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启十六1】「我听见有大声音从殿中出来,向那七位天使说:『你们去,把盛神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

本节结束了第十二至十五章的七个异象,继续第七号所带出的七碗的审判。「大声音从殿中出来」表明这最后之灾是神亲自下令释放的,因为此时「没有人能以进殿」(十五8)。此刻地上属神的「庄稼」已经成熟被收割(十四14-16),七碗「倒在地上」,惩罚的对象是兽的国和兽的民。七号的前四灾都没有涉及人身,但七碗一开始就击打人;七号之灾只击打大自然的三分之一,七碗之灾却是全面击打。这表明七碗的目的已经不再是警告、管教,而是对世界的全面拆毁。

【启十六2】「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恶而且毒的疮生在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

「恶而且毒的疮」的程度远远超过出埃及时的疮灾(出九8-11)。「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都要生疮,正如当年埃及人都要生疮(出九11)一样。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选择拜兽的人暂时得到了生存的权利(十三17),结果却陷入了生不如死的灾祸。

【启十六3】「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里,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

「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程度是第二号「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八8-9)的三倍。挪亚时代的洪水灭绝全地的活物(创七23),水中的活物没受伤害,现在却无一幸免。「血」是生命的象征(利十七11),如今竟成了审判和死亡的象征。

【启十六4】「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与众水的泉源里,水就变成血了。」

「江河与众水的泉源」变成血,程度是第三号「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陈」(八10-11)的三倍,比埃及的水变血之灾(出七19)更加全面。神起初给我们设计了一个完美的生存环境,但人类却不是根据神儿子的生命来管理自己的产业,而是以盗贼的身分掠夺环境。今天许多地方污染的程度,不必等到将来的第三碗之灾,「水就变成血了」。

【启十六5】「我听见掌管众水的天使说:昔在、今在的圣者啊,祢这样判断是公义的;」

「这样判断」指叫地上的淡水都变成血。天使宣告神的判断是「公义」的,凡是质疑神「为什么」的人,必须先检讨自己做了什么,因为「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路六38)。「昔在、今在」原文是「今在、昔在」,没有「以后永在」(一4),因为「以后」就是现在了,万物的结局已经临到。到此为止,启示录中已经出现了掌管「风」(七1)、「火」(十四18)和「众水」的天使,所有的自然力量都是神的差役。

【启十六6】「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祢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

神审判的法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恶人的刑罚是自食其果。他们既然喜欢「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神就「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是罪有应得。

【启十六7】「我又听见祭坛中有声音说:是的,主神——全能者啊,祢的判断义哉!诚哉!」

这声音来自祭坛底下「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六9)。他们过去问「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六10),现在这问题终于迎刃而解了。正是他们的祷告引发了七号的审判(八5),下令收割地上葡萄的天使正是「从祭坛中出来」的(十四18)。因此他们在灾难面前不是像没有盼望的世人一样质问「为什么」,而是称颂「祢的判断义哉!诚哉」。

【启十六8】「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头上,叫日头能用火烤人。」

神现在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太五45),将来却「叫日头能用火烤人」,对付那些跟随兽的权柄的人。而对于属神的人,「炎热和烈日必不伤害他们,因为怜恤他们的,必引导他们,领他们到水泉旁边」(赛四十九10)。

【启十六9】「人被大热所烤,就亵渎那有权掌管这些灾的神之名,并不悔改将荣耀归给神。」

「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2节)在灾难面前仍旧不肯悔改,反而继续「亵渎」神的名。人自从堕落以后,本性就是「有兽印记、拜兽像的」,若非神主动的拣选和救赎,没有人肯回转归神。

【启十六10】「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兽的座位上,兽的国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

「兽的座位」象征兽的权柄。「兽的国就黑暗了」可能象征兽权的衰落衰微,正如当日埃及全地都黑暗了(出十21-23)一样。「疼痛」原文是单数,指整体的疼痛。「咬自己的舌头」形容疼痛难当。最可怕的是,此时人里面仍然黑暗,「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六23)!

【启十六11】「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疮,就亵渎天上的神,并不悔改所行的。」

「疼痛」和「疮」原文都是复数,表明每个人只顾自己的疼痛,却不肯「悔改所行的」,反而更加刚硬地亵渎「天上的神」。人一旦被撒但入了心,便失去正常的理性,痛苦也无法使他们觉醒。今天不信的世人在天灾人祸面前,也是一面怨天尤人,指责神不够慈爱、公义,一面高举自己廉价的「爱心」,从不反省悔改。

