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启廿一1】「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 二十一1-二十二7所描述的是「永世的教会——新耶路撒冷」,与本书开篇「今世的教会——七教会」(二1-三22)首尾呼应。整本圣经从神的创造开始(创一1),以神的新造结束(5节);从伊甸园开始(创二8),以「新耶路撒冷」(2节)结束。「新天新地」(1节)的荣耀画面(1-8节),与可怕的火湖(二十11-15)形成了鲜明对比:
    1. 「新天新地」是神的新造(赛六十五17;六十六22;彼后三13),也是神的恢复,神要把人和万物恢复到祂起初创造的心意里。
    2. 「新天新地」与希腊的二元论思想完全不同。二元论认为救赎乃是灵魂脱离短暂的、物质的世界,进入永恒的、属灵的境界;但神的救赎却是让人带着身体活在「新天新地」里,而不是灵魂飘在空中。
    3. 「新天新地」并不是旧天地的翻版。但在新天新地里,天上的「玻璃海」(四6)没有了,不再有人与神之间的隔阂(3节);地上的「海也不再有了」(1节),不再有藏污纳垢的地方和动荡不安的来源。
    4. 「新天新地」并不是旧天地的重建。神「将一切都更新了」(5节),「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1节;彼后三10、12节),不会再有隐藏在南极冰层里的古代病毒、或者埋在地底的古代遗迹。
  • 「新天新地」里不再有七样事物:「海」(1节)、「死亡、悲哀、哭号、疼痛」(4节)、「咒诅」(二十二3)和「黑夜」(二十二5)。对罗马帝国的居民来说,「海」意味着最重要的交通运输方式,也意味着动荡不止、凶险无常,在旧约里象征恶和骚动不安的源头:「恶人,好像翻腾的海,不得平静;其中的水常涌出污秽和淤泥来」(赛五十七20)。许多希腊、罗马、巴比伦神话里的假神都来自海,象征敌基督的「兽」正是由海而出(十三1)。在「新天新地」里,「海也不再有了」,意味着不再需要贸易和资本,不再需要人类的任何制度,也不再有罪恶和动荡。
上图:主后125年罗马帝国的主要贸易和交通路线。海上运输是罗马帝国赖以维持统治和奢华生活的生命线,因此,对于罗马帝国的居民来说,在新天新地里「海也不再有了」(启二十一1),实在是非常震撼的一件事。

上图:主后125年罗马帝国的主要贸易和交通路线。海上运输是罗马帝国赖以维持统治和奢华生活的生命线,因此,对于罗马帝国的居民来说,在新天新地里「海也不再有了」(启二十一1),实在是非常震撼的一件事。

上图:世界海洋日的招贴画。根据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UNESCO)的资料,今天90%的全球贸易倚靠海运。海洋覆盖了地球70%的面积,是地球气候的调节器,提供世界50%以上的氧气,储存的二氧化碳是大气中的50倍。因此,在新天新地里,「海也不再有了」(启二十一1),这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上图:世界海洋日的招贴画。根据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UNESCO)的资料,今天90%的全球贸易倚靠海运。海洋覆盖了地球70%的面积,是地球气候的调节器,提供世界50%以上的氧气,储存的二氧化碳是大气中的50倍。因此,在新天新地里,「海也不再有了」(启二十一1),这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启廿一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

  • 「圣城新耶路撒冷」(2节),象征历世历代圣徒的总合,代表永世的教会,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来十二22;加四26),亚伯拉罕所盼望的「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10),信徒的公民权所属之处(腓三20)。她是属天的、出于神的,所以「由神那里从天而降」(2节)。新约时代的犹太人也普遍相信,新耶路撒冷要在弥赛亚降临时显现。
  • 「预备好了」(2节;十九7),象征所有重生得救的信徒都已经完全「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带着基督的荣耀(二10),「就如新妇装饰整齐,等候丈夫」(2节;赛六十一10)。
  • 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地上的耶路撒冷已经于主后70年被罗马军队摧毁。但信徒将来永远的居所不是在地上的耶路撒冷,也不是在天上,而是「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新耶路撒冷」。
  • 那时,并不是「新天」是神的居所、「新地」是人间乐土,而是「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新天」与「新地」之间不再有隔阂,「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3节)。
上图:19世纪David Roberts的油画,描绘主后70年提多将军率领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的情景。

