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启十七1】「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

【启十七2】「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

  • 《启示录》中出现了三个重要的女人:十二1-17的「妇人」、十七1-十九5的「大淫妇」、从十九7开始的「新妇」。「妇人」和「新妇」代表教会历史中的两个阶段,「大淫妇」则是模仿教会,用地上的天国来假冒神的国。
  • 介绍「大淫妇」(1节)的天使,和介绍「新妇」(二十一9)的天使,都是「拿着七个金碗」(二十一9)的七位天使之一。这个特意的安排,表明十七-二十一章的异象都是七碗带出的结果:十七1-十八24是详述第七碗中的巴比伦倾倒(十六19),十九17-21是详述第六碗中的哈米吉多顿大战(十六16),其他部分都是详述「成了」(十六17)。这个特意的安排,也提醒我们:
    1. 七碗审判的目的,不但要倾倒「大巴比伦」(5节),而且要降下「新耶路撒冷」(二十一2);不但要烧尽「大淫妇」(16节),也要预备好「新妇」(十九7)。因此,在七碗结束的那一刻,「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十九7)。
    2. 我们只有看清「大淫妇」丑陋污秽的真面目(4节)和「所要受的刑罚」(1节),才会爱慕「新妇」的美丽和价值。
    3. 信徒在「大淫妇」和「新妇」、「大巴比伦」和「新耶路撒冷」、地上天国和神的国之间,只能有一个选择:不可今天做「大淫妇」、明天做「新妇」,现在住在「大巴比伦」、将来住在「新耶路撒冷」,也不要幻想一面追求地上天国、一面盼望神的国降临。凡是将来要进入「新耶路撒冷」的(二十一27;二十二14),今天就必须赶快从「大巴比伦」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十八4;二十二15)。
  • 「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1节),就是「大巴比伦」(5节)、「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18节),象征一个抵挡神、引诱人的社会、经济体系,用地上的天国假冒神的国。对于最初的读者来说,就是长达两百年的「罗马和平 Pax Romana」。先知耶利米把统治列国的巴比伦形容为「住在众水之上」(耶五十一13),这「大淫妇」也「坐在众水上」(1节),象征控制世界,受到「多民、多人、多国、多方」(15节)的普遍拥戴;就像当时的「罗马和平」给帝国境内的人民带来许多好处,以致到处盛行敬拜罗马女神和凯撒。神给古今所有「大淫妇」式的社会、经济体系都定了同样的两条罪:
    1. 「用淫行败坏世界」(十七2;十八23b;十九2);
    2. 「流仆人血的罪」(十七6;十八24;十九2)。
  • 在旧约中,神的百姓被比作神的妻子(结十六8),而对神不忠的以色列就是「行淫的妻」(结十六32;耶三9)。但这「淫妇 πόρνη/porne」原文就是「娼妓」(太二十一31-32;路十五30;林前六15-16),并非不忠的选民,而是如先知那鸿和以赛亚所预言的外邦大城(鸿三4;赛二十三16-17)。
  • 「住在地上的人」(2节),就是那些「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8节)。
  • 由于「大巴比伦」繁荣昌盛,所以「地上的君王」(2节)和百姓都乐意与「大淫妇」做生意,也接受她的宗教、文化和价值观。因此,天使把他们比作与娼妓「行淫」(2节)、「喝醉了她淫乱的酒」(2节)。过去,「地上的君王」必须接受罗马的册封、顺从罗马的法律,「住在地上的人」必须敬拜罗马的凯撒,才能享受「罗马和平」所带来的繁荣。今天,世人若想在全球化的社会、经济体系里有所成就、分得一勺羹,也要顺从世界的秩序和观念。
上图:描绘「罗马和平」(拉丁文:Pax Romana)的油画(Thomas Cole : The Consummation, The Course of the Empire,1836)。罗马和平,又译为罗马治世,是指罗马帝国前二百年比较兴盛的时期。主前30年,屋大维消灭埃及托勒密王朝,结束了罗马内战。统治整个地中海、黑海沿岸地区,法制相对公正严明,境内常年太平、治安良好,水陆交通通畅,使各族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自由贸易,进入二百年长期繁荣的罗马治世时期。因此,逐渐有人建立庙宇,同时供奉罗马女神(Roma)和尤利乌斯·凯撒,渐渐演变为敬拜罗马女神和在位的凯撒,最终演变成凯撒崇拜的新宗教。罗马和平(Pax Romana)这个概念的影响如此之大,以致历史学家们用拉丁语创造了许多变体,如:不列颠和平(Pax Britannica)、美利坚和平(Pax Americana)、欧盟和平(Pax Europaea)、西班牙和平(Pax Hispanica)、蒙古和平(Pax Mongolica)、奥斯曼和平(Pax Ottomana)、伊斯兰和平(Pax Islamica)、中华和平(Pax Sinica)、苏维埃和平(Pax Sovietica)。这个概念被统称为「帝国和平 Pax Imperia)」,而实质都是「淫妇和平 Pax Meretrix」。

