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启十八1】「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

  • 这位天使极不寻常,不但有「大权柄」(1节),而且「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1节),与先知以西结异象中神的荣光一样(结四十三2)。因此,有人认为这位天使就是基督。神差遣这样一位大有荣耀的天使来宣布「巴比伦大城倾倒了」(2节)、回应殉道者的呼吁(六10),因为对于生活在「罗马和平 Pax Romana」中的最初读者来说,「永恒之城 Urbs Aeterna/The Eternal City」罗马的倾倒是不可想象的,正如当年被掳的百姓对巴比伦帝国的看法一样。
  • 本章就像一场葬礼,由「巴比伦大城」的七首挽歌组成,不一定是按照时间排列的行事表。当这些预言在受苦的教会中被宣读的时候,诗歌的韵律已经非常吸引听众,更不用说好消息本身了。

【启十八2】「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或译:牢狱;下同),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

【启十八3】「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

  • 2-3节是第一首挽歌。
  • 「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2节),这是引自先知以赛亚的预言(赛二十一9)。这一刻已经预告了三次(十四8;十六19;十七16),现在终于要详细描述了。
  • 「巴比伦大城」就是「大淫妇」(十七1)、「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十七18),代表一个抵挡神、诱惑人的社会、经济体系(十七2),是用地上的天国假冒神的国。对于最初的读者来说,就是长达两百年的「罗马和平 Pax Romana」。神怎样倾倒巴比伦,也将怎样倾倒罗马;将来,神还要照样倾倒末后的「巴比伦大城」。倾倒的「巴比伦大城」将成为「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2节),正如先知以赛亚和耶利米所预言的(赛十三21-22;三十四10-15;耶五十一37)。
  • 「大淫妇」不但自己抵挡神,并且利用经济手段引诱世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3节;十四8),万民都与她同流合污、活在虚幻之中。「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3节;十七2),包括经济、文化、宗教上的认同和来往。当时的客商都倚靠罗马这个最大的商业中心,「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3节)。今天这个生产过剩的世界,经济的增长岂不也是倚靠某些「巴比伦大城」所刺激的消费欲望和印钞机吗?
  • 现在,天使宣告「巴比伦大城倾倒了」,但却没有亲自动手,因为「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十七16)。既然「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十七2),神也要借着「住在地上的人」揭穿地上天国的假相。「大淫妇」经济体系的崩溃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金融投机、福利主义、极端环保、大众传媒和大政府正在不断地折腾「巴比伦大城」,很可能「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8节)
上图:油画《410年洗劫罗马》(The Sack of Rome by the Barbarians in 410, Joseph-Noël Sylvestre绘于1890年)。在罗马帝国北方边境以外的蛮族是对罗马帝国的威胁。在4世纪末之前,罗马人总能够成功将他们驱逐,或将他们同化到自己的社会结构中。罗马帝国采取以蛮制蛮的政策,吸收蛮族人入伍,导致罗马军队逐渐蛮族化,把大批蛮族部落居民以军事移民方式迁到罗马边境,又为后来蛮族大规模入侵开方便之门。4世纪后期,匈人从里海附近西迁,推动日耳曼部落大迁徙浪潮。西哥特人为躲避匈人而进入帝国东部避难,因为不甘罗马官员的欺压,发动暴乱,在阿德里安堡战役中战胜罗马军队,皇帝瓦伦斯战死。继位的狄奥多西一世被迫与西哥特人订立和约,将色雷斯和马其顿的土地划分他们定居,供给粮食。4世纪末,西哥特人在阿拉里克率领下进军意大利,沿途许多奴隶、隶农和农民加入西哥特人的队伍。罗马于406年从莱茵河调军回援,却引起更大规模的其他日耳曼部落的入境。主后408年,阿拉里克包围罗马,勒索大量钱财。主后410年,阿拉里克再次围困罗马,城内起义的奴隶打开城门,放进西哥特人,被誉为永恒之城的罗马城在奴隶和蛮族的内外夹攻下首次陷落。西哥特人入城后大肆劫掠。

