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来七1】「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本是长远为祭司的。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

  • 「麦基洗德」在旧约圣经中仅出现过两次(创十四18-20;诗一百一十),犹太文士们很早就认定诗一百一十是弥赛亚诗篇,都认为麦基洗德预表弥赛亚基督。
  • 本章就是对那些「只能吃奶的」属灵「婴孩」(五13)「难以解明」的话(五11)。
  • 1-10节体现了犹太拉比的《米大示 Midrash》释经法的五个特色:1、以一段旧约经文为起点(创十四18-20);2、属讲道性质(辩证基督独特的大祭司身分);3、仔细分析经文(对麦基洗德的名字、祝福和十分之一的解释);4、将旧约经文适当地应用于一个现在的处境上(基督的祭司职分);5、哈加达(Haggadah,犹太人关于历史的遗传)的特色(关注的是圣经对麦基洗德的记载,而不是单纯对一个历史人物的兴趣)。

【来七2】「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

  • 「头一个名」指「麦基洗德」这名字,迦南语的意思是「仁义」。「撒冷」是耶路撒冷的旧称,是「平安」的意思。这两个名字预表基督是「仁义、平安」的王。亚伯拉罕将战利品向麦基洗德献上十分之一,表明他承认麦基洗德有权接受。
  • 当时的犹太哲学家斐罗(Philo,主前20-主后50年)和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 Josephus,主后37-100年)对麦基洗德名字的解释也与本节相同。

【来七3】「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

  • 犹太人十分重视家谱,家谱对于祭司尤其重要(拉二62;尼七64;利二十一13-14;结四十四22)。在创世记里,所有重要的人物都有家谱,惟独麦基洗德没有,他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没有诞生或死亡的记载(创十四17-20),所以「与神的儿子相似」,但并不是「神的儿子」。
  • 这种推论符合当时希腊读者的逻辑,比如古希腊七贤之一泰勒斯(Thales,主前624-546年)就认为,没有开始和终结的人便是神。而犹太拉比的释经原则也认为,在某些状况下,圣经没有提到的事情就可以认为没有发生,比如斐罗认为,由于圣经没有提到该隐的死,该隐就代表不死的愚昧。这位神秘的麦基洗德预表基督,有人认为麦基洗德就是挪亚的儿子闪,死海古卷的一些犹太典籍则认为麦基洗德是天使长米迦勒。

【来七4】「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

犹太教徒与基督徒都承认亚伯拉罕的尊贵地位,蒙神应许的亚伯拉罕却向一位神秘的外邦君王兼祭司麦基洗德献上「十分之一」,表明麦基洗德的地位要高于亚伯拉罕。

【来七5】「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虽是从亚伯拉罕身(原文是腰)中生的,还是照例取十分之一。」

  • 旧约规定只有利未支派中亚伦的子孙才有资格担任祭司(出二十八1;代上六49)。
  • 「领命照例」指根据摩西律法中的诫命。
  • 「向百姓取十分之一」指按律法利未人不可有产业,所以可以收取以色列百姓出产的十分之一(民十八21-24)。
  • 「自己的弟兄」指以色列众支派都源自同一祖先。

【来七6】「独有麦基洗德,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

犹太祭司体系非常重视家谱,但麦基洗德虽然不列在他们家谱上,却收纳十分之一,并且为已经蒙神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表明这应许和从麦基洗德领受的祝福来自同一个源头。麦基洗德是至高神的祭司,他传递的是神的祝福。

【来七7】「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

「这是驳不倒的理」表明犹太人都接受这个观点。

【来七8】「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作见证的说,他是活的;」

  • 「必死的人」指利未支派的祭司,他们一代一代都死了。
  • 「他是活的」指麦基洗德,没有任何记载说麦基洗德因死亡而失去他的祭司职分,正预表永活的耶稣基督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诗一百一十4)。这里使用了和3节一样的犹太拉比释经原则。

【来七9】「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借着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

神在颁布律法之前四百多年,就安排以色列人的先祖亚伯拉罕向麦基洗德「纳了十分之一」,使他因此成为根据律法做祭司的利未人的祭司,证明麦基洗德的祭司等次超越亚伦的等次,他是祭司的祭司。