上图:描绘「罗马和平」(拉丁文:Pax Romana)的油画(Thomas Cole : The Consummation, The Course of the Empire,1836)。罗马和平,又译为罗马治世,是指罗马帝国前二百年比较兴盛的时期。主前30年,屋大维消灭埃及托勒密王朝,结束了罗马内战。统治整个地中海、黑海沿岸地区,法制相对公正严明,境内常年太平、治安良好,水陆交通通畅,使各族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自由贸易,进入二百年长期繁荣的罗马治世时期。因此,逐渐有人建立庙宇,同时供奉罗马女神(Roma)和尤利乌斯·凯撒,渐渐演变为敬拜罗马女神和在位的凯撒,最终演变成凯撒崇拜的新宗教。罗马和平(Pax Romana)这个概念的影响如此之大,以致历史学家们用拉丁语创造了许多变体,如:不列颠和平(Pax Britannica)、美利坚和平(Pax Americana)、欧盟和平(Pax Europaea)、西班牙和平(Pax Hispanica)、蒙古和平(Pax Mongolica)、奥斯曼和平(Pax Ottomana)、伊斯兰和平(Pax Islamica)、中华和平(Pax Sinica)、苏维埃和平(Pax Sovietica)。这个概念被统称为「帝国和平 Pax Imperia)」,而实质都是「淫妇和平 Pax Meretrix」。

【启十七3】「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

【启十七4】「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

【启十七5】「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启十七6】「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我看见她,就大大地希奇。」

  • 「旷野」(3节),可能就是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海旁旷野」(赛二十一1)、也就是「大巴比伦」(5节)。我们只有到了「旷野」,才不会被「大淫妇」(1节)的奢华表面(4节)所迷惑,而是看透神「必使巴比伦为箭猪所得」(赛十四23)、使它沦为「旷野」的结局。
  • 「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4节),象征倚靠「兽」的势力、得到「兽」的全力支持。对于最初的读者来说,「大淫妇」代表罗马和平(18节),「兽」代表罗马帝国。敌基督会在某些历史阶段暂时表现为「大淫妇」,而不变的本质则是「兽」。
  • 「朱红色的兽」与大红龙的颜色一样(十二3;赛一18),「七头十角」(4节)与十角七头的海兽(十三1)一样。那兽是在「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十三1),而这兽是「遍体有亵渎的名号」(3节),实际上是同一个兽,只是越来越猖狂。
  • 「紫色」(4节)是从地中海骨螺(Murex)中取出来的,据说每一只骨螺只能供给一滴紫色液体,骨螺打捞出来必须立即割开,否则染色液便会变干。「朱红色」(4节)是从一种橡树叶子上的小昆虫中提炼的颜料。这两种颜料物以稀为贵,是古代奢华的象征(箴三十一21-22;路十六19)。
  • 「金杯」(4节)外表看起来富贵辉煌,里面却盛满了「可憎之物」(4节),只是为了诱惑人:「巴比伦素来是耶和华手中的金杯,使天下沉醉」(耶五十一7)。「可憎之物」在旧约中特指拜偶像(申二十九17;王下二十三24;历下十五8;耶七30;结二十7;但十二11)。
  • 「额上有名写着」(5节),可能指罗马城的娼妓在妓院里把刻有自己名字的头巾缠在前额。「大淫妇」的穿着雍容富贵、庸俗炫富,很能吸引人,实际上只是一个推销「淫乱的污秽」(4节)的娼妓。
  • 「大淫妇」是对羔羊「新妇」(二十一2)的假冒,「大巴比伦」是对「新耶路撒冷」(二十一2)的模仿。正如教会是基督的「奥秘」(弗三4),「大巴比伦」也是敌基督的「奥秘」(5节),要用地上的冒牌天国迷惑人,让世人安于罪中之乐、信徒也乐不思主。
  • 「世上的淫妇」(5节),指世上一切引诱人离开神的人、事、物。「母」(5节),指源头,与那位头戴十二星冠的母亲形成对比(十二1-2)。「贪财是万恶之根」(提前六10),「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西三5;弗五5),所以「大淫妇」的经济体系也会「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5节)。
  • 「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6节),这是尼禄和多米田时代罗马帝国大肆杀害信徒的写照。过去,人们享受「罗马和平」的前提是敬拜凯撒、弃绝主的道(二13),加入行业公会的条件是「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二20),否则就会像别迦摩的信徒一样被杀害,或像推雅推喇的信徒一样受排斥。今天,经济越全球化、大众传媒越发达,倚靠大众生存的政治、商业、文化、教育和学术界就越媚俗,敬畏神的人也越来越被边缘化。今天,在某些自诩精英的知识分子圈子中,说真话是需要极大勇气的。这个经济繁荣、道德沦丧、讨好大众的社会,也同样「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
上图:希特勒于1936-1939年在德国最大的波罗的海吕根岛为KdF(通过喜悦获得力量)计划建造的Prora度假村,包括8座巨大的建筑物,绵延4.5公里,可容纳2万名工人度假。每个房间都面向大海,有两张床。Prora的设计在1937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赢得了大奖,但由于二战爆发而停工,从未被用于其预定目的。正如圣经对大淫妇的预言:「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启十七4),对于经历一战之后各种苦难的德国人民非常有吸引力,但最终只是过过眼瘾、满足眼目的情欲而已。

