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书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来八1】「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的宝座右边,」

【来八2】「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这帐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

【来八3】「凡大祭司都是为献礼物和祭物设立的,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的。」

【来八4】「祂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因为已经有照律法献礼物的祭司。」

【来八5】「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蒙神警戒他,说:『你要谨慎,作各样的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 第八章的主题是「大祭司耶稣更美的职任」,这是五章-十18「耶稣是更美之约的大祭司」的中心,也是全书交错对称结构的中心。作者从两个方面论证「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6节):
    1. 祂在天上的圣所事奉(八1-5);
    2. 祂是更美之约的中保(八6-13)。
  • 「其中第一要紧的」(1节),意思是接下来要讨论的是基督大祭司职任的重点。作者已经解释了耶稣大祭司的身分,接下来要解释基督大祭司的职任:「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的宝座右边」(1节),是在天上任职(2-5节),所以不照地上利未祭司的制度和礼仪。这是五-十章所有讨论的顶点:
    1. 基督「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的宝座右边」,引自诗一百一十1,但这里不是为了强调基督的尊贵地位,而是表明基督是在天上的圣所事奉。
    2. 基督「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2节)。神吩咐摩西在旷野中支搭的帐幕(出二十五9),代表神与祂的百姓同住(出二十五8),但只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5节),只有天上的「真帐幕」才是真正事奉神的「圣所」,完全是神自己的工作,「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2节)。因此,惟有借着大祭司基督在天上圣所的事奉,敬拜神的人才能真正亲近神,这个目的是无法借着地上的会幕和祭司达成的。
    3. 「凡大祭司都是为献礼物和祭物设立的」(3节),主要职责是献祭(4b)。「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的」(3节),基督「只一次将自己献上,就把这事成全了」(七27),具有永远的功效。
    4. 主耶稣在地上按肉身属犹大支派,并非亚伦的子孙,所以按着摩西律法「必不得为祭司」(4节)。因此,基督在天上作大祭司,不但表明祂超越利未祭司,而且因为祂若不是在天上任职,就根本就不可能作祭司。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是在地上发生的,但却是属天的献祭;十字架就像天上圣所的院子,基督在十字架上献上自己,便立即进入天上的圣所。
    5. 摩西在旷野所造的帐幕,只是天上「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5节),但也必须严格按照神「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5节)建造,这就证明在天上有一个更大更美的圣所。实际上,会幕中的每一样物件都表明神儿子的所是和所作:帐幕、施恩座、祭坛、祭司、灯台、桌子、各样的祭、祭物都是在表明基督,人可以从祭坛看见神的公义与体恤,从施恩座看见神的怜悯,从洗濯盆看见神圣洁的要求,从大祭司的圣衣看见基督的荣美……
  • 第5节引自出二十五40。「天上事」(5节)指天上的「圣所」(2节)、「真帐幕」(2节)。「形状」(5节)的意思是草图、轮廓。「影像」(5节)的意思是影子,影子由实体投射而来,本身并无实质,只是表明有实体存在。
上图:摩西按神的命令在旷野所造帐幕的示意图,神反复嘱咐:「要谨慎做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出二十五40),因为所有的细节都是为了表明神儿子的所是和所作,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来八5)。参见出二十五1-二十七21注解。

上图:摩西按神的命令在旷野所造帐幕的示意图,神反复嘱咐:「要谨慎做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出二十五40),因为所有的细节都是为了表明神儿子的所是和所作,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来八5)。参见出二十五1-二十七21注解。

【来八6】「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祂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