【来七10】「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原文是腰)中。」

  • 利未人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所以有分于亚伯拉罕所做的。这正如全人类都在始祖亚当里犯了罪,因为亚当犯罪时,全人类都在他的身中(罗五12)。
  • 后来犹太拉比为了避开7-10节的论证,便说神从麦基洗德收回祭司职任,在诗一百一十4里转给了亚伯拉罕。但诗一百一十4显然不是指亚伯拉罕,而是指一位辖管万国的君王兼祭司。

【来七11】「从前百姓在利未人祭司职任以下受律法,倘若借这职任能得完全,又何用另外兴起一位祭司,照麦基洗德的等次,不照亚伦的等次呢?」

  • 虽然圣灵已经启示了「麦基洗德的等次」的「祭司职任」超越「亚伦的等次」(1-10节),但也有人会认为∶麦基洗德的等次无论如何超越,总是昙花一现,亚伦的等次则历经千年,还是有价值的。因此圣灵继续启示,「照亚伦的等次」的「利未人祭司职任」并不能使人「得完全」,只叫人想起罪,不能除罪(十3-4)、恢复与神完全的相交,因此需要另外兴起一位「照麦基洗德的等次」的祭司才能「得完全」。
  • 「在利未人祭司职任以下受律法」,指以色列人所领受的律法是以利未祭司制度为基础的。

【来七12】「祭司的职任既已更改,律法也必须更改。」

  • 「麦基洗德的等次」(11节)的「祭司的职任」在律法颁布之前四百多年就已经存在,现在「祭司的职任既已更改」,从「照亚伦的等次」更改为「照麦基洗德的等次」(11节),从利未的祭司支派更改为犹大的君王支派(14节),从「软弱的人」更改为「神的儿子」(3节),自然「律法也必须更改」,关于祭司制度及相关的献祭、礼仪条例都要被「废掉」(18节),并从外面字句的律法(林后三6)更改为里面生命的律法(八10)。
  • 「麦基洗德的等次」和「亚伦的等次」的对比如下:
  1. 「仁义、平安王」(1-2节)对「利未子孙」(5节);
  2. 「神的儿子」(3、28节)对「软弱的人」(28节);
  3. 「长远为祭司」(1节)对「有死阻隔,不能长久」(8,23节);
  4. 「一位」(15节)对「数目本来多」(23节);
  5. 「一次将自己献上,就把这事成全了」(27节)对「每日」献祭(27节);
  6. 「成全到永远」(28节)对「不能得完全」(11节);
  7. 「照无穷之生命的大能」(16节)对「照属肉体的条例」(16节);
  8. 「圣洁、无邪恶、无玷污」(26节)对「自己的罪」(27节);
  9. 根据「律法」设立(28节)对根据「起誓」设立(28节)。

【来七13】「因为这话所指的人本属别的支派,那支派里从来没有一人伺候祭坛。」

「这话所指的人」指麦基洗德所预表的基督(11节)、「我们的主」(14节)。「那支派」指犹大支派(14节)。旧约只允许利未支派中亚伦的子孙担任祭司(出二十八1;代上六49),所以其他支派「从来没有一人伺候祭坛」。

【来七14】「我们的主分明是从犹大出来的;但这支派,摩西并没有提到祭司。」

  • 「分明是」,表明犹太教也承认弥赛亚基督将出于犹大支派(太二4-6),犹太人甚至用「大卫的子孙」(太二十一9)来称呼弥赛亚基督,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正是出于犹大支派的「大卫的子孙」(太一1-2)。
  • 虽然摩西五经并没有提到犹大支派的人担任祭司的事,但在犹太人所公认的弥赛亚诗篇诗一百一十4预言「照麦基洗德的等次」的祭司(11节)不需要是利未的后裔,祂比利未更大(4-10节)。先知撒迦利亚预言:「看哪,那名称为大卫苗裔的,祂要在本处长起来,并要建造耶和华的殿。祂要建造耶和华的殿,并担负尊荣,坐在位上掌王权;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亚六12-13)。死海古卷表明,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当时犹太人认为将有两位弥赛亚:一位是君王和战士,是出于犹大支派的大卫的后裔;而另一位是祭司,出自利未支派。

