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启十四1】「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祂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写在额上。」

龙「站在海边的沙上」(十二17),羔羊却「站在锡安山」。这些有神印记的人与那些在右手和额头印有兽印记的人(十三16)恰成对比,他们同羔羊「站在锡安山」,象征他们是从大灾难中逃脱的殉道者,「因为照耶和华所说的,在锡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脱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耶和华所召的」(珥二32)。「又有」表明这「十四万四千人」并不是之前在地上受印的「十四万四千」以色列人(七4-8),而是另外「十四万四千人」,他们可能就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的殉道者(4节;七14)。「十四万四千」就是十二个十二千,象征神丰满的见证。这是第五个异象。

【启十四2】「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像众水的声音和大雷的声音,并且我所听见的好像弹琴的所弹的琴声。」

这声音不但大,而且十分动听,可能是那十四万四千人的声音。

【启十四3】「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彷佛是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

「新 Kainos」原文不是表达时间上的「新 Neos」,而是表达本质上的新,不单在时间上是新的,并且从来未曾出现过的。他们经历了救恩,此情此境没有任何其他的诗歌适用,必须有专用的「新歌」(五8)。「没有人能学这歌」指未曾经历救赎之恩的人,就无法在神面前唱出这歌。

【启十四4】「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祂。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

「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象征他们始终持守着「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林后十一3),「不沾染世俗」(雅一27),「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林后十一2)。「童身」原文在新约里都是指处女(太一23;路一27;徒二十一9;林前七28;林后十一2),只有这里用来指男性的「他们」,表明这是象征。「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表明他们是实际跟随基督的门徒。「从人间买来的」指他们是羔羊「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来的(五9)。「初熟的果子」是以后众果子的保证和标本,初熟的果子熟了,就保证其余的果子即将成熟;初熟的果子形色和质地如何,就表明以后也必更多地结出同样的果子。主耶稣在逾越节后的「安息日的次日」初熟节复活(太二十八1;利二十三11),初熟节所献的是第一天的收割,主耶稣是初熟节第一个复活「初熟的果子」(利二十三9-14;林前十五20, 23),祂复活进入丰满荣耀,就保证所有的信徒也必随祂进入丰满荣耀。教会从五旬节开始(徒二1-4),五旬节所献的是第一茬的收割(夏收)(利二十三16),教会是五旬节第一批「初熟的果子」(利二十三15-17),蒙恩得救的信徒是由万物中首先被分别出来归与神和基督的一班人,「在祂所造的万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雅一18)。

【启十四5】「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

不是这些人本身「口中察不出谎言来、没有瑕疵」,而是基督已经「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6)。

【启十四6】「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飞在空中,有永远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

「空中」原文指中午太阳所到达的天顶位置,和那只鹰所飞行的位置是一样的。在吹第五号之前,鹰已经在「空中」向地上的居民宣布「祸哉!祸哉!祸哉」(八13)。现在第七号已经吹响(十一15),即将倾倒七碗,这位天使也「飞在空中」,向世人宣扬「永远的福音」,「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二十四14)。「永远的」表示永不失效。6-20节有七位天使出现,宣布或施行审判。这是第六个异象。

【启十四7】「他大声说:『应当敬畏神,将荣耀归给祂!因祂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应当敬拜那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

第一位天使宣告「永远的福音」,劝人要「敬畏神」,回转向祂。这是向受逼迫的信徒宣告「祂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也是向即将受审判的世人作最后一次的悔改呼吁。世人敬拜「龙」和「兽」(十三4),天使呼吁他们「应当敬拜那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敬拜那真正的权柄。神是慈爱、公义的,祂「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三9),已经给了世人太多的机会。

