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6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启十六1】「我听见有大声音从殿中出来,向那七位天使说:『你们去,把盛神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

  • 本节结束了十二-十五章七个国度争战的异象,继续第七号所带出的七碗审判,详细预告神对仇敌的刑罚。
  • 七碗是第七号的一部分,所以十五-十六章的许多内容,实际上是第七号的详述(十一15-19):
    1. 第七号吹响后,「神天上的殿开了」(十一19),约翰在天使倾倒七碗之前也「看见在天上那存法柜的殿开了」(十五5)。
    2. 第七号吹响后,天上有大声音宣告「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十一15),而神自己在第七碗倾倒后也宣告「成了」(17节)。
    3. 第七号吹响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十一19),可能就是第七碗引起的「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18节)和「大雹子」(21节);
    4. 第七号吹响后,二十四位长老宣告「外邦发怒,祢的忿怒也临到了」(十一18),可能就是第六碗的哈米吉多顿大战(13-16节)和第七碗的普世大灾难(19-21节)。
  • 「大声音从殿中出来」(1节),表明这最后之灾是神亲自下令倾倒的,因为此时「没有人能以进殿」(十五8)。此刻地上属神的「庄稼」已经被收割(十四14-16),「把盛神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1节),受苦的乃是兽的国和兽的民。
  • 七号的前四灾都没有涉及人,但七碗却一开始就打击人;七号之灾只击打大自然的三分之一,七碗之灾却是全面打击。这表明七碗的目的已经不再是警告、管教,而是对世界的全面拆毁,所以一连串的打击无情地一气呵成、直到结束。

【启十六2】「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恶而且毒的疮生在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

  • 倾倒第一碗的结果,是带来「恶而且毒的疮」(2节),程度远远超过出埃及时的疮灾(出九8-11)。
  • 「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2节)都要生疮,正如当年埃及人都要生疮(出九11)一样。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选择拜兽的人暂时得到了苟且偷生的权利(十三17),结果却陷入了生不如死的灾祸。

【启十六3】「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里,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

  • 倾倒第二碗的结果,是「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3节),程度是第二号「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八8-9)的三倍。
  • 挪亚时代的洪水灭绝了全地的活物(创七23),但水中的活物没受伤害,现在「海中的活物」却无一幸免。
  • 「血」是生命的象征(利十七11),如今竟成了审判和死亡的象征。

【启十六4】「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与众水的泉源里,水就变成血了。」

  • 倾倒第三碗的结果,是「江河与众水的泉源」(4节)都变成血,程度是第三号「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陈」(八10-11)的三倍,比埃及的水变血之灾(出七17-24)更加厉害。
  • 神起初给我们设计了一个完美的生存环境,但人类却不是根据神儿子的生命来管理自己的产业,而是以盗贼的身分掠夺环境。今天许多地方的污染程度,恐怕不必等到将来的第三碗之灾,「水就变成血了」。

【启十六5】「我听见掌管众水的天使说:昔在、今在的圣者啊,祢这样判断是公义的;」

【启十六6】「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祢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

  • 至此,《启示录》中已经出现了有权柄掌管「风」(七1)、「火」(十四18)和「众水」(5节)的天使,所有的自然力量都是神的差役。
  • 「昔在、今在」(5节)原文是「今在、昔在」,没有「以后永在」(一4),因为「以后」就是现在了,万物的结局已经临到。
  • 「祢这样判断是公义的」(5节),原文直译是「祢是公义的,因为祢已经审判了这些事」(英文ESV译本),用词与「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十五4)相似。这句话不是说神审判的方式是公义的,而是说审判的本身显出了神的公义。世人既然拒绝「敬拜那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十四7),反而去拜龙和兽(十三4),公义的神当然应该收回祂所创造的一切。凡是质疑神「为什么」的人,首先应该反省自己都做了什么,「因为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路六38)。
  • 神审判的法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恶人的刑罚是自食其果。他们既然喜欢「流圣徒与先知的血」(6节),神就「给他们血喝」,因为「这是他们所该受的」(6节),是罪有应得。

【启十六7】「我又听见祭坛中有声音说:是的,主神——全能者啊,祢的判断义哉!诚哉!」

  • 祭坛中的声音来自祭坛底下「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六9),用词与「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十五3)相似。
  • 殉道者们过去呼吁「圣洁真实的主啊,祢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六10)?现在,这个问题终于迎刃而解,正是他们的祷告引发了七号的审判(八5),下令收割葡萄的天使正是「从祭坛中出来」的(十四18)。今天,当我们面临天灾人祸的时候,你是像没有盼望的世人一样质问「为什么」,还是像殉道者一样称颂「祢的判断义哉!诚哉」(7节)呢?

