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启六1】「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你来!』」

「羔羊」每揭开一个印,就带出一个异象。「你来」原文是「来」(3、5、7节),不是对约翰说的,而是「四活物」逐一向异象中的骑士传达命令。前四印是一组,后三印是一组。前六印(2-17节)所带出的只是「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太二十四7-8),而第七印带出的七号(八1-2),才是真正的灾难。

【启六2】「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

「白」是胜利的颜色,罗马将军凯旋时用白马拉着战车游行。白马骑士可能代表外敌入侵,即主耶稣预言的「国要攻打国」(太二十四7)。这「白马」与基督的「白马」(十九11)颜色相同,但骑士却与基督(十九12-16)明显不同,骑士所戴的「冠冕」原文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而基督戴的「冠冕」(十九12)原文却是王冠。「弓」并非第一世纪罗马军队的主要武器,却是罗马帝国的最大强敌帕提亚人的特征,建立安息帝国的「帕提亚人 」(徒二9)以骑射著称,他们与罗马帝国之间的战争持续了三百年。「弓」也是旧约中武力的象征(诗四十六9;赛四十一2;耶四十九35;结三十九3;何一5;亚九10)。前四印所预言的可能都是对罗马帝国的审判,外战(2节)、内战(4节)、饥荒(6节)、死亡(8节),一样比一样厉害。白马骑士不只是得胜,而且是「胜了又胜」,但得胜的「冠冕」是「赐给他」的,是神对逼迫教会的罗马帝国的审判。初期教会被罗马帝国逼迫的250年,也是罗马帝国不断被神追讨的250年。启示录写完60多年之后,罗马五贤帝的最后一位奥勒留(Marcus Aurelius,主后161-180年)在位期间,战争不断,东方的帕提亚人和北方的日耳曼人相继入侵,自然灾害频发,国库空虚,又发生安东尼瘟疫,帝国由盛转衰,结束了二百年罗马和平(Pax Romana),不久又发生了三世纪危机。有些解经家把白马骑士解释为基督、福音、假基督、敌基督、假信仰等,但带弓的白马骑士对于当时的读者来说,最自然、直接的联想就是罗马帝国的强敌,与其他三马所代表的审判一致。

上图:第一世纪的欧、亚、非大陆有四个主要的帝国:罗马帝国、帕提亚帝国、贵霜帝国和东汉王朝。罗马帝国的西方是大海,北方是日耳曼蛮族、南方是撒哈拉沙漠,唯一的强敌是东方的帕提亚帝国。

上图:第一世纪的欧、亚、非大陆有四个主要的帝国:罗马帝国、帕提亚帝国、贵霜帝国和东汉王朝。罗马帝国的西方是大海,北方是日耳曼蛮族、南方是撒哈拉沙漠,唯一的强敌是东方的帕提亚帝国。

上图:帕提亚骑射兵。崛起于波斯帕提亚的安息帝国与罗马帝国、贵霜帝国、中国汉朝并称欧亚大陆四大帝国,是初期教会时代唯一能与罗马帝国抗衡的强敌。

上图:帕提亚骑射兵。崛起于波斯帕提亚的安息帝国与罗马帝国、贵霜帝国、中国汉朝并称欧亚大陆四大帝国,是初期教会时代唯一能与罗马帝国抗衡的强敌。

上图:主前53年的卡莱战役(Battle of Carrhae)揭开了罗马与安息帝国三百战争的序幕。安息帝国骑兵将军苏雷纳(Surena)用1000头骆驼驮箭,采用「安息回马箭 Parthian Shot」战术,以一万名骑射手击败了七个罗马军团共四万人。这是罗马史上最惨烈的败仗,罗马执政官克拉苏被杀,鹰标被夺。主后58年至63年,罗马与帕提亚又发生战争,以罗马惨败告终。此后罗马与安息帝国的战争持续到第三世纪,而与后继的波斯萨珊王朝的战争则持续到第七世纪。

上图:主前53年的卡莱战役(Battle of Carrhae)揭开了罗马与安息帝国三百战争的序幕。安息帝国骑兵将军苏雷纳(Surena)用1000头骆驼驮箭,采用「安息回马箭 Parthian Shot 」战术,以一万名骑射手击败了七个罗马军团共四万人。这是罗马史上最惨烈的败仗,罗马执政官克拉苏被杀,鹰标被夺。主后58年至63年,罗马与帕提亚又发生战争,以罗马惨败告终。此后罗马与安息帝国的战争持续到第三世纪,而与后继的波斯萨珊王朝的战争则持续到第七世纪。

上图:罗马奥古斯都像护胸甲的近照,上面刻有一名帕提亚人将克拉苏在卡莱战役遗失的鹰标归还给奥古斯都。安息帝国在卡莱战役夺得了克拉苏军团的鹰标,30多年后才以交换战俘的方式还给罗马。罗马帝国特地铸造硬币纪念鹰标的归来,并兴建广场摆放鹰标,甚至在奥古斯都像的护胸甲上刻了鹰标回归的情景。由此可见帕提亚之「弓」对罗马帝国创伤之深。