上图:19世纪David Roberts的油画,描绘主后70年提多将军率领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的情景。

上图:圣殿山(耶路撒冷)西墙出土的主后70年罗马攻城的石头。

上图:圣殿山(耶路撒冷)西墙出土的主后70年罗马攻城的石头。

上图:主后70年埃波月第九日,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十九世纪Francesco Hayez的油画描绘了圣殿被毁、金灯台被夺的情景。

上图:主后70年埃波月第九日,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十九世纪Francesco Hayez的油画描绘了圣殿被毁、金灯台被夺的情景。

上图:提多凯旋门的浮雕,描绘罗马士兵扛着从耶路撒冷圣殿掳来的金灯台、长号和陈设饼桌。多米田皇帝在他哥哥提多皇帝去世后不久,建了一座大理石单拱凯旋门,以纪念提多率军于主70年摧毁耶路撒冷,平息了主后66年开始的犹太人起义。直到今天,许多犹太人拒绝从拱门下经过。1948年以色列复国时,大批人群从罗马犹太社区沿着与古罗马凯旋式相反的方向通过提图斯凯旋门。

上图:提多凯旋门的浮雕,描绘罗马士兵扛着从耶路撒冷圣殿掳来的金灯台、长号和陈设饼桌。多米田皇帝在他哥哥提多皇帝去世后不久,建了一座大理石单拱凯旋门,以纪念提多率军于主70年摧毁耶路撒冷,平息了主后66年开始的犹太人起义。直到今天,许多犹太人拒绝从拱门下经过。1948年以色列复国时,大批人群从罗马犹太社区沿着与古罗马凯旋式相反的方向通过提图斯凯旋门。

【启廿一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

【启廿一4】「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 「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3节),这是宣告应验了神对亚伯拉罕(创十七7)和摩西(出十九5)的应许我要在你们中间立我的帐幕;我的心也不厌恶你们。我要在你们中间行走;我要作你们的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利二十六11-12),也应验了众先知的预言:「我的居所必在他们中间;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结三十七27;三十六28;耶三十一33;亚八8;来十一16)。亚当在伊甸园堕落以后,就开始「躲避耶和华神的面」(创三8),但神也从那一刻就开始呼唤人:「你在哪里」(创三9)。救赎的目的,就是要恢复人与神亲密无间的关系。现在神亲自宣告:一切救赎的计划已经成就,「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3节)。
  • 希腊文「帐幕 σκηνή/skene」(3节)与希伯来文「居所 שכינה‎/shekinah」的发音和意义都相近。这个希伯来文并没有出现在旧约里,但在主后70年圣殿被毁后经常出现于拉比文学中,用来描述神的居所。与「帐幕 σκηνή/skene」同源的动词「支搭帐幕 σκηνόω/skenoo」,在新约中只有使徒约翰使用过(七15;十二1;十三6;二十一3;约一14),在本章被译为「同住」(3节)。主耶稣「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一14),原文直译就是「道成肉身,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帐幕」在旧约中象征神荣耀的同在(出二十五9),为了达到救赎的目的,神的工作计划是:
    1. 首先,神启示了会幕的样式(出二十五8)和圣殿的样式(代上二十八12),作为预表;
    2. 「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祂的儿子(加四4),「道成肉身,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约一14直译);
    3. 主耶稣把教会建造成神与人同在的基督身体(弗四12)、属灵圣殿(弗二21-22;彼前二5);
    4. 最后,神在永世的教会「圣城新耶路撒冷」里永远与人同住:「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我们也在祂里面得了基业(弗一10-11)。
  • 「死亡」(4节)是「罪的工价」(罗六23),是人在伊甸园堕落以后所陷入的咒诅(创二17)。现在罪已经被彻底对付,「死被得胜吞灭」(林前十五54),撒但、兽、假先知、海、死亡和阴间「都过去了」(1节;二十10、14),人已经被神完全恢复,因着罪而来的「悲哀、哭号、疼痛」(4节)也将成为过去(赛二十五8;六十五1619)。这正是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歌唱来到锡安;永乐必归到他们的头上;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忧愁叹息尽都逃避(赛三十五10;五十一11)。