【启十六8】「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头上,叫日头能用火烤人。」

【启十六9】「人被大热所烤,就亵渎那有权掌管这些灾的神之名,并不悔改将荣耀归给神。」

  • 倾倒第四碗的结果,是「叫日头能用火烤人」(8节)。第三号使日头、月亮、星辰的三分之一都黑暗了(八12),第四碗却使日头产生了极高的热气,可能产生了强大的太阳风。
  • 现在,神「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太五45),将来,神却要「叫日头能用火烤人」,对付那些跟随兽的人。属神的教会已经被提,「炎热和烈日必不伤害他们;因为怜恤他们的必引导他们,领他们到水泉旁边」(赛四十九10)。
  • 在第六号的大地震之后,世人还会「恐惧,归荣耀给天上的神」(十一13)。但现在,面对又大又难的灾难,「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2节)却更加刚硬,「并不悔改将荣耀归给神」(9节),反而继续「亵渎」(9节)神。因为世人自从接受了兽的印记之后(2节),心智就与兽合而为一,和兽一样成为「亵渎」者(十三1、5、6;十七3),三次「亵渎」(9、11、21节)神。
  • 「并不悔改」,这句话有如丧钟一再鸣响(9、11节;九20)。人类自从堕落以后,本性就是「有兽印记、拜兽像的」,若非神主动的拣选和救赎,恩典和灾难都不能使人肯回转归神。但在七碗的时候,恩典之门已经关闭(十五8),神不再借着灾难来领人悔改(十四7),而是要用灾难来审判世界。

【启十六10】「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兽的座位上,兽的国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

【启十六11】「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疮,就亵渎天上的神,并不悔改所行的。」

  • 倾倒第五碗的结果,是「兽的国就黑暗了」(10节),可能象征兽权的衰落衰微,正如当日埃及全地都黑暗了(出十21-23)。「兽的座位」(10节),代表兽的掌权之处,「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十三2)。这句话也是对别迦摩教会的鼓励(二13)。
  • 第10节的「疼痛」原文是单数,指世人整体的疼痛。「咬自己的舌头」(10节),形容疼痛难当。最可怕的是,此时人里面仍然黑暗,内心更加痛苦,「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六23)!
  • 第11节的「疼痛」和「疮」原文都是复数,表明每个人只顾自己的疼痛,却「并不悔改所行的」(11节),反而更加刚硬地「亵渎天上的神」(11节),痛苦也无法使他们觉醒。今天不信的世人也有兽的心志,在天灾人祸面前一面怨天尤人,指责神不够慈爱、公义,一面高举自己廉价的「爱心」,从不反省悔改。

【启十六12】「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

  • 倾倒第六碗的结果,是「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12节)。「幼发拉底大河」(12节),是罗马帝国东部边疆的天然屏障,河水干了,就不能再阻止「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的入侵。第六位吹号的天使已经「把捆绑在幼发拉底大河的四个使者释放了」(九14),现在已经没有屏障可以阻挡他们的军队。
  • 对于最初的读者来说,「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最自然的联想就是罗马帝国的东方强敌安息帝国。当时民间传说,复活的尼禄将会率领可怕的帕提亚骑兵卷土重来。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安息帝国的后裔伊朗重新成为欧美各国来自「幼发拉底大河」东面的强敌。而到了末日,这一切恐惧都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兽的国」(10节)将被强敌入侵,罪恶的势力将会自相残杀。
  • 「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与「普天下众王」(14节)并不是同一伙军队,「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是与「兽的国」争战,「普天下众王」是与羔羊争战(十七14;十九19)。
  • 神曾经使红海(出十四21)和约旦河(书三16)干涸,以赛亚先知也预言,神将「抡手用暴热的风使大河分为七条,令人过去不致湿脚」(赛十一15)。主前539年,波斯军队从上游截断了幼发拉底大河,从河床攻入巴比伦城。而将来的「巴比伦大城」(19节)也会发现,幼发拉底大河竟然也干涸了,敌人将可以长驱直入。
上图:古代巴比伦城的复原图,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旧约预言巴比伦的河流必将干涸,城会遭突袭(赛四十四27;四十五1-2;耶五十24、38;五十一30-32)。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又深又宽的护城河围绕巴比伦,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把城一分为二,沿幼发拉底河而建的内层城墙安装了许多铜门,通往城内。波斯古列王围城期间,挖了一条水道,把河水引到从前尼托克里斯王后开凿的人工湖里,使幼发拉底河的水位降至大腿中部,波斯军队夜间从河道攻入巴比伦(但五30)。