【来八7】「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

  • 「如今」(6节)与「若」(4节)对应。「若」基督仍在地上,祂就根本没有资格作祭司(4节);但「如今」祂「已坐在天上」(1节),所以不但有资格作大祭司,而且与地上的大祭司相比,祂「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6节)。这职任之所以更美,是因为「祂作更美之约的中保」(6节),而这约之所以更美,是因为「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6节)。
  • 「约 diatheke」原文又被译为「遗嘱」(九16、17和合本修订版),是单方面决定的、不能更改的。新约和旧约都是出于神的主动和恩典,一切条件都是神自己列出的,人不能更改,只能选择接受或拒绝(出二十四1-8)。
  • 「更美之约」指新约。「中保 mesites」原文的意思是「中间人、仲裁者」,而七22的「中保 egguos」意思是「保证人、担保人」(英文ESV译本)。这里的中保是立约的双方的斡旋者,任务是维持立约双方彼此的交通。由于立约的一方是神,另一方是人,人这一方面总是有缺陷,所以中保的工作主要是在神面前为人尽职,同时也是神在人面前的执行者。
  • 新约和旧约都是凭应许立的,但新约的「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因为神应许将把律法写在人心里(10节),能彻底解决人在神面前的难处,使人得着完全的赦免(12节)。这应许最初是神借着先知耶利米向即将被掳巴比伦的百姓宣告的(耶三十一31-34),后来又借着先知以西结向已经被掳巴比伦的百姓重申(结十一17-20;三十六24-28),最后主耶稣在最后的晚餐「另立新约」(太二十六28;路二十二20;林前十一25;林后三6)。神一再应许新约的内容,证明「更美之约」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而是神早就定意用「更美之约」来成全神的心意。
  • 「前约」(7节)指旧约。「后约」(7节)指新约。「瑕疵」(7节)并不是指旧约的内容有瑕疵(罗七12),而是指律法并不能供应软弱的人守约的能力(罗七14-15),天性悖逆的百姓无法恒心守约(9节)。因此,神如果照约履行,人都要落在神的定罪里。所以神在百姓完全失败、即将被掳巴比伦之前,一面伸手管教百姓,一面应许另立新约,使人有路可走。

【来八8】「所以主指责祂的百姓说(或译:所以主指前约的缺欠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来八9】「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我也不理他们。这是主说的。」

【来八10】「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来八11】「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