【启廿一5】「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又说:『你要写上;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

【启廿一6】「祂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

  • 「坐宝座的」(5节),指神自己。
  • 「我将一切都更新了」(5节),可译为「我将一切都做成新的了」(英文ESV译本),意思是「新造」。不是把外形装修成新的,而是本质上也是新的。因此,神特地提醒「你要写上;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5节),祂亲自向当时受苦的信徒、也是向历世历代所有的信徒宣告:「看哪!我造新天新地;从前的事不再被记念,也不再追想」(赛六十五17),一切都将是神全新的创造,那时的美善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 神说「都成了」(6节),也就是「万事都成了」、一切救赎的计划都按部就班地成就了。不但旧天旧地的拆毁「成了」(十六17),而且新天新地的重建也「成了」。圣经记载了四次「成了」:
    1. 六日造物之工完成的时候,每次神都宣告「事就这样成了」(创一7、9、11、15、24、30);
    2.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的时候,祂说「成了」(约十八30);
    3. 倾倒第七碗的时候,宝座上有声音说「成了」(十六17);
    4. 天地一切都更新的时候,神说「都成了」(二十一6)。
  • 「阿拉法」(6节)是希腊文的第一个字母(大写Α,小写α),「俄梅戛」(6节)是希腊文的最后一个字母(大写Ω,小写ω),两者合在一起,代表一切事物的开始和终结,表明神是历史的主宰。凡是神所开始的工作,祂必负责完成(一8;二十一6)。神的创造和救赎工作都是通过基督做成的,所以在父神和基督都宣告「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一8;二十一6;二十二13)。
  • 「我是初,我是终」,这正是神借着先知以赛亚所宣告的:「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赛四十四6)。唐朝大秦景教碑中用「先先」、「后后」来表达这个的意思。当受苦的信徒对将来充满疑虑的时候,神坚定的话语却使他们安心:神掌管一切,历史已经证明,不管环境如何,万事都必按着神的旨意成全。那时,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生命泉的水」(6节;七17,二十二1、17;赛五十五1),将被「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6节)。而能得着这白白恩典的,都是认识到自己灵里饥渴、有属灵需要的人(约四10、14;十37)。
上图: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用具有中国特色的「若常然真寂,先先而无元,窅然灵虗,后后而妙有」来表达「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这是一座记述基督教(当时被称为景教)在唐代流传情况的石碑,由波斯聂斯脱利派传教士于主后781年唐朝时建立,明天启三年(1623年)出土,现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上有楷书三十二行,行书六十二字,共1780个汉字和数百个叙利亚文。

上图: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用具有中国特色的「若常然真寂,先先而无元,窅然灵虗,后后而妙有」来表达「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这是一座记述基督教(当时被称为景教)在唐代流传情况的石碑,由波斯聂斯脱利派传教士于主后781年唐朝时建立,明天启三年(1623年)出土,现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上有楷书三十二行,行书六十二字,共1780个汉字和数百个叙利亚文。