上图:油画《410年洗劫罗马》(The Sack of Rome by the Barbarians in 410, Joseph-Noël Sylvestre绘于1890年)。在罗马帝国北方边境以外的蛮族是对罗马帝国的威胁。在4世纪末之前,罗马人总能够成功将他们驱逐,或将他们同化到自己的社会结构中。罗马帝国采取以蛮制蛮的政策,吸收蛮族人入伍,导致罗马军队逐渐蛮族化,把大批蛮族部落居民以军事移民方式迁到罗马边境,又为后来蛮族大规模入侵开方便之门。4世纪后期,匈人从里海附近西迁,推动日耳曼部落大迁徙浪潮。西哥特人为躲避匈人而进入帝国东部避难,因为不甘罗马官员的欺压,发动暴乱,在阿德里安堡战役中战胜罗马军队,皇帝瓦伦斯战死。继位的狄奥多西一世被迫与西哥特人订立和约,将色雷斯和马其顿的土地划分他们定居,供给粮食。4世纪末,西哥特人在阿拉里克率领下进军意大利,沿途许多奴隶、隶农和农民加入西哥特人的队伍。罗马于406年从莱茵河调军回援,却引起更大规模的其他日耳曼部落的入境。主后408年,阿拉里克包围罗马,勒索大量钱财。主后410年,阿拉里克再次围困罗马,城内起义的奴隶打开城门,放进西哥特人,被誉为永恒之城的罗马城在奴隶和蛮族的内外夹攻下首次陷落。西哥特人入城后大肆劫掠。

上图:油画《455年盖萨里克洗劫罗马》(Genseric sacking rome,Karl Bryullov绘于1833-1836年)。西哥特人410年洗劫罗马城后不久,向西进入高卢南部,逐走已经占领西班牙的蛮族汪达尔人。汪达尔人渡海进入北非,于439年攻克迦太基城,建立了汪达尔王国。攻占北非的汪达尔人切断了罗马的一个重要的粮食来源,他们在地中海的海盗行为也破坏了罗马帝国本身本已十分脆弱的商业网。主后455年,汪达尔国王盖萨里克应西罗马帝国皇帝瓦伦提尼安三世的遗孀尤多克西亚的求助,率领大批舰队渡海北上,攻陷罗马、推翻了篡位者佩特罗尼乌斯·马克西穆斯,将尤多克西亚和她的两个女儿尤多西亚、普拉西迪亚带回迦太基软禁。罗马城被劫掠一空,劫后的罗马仅存居民7000人。

上图:油画《455年盖萨里克洗劫罗马》(Genseric sacking rome,Karl Bryullov绘于1833-1836年)。西哥特人410年洗劫罗马城后不久,向西进入高卢南部,逐走已经占领西班牙的蛮族汪达尔人。汪达尔人渡海进入北非,于439年攻克迦太基城,建立了汪达尔王国。攻占北非的汪达尔人切断了罗马的一个重要的粮食来源,他们在地中海的海盗行为也破坏了罗马帝国本身本已十分脆弱的商业网。主后455年,汪达尔国王盖萨里克应西罗马帝国皇帝瓦伦提尼安三世的遗孀尤多克西亚的求助,率领大批舰队渡海北上,攻陷罗马、推翻了篡位者佩特罗尼乌斯·马克西穆斯,将尤多克西亚和她的两个女儿尤多西亚、普拉西迪亚带回迦太基软禁。罗马城被劫掠一空,劫后的罗马仅存居民7000人。

【启十八4】「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

【启十八5】「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

【启十八6】「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用她调酒的杯加倍地调给她喝。」

【启十八7】「她怎样荣耀自己,怎样奢华,也当叫她照样痛苦悲哀,因她心里说: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决不至于悲哀。」

【启十八8】「所以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就是死亡、悲哀、饥荒。她又要被火烧尽了,因为审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