上图:罗马奥古斯都像护胸甲的近照,上面刻有一名帕提亚人将克拉苏在卡莱战役遗失的鹰标归还给奥古斯都。安息帝国在卡莱战役夺得了克拉苏军团的鹰标,30多年后才以交换战俘的方式还给罗马。罗马帝国特地铸造硬币纪念鹰标的归来,并兴建广场摆放鹰标,甚至在奥古斯都像的护胸甲上刻了鹰标回归的情景。由此可见帕提亚之「弓」对罗马帝国创伤之深。

【启六3】「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

【启六4】「就另有一匹马出来,是红的,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

「红」是血的颜色,红马骑士可能代表内战、革命,即主耶稣预言的「民要攻打民」(太二十四7)。「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表明一切权柄都是神所赐的,神以历史审判历史,施行祂的审判。「刀」原文是「剑」(弗六16;来四12)。主后235-284年,罗马帝国遭遇内战、分裂、居普良大瘟疫(Plague of Cyprian)、外敌入侵和经济崩溃,接近崩溃,史称三世纪危机(Crisis of the Third Century)。

上图:主后271年,三世纪危机到达顶点,罗马帝国被分裂成三部分。

上图:主后271年,三世纪危机到达顶点,罗马帝国被分裂成三部分。

【启六5】「揭开第三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三个活物说:『你来!』我就观看,见有一匹黑马;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

「黑」是饥饿(哀四8;五10)、灾荒(耶十四2)的颜色,黑马骑士代表饥荒和经济崩溃。「天平」是用来称贵重物品的秤,五谷本来是用升斗计算的,但在饥荒中粮食非常珍贵,必须使用「天平」来称,实行配给制度(利二十六26;结四10)。主耶稣曾预言:「多处必有饥荒」(太二十四7)。

【启六6】「我听见在四活物中似乎有声音说:『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油和酒不可糟蹋。』」

「在四活物中似乎有声音」是含蓄地指神的声音。「一钱银子」指一个罗马银币得拿利乌(Denarius),相当于当时一天的工资(太二十2)。「升」原文是量器 Choinix,根据希腊史学希罗多德(Herodotus)的记载,该量器等于每人每日的食量,约一公升。正常情况下,「一钱银子」可以买40个麻雀(路十二6),而根据J. Jeremias的说法,够买12天的粮食,现在只够买一天的粮食。此时的饥荒受到神的限制,还没有到绝粮的地步,人的基本需要仍可被满足。「麦子」、「油和酒」都是当时日用的食物。一个人工作一天仅能养活自己,如果要养活家人,就要改吃穷人或牲畜的食物「大麦」。在三世纪危机期间,「一钱银子」的含银量急剧下降,什么都买不到,被迫退出流通领域。

上图:从左上到右下,分别是主前157年、主后73、161、194、199、200、219、236年的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

上图:从左上到右下,分别是主前157年、主后73、161、194、199、200、219、236年的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

上图:主后64-268年,罗马帝国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的含银量从93.5%逐步降到5%,不得不退出流通领域。

上图:主后64-268年,罗马帝国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的含银量从93.5%逐步降到5%,不得不退出流通领域。

【启六7】「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

【启六8】「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或译:死亡)、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灰 Chloros」原文指一种黄绿色或青绿色,英文的氯气(chlorine)就是由此而来,灰马骑士代表死亡。「阴府」指死人的灵魂暂时居住、等候审判的地方,「死亡」和「阴府」形影相随。信徒的灵魂则在「乐园」里享受安息(路二十三43)。这里再次声明「有权柄赐给他们」(4节),表明一切权柄都是神所赐的,「死亡」和「阴府」虽然可怕,但弱小的教会却不必害怕。「刀剑、饥荒、瘟疫、野兽」与神在利二十六22-26和结十四21宣布的「四样大灾」完全相同。「四分之一」可能指罗马帝国的人口的「四分之一」,启示录写完之后约60年,罗马帝国爆发安东尼大瘟疫,死亡率正是25%。

上图:安东尼大瘟疫的蔓延情况。主后165-180年,东征安息帝国回来的罗马军队带回了瘟疫,导致罗马帝国500万人口死亡,死亡率25%,史称安东尼大瘟疫(Antonine Plague)。

上图:安东尼大瘟疫的蔓延情况。主后165-180年,东征安息帝国回来的罗马军队带回了瘟疫,导致罗马帝国500万人口死亡,死亡率25%,史称安东尼大瘟疫(Antonine Plague)。

