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启十八1】「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

这位天使极不寻常,不只有「大权柄」,而且「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与以西结先知异象中神的荣光一样(结四十三2)。因此有人认为这位天使就是基督。本章由七首诗歌组成,而不是一篇按时间先后排列的行事表。

【启十八2】「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或译:牢狱;下同),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

2-3节是第一首诗歌。「巴比伦大城」就是「大淫妇」(十七1)、「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十七18),代表一个抵挡神、高举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体系,包括当时的罗马帝国。「倾倒」的这一刻已经预告了三次(十四8;十六19;十七16),现在终于实现了。倾倒的「巴比伦大城」将成为「鬼魔的住处」、「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旧约也预言巴比伦要成为一些野兽雀鸟聚集之处(赛十三21-22;三十四10-15;耶五十一37)。在后现代的今天,世人热衷于各种新纪元运动、新宗教、万教归一,属世的文明体系里已经充满了「鬼魔」、「各样污秽之灵」、「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正在为此处预言的成就铺路。

【启十八3】「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

「巴比伦大城」不但自己犯罪,并且叫万民喝「邪淫大怒的酒」(十四8;耶五十一7),败坏万民,使万民与她同流合污。「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包括经济、文化、宗教的认同和来往。当时的客商依靠罗马这个奢华的商业中心,「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今天世界的经济增长,也是依靠「奢华太过」的物欲消费所带动的。

【启十八4】「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

4-8节是第二首诗歌。此时地上的得胜者已经被提(十四16),「我的民」可能指还没信主的以色列人,他们要到最后一刻仰望被扎的基督时才会悔改(亚十二10)。从前「埃及人严严地使以色列人做工」(出一13),以色列人尚且留恋「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民十一5)。现在他们也「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3节),更舍不得离开「巴比伦大城」了(2节)。这声音呼召神的百姓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就像居住在所多玛的罗得,只有速速离城(创十九15),才能逃脱「她所受的灾殃」。又如旧约所预言的: 「你们要从巴比伦中逃奔,各救自己的性命,不要陷在她的罪孽中一同灭亡」(耶五十一6、45;五十8-9;赛四十八20,五十二11;亚二7)。今天的信徒,更要保守自己不要在属灵和属世的恶上「一同有罪」(弗五11;提前五22;林后六14-15)。

【启十八5】「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

「罪恶滔天」原文意思是罪上叠罪,上达穹苍(耶五十一9)。在当时受逼迫的教会看来,罪人似乎节节得胜,但神不会忘记罪恶(十六19),必将追讨。

【启十八6】「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用她调酒的杯加倍地调给她喝。」

神对「大城」的刑罚并不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申十九21),而是「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可悲的是,当神审判的时候,「巴比伦大城」还在自我陶醉中(7节)。

【启十八7】「她怎样荣耀自己,怎样奢华,也当叫她照样痛苦悲哀,因她心里说: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决不至于悲哀。」

人们今天越「荣耀自己」、享受「奢华」,将来在神面前就越「痛苦悲哀」,「痛苦悲哀」与「荣耀、奢华」是成比例的。「不是寡妇」引自巴比伦自以为「必不至寡居」的骄傲自夸(赛四十七8)。「决不至于悲哀」是历代自满者一贯的错觉。

【启十八8】「所以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就是死亡、悲哀、饥荒。她又要被火烧尽了,因为审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

当「巴比伦大城」有把握自己「决不至于悲哀」的时候(7节),「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遭遇「死亡、悲哀、饥荒、火」四重灾难。主耶稣警告我们:「你们要谨慎,恐怕因贪食、醉酒,并今生的思虑累住你们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网罗忽然临到你们,因为那日子要这样临到全地上一切居住的人」(路二十一34-35)。

上图:主后537年罗马城的哥特之围(Siege of Rome)。主后410年以后,罗马先后遭到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的入侵和洗劫,主后537年,在东哥特人与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的战争中,罗马几乎所有的排水管道被摧毁,罗马议会制度被废除,罗马人奢华的生活彻底结束了。

上图:主后537年罗马城的哥特之围(Siege of Rome)。主后410年以后,罗马先后遭到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的入侵和洗劫,主后537年,在东哥特人与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的战争中,罗马几乎所有的排水管道被摧毁,罗马议会制度被废除,罗马人奢华的生活彻底结束了。

上图:罗马市场废墟。昔日繁华的罗马城,今日只剩一片废墟。

上图:罗马市场废墟。昔日繁华的罗马城,今日只剩一片废墟。

【启十八9】「地上的君王,素来与她行淫、一同奢华的,看见烧她的烟,就必为她哭泣哀号。」

「地上的君王」在与「大城」的合作中得了好处(3节),但只是借她得利,并不是真正爱她。他们此时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愿望伸出援手,只是隔岸观火,因为自己损失而兔死狐悲。这一幕和古代君王为推罗举哀一样(结二十六16),人类的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启十八10】「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说: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啊,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