  • 4-8节是第二首挽歌。
  • 「与她一同有罪」(4节),可译为「免得和她在罪上有份」(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此时地上的教会已经被提(十四16),「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4节),是警告今天所有读到这段信息的信徒,要像罗得速速离开所多玛(创十九15),赶快放弃「巴比伦大城」(2节)的生活方式,「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4节)。这正如先知耶利米所预言的: 「你们要从巴比伦中逃奔,各救自己的性命!不要陷在她的罪孽中一同灭亡;因为这是耶和华报仇的时候,祂必向巴比伦施行报应」(耶五十一6、45;五十8-9;赛四十八20,五十二11;亚二7)。我们若不保守自己心身都远离浮华,就难免与世俗妥协、「和她在罪上有份」(弗五11;提前五22;林后六14-15)。
  • 「罪恶滔天」(5节),原文的意思是「她的众罪一个接一个连在一起,可达于天」(耶五十一9;亚十四5)。在当时受苦的信徒看来,罗马帝国节节得胜、「永恒之城」不可动摇;而在今天的世人看来,世界经济也总是能够找到新的增长点,房价和股市永远都有上涨的空间。但圣灵却宣告:神决不会忘记「巴比伦大城」的罪恶(十六19),「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5节)!
  • 「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6节),指「巴比伦大城」怎样逼迫「先知和圣徒」(24节;十九2),就要怎样遭到报应。报应的原则并不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申十九21),而是加倍惩罚(出二十二4、7、9;赛四十2;耶十六18,十七18;亚九12),「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6节)。然而可悲的是,当审判即将临到的时候,「大淫妇」还自以为「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决不至于悲哀」(7节);当崩盘迫在眉睫的时候,「巴比伦大城」还以为只要大到不能倒的地步,就一定会有人纾困(Bailout)。这是引自先知以赛亚对巴比伦的预言(赛四十七7-8)。
  • 因为「巴比伦大城」自信「决不至于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7节),遭遇「死亡、悲哀、饥荒、火」(7节)四重灾难。正如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丧子、寡居这两件事在一日转眼之间必临到你」(赛四十七9);又如主耶稣所警告的:「你们要谨慎,恐怕因贪食、醉酒,并今生的思虑累住你们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网罗忽然临到你们;因为那日子要这样临到全地上一切居住的人」(路二十一34-35)。
  •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我们不但成了「那淫妇坐的众水」(十七15)、受控的「多民、多人、多国、多方」(十七15),不少信徒还住进了「巴比伦大城」,认同「大淫妇」(十七1)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主教导我们祷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六11),但我们所追求的房子、车子、票子,哪一样算是「日用的饮食」呢?使徒保罗说:「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六8),但能满足我们的好学校、好工作、好交易,哪一样算是「有衣有食」呢?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提醒我们:「巴比伦大城」已经病入膏肓、结局已定,「因为审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8节)。「大淫妇」过去「怎样荣耀自己,怎样奢华」(7节),经济崩盘时「也当叫她照样痛苦悲哀」(7节);信徒的生活越不简朴,遭遇失业、破产时也越「痛苦悲哀」。我们若继续「心怀二意」(何十2;雅一8),一面自称等候「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二十一2),一面留恋「巴比伦大城」的生活方式、不愿「从那城出来」,只怕「在一天之内」,我们的灾殃也要「一齐来到」,「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
上图:主后537年罗马城的哥特之围(Siege of Rome)。主后410年以后,罗马先后遭到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的入侵和洗劫,主后537年,在东哥特人与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的战争中,罗马几乎所有的排水管道被摧毁,罗马议会制度被废除,罗马人奢华的生活彻底结束了。

上图:主后537年罗马城的哥特之围(Siege of Rome)。主后410年以后,罗马先后遭到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的入侵和洗劫,主后537年,在东哥特人与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的战争中,罗马几乎所有的排水管道被摧毁,罗马议会制度被废除,罗马人奢华的生活彻底结束了。

上图:罗马市场废墟。昔日繁华的罗马城,今日只剩一片废墟。

上图:罗马市场废墟。昔日繁华的罗马城,今日只剩一片废墟。

【启十八9】「地上的君王,素来与她行淫、一同奢华的,看见烧她的烟,就必为她哭泣哀号。」

【启十八10】「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说: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啊,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

  • 第10节是第三首挽歌。
  • 「巴比伦大城」(10节)并没有真正的朋友,「地上的君王」(9节)在与「大城」的合作中得了好处(3节),但只是借她得利,并不是真正爱她。他们此时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愿望伸出援手,只是隔岸观火,因为自己损失而兔死狐悲;并且「远远地站着」(10节),唯恐被「她的痛苦」(10节)所连累。这一幕和古代君王为推罗举哀一样(结二十六16),人类的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 「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啊」(10节),可译为「祸哉,祸哉,这大城!坚固的巴比伦城啊」(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当时的罗马城被誉为「永恒之城」,世人把罗马帝国看作「坚固的城」(10节),但圣灵却向受逼迫的教会宣告,这个繁荣兴盛的浮华世界、人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已经「祸哉!祸哉」(10、16、19节;赛五8、11、20、21、22),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崩溃迫在眉睫了。
上图:曾经举世无双的巴比伦城,如今只剩一片废墟。

