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后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彼后二1】「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地灭亡。」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一9),魔鬼假冒、掺杂、打岔的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旧约时代有「假先知」混在神的百姓中,新约时代有「假师傅」掺杂在信徒里,今天世界上也有各种各样的「假先知」、「假师傅」偷进教会,目的都是要把神的百姓诱离真道,「不承认」买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 。彼得在本章交互使用现在式与未来式描述这些「假师傅」,因为「假师傅」的出现是旧约(申十三1-3)和主耶稣预言的应验(太二十四24)。
  • 「假师傅」所传的「异端」不但「陷害别人」,使人作「地狱之子」(太二十三15);也陷害自己,「自取速速地灭亡」、「自己必遭遇败坏」(12节)。
  • 「买他们的主」并不是说这些「假师傅」也蒙了主的救赎,而是说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受死的赎价足以买赎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假师傅」,但只有承认主名的人才能接受这买赎的功效。

【彼后二2】「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

  • 「邪淫的行为」指卤莽又刚硬的不道德行为。信徒若随从「邪淫的行为」,就是故意叫主的真道「被毁谤」。
  • 「真道」原文是「真理的道路」。

【彼后二3】「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必速速来到(原文是不打盹)。」

  • 真使徒「从来没有用过谄媚的话」、「也没有藏着贪心」(帖前二5),单单传讲真理,目的是为了造就人。
  • 假师傅则是「有贪心」,并不关心真理,所以「用捏造的言语」来迎合人,目的是为了「取利」。

【彼后二4】「就是天使犯了罪,神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

  • 「天使犯了罪」指天使随从撒但背叛神(启十二4、7、9;犹6)。
  • 「丢在地狱Tartaroo」原文意思是被关在Tartaros,Tartaros是希腊人认为比阴府还要低深一处的地方,是神明执行审判之处。彼得可能是引用诗人荷马的描述来加强他的语气,犹太史学家约瑟夫也曾这么引用。
  • 「黑暗坑」原文比较好的抄本是「地底深坑」,指囚禁堕落天使的黑暗地方(犹6)。
  • 本节的内容可能引自《以诺一书》,但比犹6的引用更加谨慎。

【彼后二5】「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

「义道」指公义、公平的道理。旧约并没有说挪亚是个「传义道」的人,但这事在犹太人的传统中为人熟知。

【彼后二6】「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

  • 「所多玛、蛾摩拉」因「随从逆性的情欲」(犹7;创十九5),同性恋泛滥,被神定罪降罚(创十八20;十九24),「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但今天许多「后世不敬虔人」并没有从这些「鉴戒」中吸取教训,反而用各种理由拒绝承认圣经所启示神对同性恋行为的憎恶(利十八22;二十13;罗一26-27;林前六9;提前一10),他们若不悔改,结局必然也和「所多玛、蛾摩拉」一样。
  • 「焚烧成灰」可译为「被灰掩盖」,据考古发现,「所多玛、蛾摩拉」可能毁于含沥青的土壤发生爆炸,在这种土壤中形成了石油与天然气的储存槽,后因油气压力过大或地震而引起爆炸。天然气的爆炸把石油抛向空中,然后石油一面燃烧一面落下,使二城遭受烈焰焚毁。

【彼后二7】「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

  • 居住在所多玛的罗得不同意「恶人淫行」,但无力改变、又舍不得离开,因此心灵备受煎熬(8节)。
  • 「义人」指相对公义正直的「好人」,虽然并不完全,但因为追求「敬虔」(6节)而蒙神怜悯。按照犹太人的传统,亚伯拉罕为所多玛城内的「义人」求情是特别为罗得而发的(创十八24)。

【彼后二8】「(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

虽然罗得是软弱的,他贪恋所多玛的舒适生活,「住在他们中间」,对「不法的事」也无力阻止,但「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今天许多信徒对世人悖逆神的种种「不法的事」却已经司空见惯、麻木不仁,甚至习以为常、乐在其中,毫无「天天伤痛」的感觉,岂不比我们认为软弱的罗得还不如?

【彼后二9】「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把不义的人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

挪亚和罗得都是从试探中被「搭救」的「敬虔的人」,但他们都不是立即被「搭救」:挪亚必须顺从神的指示,在一百二十年里一面建造方舟、一面忍受邻人的讥笑;罗得必须为自己定居所多玛城的错误决定忍受长年的心灵谴责,「天天伤痛」(8节)。所以神会许可我们面对漫长的等候,也会许可异端假师傅长期地搅扰教会,但我们可以放心,神「知道」什么时候「搭救」、怎样「搭救」才是最好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

【彼后二10】「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

  • 「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特指同性恋(6节;犹7)。
  • 「轻慢主治之人」指轻慢基督的主治(犹8)。「毁谤在尊位的」(犹7)可能指不尊敬神的使者(犹9),拒绝「天使所传的律法」(徒七38、53;来二2)。神虽然允许这些人长期搅扰教会,但「审判」(9节)是不可避免的。