本节是第三首诗歌。「巴比伦大城」并没有真正的朋友,「地上的君王」(9节)都保持距离,唯恐沾染「她的痛苦」。「哀哉!哀哉」应译作「祸哉!祸哉」,原意是「祸哉大城」。当时的罗马帝国是「坚固的城」,但主耶稣却要受逼迫的教会认识到,逼迫者已经「祸哉!祸哉」(赛五8、11、20、21、22)。

上图:曾经举世无双的巴比伦城,如今只剩一片废墟。

上图:曾经举世无双的巴比伦城,如今只剩一片废墟。

【启十八11】「地上的客商也都为她哭泣悲哀,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

「哭泣」原文是号啕大哭。「地上的客商」号啕大哭,不是为「大城」的苦难,而是为自己的荷包,「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

【启十八12】「这货物就是金、银、宝石、珍珠、细麻布、紫色料、绸子、朱红色料、各样香木、各样象牙的器皿、各样宝贵的木头,和铜、铁、汉白玉的器皿,」

【启十八13】「并肉桂、荳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细面、麦子、牛、羊、车、马,和奴仆、人口。」

以西结先知也列出了类似的清单(结二十七12-25)来预言推罗的败亡,无知的世人不能从历史中学到教训,所以总是不断地重蹈覆辙。12-13节是一张庞大的商品清单,可见当时罗马帝国商业之发达、生活之奢华:

  • 「金、银」由西班牙进口。
  • 「宝石」由印度进口。
  • 「珍珠」由印度、波斯湾和红海进口,当时把珍珠溶在酒中当饮料是一种炫耀。
  • 「细麻布」由埃及运来。
  • 「紫色料」由腓尼基运来。
  • 「绸子」由中国透过丝绸之路进口。
  • 「朱红色料」由小亚细亚运来。
  • 「香木」由北非运来,是一种坚硬香味木料,用来制造贵重的桌子。
  • 「象牙」由叙利亚和北非运来。
  • 「铜」就是「哥林多铜」,由哥林多进口。
  • 「铁」由西班牙和黑海运来。
  • 「汉白玉」原文是「大理石」,由非洲、埃及、希腊运来。
  • 「肉桂」由阿拉伯人卖进罗马,可能产于印度。
  • 「豆蔻」是一种东方香水,由印度进口。
  • 「香料」由东方的国家进口。
  • 「香膏」由印度或也门进口。
  • 「乳香」由南阿拉伯进口。
  • 「酒」指「葡萄酒」,由帝国各地运来。
  • 「油」指「橄榄油」,由帝国各地运来。
  • 「细面」由非洲运来。
  • 「麦子」由埃及尼罗河流域运来,以埃及亚历山大港为海运进口的集散中心。
  • 「车」指载客的四轮车,通常装饰豪华。
  • 「牛、羊、马」由帝国各地运来。
  • 「奴仆」原文是「身体」,贩奴者把人只看做「身体」。
  • 「人口」原文是「人的灵魂」(结二十七13),可能指专供大众娱乐的角斗士。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

【启十八14】「巴比伦哪,你所贪爱的果子离开了你;你一切的珍馐美味和华美的对象也从你中间毁灭,决不能再见了。」

本节是第四首诗歌。犹太人的《他勒目 Talmud》说:「十分财富降临人间,九分被罗马先人所占去,剩下的一分全世界分享」,但这些必成为过去,「决不能再见了」。今天我们在地上「所贪爱的果子」,也没有一样不是会「离开、毁灭」的。

【启十八15】「贩卖这些货物、借着她发了财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哭泣悲哀,说:」

「借着她发了财的客商」也都保持距离,唯恐沾染「她的痛苦」。

【启十八16】「哀哉!哀哉!这大城啊,素常穿着细麻、紫色、朱红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宝石,和珍珠为妆饰。」

16-17节是第五首诗歌。「哀哉!哀哉」应译作「祸哉!祸哉」,原意是「祸哉大城」。「君王」是哭大城的「坚固」能力已成过去(9-10节),「客商」则是哭其富贵化为乌有,他们都不关心「大城」中的居民是否遭殃。

【启十八17】「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都远远地站着,」

「船主」原文是「掌舵的」,地位仅次于船东。「坐船往各处去的」可能指押运货物的人。罗马城的贸易依靠地中海的海运,「所有靠海为业的」包括了整个「大城」贸易的产业链。在原文中,为大城的哀哭有君王的未来式(9节)、客商的现在式(11节)和未来式(15节),本节的「站着」则是未完成式。

上图:罗马商船和港口。贸易对于罗马帝国非常重要,像罗马城这样的大城市必须从帝国各地进口大量的食物,并从更远的地方进口丝绸、香料、珠宝、香水等奢侈品。当时陆运是很昂贵的,大部分贸易依靠海运。罗马商船结实耐航,但航速很慢。航海是一项危险的职业,地中海的冬季风暴使得每年11月至次年三月都不适合航行。 (A) 平底驳船(BARGE),用来把货物沿河运到海港。 (B) 帆(SAILS),罗马商船由一面大的方形主帆驱动,船头有一面小帆用来控制方向。 (C) 灯台(LIGHTHOUSE)建于重要港口的入口,顶部保持火焰燃烧。 (D) CORBITA是罗马最普遍的商船,航速很慢,不易操控。 (E) 鹅头(GOOSE HEAD),船只通常有一个鹅头,上面刻着保佑海员的埃及ISIS女神。

