6节;一1),也是成就者,凡是「这书上的预言」,祂必定会亲自成就。祂是「初」,祂也是「终」;祂开始,祂也结束。从《创世记》前三章起头的每一件事情,在《启示录》的最后三章都有了最终的结局:
    1. 创世记:神创造天地(创一1-31);启示录:神结束旧造,重造新天新地(启二十11;二十一1、5)。
    2. 创世记: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人(创一26-27);启示录:人被恢复成神的儿子(启二十一4)。
    3. 创世记:神所造的是有灵的活人(创二7);启示录:人在神面前可以活到永永远远(启二十二5)。
    4. 创世记:神设立伊甸园(创二8);启示录:神建造新耶路撒冷(启二十一2)。
    5. 创世记:伊甸园里有一条河分为四道,滋润园子(创二10);启示录:新耶路撒冷有一道生命水的河,供应生命(启二十二1)。
    6. 创世记:伊甸园里有一棵生命树(创二9);启示录:生命树遍布生命水的河两岸(启二十二2)。
    7. 创世记:人在伊甸园有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创二15);启示录:人在新耶路撒冷重新找到了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启二十二3、5)。
    8. 创世记:头一个亚当的婚姻(创二22-25);启示录:末后的亚当的婚姻(启二十一2)。
    9. 创世记:撒但诱惑人(创三1-5);启示录:撒但被扔在火湖里(启二十10)。
    10. 创世记:罪进入世界(创三6-7);启示录:罪从世界被消除(启二十一27)。
    11. 创世记:人躲避神的面(创三8);启示录:人要见神的面(启二十二4)。
    12. 创世记:神呼喊、寻找失落的人(创三9);启示录:神找回了失丧的人,亲自与人同住(启二十一3)。
    13. 创世记:咒诅临到受造之物(创三14-19);启示录:以后再没有咒诅(启二十二3)。
    14. 创世记:死亡、悲哀进入世界(创三16、19);启示录:不再有死亡、悲哀(启二十一4)。
    15. 创世记:人被逐出伊甸园,失去了产业(创三23);启示录:人重返新耶路撒冷,承受这些为业(启二十一7;二十二3-5)。
    16. 创世记:人失去了生命树的分(创三24);启示录:人重享生命树的分(启二十二2、14)。
上图:主后4世纪晚期罗马康茂迪拉殉道者墓窟(Catacombs of Commodilla)中的基督壁画,是最早的大胡子基督画像之一,基督画像的左边写着「阿拉法」(大写Α),右边写着「俄梅戛」(小写ω)。殉道者墓窟(Catacombe di Roma)是罗马及附近的古代地下墓穴,始于2世纪,以应对土地短缺、以及受迫害的基督徒秘密埋葬的需要。罗马地下柔软的火山岩非常适合开挖隧道,因为它第一次暴露在空气中时是软的,随后就变硬。这些墓道通常长达数公里,多达4层。

上图:主后4世纪晚期罗马康茂迪拉殉道者墓窟(Catacombs of Commodilla)中的基督壁画,是最早的大胡子基督画像之一,基督画像的左边写着「阿拉法」(大写Α),右边写着「俄梅戛」(小写ω)。殉道者墓窟(Catacombe di Roma)是罗马及附近的古代地下墓穴,始于2世纪,以应对土地短缺、以及受迫害的基督徒秘密埋葬的需要。罗马地下柔软的火山岩非常适合开挖隧道,因为它第一次暴露在空气中时是软的,随后就变硬。这些墓道通常长达数公里,多达4层。