【启十六12】「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

「幼发拉底大河」是罗马帝国东部边疆的天然屏障,河水干了,就不再能阻止从东方「日出之地」入侵的「众王」军队,可以为他们「预备道路」。第六位吹号的天使已经「把捆绑在幼发拉底大河的四个使者释放了」(九14),现在已经没有天然屏障阻挡他们了。神曾使红海(出十四21)、约旦河(书三16)干涸,以赛亚先知也预言神将使「幼发拉底大河分为七条,令人过去不至湿脚」(赛十一15)。主前539年,波斯军队从上游截断了幼发拉底大河,从河床攻入巴比伦城;将来的巴比伦也会发现,幼发拉底大河竟然也干涸了,敌人将可以长驱直入。对于罗马帝国的读者来说,「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就是罗马帝国的强敌安息帝国,当时民间传说,复活的尼禄将会率领可怕的帕提亚骑兵卷土重来。而在末日,这一切恐惧都会有过之而无不及,罪恶的势力将会自相残杀。

上图:蓝色粗线就是幼发拉底大河,从土耳其境内的安纳托利亚山区一直流到波斯湾。东方的军队要进攻罗马帝国,必须跨过幼发拉底河。因为北方都是山地、高原,不便行军。

上图:蓝色粗线就是幼发拉底大河,从土耳其境内的安纳托利亚山区一直流到波斯湾。东方的军队要进攻罗马帝国,必须跨过幼发拉底河。因为北方都是山地、高原,不便行军。

上图:古代巴比伦城的复原图,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旧约预言巴比伦的河流必将干涸,城会遭突袭(赛四十四27;四十五1-2;耶五十24、38;五十一30-32)。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又深又宽的护城河围绕巴比伦,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把城一分为二,沿幼发拉底河而建的内层城墙安装了许多铜门,通往城内。波斯古列王围城期间,挖了一条水道,把河水引到从前尼托克里斯王后开凿的人工湖里,使幼发拉底河的水位降至大腿中部,波斯军队夜间从河道攻入巴比伦(但五30)。

上图:古代巴比伦城的复原图,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旧约预言巴比伦的河流必将干涸,城会遭突袭(赛四十四27;四十五1-2;耶五十24、38;五十一30-32)。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又深又宽的护城河围绕巴比伦,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把城一分为二,沿幼发拉底河而建的内层城墙安装了许多铜门,通往城内。波斯古列王围城期间,挖了一条水道,把河水引到从前尼托克里斯王后开凿的人工湖里,使幼发拉底河的水位降至大腿中部,波斯军队夜间从河道攻入巴比伦(但五30)。

【启十六13】「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

「污秽的灵」就是「鬼魔的灵」(14节)。「青蛙」是出埃及的十灾之一(出八5-11),是不洁净的(利十一10),在希腊文化中,青蛙的叫声象征说话空洞、没有意义。「龙」指魔鬼撒但(十二9)。「兽」指海中上来的十角七头兽,即敌基督(十三1)。「假先知」指地中上来的两角兽(十三11)。

【启十六14】「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

「鬼魔的灵」指被鬼魔指使的邪灵,他们出去蛊惑「普天下众王」,聚集发动哈米吉多顿大战(16节;九15-19;十九17-21;结三十八1-三十九29;亚十四1-5)。但他们大功告成的那日,不是「鬼魔」的「大日」,也不是众王的「大日」,却是「神全能者的大日」(彼后三12)。全世界的势力都伏在「全能者」的大能之下,成就神永远的计划。「神全能者的大日」就是神收取地上葡萄的日子(十四18-20),也是天空的飞鸟聚集吃神的大筵席的日子(十九17-18)。

【启十六15】「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

本节并不表明第七号之后地上还有教会,而是主耶稣的一句提醒。「看哪」是对所有读者的提醒:启示录都读到这里了,该「警醒」预备迎见我们的主了!主再次将自己的再来比作「像贼一样」出人意料(三3;路十二39-40)。「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指因信称义(罗十三14),接受神的印记,不受七碗之害。这是启示录中的第三福(一3;十四13;十六15;十九9;二十6;二十二7、14)。

【启十六16】「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

「哈米吉多顿」是希伯来文,发音接近于「米吉多顿山」。米吉多城是所罗门重建的驻防城之一(王上九15),位于一个山岗上,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自古就是天然的战场。哈米吉多顿大战的主帅耶稣基督从小就从北面的拿撒勒山上俯瞰这一片末日决战的平原,祂在地上事奉的三年半里,曾特地到这平原的拿因城使寡妇的独生子复活(路七11),并可能在这平原东面的他泊山登山变像(可九2)。