【启廿一7】「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

【启廿一8】「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

  • 「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7节),与主耶稣向地上七教会得胜者的呼召(二7、11、17、26;三5、12、21)首尾呼应。主耶稣自己指出,得胜者的特点包括:
    1. 重生得救(约三3、5);
    2. 遵行天父旨意(太七21);
    3. 公开承认基督(太十32-33);
    4. 背起十字架跟随主(太十六24);
    5. 谨慎分辨、防备迷惑(太二十四4-42);
    6. 忠心有见识、履行职责(太二十四43-51);
    7. 警醒预备、等候主来(太二十五1-13)
    8. 良善忠心、善用恩赐(太二十五14-30)。
  • 人是按着神的形象造的(创一26-27),所以说「亚当是神的儿子」(路三38),但却因着犯罪失去了神儿子的名分。「得胜的」信徒因着里面有神儿子基督的生命,恢复了神儿子的身分,「来到锡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来十二22),进入「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来十二23),可以「承受这些为业」(6节)。
  • 「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7节),表明得胜者个人与神之间有特殊的亲密关系,因为神自称「我」,又用单数的「他」,而不是说「他们」(3节)。神给得胜者的这个应许,综合了对亚伯拉罕(创十七7)、所罗门(撒下七14)和弥赛亚的应许(诗八十九27),这对受苦的信徒是何等大的安慰(二至三章)!
  • 「儿子」和「子民」(3节)可能都是指重生得救的信徒,也可能代表新天新地中有两类不同的人:「儿子」是得胜者,他们有权继承产业,将在新耶路撒冷「作王,直到永永远远」(二十二5);「子民」(3节)不是得胜者,他们不能继承产业,可能住在城外的「列国」(24节)。但是,主耶稣把《启示录》赐给众教会的目的,是为了鼓励每个信徒都成为忠心的得胜者,而不是让我们安于得救,以为既然已经被预定拣选,就一定稳拿天堂门票。神亲自应许:「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7节),人若不渴慕成为神的儿子、不追求承受产业,很可能根本就没有被拣选、没有重生得救。
  • 那些「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8节),就是「永远沉沦」(帖后一9)者。这些沉沦者包括:
    1. 「胆怯的」,特指「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十六2)。刚强是重生得救者的特征,「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一7)。人最怕的就是死,所以基督「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二15)。因此,人只有敬畏当敬畏的,才能不怕不当怕的:「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祂」(太十28)。
    2. 「不信」(8节),原文又被译为「不忠心」(路十二46)、「疑惑」(约二十27)、「不可信」(徒二十六8),意思包括「不相信、不忠心」(太十七17;林后六24)。「不信」和「不忠心」是孪生兄弟,人若「不信」神,在兽的淫威面前就无法「至死忠心」(二10)。而在属灵争战中,「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十七14)。因此,信徒若不能「至死忠心」,很可能只是凭着理性、情感和意志来跟随主,并非「蒙召、被选的」。但我们也不必因为一时的软弱而论断自己(林前四3)、更不可论断别人(罗二1),因为我们的本相都是「胆怯的、不信的」(太八26;可四40;约二十27),所以基督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信徒应当承认软弱、「不住地祷告」(帖前五17),「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后十二9),这样才能靠主面对所惧怕的一切:「因为正在那时候,圣灵要指教你们当说的话」(路十二12)。
    3. 「可憎的」,在旧约中特指敬拜假神(罗二22;申二十九17;王下二十三24;历下十五8;耶七30;结二十7;但十二11),违反第一诫(出二十4-6)。
    4. 「杀人的」,包括杀人和仇恨(太五21-22),违反第六诫。
    5. 「淫乱的」,包括「动淫念」和「犯奸淫」(太五28),违反第七诫(出二十14)。
    6. 「行邪术的」,包括交鬼、占卜等等,违反第一、三诫(出二十3-7)。
    7. 「拜偶像的」,包括用金牛犊来代替神(王上十二28),违反第二诫(出二十4-6)。
    8. 「一切说谎话的」,包括一切白谎、黑谎和异端,违反第九诫(出二十4-6)。他们的结局就是跟随「说谎之人的父」(约八44)被扔到「火湖」里去(二十10)。
  • 这些沉沦者与撒但、敌基督和假先知的结局一样,也是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8节;十九20;二十10、14),表明他们就是那些「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二十15)的人。因此,我们若想知道自己的名字有没有「记在生命册上」,就应当反省自己今天的行为。

