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雅四1】「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

【雅四2】「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

【雅四3】「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

【雅四4】「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原文是淫妇)哪,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

【雅四5】「你们想经上所说的话是徒然的吗?神所赐、住在我们里面的灵,是恋爱至于嫉妒吗?」

  • 三13-四12的主题是「从上头来的智慧帮我们抵挡试探」,与一12-25「从上头来的真道帮我们忍受试探」前后呼应,组成一个交错平行的结构:
    • A. 属地的智慧(三13-16);
    •  B. 属天的智慧(三17-18);
    • A1. 属地智慧的表现(四1-5);
    •  B1. 属天智慧的表现(四6-12)。
  • 1-5节是属地智慧的表现,最明显的就是「放纵私欲」(罗十三14)。
  • 第1节可译为你们中间的冲突是哪里来的?争执是哪里来的?不是从你们肢体中交战着的私欲来的吗」(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私欲」原文也被译为「宴乐」(路八14;多三3),特指对感官享受的贪恋(2节)。「私欲」是人体贴肉体的结果,会在人的内心产生争战,使人成为「心怀二意的人」(8节;一8);又在众人之间制造冲突,因为「在何处有嫉妒、自私,在何处就有动乱和各样的坏事」(三16和合本修订版)。
  • 2a可译为你们贪恋,得不着就杀人;你们嫉妒,不能得手就起争执和冲突」(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形容私欲驱使人不择手段地追求想要的东西。本书原文只有2-3节和一5-6使用了「求 aiteo」(2、3节),把求属天的「智慧」和求属地的 「私欲」作对比。
  • 「宴乐」(3节)和「私欲」原文是同一个字。放纵肉体的「私欲」,是对恩典的「浪费」(3节),是动机错误的「妄求」(3节)。相反,「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也不斥责人的神,主就必赐给他」(一5)。主耶稣应许「你们祈求,就给你们」(路十一9),前提是按照神的名、神的国和神的旨意求(路十一2-4)。
  • 贪恋世界、「与世俗为友」(4节),就是「沾染世俗」(一27)。这种人的生活不是顺服神的旨意,而是跟随世界的潮流和价值观;人生不是以神为乐,而是乐世界所乐、愁世界所愁,和不信主的世人毫无两样。这并不是小小的软弱,而是离弃神、「与神为敌」(4节);这并不是生活的小节,而是属灵的淫乱、成了「淫乱的人」(4节)。人只要动了淫念,就是犯了奸淫(太五28),属灵的淫乱还没付诸行动,只要「是想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4节)。
  • 5b可译为「神爱祂那安置在我们里面的灵,爱到嫉妒的地步」(新译本,英文ESV译本),引自「神是忌邪的神」(出二十5;申三十二16)。「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太六24),所以神爱祂所造的人,就像丈夫爱妻子(耶三十一32)、新郎爱新妇(林后十一2),「爱到嫉妒的地步」,不能容忍我们一面爱神、一面爱世界(4节);一面事奉真神、一面事奉偶像(书二十四14-15)。

【雅四6】「但祂赐更多的恩典,所以经上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雅四7】「故此,你们要顺服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

【雅四8】「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有罪的人哪,要洁净你们的手!心怀二意的人哪,要清洁你们的心!」

【雅四9】「你们要愁苦、悲哀、哭泣,将喜笑变作悲哀,欢乐变作愁闷。」

【雅四10】「务要在主面前自卑,主就必叫你们升高。」

【雅四11】「弟兄们,你们不可彼此批评。人若批评弟兄,论断弟兄,就是批评律法,论断律法。你若论断律法,就不是遵行律法,乃是判断人的。」

【雅四12】「设立律法和判断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灭人的。你是谁,竟敢论断别人呢?」