上图:古代巴比伦城的复原图,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旧约预言巴比伦的河流必将干涸,城会遭突袭(赛四十四27;四十五1-2;耶五十24、38;五十一30-32)。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又深又宽的护城河围绕巴比伦,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把城一分为二,沿幼发拉底河而建的内层城墙安装了许多铜门,通往城内。波斯古列王围城期间,挖了一条水道,把河水引到从前尼托克里斯王后开凿的人工湖里,使幼发拉底河的水位降至大腿中部,波斯军队夜间从河道攻入巴比伦(但五30)。

【启十六13】「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

【启十六14】「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

【启十六15】「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

【启十六16】「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

  • 「污秽的灵」(13节),就是「鬼魔的灵」(14节)。「青蛙」(13节)是出埃及的十灾之一(出八5-11),是不洁净的(利十一10),在希腊文化中,青蛙的叫声象征说话空洞、没有意义。
  • 「龙」(13节)指魔鬼撒但(十二9)。「兽」(13节)指海中上来的十角七头兽,即敌基督(十三1)。「假先知」(13节)指地中上来的两角兽(十三11)。这是一个假冒的三位一体。
  • 「三个鬼魔」(16界)分别来自「龙」、「兽」和「假先知」,可能代表宗教、政治和文化方面的社会主流。他们出去蛊惑「普天下众王」(14节),聚集发动哈米吉多顿大战(16节;九15-19;十七14;十九17-21;结三十八1-三十九29;亚十四1-5)。但他们大功告成的那日,不是「鬼魔」的「大日」,也不是众王的「大日」,却是「神全能者的大日」(14节;彼后三12)。全世界的势力都伏在「全能者」的大能之下,成就神永远的计划。
  • 「神全能者的大日」,就是天使收取地上葡萄的日子(十四18-20),也是天空的飞鸟聚集吃神的大筵席的日子(十九17-18)。
  • 「看哪,我来像贼一样」(15节),这话并不表明七碗之灾中地上还有教会,而是主耶稣对今天正在读《启示录》的教会和所有读者的提醒(三3;路十二39-40):你应该「警醒」(15节)预备迎见你的主了!
  • 「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15节),指那些因信称义(罗十三14)、接受神印记的人(七3)可以免受将来的七碗之灾。这是《启示录》中的第三福(一3;十四13;十六15;十九9;二十6;二十二7、14)。
  • 「哈米吉多顿 Ἁρμαγεδών/Armageddon」(16节),是希伯来话的音译,发音与希伯来语「米吉多顿山」相近。米吉多城是所罗门重建的驻防城之一(王上九15),位于耶斯列平原西南、基利波山麓的一个山岗上。以色列是古代世界的十字路口,而耶斯列平原是十字路口里的必经走廊,周围环绕着拿撒勒山、他泊山、摩利亚山、基利波山和迦密山。从埃及到大马士革的大路必须经过这里,是古代欧、亚、非各帝国彼此争战的必经之地。在旧约时代,米吉多附近常有争战:
    1. 约书亚在此杀败迦南五王(书十二21);
    2. 底波拉和巴拉在他泊山下打败西西拉(士四14);
    3. 基甸带三百人在此打败米甸大军(士七21);
    4. 扫罗和约拿单在此被非利士人所杀(撒上二十九1;三十一8);
    5. 以利亚在迦密山打败巴力的四百五十个先知(王上十八20、45);
    6. 犹大王亚哈谢曾被耶户追杀死于此城(王下九27);
    7. 约西亚王在此被埃及法老尼哥所杀(王下二十三29;历下三十五22)。
  • 哈米吉多顿大战的主帅耶稣基督(十九11-16),从小就从北面的拿撒勒山上俯瞰这片末日决战的耶斯列平原,祂在地上事奉的三年半里,曾特地到耶斯列平原的拿因城使寡妇的独生子复活(路七11),可能也是在耶斯列平原东面的他泊山登山变像(可九2)。
上图:米吉多和耶斯列平原(耶斯列谷)的位置。米吉多城是所罗门重建的驻防城之一(王上九15),位于一个山岗上,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自古就是天然的战场,周围环绕着拿撒勒山、他泊山、摩利亚山、基利波山和迦密山。以色列是古代世界的十字路口,而耶斯列平原是十字路口里的必经走廊,从埃及到大马士革的大路必须经过这里,是古代欧、亚、非各帝国彼此争战的必经之地。在旧约时代,米吉多附近常有争战:约书亚在此杀败迦南五王(书十二21);底波拉和巴拉在他泊山下打败西西拉的铁车(士四14);基甸带三百人在此打败米甸大军(士七21);扫罗和约拿单在此被非利士人所杀(撒上二十九1;三十一8);以利亚在迦密山打败巴力的四百五十个先知(王上十八20、45);犹大王亚哈谢曾被耶户追杀死于此城(王下九27);约西亚王在此被埃及法老尼哥所杀(王下二十三29;历下三十五22)。先知撒加利亚说,这是一个最悲哀的地方(亚十二11)。