上图:希特勒于1936-1939年在德国最大的波罗的海吕根岛为KdF(通过喜悦获得力量)计划建造的Prora度假村,包括8座巨大的建筑物,绵延4.5公里,可容纳2万名工人度假。每个房间都面向大海,有两张床。Prora的设计在1937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赢得了大奖,但由于二战爆发而停工,从未被用于其预定目的。正如圣经对大淫妇的预言:「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启十七4),对于经历一战之后各种苦难的德国人民非常有吸引力,但最终只是过过眼瘾、满足眼目的情欲而已。

上图: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1563)。

上图: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1563)。

上图:欧洲议会大厦(European Parliament),根据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设计而成,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1999年竣工。

上图:欧洲议会大厦(European Parliament),根据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设计而成,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1999年竣工。

上图:1992年欧洲议会大厦开工时的海报,右下方的口号是:欧洲,许多方言,一个声音。在引发许多争议以后,这张海报就被禁发了。

上图:1992年欧洲议会大厦开工时的海报,右下方的口号是:欧洲,许多方言,一个声音。在引发许多争议以后,这张海报就被禁发了。

【启十七7】「天使对我说:『你为什么希奇呢?我要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角兽的奥秘告诉你。」

【启十七8】「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兽,就必希奇。」

  • 「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8节),这是对「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活的」(二8;一18)复活羔羊的拙劣模仿。
  • 「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8节),是刻意与神的「昔在、今在、以后永在」(一4、8;四8)进行对比。
  • 「先前有」,可能指这兽从前在地上行使绝对的权柄。
  • 「如今没有」,可能指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得胜使那兽「受了死伤」(十三3),好让「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二十四14)。因此,虽然「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帖后二7),所以这兽只能藏在幕后。
  • 「将要从无底坑上来」,可能指到了末期,「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帖后二7-9),重新获得权柄(十三1-2)。
  • 「又要归于沉沦」,指这兽的结局是被扔在火湖里灭亡(十九20;二十10)。
  • 「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8节),就是那些拜兽的人(十三8)。这些人可能出生在有基督信仰传统的国家和家庭里,但他们并未蒙神拣选、重生得救,所以对神的永远计划毫无兴趣、却很容易被兽迷惑。所以见了这兽重新出现,「就必希奇」(8节),跟从并敬拜它(十三3-4)。高举人、否定神的人本主义、进化论,全部都是从有教会传统的国家里出现的。