【启廿一9】「拿着七个金碗、盛满末后七灾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

  • 「新妇」(9节)和「羔羊的妻」(9节)都代表教会(弗五27),也就是「新耶路撒冷」(10节)。「新妇」就是新娘,这称呼只适用于「羔羊婚娶的时候」(十九7)。而「羔羊的妻」表明已经成婚,这个称呼适用到永永远远。结婚象征教会与基督合而为一,在永世里永远都是「羔羊的妻」。
  • 古代以色列人结婚,必须先订婚、再结婚,订婚后双方就被视为合法夫妻。正式结婚时男方到女方家迎娶,婚宴通常长达七天之久(创二十九22、27-28)。教会已经被「许配」给了基督(林后十一2),基督再来时将正式摆设婚筵。而「羔羊之婚筵」(十九9)可能长达一千年(二十3)、也就是整个千年国度,一直到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新妇才完全「妆饰整齐」(1-2节)。
  • 介绍「大淫妇」(十七1)的天使,和介绍「新妇」的天使,都是「拿着七个金碗」(9节)的七位天使之一。这个特意的安排提醒我们:
    1. 七碗审判的目的,不但要倾倒「大巴比伦」(十七5),而且要降下「新耶路撒冷」(二十一2);不但要烧尽「大淫妇」(十七16),也要预备好「新妇」(十九7)。因此,在七碗结束的那一刻,「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十九7)。
    2. 我们只有看清「大淫妇」丑陋污秽的真面目(十七4)和「所要受的刑罚」(十七1),才会爱慕「新妇」的美丽和价值。
    3. 信徒在「大淫妇」和「新妇」、「大巴比伦」和「新耶路撒冷」、地上天国和神的国之间,只能有一个选择:不可今天做「大淫妇」、明天做「新妇」,现在住在「大巴比伦」、将来住在「新耶路撒冷」,也不要幻想一面追求地上天国、一面盼望神的国降临。凡是将来要进入「新耶路撒冷」的(二十一27;二十二14),今天就必须赶快从「大巴比伦」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十八4;二十二15)。

【启廿一10】「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就带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将那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指示我。」

  • 「我被圣灵感动」(10节),原文直译是「我在圣灵里」,是《启示录》的独特用法(四2;十七3;二十一10),可能是指一种恍惚的状态,先知的灵向圣灵完全敞开,准备好接受异象。
  • 看「大淫妇」必须出到旷野(十七1-3),而看「新妇」(9节)则必须上到「一座高大的山」(申三十四1-4)。摩西与神会面(出十九)、以西结看到圣殿和圣地的恢复(结四十1-2),都是在山上。
  • 天使要将「新妇」(9节)指给约翰看,但约翰所看到的却是「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10节)。基督的「新妇」既是人,又是城。神所要得着的是人,也要把我们改变成「活石」(彼前二5),「靠祂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二22)。

【启廿一11】「城中有神的荣耀;城的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

【启廿一12】「有高大的墙,有十二个门,门上有十二位天使,门上又写着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名字。」

【启廿一13】「东边有三门,北边有三门,南边有三门,西边有三门。」

【启廿一14】「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

  • 「城中有神的荣耀」(11节),象征神的荣耀在永世的教会里得着彰显。
  • 「城的光辉」(11节),是因为城内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23节)。荣耀的神今天就借着圣灵住在我们的里面,「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林前六19-20),使我们能「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5),将来更要把整个教会改变到完全彰显神荣耀的地步。
  • 今天,我们并不能确定「碧玉、水晶」(11节)到底指哪些宝石,所以也不能根据宝石的特性来推论出属灵的意义,只能确定这些都是「极贵的宝石」(11节),形容荣美。新耶路撒冷的美善是今天的人无法想象的,就像罗马帝国的读者无法想象网络时代的生活一样,所以圣灵用当时的人能理解的画面来启示这一异象。
  • 在新天新地里不再有仇敌,「城门白昼总不关闭」(24节),所以城墙的功用不是保护(亚二5),而是分别(27节;二十二15)和见证(24节)。正如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我们有坚固的城。耶和华要将救恩定为城墙,为外郭」(赛二十六1)。「高大的墙」(12节)象征分别是明显的,见证是众目能睹的。
  • 「门上有十二位天使」(12节),指每个门都有一位天使看守,正如看守伊甸园的天使(创三24),又如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耶路撒冷啊,我在你城上设立守望的,他们昼夜必不静默。呼吁耶和华的,你们不要歇息」(赛六十二6)
  • 「门上又写着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名字」(12节),这正是先知以西结所看见的异象(结四十八31-34),象征「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约四22),教会不但是神所拣选的「真犹太人」(罗二29;创三十二28),而且将来「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十一26)。
  • 「东边、北边、南边、西边」(13节)是先知以西结在异象中丈量圣殿四围的顺序(结四十二16-19),可能暗示整个圣城就是圣殿。这正是先知以西结的预言:「从此以后,这城的名字,必称为『耶和华的所在』」(结四十八35)。
  • 「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14节),象征教会「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二20)上。
  • 圣城的门上写着「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城墙的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象征新旧约所有的圣徒一起组成了圣城新耶路撒冷,旧约的选民和新约的信徒在永世的教会里合而为一。