  • 6-12节是属天智慧的表现,最重要的就是「柔和谦卑」(太十一29):
    1. 谦卑就能得胜(6-7节);
    2. 谦卑就当悔改(8-10节);
    3. 谦卑不会论断(11-12节)。
  • 6-7节是「谦卑就能得胜」:
    • 虽然人的肉体本相都是「有罪的、心怀二意的」(8节),「但祂赐更多的恩典」(6节),包括「从上头来的智慧」(三17;一5)、「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一17),使我们能满足祂「恋爱至于嫉妒」(5节)的严格要求。神若向人要什么,祂必先赐下什么,并且所赐的恩典与能力比我们里面的软弱和外面的试探更多,可以「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
    • 虽然神应许赐下更多的恩典,但人只能以谦卑来领受。因为谦卑的人才能承认自己软弱无能、不再倚靠靠自己和势力,而是单单仰望恩典,好让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而骄傲的人对自己满有把握,无法「诚实倚靠耶和华」(赛十20),结果与恩典无分无关。「所以经上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6节;箴三34)。
    • 既然神应许「赐恩给谦卑的人」,谦卑的人只要「顺服神」(7节),就有能力胜过试探。因为我们只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7节),不但能弃绝「属鬼魔的」(三15)智慧、而且不会「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一14)。
  • 8-10节是「谦卑就当悔改」:
    • 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所以只有「在主面前自卑」(10节)人才能「亲近神」(8节),不再「与神为敌」(4节)。当我们在神面前承认自己绝望失败的处境时,祂就会把我们升高到祂面前(10节;腓二8-9),让我们能领受「更多的恩典」(6节)胜过试探。
    • 8-9节指出,认罪悔改是人谦卑的前提、「亲近神」的条件。人若「洁净」(8节)自己的行为,「清洁」(8节)自己的心思,「神就必亲近你们」(8节),因为祂应许「你们要转向我,我就转向你们」(亚一3;玛三7)。第8节引自祭司事奉前的洁净条例(出三十19)。第9节引自珥二12,形容为罪悲哀,「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林后七10;诗五十一17)。
  • 11-12节是「谦卑不会论断」:
    • 真虔诚的标志,是看一个人能否「勒住他的舌头」(一26);同样,真谦卑的标志,是看这个人是否喜欢批评论断。
    • 11节可译为「弟兄们,不要互相毁谤;人若毁谤弟兄,或判断弟兄,就是毁谤律法、判断律法了。如果你判断律法,就不是实行律法的人,而是审判官了」(新译本,英文ESV译本)。「毁谤弟兄,或判断弟兄」,实际上是藐视「不可在民中往来搬弄是非」(利十九16)和「爱人如己」(利十九18)的律法,所以「就是毁谤律法、判断律法了」。
    • 一个「在主面前自卑」的人,也不敢「毁谤弟兄,或判断弟兄」。而「骄傲的人」总是「互相毁谤」,因为他们没有把自己当作律法的遵行者,而是把自己当作了法官,忘了自己也是要受审判的(二12-13)。只有神是那位「设立律法和判断人的」(12节),人若自封法官,就是抢夺了神的地位。

【雅四13】「嗐!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作买卖得利。』」

【雅四14】「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

【雅四15】「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

【雅四16】「现今你们竟以张狂夸口;凡这样夸口都是恶的。」

【雅四17】「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 四13-五6的主题是「富人容易陷入的试探」,与一9-11「不要陷入财富的试探」前后呼应。财富成为一个人生活的重心时,就会带来两种试探
    1. 张狂自信(四13-17);
    2. 为富不仁(五1-6)。
  • 当时,罗马帝国的各大城市商业繁荣,吸引许多犹太商人在地中海沿岸各城迁徙(13节)。「今天明天我们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做买卖得利」(13节),形容商人们精心筹划、胸有成竹,把自己当作人生的主宰,从来没有想过主权在神手中,也不去思想神对自己有什么旨意。
  • 「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14节),比喻人的生命不在自己掌握之中(路十二20)。
  • 「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14节),比喻人的生命短暂脆弱。
  • 「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15节),意思是以神为生活的中心、「诚实倚靠耶和华」(赛十20)。只有一个经过「百般试炼」(一2)的人,才能学会把自己的计划和努力放在神的手中、顺从神的带领(林前四19;十六7)。古代欧洲的基督徒常在书信里用字母缩写「DV」代表拉丁文「主若愿意 Deo Volente」。
  • 当商人们踌躇满志地计划未来的时候(13节),那种张狂的态度就是罪。这些「以张狂夸口」(16节)的人,也会成为「彼此批评」(11节)的人、不愿「在主面前自卑」的人(10节)、得不着「更多的恩典」(6节)的「骄傲的人」(6节)。
  • 17节可译为「所以,人若知道该行善而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表明人若「以张狂夸口」,就是「知道该行善而不去行」。违背神的旨意,行不当行的是罪(约壹三4;五17);忽略神的旨意,不行该行的也是罪(17节;罗十四23)。因为信徒知道神的旨意是要人「在主面前自卑」(10节),所以「凡这样夸口都是恶的」(10节),都是犯罪(路十二47)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