【启十七9】「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

【启十七10】「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

【启十七11】「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

  • 「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9节),表明以下解释并不容易理解。虽然天使讲解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角兽的奥秘」(7节),但未知的空间反而更大了。罪的后果总是出人意料,正如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现实越来越魔幻,连编剧都不敢敞开想象。因此,可能要等所有的预言都应验了,我们才能真正明白这些预言。
  • 本书最初的读者都知道,「七座山」(9节)就是指罗马城。罗马城座落在台伯河(Tiber River)旁的七座山丘上,号称「七山之城 Urbs Septicollis」。
  • 「七位王」(10节),可能指历史上辖制神百姓的七大政治势力:埃及、亚述、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现代极权主义。写《启示录》的时候,埃及、亚述、巴比伦、玛代波斯和希腊帝国「已经倾倒了」(10节),罗马帝国「还在」(10节),但第七位「还没有来到」(10节)。
  • 「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10节),可译为「他来的时候必须只暂时停留」(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表明第七位王只是昙花一现。正如极权主义的纳粹德国和苏联,虽然貌似强大,但只是历史的匆匆过客。
  • 「第八位」(11节)就是「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3、11节),也就是从海中上来的「十角七头」兽(十三1)。「他也和那七位同列」(11节),可能指敌基督的所作所为与七王同出一辙,本质都是「兽」。这兽变化多端、身分众多,时而是王、时而是国,这正是撒但一向的伎俩,实际上每个王、每个国都是那「兽」本身,结局都是「归于沉沦」(11节)。
上图:主后71年铸造的罗马银币,图案中间是罗马女神(Roma)坐在七座山上,左边是狼在给孪生子喂奶,右边是台伯河。另一面是罗马皇帝维斯帕先(Vespasian,主后69-79年在位)的肖像。

上图:主后71年铸造的罗马银币,图案中间是罗马女神(Roma)坐在七座山上,左边是狼在给孪生子喂奶,右边是台伯河。另一面是罗马皇帝维斯帕先(Vespasian,主后69-79年在位)的肖像。

上图:古罗马城的核心城区,建在台伯河 (Tiber River)东岸的七座小山上:Aventine Hill, Caelian Hill, Capitoline Hill, Esquiline Hill, Palatine Hill, Quirinal Hill, Viminal Hill。梵蒂冈在台伯河的西北岸,不在这七山的范围内。

上图:古罗马城的核心城区,建在台伯河 (Tiber River)东岸的七座小山上:Aventine Hill, Caelian Hill, Capitoline Hill, Esquiline Hill, Palatine Hill, Quirinal Hill, Viminal Hill。梵蒂冈在台伯河的西北岸,不在这七山的范围内。

【启十七12】「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

【启十七13】「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

【启十七14】「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

  • 「十王」(12节)可能是真实的数目,也可能是用「十」来象征全部、众多。
  • 这「十王」(12节)与其他「地上的君王」(2节)不同。「地上的君王」为巴比伦大城的倾倒而哀哭(十八9),而「十王」却「必恨这淫妇」(16节),与兽联合、毁灭了淫妇(16-17节)。
  • 这「十王」也与「七位王」(10节)不同,「七位王」是在历史上逐一出现的,而「十王」则将出现在同一时期,成为敌基督的帮凶(13节)。
  • 「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12节),可译为「但他们要和那只兽同得权柄作王一个时辰」(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表明「十王」的权柄与兽息息相关、互相呼应,但在历史中只是短暂的一段时期。
  • 「与王一样」,原文意思是「好像君王」,表示这「十王」虽然有君王一样的权柄,但实际上并不是王。正如今天的主流媒体、科技大公司、网络大平台膨胀到一个地步,自称是「无冕之王」,自己赋予自己「第四权」,试图控制世人的舆论和思想。又如隐藏在一切之后的全球金融资本,更是真正的「无冕之王」。
  • 「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13节),因为控制这一切的乃是撒但,「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十三2)那兽。过去,我们以为只有在专制社会下,群众才有可能「同心合意」;今天,我们却发现「异口同声」这种事,照样也会发生在宪政民主下。这毫不奇怪,因为自以为神的罪人「同心合意」地合作一件事的时候,无论是建造巴别塔(创十一3)、「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诗二2),还是建立高举人、倚靠人的福利社会和大政府,在背后操纵的都是撒但,而坐在天上必发笑的、则是我们的神(17节;诗二3)。
  • 在属灵的争战中,敌基督和地上的势力与信徒争战,实际上都是「与羔羊争战」(14节),「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诗二2)。而「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14节)信徒并不是依靠自己的势力和能力得胜,而是跟随羔羊,支取「万主之主,万王之王」(14节)的得胜。圣灵清楚地向当时和今天受苦的信徒宣告:「同着羔羊的」,必然是「蒙召」的,「蒙召」的必然会「被选」,而「被选」的一定会用实际生活证明他们是「忠心」的,所以他们「也必得胜」!
上图:2021年1月9日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的电视画面,列出了当天封杀或限制川普总统的社交媒体和网络平台。当川普的支持者转向社交媒体Parler以后,Google和Apple干脆将Parler App下架,Amazon也停止了Parler的亚马逊网络服务。在讲究法制和宪政民主的国家里,未经定罪的现任总统被全网封杀,这是史无前例的;在讲究多元化和言论自由的国家里,所有的主流媒体和网络平台都「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启17:13)交给某种势力,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上图:2021年1月9日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的电视画面,列出了当天封杀或限制川普总统的社交媒体和网络平台。当川普的支持者转向社交媒体Parler以后,Google和Apple干脆将Parler App下架,Amazon也停止了Parler的亚马逊网络服务。在讲究法制和宪政民主的国家里,未经定罪的现任总统被全网封杀,这是史无前例的;在讲究多元化和言论自由的国家里,所有的主流媒体和网络平台都「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启17:13)交给某种势力,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启十七15】「天使又对我说:『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