上图:曾经举世无双的巴比伦城,如今只剩一片废墟。

【启十八11】「地上的客商也都为她哭泣悲哀,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

【启十八12】「这货物就是金、银、宝石、珍珠、细麻布、紫色料、绸子、朱红色料、各样香木、各样象牙的器皿、各样极宝贵的木头,和铜、铁、汉白玉的器皿,」

【启十八13】「并肉桂、荳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细面、麦子、牛、羊、车、马,和奴仆、人口。」

【启十八14】「巴比伦哪,你所贪爱的果子离开了你;你一切的珍馐美味和华美的物件也从你中间毁灭,决不能再见了。」

  • 14节是第四首挽歌。
  • 「哭泣」(11节)原文是号啕大哭。「地上的客商」(11节)号啕大哭,不是同情「巴比伦大城」的苦难,而是为了自己的市场和利润,「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11节)。
  • 正如《他勒目 Talmud》所说的:「十分财富降临人间,九分被罗马先人所占去,剩下的一分全世界分享」,罗马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市场。12-13节是一张庞大的商品清单,可见当时罗马帝国商业之发达、生活之奢华。先知以西结也列出了类似的清单(结二十七12-25)来预言推罗的败亡,但无知的世人并没有从历史中学到教训,所以总是不断地重蹈覆辙。人若不亲身经历,总是无法相信自己所看重的事物、「所贪爱的果子」(14节)都是会「离开、毁灭」(14节)的。现在,这些将永远成为过去,「决不能再见了」(14节):
    • 「金、银」由西班牙进口。
    • 「宝石」由印度进口。
    • 「珍珠」由印度、波斯湾和红海进口,当时把珍珠溶在酒中当饮料是一种炫耀。
    • 「细麻布」由埃及运来。
    • 「紫色料」由腓尼基运来。
    • 「绸子」由中国透过丝绸之路进口。
    • 「朱红色料」由小亚细亚运来。
    • 「香木」由北非运来,是一种坚硬香味木料,用来制造贵重的桌子。
    • 「象牙」由叙利亚和北非运来。
    • 「铜」就是「哥林多铜」,由哥林多进口。
    • 「铁」由西班牙和黑海运来。
    • 「汉白玉」原文是「大理石」,由非洲、埃及、希腊运来。
    • 「肉桂」由阿拉伯人卖进罗马,可能产于印度。
    • 「豆蔻」是一种东方香水,由印度进口。
    • 「香料」由东方的国家进口。
    • 「香膏」由印度或也门进口。
    • 「乳香」由南阿拉伯进口。
    • 「酒」指「葡萄酒」,由帝国各地运来。
    • 「油」指「橄榄油」,由帝国各地运来。
    • 「细面」由非洲运来。
    • 「麦子」由埃及尼罗河流域运来,以埃及亚历山大港为海运进口的集散中心。
    • 「车」指载客的四轮车,通常装饰豪华。
    • 「牛、羊、马」由帝国各地运来。
    • 「奴仆」原文是「身体」,贩奴者把人只看做动物的「身体」。
    • 「人口」原文是「人的灵魂」(结二十七13),可能指专供大众娱乐的角斗士。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

【启十八15】「贩卖这些货物、借着她发了财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哭泣悲哀,说:」

【启十八16】「哀哉!哀哉!这大城啊,素常穿着细麻、紫色、朱红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宝石,和珍珠为妆饰。」