【启十四8】「又有第二位天使接着说:『叫万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

第二位天使宣告对「巴比伦大城」的判决(十八1-24)。美索不达米亚的「巴比伦」就是大洪水之后人们建造通天塔的「巴别」(创十10;十一9),代表人的骄傲,以及高举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势力。「巴比伦大城」象征一个抵挡神、高举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文明体系(十六19),对于当时的读者来说,也就是罗马帝国。巴比伦之所以倾覆,是因为她叫万民喝「邪淫大怒的酒」(十八3;耶五十一7),败坏万民,使万民与她同流合污。

【启十四9】「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

第三位天使宣告对「拜兽和兽像者」的判决,包括一切假宗教。

【启十四10】「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

希腊人喝酒时, 通常会加水稀释,「纯一不杂」强调这愤怒之酒不经过稀释,全然是「以忿怒、恼恨报应」那些「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人(罗二8),不再有丝毫的怜悯与恩典(诗七十五8)。「火与硫磺」在旧约中指神刑罚的工具(创十九24;诗十一6;赛三十33;结三十八22),「喝神大怒的酒」的结果是「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也就是在地狱中受苦(十九20;二十10、14)。信徒为真理受苦,是在败坏的世人围观之下(十一9),而罪人因罪恶受报应,是在绝对圣洁的「圣天使和羔羊面前」,正如主耶稣说的:「在人面前不认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不认他」(路十二9)。

【启十四11】「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它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

「受痛苦的烟往上冒」引自赛三十四10。这「痛苦」是永远的痛苦,并非人死如灯灭那么简单。四活物是「昼夜不住」地敬拜神(四8),罪人却将「昼夜不得安宁」地「受痛苦」。神不是要用这样可怕的「痛苦」来恐吓人,也不是幸灾乐祸,而是要我们明白,罪的结果必然会跟随罪人到永远,因此每一位读者应当现在就悔改:「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一15)

【启十四12】「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

当时拒绝敬拜凯撒的信徒虽然要受逼迫,但这些苦难都是暂时的,逼迫信徒、有兽印记的人将受的刑罚却是「直到永永远远」(11节)。这样一个看见可以使他们心里「安宁」(11节)、能够忍耐,在逼迫中「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

【启十四13】「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从今以后」意思是「保证、无可怀疑」。「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最终蒙福的是殉道者,而不是猖獗一时的掌权者。「劳苦」原文可以指工作至筋疲力倦,也可以指「疼痛」,这里是「疼痛」的意思。天国不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地方,而是一个不再有痛苦的地方。殉道者「息了自己的劳苦」,但「做工的果效」却跟随他们到永世里。「圣灵说」可能是因为在他们受苦之时,圣灵一直帮助他们渡过苦难。这是启示录中的第二福(一3;十四13;十六15;十九9;二十6;二十二7、14)。

【启十四14】「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像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

第四位天使拿着收割的「快镰刀」,目的是执行拯救。有人根据「白云」、「人子」就认为这是基督,但负责收割的是天使(太十三39),并且与前后共七位天使一致。「人子」原文并不是四福音中专称基督的「那人子」,而是「一位人子」,这位「人子」还要接受另一位天使的命令(15节),所戴的「冠冕」原文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象征胜利,不是王冠。

【启十四15】「又有一位天使从殿中出来,向那坐在云上的大声喊着说:『伸出你的镰刀来收割;因为收割的时候已经到了,地上的庄稼已经熟透了。』」

第五位天使宣告神对「庄稼」的「收割」命令。「庄稼」代表信徒(约四35;路十2),「地上的庄稼已经熟透」,这是早已预定好的收割时刻,神的时间不迟不早。因此受逼迫的信徒可以知道,如果神尚未伸冤、拯救,只是因为时机未成熟。一旦庄稼熟透时,收割马上临到。

【启十四16】「那坐在云上的,就把镰刀扔在地上,地上的庄稼就被收割了。」

这异象对应于以色列人从初熟节到五旬节对「庄稼」的收割。这些「庄稼」就是五旬节献上的「初熟的果子」(利二十三16),也就是教会(雅一18),他们并不一定全部都是得胜者。「收割」可能象征教会被提,这些被提的信徒也和那十四万四千人一样是「初熟的果子」(4节)。此时正是「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十一15节;林十五52),所以这次被提与十一12得胜者的被提是同时发生的:那时「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四16-17)。