【来八12】「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

  • 8-12节引自七十译本的耶三十一31-34,用神的「更美之应许」(6节),来证明新约是「更美之约」(6节)。
  • 「以色列家和犹大家」(8节)、「以色列家」(10节),都是指立约的对象、合一的百姓团体。神「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8节),表明新约和旧约一样,既是神与团体立约(出十九4-6)、也是与个人立约(出三十二33);并非旧约是集体与神的关系、新约是个人与神的关系。无论是新约还是旧约,神的心意都是为了得着一群合一的百姓——「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也是为了得着合神心意的个人——「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做事的结果报应他」(耶十七10;三十二19;王上八39;诗六十二12;太十六27;罗二6;启二十二12)。
  • 「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9节),指西奈之约(出十九4-6),也就是旧约。
  • 「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9节),这是宣告人没有可能倚靠自己守约,所以就成了旧约的「瑕疵」(7节)。「我也不理他们」(9节),指神与人之间不能彼此相交,是神的百姓「不恒心」守约、背离神的必然后果。这并不是抱怨、也不是惊讶,因为神在订立西奈之约的时候,早已经宣告「这百姓真是硬着颈项的百姓」(出三十二9)。新约并不是旧约失败之后的无奈之举,也不是对旧约的修修补补,而是神救赎计划中的两个步骤。神明知立约的百姓「必全然败坏」(申三十29),却仍然与他们立约,并且允许他们倚靠肉体守约、也任凭他们放纵肉体背约。因为神要让人在尝试了所有的失败之后,不得不承认:人倚靠自己无法成全律法,唯一出路就是彻底否定自己、「诚实倚靠耶和华」(赛十20)。这样,「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祂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四4-5)。那时,人不再倚靠肉体的努力守约,而是仰望神亲自成就那「凭更美之应许立的」(6节)「更美之约」(6节)。
  • 「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10节),表明新约并不倚赖于人的热心或敬虔,而是倚靠神「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结十一19;三十六26)。摩西早已劝告百姓:「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申十6),但历史证明,人不但无法「将心里的污秽除掉」,而且善于假冒为善、用各种伪装来自欺欺人,以致「守定诡诈,不肯回头」(耶八5)。所以摩西也预言:当神管教并恢复百姓之后,祂也「必将你心里和你后裔心里的污秽除掉,好叫你尽心尽性爱耶和华——你的神,使你可以存活」(申三十6)。
  • 「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11节),不是说不必再教导律法的知识,而是说不必再教导「你该认识主」。在旧约的时代,神安排祭司(利十11)和利未人(申三十三10)来教导众人,也要求父母教导儿女(申十一19)。但人却知易行难、活不出刻在石版上的律法,结果是「他们各人欺哄邻舍,不说真话;他们教舌头学习说谎,劳劳碌碌地作孽」(耶九5),人人都「不认识耶和华」(赛五十九13)。若是律法被「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百姓就不必再彼此教导「你该认识主」,而是人人都成为「有君尊的祭司」(彼前二9)。因为凡是真正认罪悔改的人,都必敬畏神;凡是真正重生得救的人,都必认识神。
  • 新约并没有废除旧约,而是加强和成全了旧约。圣约的实质并没有改变,但遵行却更加有效。新约与旧约的相同点是: 
    1. 内容相同,都是神宣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10节;出十九5-6;利二十六12)。「约」代表关系,新约和旧约都是订立神与人的关系:「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启二十一3)。因此,活在这种关系里的立约之民都有守约的义务:旧约的百姓有责任顺服神,保守自己在应许之地的「日子长久」(申三十20);新约的百姓有责任顺服神,「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犹21)。
    2. 律法相同,都被神称为「我的律法」(10节),要让人知道什么是神所要的(罗七12)、什么是神所不要的(罗七7)。因此,主耶稣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五17)律法,「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五18)。
    3. 恩典相同,新约和旧约都是恩典之约,都是神主动透过恩典设立、借着「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施行。过去,是神先「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然后才与百姓立约、赐下律法;将来,也是神先赐下重生、让人白白称义,然后才与信徒立约、宣告天国的宪章(太五-七章)。因此,我们不能误以为新约是恩典、旧约是律法,新约和旧约都是既有恩典、又有律法。
    4. 来源相同,旧约源于神向亚伯拉罕应许的「永远的约」(创十七7),新约也是神向百姓应许的「永远的约」(耶三十二40)。
  • 新约与旧约相比的「新」在于:  
    1. 守约的方式不同。旧约的律法是写在石版上,从外面约束人;新约的律法却是「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从里面催促人。因此,新约「不是文字上的约,而是圣灵的约」(林后三6b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人的说教并不能让人认识神,只有圣灵才能使人随从圣灵、「从最小的到至大的」(11节)都认识神,而不是体贴肉体、「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一味地贪婪」(耶六13;八10)。因此,信徒应当「彼此劝勉」(十25),但也要「诸事都有节制」(林前九25),因为每个人「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着什么地步行」(腓三16)。「响鼓不用重锤、快马不用鞭催」,没有节制的说教,只会拔苗助长、逼人装假。
    2. 守约的根据不同。旧约是倚靠人自己的生命,而新约是倚靠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基督是我们的生命」(西三4), 「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罗十4),因此,当基督在人心中作王的时候,律法就被「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后三17),正因为「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加五1),我们才能脱离罪恶(太一21)和肉体(罗七25)的捆绑,自由地顺服神的律法。那时,人不再拘泥于字句的规条,也不再倚靠外表的模仿,而是活在基督生命的约束里,顺服于圣灵的权柄下,「用心灵和诚实」(约四23)来敬拜心中的王、天上的神。
    3. 赦罪的途径不同。旧约的百姓在神面前维持正确的立约关系,要靠人间的「祭司天天站着事奉神,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十11;利四26、32;五10)。新约的百姓却是靠那永远的的大祭司基督「只一次献上祂的身体,就得以成圣」(十10)。因此,神宣告:「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12节),因为「这些罪过既已赦免,就不用再为罪献祭了」(十18)。
    4. 立约的中保不同。摩西是西奈之约的中保,但他纵然愿意为百姓代死(出三十二32),结果也只能悲叹:「我知道我死后,你们必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基督是「新约的中保」(九15;十二22;林前十一25),祂「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九15)。

【来八13】「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

  • 本节可译为「既然神提到『新的约』,那么第一个约就成为旧的了;而那渐旧渐衰的必然很快消逝了」(和合本修订版)。因此,当时面对逼迫的犹太信徒不应该再回到犹太教。
  • 果然,本信写完之后不久,罗马军队于主后70年摧毁了耶路撒冷圣殿,圣殿献祭无法继续,利未的祭司制度从此废弃了。从下一章开始,作者将详细描述基督在天上圣所所献的祭,如何取代及超越地上圣殿及其祭物,成就后者所不能作成的救赎大工(九1-十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