【启十八17】「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都远远地站着,」

  • 16-17节是第五首挽歌。
  • 「借着她发了财的客商」(15节)都保持距离,唯恐被「她的痛苦」(15节)所连累,所以「远远地站着(15节)。
  • 「地上的君王」(9节)是哭大城「坚固」的能力已成过去(9-10节),「地上的客商」(11节)是哭「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11节),并没有人关心大城居民的死活。今天,当股市崩盘的时候、小国破产的时候、跨国公司倒台的时候、垄断企业被查的时候,世人所感叹的也是「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17节),有多少人把人的生命看得比猪的价值更重要呢(太八31-34)?
  • 在原文中,为大城的哀哭有君王的未来式(9节)、客商的现在式(11节)和未来式(15节),17节的「站着」则是未完成式。约翰使用了各种时态,似乎看到历史上各个时期的人都在哀哭。
  • 「船主」(17节)原文是「掌舵的」,地位仅次于船东。「坐船往各处去的」(17节),可能指押运货物的人。罗马城的贸易依靠地中海的海运,「所有靠海为业的」(17节),包括「巴比伦大城」(2节)贸易所带动的整个产业链。
上图:罗马商船和港口。贸易对于罗马帝国非常重要,像罗马城这样的大城市必须从帝国各地进口大量的食物,并从更远的地方进口丝绸、香料、珠宝、香水等奢侈品。当时陆运是很昂贵的,大部分贸易依靠海运。罗马商船结实耐航,但航速很慢。航海是一项危险的职业,地中海的冬季风暴使得每年11月至次年三月都不适合航行。 (A) 平底驳船(BARGE),用来把货物沿河运到海港。 (B) 帆(SAILS),罗马商船由一面大的方形主帆驱动,船头有一面小帆用来控制方向。 (C) 灯台(LIGHTHOUSE)建于重要港口的入口,顶部保持火焰燃烧。 (D) CORBITA是罗马最普遍的商船,航速很慢,不易操控。 (E) 鹅头(GOOSE HEAD),船只通常有一个鹅头,上面刻着保佑海员的埃及ISIS女神。

上图:罗马商船和港口。贸易对于罗马帝国非常重要,像罗马城这样的大城市必须从帝国各地进口大量的食物,并从更远的地方进口丝绸、香料、珠宝、香水等奢侈品。当时陆运是很昂贵的,大部分贸易依靠海运。罗马商船结实耐航,但航速很慢。航海是一项危险的职业,地中海的冬季风暴使得每年11月至次年三月都不适合航行。
(A) 平底驳船(BARGE),用来把货物沿河运到海港。
(B) 帆(SAILS),罗马商船由一面大的方形主帆驱动,船头有一面小帆用来控制方向。
(C) 灯台(LIGHTHOUSE)建于重要港口的入口,顶部保持火焰燃烧。
(D) CORBITA是罗马最普遍的商船,航速很慢,不易操控。
(E) 鹅头(GOOSE HEAD),船只通常有一个鹅头,上面刻着保佑海员的埃及ISIS女神。

【启十八18】「看见烧她的烟,就喊着说:『有何城能比这大城呢?』」

【启十八19】「他们又把尘土撒在头上,哭泣悲哀,喊着说:哀哉!哀哉!这大城啊。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宝成了富足!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

【启十八20】「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啊,你们都要因她欢喜,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

  • 19-20节是第六首挽歌。
  • 「有何城能比这大城呢」(18节),这也是先知以西结预言的推罗城的哀歌(结二十七32)。人类历史上所有的「大城」都有举世无双、辉煌一时的时候,但最终都有归于尘土的一天。
  • 「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17节),也就是整个产业链里的从业者,他们不但与「地上的君王」(9节)、「地上的客商」(11节)一起哀哭「祸哉!祸哉」(10、16节),而且「把尘土撒在头上」(结二十七30),表示更加悲哀。他们只是倚靠海运、贸易谋生的普通人,并不富有,所以一旦大城」倾倒,生计就成了问题。那时,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无论是设计「苹果 Apple」的、还是贩卖水果的,无论是那条街的精英、还是这条街的地摊,都要「把尘土撒在头上」,悲叹「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19节)。
  • 神赐给选民的产业,「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是耶和华——你神所眷顾的;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申十一11-12)。因此,百姓若顺服诫命,「爱耶和华——你们的神,尽心尽性事奉祂,祂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也必使你吃得饱足,并使田野为你的牲畜长草」(申十一13-15)。这种经济模式不需要倚靠任何巴比伦大城」(2节)的消费带动,也不倚赖全球化,只需要仰望神的供应,但也发不了大财。巴比伦大城」的经济模式却可以让人不必倚靠神,就可以「贩卖这些货物、借着她发了财」(15节),享受社会分工带来的物质利益,用地上的天国代替神的国。今天,资本的全球化使每个人不是住进了「巴比伦大城」,就是成了靠海为业的」,越来越依赖「大淫妇」(十七1)的奢华消费,每天挂虑的是「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19节),而不是盼望基督再来。「巴比伦大城一减少消费,全世界就会陷入不景气,各国就要赶紧借钱给她,增加赤字继续消费「巴比伦大城一倾倒,全世界也会跟着遭殃。从1637年的荷兰郁金香泡沫 Tulip Bubble」开始,一次又一次的泡沫破裂都在不断地警告我们:地上的财富和成就「一时之间」(10、17、19节)就会和「巴比伦大城」一起「成了荒场」,应当赶快「从那城出来」(4节)。「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提前六9),总是幻想泡沫不会在自己的手中破裂。
  • 「巴比伦大城倾倒、世界经济崩溃的时候,地上有三类人为她举哀——地上的君王、地上的客商、靠海为业的(9、11、17节),天上却另有三类人「因她欢喜」(20节)——「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20节)。他们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庆祝神的公义得胜、殉道者的冤屈得伸(20节)。「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十五19),当经济危机来临,人人面临失业、破产的危机的时候,我们内心的反应、祷告的内容如何,将显明我们是「住在地上的人」(十七2)、还是天上的国民(腓三20),我们是盼望冒牌的地上天国、还是等候「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十一15)。

