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启十九1】「此后,我听见好像群众在天上大声说:哈利路亚(就是要赞美耶和华的意思)!救恩、荣耀、权能都属乎我们的神!」

对巴比伦的审判以天上的赞美作结束,宣告对巴比伦的审判中显明了神的「救恩、荣耀、权能」。「哈利路亚」(1、3、4、6节)是希伯来语「赞美耶和华」(诗一百零四35)的音译,新约中只有本章出现。诗篇第一百一十三至一百一十八篇被称为「哈利路诗篇」(Hallel Psalms),也称为「大赞美集」;第一百四十六至一百五十篇被称为「哈利路亚诗篇」(Hallelujah Psalms),每篇的首尾均有「哈利路亚」,也称为「小赞美集」。1-8节是天上的诗班所唱的哈利路亚颂,1-2节是哈利路亚颂的第一首诗歌。韩德尔的《哈利路亚大合唱》歌词正是引自6、16节和十一12。

【启十九2】「祂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因祂判断了那用淫行败坏世界的大淫妇,并且向淫妇讨流仆人血的罪,给他们伸冤。』」

天上的哈利路亚颂(1-8节)不但是敬拜、赞美的颂歌,也是欢呼罪恶失败、公义得胜的凯歌。巴比伦大城的倾倒不只是因着神的能力,更是因为「祂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代下十六9),「耶和华的眼目无处不在;恶人善人,祂都鉴察」(箴十五3),并且祂「没有不义,不偏待人,也不受贿赂」(代下十九7),因此到了时候,必然「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太十六27),绝不姑息罪恶、不义。正如天文学家开普勒所说:「道德律是不能被破坏的,正如地心吸力之不能违反。违反只有叫道德律的牢不可破更加彰显!」

【启十九3】「又说:哈利路亚!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

神是一位创造者,祂不只是拆毁旧造,祂也要重建新造。这「哈利路亚」既是除旧,也是迎新,「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是「新天新地」(二十一1)的前奏。本节是哈利路亚颂的第二首诗歌。

【启十九4】「那二十四位长老与四活物就俯伏敬拜坐宝座的神,说:阿们!哈利路亚!」

「阿们」意思是完全同意前面所说的。本节是哈利路亚颂的第三首诗歌。

【启十九5】「有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神的众仆人哪,凡敬畏祂的,无论大小,都要赞美我们的神!」

本节是哈利路亚颂的第四首诗歌,可能是宝座中的「四活物」(四6)的领唱。

【启十九6】「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

这次「哈利路亚」的理由不是巴比伦的毁灭,而是「因为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6-8节是哈利路亚颂的第五首诗歌。

【启十九7】「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羔羊婚娶的时候」指主耶稣基督迎娶新妇、摆设筵席(约三29;太二十二2;可二19)的时候。「新妇」象征教会(弗五27),也就是「新耶路撒冷」(二十一9-10),而结婚象征教会与基督完全联合。古代以色列人结婚,必须先订婚、再结婚,订婚后双方就被视为合法夫妻。正式结婚时男方到女方家迎娶,婚宴通常长达七天之久(创二十九22,27-28)。教会已经被「许配」给了基督(林后十一2),基督再来时将正式摆设婚筵,而「羔羊婚筵」可能长达一千年(二十3),一直到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新妇才完全「妆饰整齐」(二十一1-2)。此时的「新妇」可能只包括复活的(帖前四16)和在「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十一15节;林十五52)被提的信徒(十一12;十四16)中已经「预备好了」的得胜者,其他的信徒要等到千年国度之后才完全「妆饰整齐」(二十一1-2)。

【启十九8】「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细麻衣」是尊贵人穿的衣服(创四十一42;赛三23)。新妇「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大淫妇却自己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十七4)。「蒙恩得穿」表明这「细麻衣」是被赐给众圣徒的。「所行的义 Dikaioma」原文又译为「判定」(罗一32)、「条例」(罗二26;来九1、10)、「称义」(罗五16),也被译为主耶稣的「义行」(罗五18)、神「公义的作为」(十五4)。因此,这「细麻衣」是象征神「称义的判决」,也象征基督的生命在圣徒里面活出来的「义行」,并不是圣徒们靠自己努力赚来的。正如之前得胜者的白衣是用「羔羊的血」洗净的结果。(七14)

【启十九9】「天使吩咐我说:『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对我说:『这是神真实的话。』」

天使吩咐「你要写上」,表明这句话非常重要。「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就是与国度有分的人(可十四25;太八11;二十二2;赛二十五6),信徒既是新妇、也是宾客。「有福」是因为这不是人配得的,而是神主动的恩典。「这是神真实的话」是对当时的读者、苦难中的教会的恩言,因为他们都是有福的。这是启示录中的第四福(一3;十四13;十六15;十九9;二十6;二十二7、14)。

【启十九10】「我就俯伏在他脚前要拜他。他说:『千万不可!我和你,并你那些为耶稣作见证的弟兄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

敬拜天使是使徒约翰在本书中所犯的两次同样的错误之一(二十二8-9),他特地将两次细节记录下来,提醒信徒不可敬拜天使和人,唯独要「敬拜神」。「预言中的灵意」可译作「预言的灵」。

【启十九11】「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祂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