【启六9】「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

前四印带出了地上的异象,第五印则带出了天上的异象。这些「灵魂」可能是在罗马帝国(1-8节)的殉道者,也可能指从亚伯起直至主耶稣再来前的一切殉道者。旧约献祭时,血要倒在「燔祭坛的脚」那里(利四71825;五9;八15;九9),这些殉道者的灵魂「在祭坛底下」,象征信徒将生命献给神为祭(罗十二1;腓二17;提后四6),因此他们的灵魂住在神面前、与主同在。

【启六10】「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啊,祢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

主耶稣被钉十字架、司提反殉道时(路二十三34;徒七60)都为敌人祷告,因为那时还没到「审判」的时候。但现在「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所以这些殉道者在为神的公义得胜而祷告。这些殉道者已经脱离了苦难,住在荣耀里,他们祷告「要等到几时呢」,并不是在为自己求脱离苦难,而是求「愿人都尊祢的名为圣。愿祢的国降临;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路十一2)。「圣洁、真实」和「审判、伸冤」一起道出了神的性情。「住在地上的人」在启示录中代表不信的世人(三10;八13;十一10;十三8、14;十七8)。

【启六11】「于是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又有话对他们说,还要安息片时,等着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

「白衣」原文指白色飘逸的长袍,代表得胜、称义。地上的强权拥有「白马」(2节),殉道者却得着「白衣」。在世人看来,殉道者是软弱、失败的,但神却用「白衣」宣告他们才是得胜者,并宣判他们无罪,作为伸冤的保证。「安息片时」是让他们安息在祝福之中,等候神即将为他们伸冤(十九2)。「满足了数目」表明在神永远的计划中还有其他殉道者的地位。神的永远计划既不加速、亦不耽延,而是要等到殉道者的数目满足,然后才施行审判。当时被罗马帝国逼迫的信徒都有第10节的疑问,神在这里的话也是对他们的回答和安慰。这里的说话者带着权柄,可能也是神(6节)。

【启六12】「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我又看见地大震动,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

亚细亚七城在第一世纪都曾遭遇几次严重的地震,因此「地大震动」的异象对读者非常震撼。「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引自珥二31,可能是因超级大地震,引起多处火山爆发,空中弥漫火山灰所造成的现象。日食、沙尘暴、雾霾都会造成「日头变黑像毛布」,月全食也会造成「满月变红像血」。主耶稣曾预言:「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太二十四29),旧约赛十三10;结三十二7)也多处预言了末日太阳、月亮、星辰的重大变化。七印之中,第六印的内容最多,很可能是预言基督再来之前普世性的灾难,相当于回答第五印中殉道者的问题(10节)。

【启六13】「天上的星辰坠落于地,如同无花果树被大风摇动,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样。」

「天上的星辰坠落于地」可能是陨石雨,也可能是火山熔岩被喷上高空后掉落下来的景象。无花果熟了以后会掉下来,但未熟的无花果不会自动掉下来,除非是果树被大风摇动。

【启六14】「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山岭海岛都被挪移离开本位。」

「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引自赛三十四4,可能指整个大气层剧烈变动,有如天在挪移,云层滚动,好像卷起书卷。「山岭海岛都被挪移离开本位」可能指大地震引起地貌变动。但对于信靠主的圣徒,神却应许「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赛五十四10)。12-14节提到「天、地、日头、月亮、星辰、山岭、海岛」七个事物,代表整个宇宙都发生剧烈变化。

【启六15】「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

这里以完全的数目列出七种不同的身分,代表地上所有的人。他们的地位、成就、财富、力量、身分,在审判的日子里完全没有用处。「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比喻逃避神的追讨,引自赛二10、19。

【启六16】「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

「倒在我们身上」引自何十8,这话也是主耶稣在前往各各他山上十字架的路上的预言(路二十三30)。整本圣经只此一处提到「羔羊的忿怒」,最温柔的「羔羊」竟然也有大发烈怒的时候,世人若拒绝「羔羊」在十字架上代死的救赎,必要接受「羔羊的忿怒」。然而他们心肠刚硬,宁可在惧怕中躲避神,也不愿顺服下来归向神。罪人的天性就是躲避神,亚当和夏娃犯罪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藏起来「躲避耶和华神的面」(创三8)。前六印的灾难主要表现为天灾人祸,不信者很可能会把神的追讨解释成单纯的自然现象,甚至连信徒被提这样的神迹,也可能被不信者用「多重宇宙」、「虫洞」等没有实验根据的「科学理论」来轻松化解,因为不信者的信仰就是「不信」。

【启六17】「因为祂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

神和羔羊「忿怒的大日」就是末日,那时神的忿怒震及全地,一切罪恶都将被追讨(番一18;二2),无人能「站得住」,人完全没有抵挡的余地。只有圣徒才能「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七9)。第六印虽然惊天动地,但并没有人被伤害,只不过是「忿怒的大日」的前奏,真正的灾难要等到揭开第七印以后,才会临到(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