【启十八21】「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举起一块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说:巴比伦大城也必这样猛力的被扔下去,决不能再见了。」

【启十八22】「弹琴、作乐、吹笛、吹号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各行手艺人在你中间决不能再遇见;推磨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

【启十八23】「灯光在你中间决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妇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你的客商原来是地上的尊贵人;万国也被你的邪术迷惑了。」

【启十八24】「先知和圣徒,并地上一切被杀之人的血,都在这城里看见了。」

  • 21-24节是第七首挽歌。
  • 「天使举起一块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21节),淹没在海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正如先知耶利米对巴比伦的预言(耶五十一63-64)。两位见证人可以被杀(十一7),但必会复活(十一11);「巴比伦大城」(21节)被扔下去,却是「决不能再见了」(21节)。21-23节一共重复了六次「决不能再」,表明神的旨意决不改变,祂决不允许冒牌的天国「巴比伦大城」再现,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神国、「新耶路撒冷」(二十一2)。
  • 「弹琴、作乐、吹笛、吹号」(22节),代表人类的文化和艺术活动。「各行手艺人」(21节),代表人类的创造和经济活动。「推磨」(22节)、「灯光」(23节)、「新郎和新娘的声音」(23节),代表人类的日常生活。这些话都引自先知耶利米的预言(耶二十五10)。
  • 天使宣告了审判「巴比伦大城」的两个原因:
    1. 「你的客商原来是地上的尊贵人;万国也被你的邪术迷惑了」(23节),这个经济体系使人因着商业成功而傲慢自大,引诱世人崇拜物质、追求成功,越来越浮躁、焦虑。又用虚假的安全感迷惑世人,让他们确信世界是「永恒之城」,因此放心地跟随偶像。
    2. 「先知和圣徒,并地上一切被杀之人的血,都在这城里看见了」(24节),这个经济体系使世界变得物欲横流,成了抵挡神、逼迫教会的凶手,不但排斥敬虔度日的信徒,也让软弱者乐不思主、不再盼望基督再来,结果「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10)。
  • 2020年就像「一个鹰飞在空中」(八13),让我们清楚地听到「祸哉!祸哉!祸哉」(八13);整个世界经济体系被天使「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决非危言耸听。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COVID-19),就能让人类引以为豪的文化、艺术、创造和经济活动归于无有(结二十六13),世人连正常的日常生活都无法维持。无论在实体和虚拟经济领域多么成功的「尊贵人」,不管在科技和金融行业多么聪明的创新,一夜之间就可能「决不能再见了」。「羔羊婚娶的时候」(十九7)快到了,批判的武器即将变成武器的批判(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沾沾自喜的大淫妇真的会被十角与兽烧尽(十七16),教会和信徒都应当「从那城出来」(4节)、预备好自己了(十九7)!

上图:哥拉汛遗址主耶稣时代的大磨石,用驴子推转,把橄榄磨成渣,然后榨出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