当使徒约翰等待新郎出现的时候(7节),却发现出来一位战士。「天开了」指主再来时公开的降临,那时祂不再隐藏在空中云里(帖前四17),而是众目都可以看见祂(一7;徒一11)。「白马」象征胜利。「骑在马上的」就是基督,祂第一次来的时候是「谦谦和和地骑着驴」(亚九9;太二十一5),第二次再来的时候将骑着争战得胜的「白马」。「称为诚信真实」指祂的再来是信实地成就祂所应许的。「审判」带来了「争战」,「争战」完成了「审判」,「祂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而不是为了报复、征服。

【启十九12】「祂的眼睛如火焰,祂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祂自己没有人知道。」

「祂的眼睛如火焰」象征祂的审判乃是根据祂的鉴察,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向祂隐瞒(一14;二23)。「冠冕」原文指王冠。「头上戴着许多冠冕」象征基督是统治万方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16节)。「名字」原文是单数,代表祂的所是。「除了祂自己没有人知道」象征神还有隐秘的一面,受造者永远都不能完全了解造物主。

【启十九13】「祂穿着溅了血的衣服;祂的名称为神之道。」

「溅了血」可能指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因为此时尚未开战(19-20节),酒榨还未被践踏(15节;十四20)。基督的得胜不是因为祂流了别人的血,而是因为祂流了自己的血。「祂的名称为神之道」指基督就是神的生命之道(约壹一1;约一1、14),只有使徒约翰这样形容过。

【启十九14】「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祂。」

「天上的众军」可能指天使(十五6;结九2)。旧约里神的「众军」驾着战车出现(王下二11,六17;赛六十六15;哈三8;诗六十八17),这里「众军」却是象罗马帝国的强敌帕提亚人一样「骑着白马」,因为圣灵都是使用当时的读者能理解的画面来阐明神的心意。

【启十九15】「有利剑从祂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祂必用铁杖辖管(辖管:原文是牧)他们,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榨。」

「有利剑从祂口中出来」(一16)表明「神之道」大有能力(13节),主用祂「所讲的道」作审判的依据(约十二48),也使祂的话语来「击杀列国」(帖后二8)、「杀戮恶人」(赛十一4)。「用铁杖辖管他们」(二27;十二5)表明基督掌握全权(诗二9),无人能反抗。「辖管」和「踹踏」的主语原文都是一个加重语气的「祂」,表示得胜是基督自己做成的,「天上的众军」(14节)只是跟随。「踹踏神烈怒的酒榨」(十四20;赛六十三2)象征抵挡神的仇敌最终彻底覆灭,可能就是第七碗时发生的哈米吉多顿大战(十六16-21)。

上图:古埃及壁画上的酒榨。酒榨通常是用大石凿成的石槽(赛五2),底端有一个洞,通往下层石槽。工人将收割来的新鲜葡萄倒入上层石槽中,用脚踩踏,葡萄汁经小洞流入下层石槽。圣经常有踹酒过程比喻神忿怒的施行(赛六十三2-3;哀一15;珥三13;启十四19-20;十九15)。

上图:古埃及壁画上的酒榨。酒榨通常是用大石凿成的石槽(赛五2),底端有一个洞,通往下层石槽。工人将收割来的新鲜葡萄倒入上层石槽中,用脚踩踏,葡萄汁经小洞流入下层石槽。圣经常用踹酒过程比喻神忿怒的施行(赛六十三2-3;哀一15;珥三13;启十四19-20;十九15)。

【启十九16】「在祂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大腿」可能象征基督「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榨」(15节)的能力所在。「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表明基督统管万有,祂的权柄和能力超乎地上的万王和万主。

【启十九17】「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神的大筵席,」

还没有开战,天使就邀请空中的飞鸟来赴「神的大筵席」,表明基督必然得胜。在天上有「羔羊的婚筵」(9节), 在地上有「神的大筵席」,形成强烈对比。「天空」原文指中午太阳所到达的天顶位置,与鹰(八13)和天使(十四6)的位置相同。17至21节所描述的可能就是第七碗时发生的哈米吉多顿大战(十六16-21)。

【启十九18】「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人既属乎血气」(原文是「肉」)(创六3),结果就带来了神的审判(创六13),地上各种人的「肉」(血气)都要被神对付掉。这场争战,可能就是以西结先知所预言的与歌革的争战(结三十九17-20)。

【启十九19】「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祂的军兵争战。

「兽」领头,然后是「地上的君王」和「他们的众军」,他们不但不悔改,而且要聚集与「骑白马的并祂的军兵争战」。

【启十九20】「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这战争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兽」和「假先知」一起被擒拿,撒但的势力貌似强大,但在基督面前都失去了能力。「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代表永远的刑罚(二十10、14、15;二十一8),「兽」和「假先知」是火湖的第一批居民,跟随他们的人将在白色大宝座的审判之后再被扔进去(二十15)。「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二十14),就是「地狱」(可九44),「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可九48),所以又被称为「火湖」,是「为魔鬼和牠的使者预备的」(太二十五41)。

【启十九21】「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

这正如主耶稣所说的:「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十二48)。

上图:新约时代罗马士兵使用的庞贝式短剑Pompeii Gladius。

上图:新约时代罗马士兵使用的庞贝式短剑Pompeii Glad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