上图:米吉多和耶斯列平原(耶斯列谷)的位置。米吉多城是所罗门重建的驻防城之一(王上九15),位于一个山岗上,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自古就是天然的战场,周围环绕着拿撒勒山、他泊山、摩利亚山、基利波山和迦密山。以色列是古代世界的十字路口,而耶斯列平原是十字路口里的必经走廊,从埃及到大马士革的大路必须经过这里,是古代欧、亚、非各帝国彼此争战的必经之地。

上图:扼守耶斯列平原的米吉多城遗址。哈米吉多顿大战可能将在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进行。

上图:扼守耶斯列平原的米吉多城遗址。哈米吉多顿大战可能将在山下的耶斯列平原进行。

 

 

 

上图:从米吉多城遗址可以远眺拿撒勒山。主耶稣从小就从北面的拿撒勒山上俯瞰这一片祂将来要指挥末日决战的平原。

上图:从米吉多城遗址可以远眺拿撒勒山。主耶稣从小就从北面的拿撒勒山上俯瞰这一片祂将来要指挥末日决战的平原。

【启十六17】「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

【启十六18】「又有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没有这样大、这样厉害的地震。」

【启十六19】「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

【启十六20】「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

【启十六21】「又有大雹子从天落在人身上,每一个约重一他连得(一他连得约有九十斤)。为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神。」

  • 倾倒第七碗的结果,是直接打击撒但。「倒在空中」(17节),可能因为撒但乃是「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弗二2)。
  • 从宝座上出来的「大声音」(17节),是神自己的声音。「成了」(17节),是神自己宣告祂大怒的酒已经倾倒完毕,七碗对世界的全面拆毁已经完成,而具体的细节将在十八1至十九21中详述。圣经记载了四次「成了」:
    1. 六日造物之工完成的时候,每次神都宣告「事就这样成了」(创一7、9、11、15、24、30);
    2.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的时候,祂说「成了」(约十九30);
    3. 倾倒第七碗的时候,宝座上有声音说「成了」(17节);
    4. 天地一切都更新的时候,神说「都成了」(二十一6)。
  • 「那大城、列国的城、巴比伦大城」(19节),象征整个世界的宗教、文化、政治和经济势力,代表人类的进步、成就和自信:
    1. 「那大城」,就是地上的耶路撒冷城(十一2、8),代表世界的宗教和文化。此时得胜者已经被提,地上的耶路撒冷已经被假先知的新宗教、后现代的流行文化充斥,成为拜兽的中心,敌基督「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后二4)。
    2. 「列国的城」,代表世界的政治势力。
    3. 「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19节),直译是「巴比伦大城在神面前也被记念」。「巴比伦大城」象征一个抵挡神、引诱人的社会、经济体系(十四8),是用地上的天国假冒神的国。对于最初的读者来说,就是长达两百年的「罗马和平 Pax Romana」。今天,全球化的世界经济日益成为一个「巴比伦大城」,表面上正在繁荣进步、「任意而行」(十三5),但神从来都没有忽略或遗忘她,只不过是「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领世人悔改而已(罗二4)。
  • 从巴别塔开始,世人已经尝试了各种主义制度,融合了东西、左右各派思想,试图展现人类的爱心和善良,建立一个不需要神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甚至连教会也积极参与其中,建造了许多草木禾秸的工程(林前三12-13)。这些在第七碗中都将全部「倒塌」(19节),没有一样可以在神面前存留;惟有那些忠心的殉道者,「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十四13)。
  • 这场空前的「大地震」极大地改变了地貌,使「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20节),可能引起地壳的剧烈变动,使海岛沉到海平面下、山地变为平原。这很可能就是基督再来时的大地震:「那日,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亚十四4)。
  • 当人们因为地震纷纷逃到外面的时候,天上又降下巨型的「大雹子」(21节)。目前已知最大的冰雹重约1公斤,但这些「大雹子」每个「约重一他连得」(21节),相当于45公斤,比出埃及时的雹灾更大(出九23)。但这样的超级「大雹子」,也没有动摇世人拜兽的心志,他们不但不因此悔改,反而更加「亵渎神」(21节)。这是他们与魔鬼交易、出卖灵魂的结果(十三16),证明他们的结局是罪有应得。「雹」在旧约里是神攻击仇敌的武器(书十11;结三十八22)。
  • 揭开第六印以后,一共发生了四次大地震:揭开第六印时(六12-14)、吹第一号之前(八5)、吹第七号之前(十一13)、倒第七碗时(18节)。「灾难的起头」(太二十四7-8)有地震,大灾难期间一直伴随着地震,最后以空前的超级大地震结束(20节;结三十八20)。今天,神已经不断地借着地震来震动人心,叫我们转而追求那「不能震动的国」(来十二2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