上图:罗马商船和港口。贸易对于罗马帝国非常重要,像罗马城这样的大城市必须从帝国各地进口大量的食物,并从更远的地方进口丝绸、香料、珠宝、香水等奢侈品。当时陆运是很昂贵的,大部分贸易依靠海运。罗马商船结实耐航,但航速很慢。航海是一项危险的职业,地中海的冬季风暴使得每年11月至次年三月都不适合航行。
(A) 平底驳船(BARGE),用来把货物沿河运到海港。
(B) 帆(SAILS),罗马商船由一面大的方形主帆驱动,船头有一面小帆用来控制方向。
(C) 灯台(LIGHTHOUSE)建于重要港口的入口,顶部保持火焰燃烧。
(D) CORBITA是罗马最普遍的商船,航速很慢,不易操控。
(E) 鹅头(GOOSE HEAD),船只通常有一个鹅头,上面刻着保佑海员的埃及ISIS女神。

【启十八18】「看见烧她的烟,就喊着说:『有何城能比这大城呢?』」

正如从前的推罗(结二十七32),「有何城可比这大城呢」。人类历史上的「大城」都曾举世无双、辉煌一时,但最终都会归于尘土。

【启十八19】「他们又把尘土撒在头上,哭泣悲哀,喊着说:哀哉!哀哉!这大城啊。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宝成了富足!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

本节是第六首诗歌。「哀哉!哀哉」应译作「祸哉!祸哉」,原意是「祸哉大城」。整个产业链里的利益相关者和「地上的君王」(9节)、「地上的客商」(11节)一起哀哭「祸哉!祸哉」(10、16节),并且更「把尘土撒在头上」(结二十七30),可能因为他们是专门靠海运贸易谋生,大城」的倾倒使他们的财路完全断绝。今天世人更加依赖于大城」的巴比伦经济体系,被由消费带动的畸形经济所绑架,已经不能自拔。世界经济的大城一减少消费,全世界就要不景气,各国就要赶紧借钱给大城」,继续寅吃卯粮、带动景气。而将来大城一倾倒,全世界经济也会跟着遭殃。今天的信徒深陷于这样一个巴比伦体系中,工作、投资无不与大城」有关,因此应当清醒,这「大城」必然会被倾倒。各种金融危机、经济泡沫都在不断地警告我们:地上的财富「一时之间」就会和「大城」一起灰飞烟灭,我们应当赶紧「从那城出来」(4节),抓紧时间「积攒财宝在天上」(太六20)

【启十八20】「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啊,你们都要因她欢喜,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

「大城」倾倒、世界经济崩溃的时候,地上有三类人——地上的君王、地上的客商、靠海为业的(9、11、17节)——为她举哀,天上却另有三类人──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因她欢喜」,他们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庆祝神的公义得胜。「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十五19),当经济危机来临,我们面临失业、破产的时候,你是哀哭呢?还是因着天上的盼望而「欢喜」呢?我们对地上事情的反应如何(太五38-42),将显明我们是「住在地上的人」(十七2),还是天上的国民(腓三20)。

【启十八21】「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举起一块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说:巴比伦大城也必这样猛力的被扔下去,决不能再见了。」

21-24节是第七首诗歌。天使把大石头「扔在海里」,被海水淹没,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正如旧约的预言(耶五十一63-64)。神永不容许「巴比伦大城」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新耶路撒冷」(二十一2)。教会可能会暂时倒下,但是她必会重新兴旺起来,「巴比伦大城」被扔下去却「决不能再见了」,将来仇敌再也不能骚扰神的百姓。「决不能再」在21-23节里一共用了五次,表明神坚定不移的旨意。今天的整个世界已经变成另一个巴比伦,也要被神「像大磨石,扔在海里」。

上图:哥拉汛遗址主耶稣时代的大磨石,用驴子推转,把橄榄磨成渣,然后榨出油。

【启十八22】「弹琴、作乐、吹笛、吹号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各行手艺人在你中间决不能再遇见;推磨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

「巴比伦大城」引以为豪、借以高举自己的文化、艺术、娱乐、创造活动,将来都要归于无有(结二十六13),甚至包括「推磨」、「灯光」(23节)、「新郎和新娘的声音」(23节)这样维持日常生活和延续生存的活动。

【启十八23】「灯光在你中间决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妇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你的客商原来是地上的尊贵人;万国也被你的邪术迷惑了。」

因着「巴比伦大城」的奢华过度,使得她的客商都变成了「尊贵人」了,以物质挂帅,将神忘得一干二净。人的成就、财富必然会伴随着「邪术」,即引诱人离弃神、跟随偶像,崇尚拜金主义、物质主义。

【启十八24】「先知和圣徒,并地上一切被杀之人的血,都在这城里看见了。』」

「都在这城里看见了」指发现它的罪证。这表明「这城」象征一个抵挡神的文明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