上图:一位正统犹太人用镰刀割麦子庆祝五旬节。

上图:一位正统犹太人用镰刀割麦子庆祝五旬节。

【启十四17】「又有一位天使从天上的殿中出来,他也拿着快镰刀。」

第六位天使也拿着收割的「快镰刀」,但目的是执行刑罚。

【启十四18】「又有一位天使从祭坛中出来,是有权柄管火的,向拿着快镰刀的大声喊着说:『伸出快镰刀来,收取地上葡萄树的果子,因为葡萄熟透了!』」

第七位天使宣告神对「葡萄」的「收取」命令。「祭坛」表明这判决是回应祭坛底下殉道者灵魂的祷告(六9-11)。「有权柄管火」表明这可能对应于揭开第七印时,天使将坛上的火倒在地上的时候(八3-5)。「葡萄熟透了」象征世人已经恶贯满盈(珥三13)。

【启十四19】「那天使就把镰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丢在神忿怒的大酒榨中。」

这异象对应于以色列人从五旬节到住棚节对「葡萄」的收割。「神忿怒的大酒榨」形容神的审判,如同在大酒榨中践踏葡萄一样(赛六十三3;哀一15)。正如约珥先知的预言:「开镰吧,因为庄稼熟了,践踏吧,因为酒榨满了,酒池盈溢,他们的罪恶甚大」(珥三13)。古代以色列人从初熟节到五旬节收割庄稼,五旬节之后收取葡萄,收完葡萄就庆祝住棚节,而住棚节预表进入国度、与神同在。这预表神的计划是先收割庄稼、拯救教会,然后收取葡萄、刑罚世人,最后庆祝住棚节、进入国度。

上图:耶和华的节期和古代以色列人的收割季节。以色列人从初熟节到五旬节收割大麦和小麦,五旬节之后收取橄榄和葡萄,收完葡萄就庆祝住棚节。

上图:耶和华的节期和古代以色列人的收割季节。以色列人从初熟节到五旬节收割大麦和小麦,五旬节之后收取橄榄和葡萄,收完葡萄就庆祝住棚节。

【启十四20】「那酒榨踹在城外,就有血从酒榨里流出来,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

古代以色列收葡萄的工人用脚在槽中压榨葡萄,流出红色的葡萄汁,「酒榨踹在城外」形容在城外杀戮流血。「六百里」原文是「一千六百斯塔德 Stadia,约 300 公里,但强调的不是距离,而是「一千六百」这个数目。「一千六百」等于四十乘四十,而「四十」在圣经中是刑罚、试炼的数目:在大洪水的审判中,「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创七7),「洪水泛滥在地上四十天」(创七17);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在旷野飘流,「担当罪孽四十年」(民十四34);律法规定的鞭刑不超过四十下(申二十五3)。因此,「一千六百」可能象征全世界受到彻底的审判。这城可能就是耶路撒冷,这场空前绝后的大屠杀可能就是「哈米吉多顿」大战(十六12-16;十九15),地点是耶路撒冷城外的「约沙法谷」(珥三12),从「以东的波斯拉」(赛六十三1)向北延伸到耶斯列平原的米吉多(十六16)。

上图:古代以色列酒榨的示意图。酒榨分上下两层酒池,中间有一条通管相连。酒池可能是一块凿空的石头,也可能用砖石砌成。葡萄放在位置稍高的上层酒池中,工人用脚踹葡萄,汁液透过通管流到下层的酒池中。

上图:古代以色列酒榨的示意图。酒榨分上下两层酒池,中间有一条通管相连。酒池可能是一块凿空的石头,也可能用砖石砌成。葡萄放在位置稍高的上层酒池中,工人用脚踹葡萄,汁液透过通管流到下层的酒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