【启十七16】「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

【启十七17】「因为神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祂的旨意,把自己的国给那兽,直等到神的话都应验了。」

  • 当「淫妇」(15节)坐在「众水」(15节)之上、备受世人欢迎的时候,也是坐在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之上。正如罗马最大的成功、也是它最大的危机。罗马帝国始于一个城邦,靠着一元化的宗教、历史叙事和政治制度,团结一致、实现了崛起。但是,当罗马帝国把「多民、多人、多国、多方」(15节)都纳入版图之后,幅员广大、种族复杂,各方的利益越来越难以调和。从凯撒开始,为了安抚越来越多的边疆民族,罗马开始吸纳高卢、日耳曼、阿拉伯等边疆民族的议员进入元老院。种族的多元化带来了宗教和历史叙事的多元化,随着官方认可的神明越来越多,民族认同和文化传统所能产生的凝聚力也越来越差。多元化需要同时满足的诉求太多,能够形成的合力又太小。罗马皇帝的蛮族雇佣军越多,就越难满足承诺他们的利益,社会的治理成本急剧增加。为了解决多元化危机,只能用官方的宗教融合不同的种族、统合被多元化分解得支离破碎的罗马帝国,凯撒崇拜便应运而生。
  • 堕落的世人既然否定绝对真理,自以为「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又怎么能够「同心合意」(17节)呢?因此,只有利用拜兽的宗教和兽印的捆绑(十三15-16),才能把「住在地上的人」(十三14)都绑在兽的战车上。今天,最常见的捆绑方式就是建立庞大的福利社会和公务员体制,让越来越多的人倚赖政府、敬拜那兽,而不是倚靠神、敬拜神。
  • 但是虽然大淫妇和兽互相利用(3-5节),但这种合作却无法长久,正如「罗马帝国」和「罗马和平」之间并不能维持和平,君王、贵族和平民也不能成为好兄弟,经济活力和福利社会势必水火难容。因为罪必杀死罪人,邪恶都有自我毁灭的能力,无神论先天带有自毁装置。虽然乌合之众可能会为了共同的目标暂时「同心合意」(17节),但成功的高潮往往是罪人彼此纷争的开始,只要时过境迁,马上就会因为利益冲突而勾心斗角、内讧瓦解。
  • 「使她冷落赤身,吃她的肉,又用火将她烧尽」(16节),就像耶洗别(二20)的下场(王下九30-37),比喻「巴比伦大城」的倾倒(十八1-24)。撒但的目的是抵挡神,用冒牌的地上天国来阻挡神的国,并不是让世人在人间天国永享幸福和平。人若拒绝真理、无视地上资源的有限,无论怎样寅吃卯粮、拆东补西,无论何种形式的庞氏骗局(Ponzi scheme, or Pyramid scheme),最终都是要还的:倚靠高举多元化上台的,最后必亡于退化;倚靠鼓吹平等上台的,最后必亡于平均;倚靠政治正确上台的,最后必亡于死寂;倚靠福利许愿上台的,最后也会亡于破产。因此,当兽无法向背景复杂、众口难调的拜兽者们兑现承诺的时候,必然会把「大淫妇」(1节)当作替罪羊;而那些藏在背后的「十角」(16节)也会推波助澜,把一切问题都推到「大淫妇」身上。因此,「罗马和平」最终毁于罗马帝国,罗马城最终毁于自己「以蛮制蛮」的政策,将来的地上天国也将毁于「住在地上的人」(2节)。那时,敌基督将撕下温情迷人的假面具,直接用军事独裁代替「大淫妇」的社会、经济体系。
  • 「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二十一1),神能使用「人的忿怒」(诗七十六10)成全祂荣美的旨意。祂过去能用亚述管教悖逆的以色列民(赛十5-6),将来也能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祂的旨意」(17节),以毒攻毒,使兽国分裂、自掘坟墓。这否定了任何一种二元论,暂时的邪恶权势也是为神的旨意而存在的。
  • 「直等到神的话都应验了」(17节),原文是复数,包括成就神国度的许多计划。
上图:1938年6月25日,希特勒在沃尔夫斯堡参加大众汽车厂的奠基仪式,前面是一辆大众甲壳虫汽车。希特勒上台后不久,就要求生产一种普通德国人买得起的「人民汽车」,可容纳2名成人和3名儿童、最高时速可达100km/h、最好采用风冷发动机,只卖990马克。奥地利工程师费迪南德·保时捷根据这一要求设计出著名的大众甲壳虫汽车。1936年10月12日,三辆大众VW-1下线。1938年,大众汽车公司在沃尔夫斯堡建厂,计划年产150万辆。二战期间,大众的生产能力被用于军备生产。德国人民所盼望的好处,最后都归于无有。正如圣经对大淫妇的预言:「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启十七16)。兽其实并不喜欢大淫妇,只是暂时利用大淫妇迷惑世人。当大淫妇的价值被榨取干净之后,就会被付之一炬。

