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启九1】「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他。」

有人认为这「星」是天使,有人认为是堕落的天使或撒但(赛十四12),有人认为是「无底坑的使者」(11节)。「无底坑」原文指一种上小下大的渊坑,顶上有窄井式的通道,与神为敌的鬼魔被暂时囚禁于此(路八31),而执行刑罚则是将来在「火湖」(二十10)。「钥匙赐给他」指神暂时容许他释放那些被拘禁的鬼魔。

【启九2】「他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

「开了无底坑」指释放鬼魔,带来一片乌烟瘴气。

【启九3】「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它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

不是蝗虫多如烟云,而是「蝗虫从烟中出来」。一般的蝗虫是伤害农作物而不伤人,但这些蝗虫却有伤人的「能力」,舍农作物而攻击人。「赐」表明一切凶恶的本身并没有权柄,权柄是神所赐的。这灾类似埃及所遭受的蝗灾(出十12-20),约珥书的背景也是蝗灾。

【启九4】「并且吩咐它们说,不可伤害地上的草和各样青物,并一切树木,惟独要伤害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

这些特殊的蝗虫并不吃一般蝗虫的自然食物「地上的草和各样青物,并一切树木」,而是单单「伤害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在属神的人身上却毫无权柄。「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指除了那班受印的「我们神众仆人」(七3)之外所有的人。谁是真正属神的人,不但神和天使知道,连鬼魔也知道(徒十九15)。

【启九5】「但不许蝗虫害死他们,只叫他们受痛苦五个月。这痛苦就像蝎子螫人的痛苦一样。」

前四号的灾没有直接伤害人,第五号带出的蝗虫开始伤害人。但这蝗虫的权柄是有限的,时间也是有期限的,「只叫他们受痛苦五个月」,却不许「害死他们,正如蝎子咬人很痛,但很少致命。可见神还在给世人悔改的机会。「五个月」可能指一般蝗虫的生命期,也可能是「几个月」的意思。圣经中有一家五个人」(路十二52)、五对牛」(路十四19)、五千银子」(太二十五15)、五个丈夫」(约四18)、五个兄弟」(路十六28)、五个饼」(太十四17),这些地方的五个」可能都是几个」的意思。

【启九6】「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决不得死;愿意死,死却远避他们。」

人因痛极而求死,却不得死。他们因怕死作那掌死权的奴仆(来二14-15),反而因此落入求死不能的境地。不信主的人既然跟随撒但,神就让他们用「五个月」(5节)时间来体会来自「无底坑」(2节)的东西是怎样一种体验,然而却很少有人因受苦而悔改(20-21节)。

【启九7】「蝗虫的形状,好像预备出战的马一样,头上戴的好像金冠冕,脸面好像男人的脸面,」

这里描述的「蝗虫的形状」并不是自然界的蝗虫,而是来自灵界的蝗虫。以「预备出战的马」来比喻蝗虫(珥二4),可能因为蝗虫的头像马,也可能因为蝗群的飞行形如骑兵冲锋陷阵的队伍,并不是说蝗虫的大小。「冠冕」原文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金冠冕」则象征得胜。

上图:蝗虫。

上图:蝗虫。

【启九8】「头发像女人的头发,牙齿像狮子的牙齿。」

「头发像女人的头发」可能形容蝗虫的触角。罗马帝国人人都知道,帝国之外的「野蛮人」是蓄长发的,因此当时的读者会很自然地联想到安息帝国的帕提亚人。「牙齿像狮子的牙齿」可能形容其凶猛和毁坏的程度(珥一6)。

【启九9】「胸前有甲,好像铁甲。它们翅膀的声音,好像许多车马奔跑上阵的声音。」

【启九10】「有尾巴像蝎子,尾巴上的毒钩能伤人五个月。」

这些可怕的蝗虫到底代表什么,历代解经家有无数的猜测,但只有到了时候才能真正知道。我们唯一可以确定并且遵行的,就是不要做「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4节),这样就不必被「尾巴上的毒钩」伤害。「五个月」可能是「几个月」的意思。

上图:蝎子。

上图:蝎子。

【启九11】「有无底坑的使者作它们的王,按着希伯来话,名叫亚巴顿,希腊话,名叫亚玻伦。」

「亚巴顿」希伯来原文意思是「灭亡」(伯二十六6;二十八22;诗八十八11;箴十五11;二十七20)。「亚玻伦 Apollyon」原文意思是「毁灭者」,与罗马皇帝多米田热衷于敬拜的阿波罗(Apollo)谐音。蝗虫阿波罗(Apollo Parnopios)是罗马最流行的阿波罗像,意思是蝗虫之主、蝗虫杀手,有驱逐蝗虫的技能,但此处却讽刺阿波罗是带来蝗虫之灾的鬼魔。

上图:被称为Apollo of Kassel的一系列阿波罗大理石像的罗马版本,1721被挖掘于意大利Paola湖附近的多米田别墅,现存于德国Kassel的Wilhelmshöhe城堡博物馆。原型是主前450年左右希腊雕刻家菲狄亚斯(Phidias)雕刻的雅典卫城蝗虫阿波罗(Apollo Parnopios Παρνόπιος)铜像,被第1-2世纪多米田时代的罗马人复制,有20多个已知的版本。启示录时代的罗马皇帝多米田热衷于崇拜阿波罗,自命是阿波罗的化身,还按蝗虫阿波罗的像铸造了硬币。阿波罗的称号Parnopios(Παρνόπιος,Parnopius )源于 πάρνοψ,意思是蝗虫之主、蝗虫杀手。