【启廿一15】「对我说话的,拿着金苇子当尺,要量那城和城门城墙。」

【启廿一16】「城是四方的,长宽一样。天使用苇子量那城,共有四千里,长、宽、高都是一样;」

【启廿一17】「又量了城墙,按着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共有一百四十四肘。」

  • 第十一章是约翰受命去丈量神的殿、坛,和那些在那里敬拜的人。但是,本章去丈量这圣城的乃是天使(9、15节)。
  • 「四千里」(16节),原文是「十二个一千斯达第 στάδιον/stadion」,大约是二千四百公里。这么巨大的城,正如但以理所预言的,「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但二35)。但这里的重点是「十二个一千」,即十二个十的三次方,象征完全的见证。
  • 圣城是「四方的」(16节),「长、宽、高都是一样」(16节),与「长二十肘,宽二十肘,高二十肘」(王上六20)的至圣所一样是立方体。这象征整个圣城就是一个立方体至圣所,神在这巨型至圣所中「与人同住」(3节)。
  • 「按着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17节),可能表明虽然今天人「比天使微小一点」(诗八5),但到了永世里,人和天使的区别就没有了(太二十二30),所以尺寸也一样了。
  • 「一百四十四肘」(17节),可能指城墙的厚度。「一百四十四」就是十二个十二,象征完全的见证。
上图:新耶路撒冷艺术想象图。新耶路撒冷是个立方体,和至圣所的形状一样(王上六20),象征新耶路撒冷就是一个至圣所,神在其中「与人同住」(启二十一3)。

上图:新耶路撒冷艺术想象图。新耶路撒冷是个立方体,和至圣所的形状一样(王上六20),象征新耶路撒冷就是一个至圣所,神在其中「与人同住」(启二十一3)。

【启廿一18】「墙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

【启廿一19】「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修饰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蓝宝石;第三是绿玛瑙;第四是绿宝石;」

【启廿一20】「第五是红玛瑙;第六是红宝石;第七是黄璧玺;第八是水苍玉;第九是红璧玺;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玛瑙;第十二是紫晶。」

【启廿一21】「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每门是一颗珍珠。城内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

  • 伊甸园里有「金子、珍珠和红玛瑙」(创二11-12),新耶路撒冷则由更丰富的「精金」(18、21节)、「珍珠」(21节)和各种宝石(19-20)建造而成。
  • 「精金」指纯金,在圣经中象征神的性情。
  • 「如同明净的玻璃」(18节)、「好像明透的玻璃」(21节),可能是比喻没有杂质、贵重。第一世纪罗马的玻璃制造技术进步迅速,但没有杂质的透明玻璃还是非常难得。
  • 19-20节的十二样宝石与大祭司的胸牌上的宝石大部分相同(出二十八17-20;三十九10;结二十八13;赛五十四11),其中「绿玛瑙、红玛瑙、黄璧玺、翡翠」的名称有出入,但可能是约翰将旧约希伯来文意译成希腊文时用字的不同。今天,我们并不能确定这些名字到底指哪些宝石,所以也不能根据宝石的特性来推论出属灵的意义。
  • 当时的「珍珠」价格昂贵(太七6;十三46),是罗马人炫耀的方式(十八12;提前二9)。「每门是一颗珍珠」(21节),象征圣城的丰富。
  • 圣城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立方体至圣所(16节),「城是精金的」(18节)、「城内的街道是精金」(21节),相当于在至圣所内部的「墙面都贴上精金」(王上六20)。得胜者永远住在这至圣所中,正应验了大卫所盼望的:「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二十三6)。
上图:主后2世纪的罗马玻璃制品。罗马的玻璃主要用来制造容器,也用来生产马赛克和窗户。罗马玻璃的生产技术是从希腊发展而来的,最初是深色玻璃。主后1世纪,玻璃行业的技术迅速进步,无色或浅绿色玻璃已经渐渐占据主导地位。