上图:1938年6月25日,希特勒在沃尔夫斯堡参加大众汽车厂的奠基仪式,前面是一辆大众甲壳虫汽车。希特勒上台后不久,就要求生产一种普通德国人买得起的「人民汽车」,可容纳2名成人和3名儿童、最高时速可达100km/h、最好采用风冷发动机,只卖990马克。奥地利工程师费迪南德·保时捷根据这一要求设计出著名的大众甲壳虫汽车。1936年10月12日,三辆大众VW-1下线。1938年,大众汽车公司在沃尔夫斯堡建厂,计划年产150万辆。二战期间,大众的生产能力被用于军备生产。德国人民所盼望的好处,最后都归于无有。正如圣经对大淫妇的预言:「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启十七16)。兽其实并不喜欢大淫妇,只是暂时利用大淫妇迷惑世人。当大淫妇的价值被榨取干净之后,就会被付之一炬。

【启十七18】「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

  • 「大淫妇」(1节)的身分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她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18节),过去是覆盖整个地中海地区的「罗马和平」,将来则是一个抵挡神、引诱人的全球化社会、经济体系。
  • 「大淫妇」引诱「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2节),不是为了让人在理想国(Republic)或乌托邦(Utopia)里永远享受幸福、和平,而是用假冒的地上天国捆绑人、阻挡神的国,让世人感恩戴德,让罪人安心灭亡;也让信徒不必盼望基督再来,而是定居「所多玛」(创十三10)、不肯「从那城出来」(十八4)。今天,你已经被她辖制了吗?
上图:美国劳工统计局(BLS,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了从1960年到2020年底美国政府的雇员人数。在2020年11月,美国政府有2132万雇员,占当月总人口的6.5%、总就业人口的17.1%。这个数字并不包括间接为政府工作的私人企业员工。这些数字可以帮助理解美国人为什么越来越左、越来越支持大政府。

上图:美国劳工统计局(BLS,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了从1960年到2020年底美国政府的雇员人数。在2020年11月,美国政府有2132万雇员,占当月总人口的6.5%、总就业人口的17.1%。这个数字并不包括间接为政府工作的私人企业员工。这些数字可以帮助理解美国人为什么越来越左、越来越支持大政府。

上图:2018年,欧盟各国公务员占总就业人口的16%。其中最高的是瑞典29%,丹麦28%,芬兰24%,最低的是德国11%。这些数字可以帮助理解欧洲人为什么越来越左、越来越支持大政府。

上图:2018年,欧盟各国公务员占总就业人口的16%。其中最高的是瑞典29%,丹麦28%,芬兰24%,最低的是德国11%。这些数字可以帮助理解欧洲人为什么越来越左、越来越支持大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