上图:被称为Apollo of Kassel的一系列阿波罗大理石像的罗马版本,1721被挖掘于意大利Paola湖附近的多米田别墅,现存于德国Kassel的Wilhelmshöhe城堡博物馆。原型是主前450年左右希腊雕刻家菲狄亚斯(Phidias)雕刻的雅典卫城蝗虫阿波罗(Apollo Parnopios Παρνόπιος)铜像,被第1-2世纪多米田时代的罗马人复制,有20多个已知的版本。启示录时代的罗马皇帝多米田热衷于崇拜阿波罗,自命是阿波罗的化身,还按蝗虫阿波罗的像铸造了硬币。阿波罗的称号Parnopios(Παρνόπιος,Parnopius )源于 πάρνοψ,意思是蝗虫之主、蝗虫杀手。

【启九12】「第一样灾祸过去了,还有两样灾祸要来。」

「两样灾祸」指第六号(13-21节)和第七号(十一14-15;十六至十八章)的灾祸。

【启九13】「第六位天使吹号,我就听见有声音从神面前金坛的四角出来,」

「金坛」指在神宝座前献上众圣徒祷告的坛(八3-4)。「有声音从神面前金坛的四角出来」表示第六号的灾祸是圣徒的祷告引起,是神对祭坛下殉道者灵魂祷告的回应(六9-10)。

【启九14】「吩咐那吹号的第六位天使,说:『把那捆绑在幼发拉底大河的四个使者释放了。』」

「幼发拉底大河」位于伊拉克境内,是宁录建造大城(创十8-12)和巴别塔的地方(创十一2-4),也是亚伯拉罕老家吾珥的所在。在以色列历史上,亚述、巴比伦、波斯的侵略都是从幼发拉底河东方来的。「幼发拉底大河」是应许之地的理想边界(创十五18;申十一24),而这「四个使者」就在应许之地的边缘。「四个使者」原文前面有冠词,表明是特别的堕落天使。「捆绑」表示牠们一直被限制行动,此时神允许牠们行动,表明神能使用一切负面、消极的人、事、物,来成就祂的旨意。

上图:幼发拉底河位于以色列东方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流入波斯湾。

上图:幼发拉底河位于以色列东方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流入波斯湾。

【启九15】「那四个使者就被释放;他们原是预备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要杀人的三分之一。」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原文前面有冠词,表明是撒但的一个特别计划,连时辰都定好了,但现在却被神使用来成就祂的旨意。旧约圣经的记载曾详细到日(民一1;该二10),但从未详细到「时」。前四号只是击打了自然界的「三分之一」(八7-12),第六号却是「要杀人的三分之一」。「三分之一」表示数目非常大,但还不是多数,表明神虽然允许仇敌杀戮,但还只是一个极其严厉的警告,神还不允许全人类都被消灭。

【启九16】「马军有二万万;他们的数目我听见了。」

在第一世纪,「幼发拉底大河」(14节)是罗马帝国的东部边疆,河东就是罗马帝国的强敌安息帝国,「马军」会使当时的读者自然联想到可怕的帕提亚骑兵。「他们的数目我听见了」,表示「二万万」这数目不是形容不计其数(五11)的一个代表词。「马军」也许来自「幼发拉底大河」之外(十六12),也许来自无底坑。有人认为这是人数多达二亿的装甲大军,有人认为是二亿吨当量的核弹,有人认为是二亿单位剂量的生化武器。而当时的罗马军队最多不会超过四十万人。

【启九17】「我在异象中看见那些马和骑马的,骑马的胸前有甲如火,与紫玛瑙并硫磺。马的头好像狮子头,有火、有烟、有硫磺从马的口中出来。」

使徒约翰再次提醒我们,这一切都是他「在异象中看见」的,所以这里的描述也是象征性的。「马的头好像狮子头」形容其凶猛。「有火、有烟、有硫磺」可能代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启九18】「口中所出来的火与烟并硫磺,这三样灾杀了人的三分之一。」

第六号所带出的马军比第五号所带出的蝗虫更可怕,蝗虫只是叫人「受痛苦五个月」(5节),马军却是「杀了人的三分之一」。这场可怕的战争可能就是哈米吉多顿大战(十六16)

【启九19】「这马的能力是在口里和尾巴上;因这尾巴像蛇,并且有头用以害人。」

「尾巴像蛇」象征是魔鬼的作为(十二9)。害人的「尾巴」也会叫当时的读者很自然地联想到帕提亚骑兵让罗马军团大吃苦头的「帕提亚回马箭 Parthian Shot」。

【启九20】「其余未曾被这些灾所杀的人仍旧不悔改自己手所做的,还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走,金、银、铜、木、石的偶像,」

神允许这样严重的灾祸发生,是为了让人悔改。但拜偶像的人中毒至深,虽然身经浩劫,「仍旧不悔改」,不肯回转敬拜真神。

【启九21】「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

在出埃及的十灾中,埃及术士也用「邪术」(出七11)模仿杖变蛇和前两灾的神迹(出七11-12;七22 ;八7),所以法老也是「不悔改」。这些心肠刚硬的人也可能是用战争、恐怖袭击来解释神的追讨,所以不愿回转向神,而是继续试图依靠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