上图:主后2世纪的罗马玻璃制品。罗马的玻璃主要用来制造容器,也用来生产马赛克和窗户。罗马玻璃的生产技术是从希腊发展而来的,最初是深色玻璃。主后1世纪,玻璃行业的技术迅速进步,无色或浅绿色玻璃已经渐渐占据主导地位。

上图:大祭司的胸口挂着一个「决断的胸牌」。「要在上面镶宝石四行:第一行是红宝石、红璧玺、红玉;第二行是绿宝石、蓝宝石、金钢石;第三行是紫玛瑙、白玛瑙、紫晶;第四行是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这都要镶在金槽中。这些宝石都要按着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仿佛刻图书,刻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出二十八17-21)

上图:大祭司的胸口挂着一个「决断的胸牌」。「要在上面镶宝石四行:第一行是红宝石、红璧玺、红玉;第二行是绿宝石、蓝宝石、金钢石;第三行是紫玛瑙、白玛瑙、紫晶;第四行是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这都要镶在金槽中。这些宝石都要按着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仿佛刻图书,刻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出二十八17-21)

【启廿一22】「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

【启廿一23】「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

【启廿一24】「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

【启廿一25】「城门白昼总不关闭,在那里原没有黑夜。」

  • 「殿」(22节)是神居住的地方(撒下七5)。在新天新地里,神已经「与人同住」(3节),所以不需要特别的「殿」,也不需要「约柜」(耶三16),因为祂不是只住在城中的一部分,而是充满整个圣城。因此,整个新耶路撒冷就是一个至圣所(16节),「那时,人必称耶路撒冷为耶和华的宝座」(耶三17)。
  • 住在圣城里的「我们是永生神的殿」(林后六16),而「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22节)。这正表明神和基督在我们里面(约十七23),我们又在神和基督里面(约十七21)。城里的所有居民都是「神和基督的祭司」(二十6),人与神之间不再有罪的隔阂,随时可以与神亲密交通。
  • 「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23节),正是先知以赛亚的预言:「日头不再作你白昼的光;月亮也不再发光照耀你。耶和华却要作你永远的光;你神要为你的荣耀」(赛六十19)。
  • 「有羔羊为城的灯」(23节),象征「神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约壹一5),而基督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来一3)。有神同在的地方不但不需要「殿」,连「日月光照」(23节)也是多余,因为「耶和华必作你永远的光」(赛六十20),「在祢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诗三十六9)。
  • 「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24节),这是先知以赛亚的预言:「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赛六十三3)。
  • 「城门白昼总不关闭」(24节),这是先知以赛亚的预言:「你的城门必时常开放,昼夜不关;使人把列国的财物带来归你,并将他们的君王牵引而来」(赛六11)。
  • 「在那里原没有黑夜」(24节),这是先知以赛亚的预言:「你的日头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缩;因为耶和华必作你永远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毕了」(赛六20)。当时地上各城的城门晚上都要关闭,圣城却不需要关闭,因为「在那里原没有黑夜」,也不必担心仇敌。

【启廿一26】「人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归与那城。」

【启廿一27】「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

  • 「人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归与那城」(26节),可译为「人要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带给那城」(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这是先知以赛亚的预言:「列国的财宝也必来归你」(赛六十5;六十11)。当时的罗马城积聚了天下各国的货物,而圣城所聚集的却是列国带来的荣耀和尊贵。
  • 「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27节),并不是说在新天新地里还有「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而是强调圣城的全然圣洁。
  • 「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27节),并不是说新天新地里还有名字没「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而是强调圣城是重生得救者的居所。
  • 有人猜测,住在圣城之外「列国」里的可能是没有得胜的信徒、或是大灾难中幸存的非信徒。城里的居民是直接活在神和羔羊的光中(23节),城外的居民则是间接「在城的光里行走」(24节)。但圣城象征永世的教会,既然那时教会已经「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怎么会有住在城外的信徒?「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5),既然整个新天新地都是神的国,怎么还会有没有重生得救的信徒?因此,我们并不能确定地上的「列国」到底是谁,惟有神的应许是确定的:「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7节)。每个信徒都可以作一个得胜者、也应当作一个得胜者,因为我们的得胜不是倚靠自己的敬虔、努力或勇气,而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十二11)。「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胜过世界的是谁呢?不是那信耶稣是神儿子的吗」(约壹五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