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启十七1】「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

十七1-十九8的异象是详细说明第七碗对巴比伦大城的审判(十六19),十九17-21的异象是详细说明第七碗的哈米吉多顿大战(十六16-21)。「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的一位来介绍「大淫妇」,之后也是这七位天使中的一位来介绍「新妇」(二十一9),表明神最后审判的目的,不但要毁灭巴比伦,而且要建立新耶路撒冷。「众水」象征「多民、多人、多国、多方」(15节)。「坐在众水上」象征凌驾于世人之上,受到世人的普遍拥戴。「大淫妇」就是「大巴比伦」(5节)、「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18节),耶利米先知把巴比伦形容为「住在众水之上」(耶五十一13)。在旧约中,神的百姓被比作神的妻子(结十六8),而对神不忠的以色列就是「行淫的妻」(结十六32;耶三9)。但这「淫妇」原文是「娼妓」(太二十一31-32;路十五30;林前六15-16;来十一31),并不是指不忠的神的百姓。

【启十七2】「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

「地上的君王」和百姓乐于和「巴比伦大城」(十八2)做生意,并接受她抵挡神的文化、观念,因此天使将他们比作与娼妓「行淫」、「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同流合污得罪神。

【启十七3】「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

约翰要在圣灵里到「旷野」与神亲密交通(十二6、14),才能看清那「大淫妇」(1节)的真相。摩西(出三1)、以利亚(王上十九4)都是在旷野看见异象,施洗约翰(路一80)和主耶稣都是在旷野与神亲密交通(太四1)。我们若还留恋在「大巴比伦」(5节)里,就无法认清她的真面目。「朱红色」是罪的颜色(赛一18),也是大红龙的颜色(十二3)。这「兽」与十角七头的海兽(十三1)很像,但那兽是在「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十三1),而在这兽是「遍体有亵渎的名号」,表明更加猖狂。女人骑兽表示依靠兽的势力,得到兽的全力支持。

【启十七4】「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

「紫色」是从地中海骨螺(Murex)中取出来的,据说每一只骨螺只能供给一滴紫色液体,骨螺打捞出来必须立即割开,否则染色液便会变干。「朱红色」是从一种橡树叶子上的小昆虫中提炼的颜料。这两种颜色物以稀为贵,所以代表贵重和身分(箴三十一21-22;路十六19)。「金杯」外表看起来辉煌,其实是用来诱惑人远离神的:「巴比伦素来是耶和华手中的金杯,使天下沉醉」(耶五十一7)。「可憎之物」在旧约中特指拜偶像之罪(申二十九17;王下二十三24;历下十五8;耶七30;结二十7;但十二11)。

【启十七5】「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额上有名写着」可能指罗马的娼妓在妓院里把刻有自己名字的头巾缠在前额。「大巴比伦」是撒但鼓动人高抬自己的产物(创十一9),是撒但对属天「新耶路撒冷」(二十一2)的仿冒,而「大淫妇」是对羔羊「新妇」的仿冒(二十一2)。正如教会是基督的「奥秘」(弗三4),「大巴比伦」也是敌基督的「奥秘」,被用来迷惑神的子民。「世上的淫妇」指一切引诱人离开神的人、事、物。「可憎之物」指偶像。「母」指源头。

上图: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1563)。

上图: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1563)。

上图:欧洲议会大厦(European Parliament),根据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设计而成,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1999年竣工。

上图:欧洲议会大厦(European Parliament),根据Pieter Bruegel的名画《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设计而成,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1999年竣工。

上图:1992年欧洲议会大厦开工时的海报,右下方的口号是:欧洲,许多方言,一个声音。在引发许多争议以后,这张海报就被禁发了。

上图:1992年欧洲议会大厦开工时的海报,右下方的口号是:欧洲,许多方言,一个声音。在引发许多争议以后,这张海报就被禁发了。

【启十七6】「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我看见她,就大大地希奇。」

「喝醉了」原文是现在分词,表示正在进行的事情,比喻大量杀害圣徒,而且杀得兴高采烈,如痴如醉。这正是尼禄和多米田时代罗马帝国杀害信徒的写照。

【启十七7】「天使对我说:『你为什么希奇呢?我要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角兽的奥秘告诉你。」