【启廿二14】「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

【启廿二15】「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

  • 「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14节),这是《启示录》中的第七福,也是最后一福(一3;十四13;十六15;十九9;二十6;二十二7、14)。本书最容易被教会忽略、预言也最容易被人混淆,但它所饱含的祝福的应许却比新约的任何其他书卷都多,我们千万不可白白错过。
    • 「洗」,原文是现在式,表示持续地、习惯性地洗,而不是偶尔洗几次。
    • 「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原文直译是「可对生命树拥有权柄」(英文ESV译本),他们是对生命树拥有权柄,而不只是有权柄到生命树那里。
    • 「洗净自己衣服」(14节),象征信徒在得救后,认罪悔改、蒙主宝血持续「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一7)、「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得以「洁净自己」(约壹三3)。只有这样的人,才「可对生命树拥有权柄」、得着生命的供应;「也能从门进城」,在圣城与神和羔羊永远同住。
  • 「城外」(15节),会使最初的读者联想到耶路撒冷城外欣嫩子谷的陀斐特(王下二十三10;赛三十33;耶七31-21;十九11-13),那里曾经是拜偶像摩洛的人焚烧儿女的地方(王下二十八3;耶七31),后来犹太人改用来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所以那里的火常年不止息,比喻地狱里永远的刑罚(太五22),也就是「火湖」(二十10)。
  • 与「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相反的,是「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15节)。约翰用这七种人代表了所有的沉沦者,他们拒绝自己的创造主,因此就像垃圾一样、失去了被造的用途,只配丢在欣嫩子谷焚烧:
    • 「犬类」比喻道德败坏的恶人(诗二十二16、20;腓三2)。在古代中东的城市里,狗是放养的,常常在街道旁吃腐臭之物,是令人厌恶的象征(出二十二31;申二十三18;王下八13;王上二十二38)。
    • 「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二十一8),因此,这里的「城外」就是指「火湖」。
    • 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直译是「一切喜好并行虚谎的」(英文ESV译本),也就是「一切说谎话的」(二十一8)和「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二十一27)。一切反对神、高举人、否定真理的理论、学说,全部都是「喜好并行虚谎的」。撒但是「说谎之人的父」(约八44),所以「为魔鬼和牠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太二十五41)也成了「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帖后二12)最恰当的归宿。
  • 在《启示录》的最后,三次宣告了说谎者的结局(二十一8、27;二十二15),是警告每个世代的读者不可被魔鬼的虚谎欺骗,沦为谎言的牺牲品,甚至充当说谎的工具和帮凶。
上图:耶路撒冷的「城外」就是指上图左下角的欣嫩子谷(Hinnom Valley),是犹太人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的地方。中间的摩利亚山(Mount Moriah)就是原来圣殿的位置。

上图:耶路撒冷的「城外」就是指上图左下角的欣嫩子谷(Hinnom Valley),是犹太人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的地方。中间的摩利亚山(Mount Moriah)就是原来圣殿的位置。

【启廿二16】「『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启廿二17】「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 整本圣经只有这里郑重提到「我——耶稣」(16节),就像主耶稣的最后签名,确认这些预言的真实性。
  • 「众教会」(16节),表明《启示录》不单单是为着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写的,而是为了古今所有的教会。主耶稣早已向门徒预言:「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你们要记念我从前对你们所说的话:『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十五19-20),因此,每个世代的「众教会」都会经历困苦和逼迫。但主耶稣也「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15节),不但安慰众教会、也要坚立众教会,更要让众教会得以胜过逼迫。
  • 「大卫的根」(五5),指先知以赛亚所预言「耶西的根」(赛十一10)弥赛亚,表明主耶稣是神(太二十二42-44)、基督是大卫的源头。
  • 「又是他的后裔」(16节),指按照人性,基督成了大卫的后裔(罗一3),好让我们确信祂「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四15)。
  • 「明亮的晨星」(16节;二28),是巴兰对弥赛亚的预言(民二十四17;路一78;彼后一19)。对于警醒等候主的人,主将在黎明之前的黑暗向他们显现,宣告作王的基督将如「公义的日头」(玛四2)出现。
  • 「圣灵和新妇都说:『来!』」(17节),这是圣灵和永世的教会一起邀请读者亲近主。
  • 「听见的人也该说:『来!』」(17节),这是呼吁所有能听见圣灵向众教会说话的得胜者(二7、11、17、28;三6、13、22)一起邀请读者亲近主。
  • 「口渴的人也当来」(17节),这呼吁每个有灵里需要的人趁着还有机会、快快来亲近主。特别是看过了那些沉沦者可怕的结局之后,这样的邀请就更显宝贵。
  • 「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17节),指愿意接受邀请、亲近主的人,今天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今天就可以得着永生的生命、圣灵的活水(赛五十五1;约四14;七37-38),在永恒里也能被「生命水的河」 (1节)滋润。
  • 这个世界最终的结局即将到来,但恩典的大门仍然敞开。「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林后六2),我们已经听到了圣灵的邀请;而我们内心对圣灵的回应,将印证我们永远的命运,因为主亲自宣告:「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 (太十二32)!