【彼后二11】「就是天使,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话在主面前告他们。」

天使们「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话」告「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与这些假师傅的「胆大任性、不知惧怕」(10节)形成鲜明对比。

【彼后二12】「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

天使尚且约束自己,假师傅却「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妄自论断他们所不明白的属灵事物(林前二14;彼后二12)。他们自以为比常人更有智慧,其实却与那「没有灵性」的畜类一样无知,被肉体的欲望所支配、控制,在灵性上「败坏了自己」(犹10)。

【彼后二13】「行的不义,就得了不义的工价。这些人喜爱白昼宴乐,他们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正与你们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诡诈为快乐。」

  • 「白昼宴乐」连当时的外邦人都认为不对(帖前五7;徒二15),因为白天是工作的时间。
  • 「与你们一同坐席」指假师傅在教会中一同参加爱宴聚餐(犹12)。
  • 「以自己的诡诈为快乐」指以满足自己的私欲为出发点,来从事教会中一切的活动。

【彼后二14】「他们满眼是淫色(原文是淫妇),止不住犯罪,引诱那心不坚固的人,心中习惯了贪婪,正是被咒诅的种类。」

  • 「淫色」原文是「淫妇」,指他们把每一位妇女都当作有可能茍合的淫妇。
  • 「引诱」原文意思是「用饵捉拿」,源于彼得的渔夫职业。
  • 「心不坚固的人」很容易被异端引诱,因为他们的信仰并没有扎根在基督里面、扎根在神话语的基础上。假师傅都喜欢引用圣经来证明他们的教训,连魔鬼也会引经据典(太四6),如果信徒连圣经都不熟悉,怎么能达到信心「坚固」的地步呢?彼得自己也曾经不「坚固」,主耶稣吩咐他说∶「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2)。
  • 「心中习惯了贪婪」原文意思是他们「把自己训练成贪心的人」。

【彼后二15】「他们离弃正路,就走差了,随从比珥之子巴兰的路。巴兰就是那贪爱不义之工价的先知,」

  • 「比珥之子巴兰」自称是先知,却无视神的警告,为利咒诅以色列人(民二十二至二十四章),又教导巴勒引诱以色列人犯奸淫(民三十一16;启二14),「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
  • 「巴兰的路」指因贪欲而走向灭亡之路(犹11)。假师傅所贪的无论是钱财、名声、权力还是地位,目的都是为了满足肉体的贪欲,所以「离弃正路」。

【彼后二16】「他却为自己的过犯受了责备;那不能说话的驴以人言拦阻先知的狂妄。」

「不能说话的驴」都比自称先知的巴兰更能明白并传达神的旨意(民二十二23-28),假师傅的心也被贪欲所败坏,还不如「没有灵性」的畜类(12节)。

【彼后二17】「这些人是无水的井,是狂风催逼的雾气,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存留。」

  • 「无水的井」比喻假师傅的教训只能用外表迷惑人,不能满足人的干渴(约四13-14)。
  • 「狂风催逼的雾气」很快会被吹散,比喻假师傅的教训无法持久。异端假师傅今日给人们制造了暂时的昏暗,却为他们自己制造了永远「墨黑的幽暗」的悲惨结局。

【彼后二18】「他们说虚妄矜夸的大话,用肉身的情欲和邪淫的事引诱那些刚才脱离妄行的人。」

「虚妄矜夸的大话」听起来辞藻华丽,旁征博引,引人入胜,实际上内容「虚妄」夸张,只是「用肉身的情欲和邪淫的事」来吸引人,「引诱」初信者体贴肉体、满足肉体。今天有些教会使人数增长的方法,是靠多讲成功繁荣、关怀照顾,少讲背己十架、定罪肉体,这就是在效法假师傅。

【彼后二19】「他们应许人得以自由,自己却作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伏就是谁的奴仆。」

假师傅所应许人的「自由」是不受道德律的拘束,宣称在基督里可以为所欲为。但信徒没有不顺服基督的「自由」,人若不受基督的管辖,必作「败坏的奴仆」;人若甘愿作「耶稣基督仆人」(一1),才能「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一4),得着「真自由」(约八36)。

【彼后二20】「倘若他们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后来又在其中被缠住、制伏,他们末后的景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

这些假师傅自称「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但并没有接受基督为自己所当顺服的主,反而是故意不顺服,因此将比那出于无知而不顺服的人受到更大的惩罚。正如在主耶稣比喻中的那被污鬼所附的人,污鬼被赶离之后,另带七个更恶的鬼重新住进来,「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太十二45)。

【彼后二21】「他们晓得义路,竟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倒不如不晓得为妙。」

「听道而不行道的」,是「自己欺哄自己」(雅一22-23)。而故意不顺服真道、回到黑暗之中的(22节),要受更大的惩罚,所以「倒不如不晓得为妙」。

【彼后二22】「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

彼得引用两句俗语,警戒信徒要防备这种明知故犯的危险。狗和猪在犹太人的规矩中都属不洁净的。本节前半句引自箴二十六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