【启十七8】「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兽,就必希奇。」

「先前有」可能指这兽在从前在地上行使绝对的权柄。「如今没有」可能指因着主耶稣的道成肉身、死而复活,这兽现在被拘禁在无底坑里,因此福音得以传遍全地。「将要从无底坑上来」指这兽末世将被暂时释放出来,辖制世人。「又要归于沉沦」指这兽的结局是被扔在火湖里灭亡(十九20;二十10)。「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就是没有被神拣选的人。「就必希奇」指未被神拣选的不信者不愿意明白神的永远计划,却对兽非常感兴趣,见了这兽重新出现,必然会跟从并拜它(十三3-4)。

【启十七9】「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

当时的读者都知道,罗马城座落在台伯河旁的七座山丘上,号称七山之城。因此「七座山」显然是指罗马城,是用罗马来代表不遗余力地亵渎神、敌挡神的人类势力。

上图:古罗马城的核心城区,建在台伯河 (Tiber River)东岸的七座小山上:Aventine Hill, Caelian Hill, Capitoline Hill, Esquiline Hill, Palatine Hill, Quirinal Hill, Viminal Hill。梵蒂冈在台伯河的西北岸,不在这七山的范围内。

上图:古罗马城的核心城区,建在台伯河 (Tiber River)东岸的七座小山上:Aventine Hill, Caelian Hill, Capitoline Hill, Esquiline Hill, Palatine Hill, Quirinal Hill, Viminal Hill。梵蒂冈在台伯河的西北岸,不在这七山的范围内。

上图:主后71年铸造的罗马银币,图案是罗马女神坐在七座山上,还有一匹狼在喂孩子奶。另一面是罗马皇帝维斯帕先(Vespasian,主后69-79年在位)的肖像。

上图:主后71年铸造的罗马银币,图案是罗马女神坐在七座山上,还有一匹狼在喂孩子奶。另一面是罗马皇帝维斯帕先(Vespasian,主后69-79年在位)的肖像。

【启十七10】「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

「七位王」可能指历史上辖制神百姓的七大政治势力:埃及、亚述、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敌基督的国度。写启示录的时候,埃及、亚述、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帝国已经灭亡了,罗马帝国还在,敌基督的国度还没开始。

【启十七11】「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

第八位可能就是十角七头的海兽(十三1),即敌基督。「他也和那七位同列」指敌基督的所作所为与七王同出一辙,本质都是「兽」。这兽变化多端、身分众多,时而是王、时而是国,这正是撒但一向的伎俩,实际上每个王、每个国都是那「兽」本身,结局都是「归于沉沦」。

【启十七12】「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

「七位王」(10节)是逐一出现,而「十王」是将来同时出现的敌基督的助手(13节)。「十」可能是真实数目,也可能象征全部。「一时之间」指在短期间内先后取得政权。「和兽同得权柄」表明他们的政权与兽息息相关,互相呼应。「与王一样」指他们是像王一样的实权人物。这「十王」与「地上的君王」不同,「地上的君王」为巴比伦大城的倾倒而哀哭(十八9),而「十王」却「必恨这淫妇」(16节)。

【启十七13】「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

【启十七14】「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

在属灵的争战中,敌基督和地上的权势与信徒争战,实际上是「与羔羊争战」。「蒙召、被选、有忠心的」的信徒并不是依靠自己的势力和能力得胜,而是跟随羔羊,支取「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的得胜。

【启十七15】「天使又对我说:『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

这表示「淫妇」备受世人的拥戴。

【启十七16】「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

撒但的国度并不是团结一致、一团和气,而是勾心斗角的乌合之众。罪人里面充满的都是罪恶、仇恨、嫉妒,虽然他们可能会为了共同的目标暂时合作,但一旦发生利益冲突,必然会因内讧而自取灭亡。「使她冷落赤身,吃她的肉,又用火将她烧尽」指敌基督的势力必然夺取「淫妇」的一切资源,正如罗马城最终遭到劫掠,将来敌基督也会撕下吸引人的「自由、民主、包容、多元化、爱心」等假面具,直接采取军事独裁,用军事的罗马代替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的罗马。

【启十七17】「因为神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祂的旨意,把自己的国给那兽,直等到神的话都应验了。」

「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二十一1),神能使用「人的忿怒」成全祂荣美的旨意(诗七十六10)。祂过去能用亚述管教悖逆的以色列民(赛十5-6),将来也能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祂的旨意」,以毒攻毒,使兽国分裂、自掘坟墓。「神的话」原文是复数,包括神的许多计划。

【启十七18】「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

「大淫妇」的身分现在已经明朗,她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当时就是罗马帝国,到末日是一个抵挡神、高举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文明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