【启廿二18】「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启廿二19】「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 至此,《启示录》一共七次宣告本书是「预言」(一3;十11;十九10;二十二7、10、18、19)。
  •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18节),这句话可能是主耶稣亲自说的,因为18节的「见证 μαρτυρῶ/martureo」和20节「证明 μαρτυρῶ/martureo」原文是同一个动词。18-19节的警告正如摩西对以色列人的警告:「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你们神的命令」(申四1-2;十二32;二十九19-20)。
  • 「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18节),指故意增加、修改「耶稣基督的启示」(一1)。
  • 「删去什么」(19节),指故意忽视、贬低、甚至否定本书的预言。
  • 「删去他的分」(19节),并不是说重生得救的人有可能失去救恩,而是说这人是「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15节),所以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圣城享用生命树。真正得着救恩的得胜者,必然会珍惜并遵守本书的预言,不敢有所增删。
  • 只有敬畏主的人,才会敬畏主的话语。人只有对主的预言存「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申四2)的态度,才有可能接受主的权柄、「遵守其中所记载的」(一3),并且因此蒙福。信徒对《启示录》的理解可以不同,但决不可根据自己的偏好和时代的需要,对本书的预言挑挑拣拣、修修改改,不是淡化火湖」、就是避谈得胜」,不是轻看「基督再来」、就是仿造「地上天国」,结果必然会越来越走样、越来越偏离,最后自己也将成为「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沉沦之人。

【启廿二20】「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啊,我愿祢来!」

【启廿二21】「愿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阿们!」

  • 「证明这事的」(20节),指主耶稣自己(16节)。
  • 主耶稣在结尾三次宣告「我必快来」(7、12、20节),与向非拉铁非教会的呼吁首尾呼应(三11),表明《启示录》就是给盼望主再来的人预备的。今天,「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三9),因此,我们「既盼望这些事,就当殷勤,使自己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安然见主」(彼后三14)。历史和现实都在向我们显明,《启示录》中的预言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应验,主再来的时候已经近了。
  • 最后两节的「主耶稣」(20、21节),是《启示录》中唯一将「主 κύριε/kurios 」和「耶稣 Ἰησοῦ/Iesous」合用的地方(林前十二3;腓二11)。在这之前,约翰把「主 κύριε/kurios」这个称呼单单保留给父神(一8;四8;二十一22;二十二5、6),现在也用来称呼耶稣基督,相当于宣告耶稣基督的神性。
  • 「主耶稣啊,我愿祢来」(20节)!这是一个肯定而热切的期盼(林前十六22)。使徒约翰已经彻底看透了世界的真相和结局,所以他祷告的不是重担脱落、离开拔摩,也不是教会脱离逼迫、信徒安居乐业,更不是世界繁荣进步、人类和平幸福,而是「主耶稣啊,我愿祢来」!这是每个跟随基督的门徒所当有的祷告,但人的天性都是留恋眼见,只有神才能把我们领到对世界彻底绝望、真心盼望主来的地步。因此,盼望主来的人也只有靠着「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21节),才能软弱变为刚强(林后十二10),成为有分于「生命树和圣城」(19节)的得胜者;而每个盼望主来的人也可以确信,既然主已经引导我们殷切盼望祂来,「主耶稣的恩惠」也必将与我们同在,保守我们胜过这书上预言的一切逼迫、得着这书上预言的一切福气。阿们!
上图:主后250年左右的蒲草纸手抄稿P47,上面包括启示录九10-十一3,十一5-十六15,十六17-十七2。出土于埃及,现收藏于都柏林的Chester Beatty图书馆。

上图:主后250年左右的蒲草纸手抄稿P47,上面包括启示录九10-十一3,十一5-十六15,十六17-十七2。出土于埃及,现收藏于都柏林的Chester Beatty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