上图:米吉多和耶斯列平原(耶斯列谷)的位置。米吉多城是所罗门重建的驻防城之一(王上九15),位于一个山岗上,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自古就是天然的战场,周围环绕着拿撒勒山、他泊山、摩利亚山、基利波山和迦密山。以色列是古代世界的十字路口,而耶斯列平原是十字路口里的必经走廊,从埃及到大马士革的大路必须经过这里,是古代欧、亚、非各帝国彼此争战的必经之地。在旧约时代,米吉多附近常有争战:约书亚在此杀败迦南五王(书十二21);底波拉和巴拉在他泊山下打败西西拉的铁车(士四14);基甸带三百人在此打败米甸大军(士七21);扫罗和约拿单在此被非利士人所杀(撒上二十九1;三十一8);以利亚在迦密山打败巴力的四百五十个先知(王上十八20、45);犹大王亚哈谢曾被耶户追杀死于此城(王下九27);约西亚王在此被埃及法老尼哥所杀(王下二十三29;历下三十五22)。先知撒加利亚说,这是一个最悲哀的地方(亚十二11)。

上图:米吉多和耶斯列平原(耶斯列谷)的位置。米吉多城是所罗门重建的驻防城之一(王上九15),位于一个山岗上,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自古就是天然的战场,周围环绕着拿撒勒山、他泊山、摩利亚山、基利波山和迦密山。以色列是古代世界的十字路口,而耶斯列平原是十字路口里的必经走廊,从埃及到大马士革的大路必须经过这里,是古代欧、亚、非各帝国彼此争战的必经之地。在旧约时代,米吉多附近常有争战:约书亚在此杀败迦南五王(书十二21);底波拉和巴拉在他泊山下打败西西拉的铁车(士四14);基甸带三百人在此打败米甸大军(士七21);扫罗和约拿单在此被非利士人所杀(撒上二十九1;三十一8);以利亚在迦密山打败巴力的四百五十个先知(王上十八20、45);犹大王亚哈谢曾被耶户追杀死于此城(王下九27);约西亚王在此被埃及法老尼哥所杀(王下二十三29;历下三十五22)。先知撒加利亚说,这是一个最悲哀的地方(亚十二11)。

上图:扼守耶斯列平原的米吉多城遗址。哈米吉多顿大战可能将在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进行。

上图:扼守耶斯列平原的米吉多城遗址。哈米吉多顿大战可能将在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进行。

 

 

 

上图:从米吉多城遗址可以远眺拿撒勒山。主耶稣从小就从北面的拿撒勒山上俯瞰这一片祂将来要指挥末日决战的平原。

上图:从米吉多城遗址可以远眺拿撒勒山。主耶稣从小就从北面的拿撒勒山上俯瞰这一片祂将来要指挥末日决战的平原。

【启十六17】「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

「倒在空中」可能因为撒但乃是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弗二2),牠在自己的领域中被攻击。「大声音」指神自己的声音。「成了」是宣告神大怒的酒已经倾倒完毕,七碗对世界的全面拆毁已经完成,而具体的细节将在十八1至十九21中详述。圣经记载四次「成了」:六日造物之工完毕时,每次神都宣告「事就这样成了」(创一7、9、11、15、24、30);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成就救赎大工时,祂说「成了」(约十八30);倒完第七碗时,宝座上有声音说「成了」;天地一切都更新时,神说「都成了」(二十一6)。

【启十六18】「又有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没有这样大、这样厉害的地震。」

揭开第六印以后,一共发生了四次大地震:揭开第六印时(六12),吹第一号之前(八5),吹第七号之前(十一13),倒第七碗时(本节)。地震乃是「灾难的起头」(太二十四7-8),大灾难期间一直伴随着地震,最后以空前的超级大地震结束(结三十八20),极大地改变了地貌(20节)。这大地震很可能就是基督再来时所引起的大地震:「那日,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亚十四4)。神要借着地震来震动人心,叫我们转而追求那「不能震动的国」(来十二26-28)。这里的「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和「大雹子」(21节),可能就是第七号吹响后的「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十一19)。

【启十六19】「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

「那大城」指耶路撒冷城(十一8),原来预表鱼龙混杂的有形教会,但现在得胜者被提,「那大城」就只剩下普世假教会。「列国的城」象征世俗的世界。「巴比伦大城」象征一个抵挡神、高举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文明体系(十四8)。这些城代表这文明体系所仰赖的势力,代表人的优越、自信和成就感,将来却要全部崩溃。

【启十六20】「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

这空前的大地震引起地壳变动,海岛沉没于海水底下,全地变为平原,正如撒迦利亚先知预言「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亚四7)。

【启十六21】「又有大雹子从天落在人身上,每一个约重一他连得(一他连得约有九十斤)。为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神。」

人因为地震纷纷逃到外面,然而天上又降下巨型「大雹子」,比当年埃及地的雹灾更大(出九23),但心肠刚硬的人不但不因此悔改,反而更加「亵渎神」。「一他连得约有九十斤」,而目前已知最大的冰雹重约一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