【来七15】「倘若照麦基洗德的样式,另外兴起一位祭司来,我的话更是显而易见的了。」

  • 圣灵在此把「麦基洗德的等次」(11节)改为「麦基洗德的样式」,「等次」只是将其归类,「样式」则表明麦基洗德这个人预表了基督(3、16节 )。
  • 「我的话更是显而易见的了」,指既然利未的祭司职任不能满足既是君王又时祭司的要求,以致需要「照麦基洗德的样式,另外兴起一位祭司来」,祭司的职任就必须更改,因而律法也必须同时更改(12节)。

【来七16】「祂成为祭司,并不是照属肉体的条例,乃是照无穷(原文是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

  • 「成为祭司」,表明基督的祭司职任与祂的道成肉身是分不开的,祂具备作祂子民大祭司的资格,是因为祂与人同有血肉之躯(二14、17)。
  • 「照属肉体的条例」,指祭司按家谱世袭的制度,是必死的。主耶稣基督「照无穷之生命的大能」胜过了死亡,以复活显明祂是神的儿子(罗一4),并在这生命中成为永远的大祭司,「祂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24节),可以拯救我们到底(25节)。

【来七17】「因为有给祂作见证的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

本节引自本信的「招牌歌」诗一百一十4,本信6次提到「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五6,10;六20;七11,15,17)。本节的引用是要我们注意「永远」,即无穷、不能毁坏之生命(16节)。

【来七18】「先前的条例,因软弱无益,所以废掉了,」

  • 「先前的条例」指规定只有亚伦的子孙才能担任祭司的「属肉体的条例」(16节),以及建立在利未祭司制度基础上的献祭、礼仪条例。
  • 「软弱无益」指「律法原来一无所成」(19节),并不能让我们「进到神面前」(19节)。
  • 「废掉」是个法律术语,指法律的废除。新约的祭司不再照「属肉体的条例」设立,主后70年圣殿被毁,犹太教也不再有祭司,当时担任祭司的撒都该人很快也从历史上消失了。

【来七19】「(律法原来一无所成)就引进了更美的指望;靠这指望,我们便可以进到神面前。」

  • 「律法原来一无所成」也可译为「律法从来没有使什么得到完全」,不能让人「完全」(11节)。
  • 「更美的指望」不是指六18和三6的指望,而是指主耶稣基督借着祂大祭司的职事,使信徒得以直接并坦然无惧地亲近上帝。

【来七20】「再者,耶稣为祭司,并不是不起誓立的。」

人间的祭司是根据律法条例设立的(18节),而「耶稣为祭司」是根据神的誓言设立的(17节)。

【来七21】「至于那些祭司,原不是起誓立的,只有耶稣是起誓立的;因为那立祂的对祂说:『主起了誓,决不后悔,祢是永远为祭司。』」

  • 根据律法设立的祭司有被废除掉的(撒下二36;王上26-27),当时罗马政权也经常根据政治的需要废立犹太教大祭司。但神「起誓立的」祭司「决不后悔」,「永远常存」(24节),因为神正是要「显明祂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为证」(六17)。
  • 本节引自诗一百一十4。

【来七22】「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

  • 本节在希腊原文里,把「耶稣」这个名字放在句子的末端,以示强调。圣灵特意使用神的儿子道成肉身、在地上做人子时的名字「耶稣」,因为祂代表最完美的人,有资格成为人的「中保」。
  • 「中保」原文在圣经中只出现在此处,但在古代的蒲草法律文件上常用,指保证人、担保人。因为主耶稣的祭司职任是「起誓立的」,「决不后悔」(21节),所以有资格担任「永远常存」(24节)的「中保」,保证神所设立的「更美之约」的履行。
  • 「更美之约」就是新约,主耶稣不但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了「更美之约」,并且亲自负责「更美之约」能实现在我们身上。

【来七23】「那些成为祭司的,数目本来多,是因为有死阻隔,不能长久。」

人间的祭司「都是必死的人」(8节),所以代代相传,人数众多。

【来七24】「这位既是永远常存的,祂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

耶稣基督是「永远常存的」,所以可以永远、持续地执行祭司的职任。

【来七25】「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

  • 因为主耶稣「祭司的职任」不是暂时的,而是「长久不更换」的(24节),所以这位永远的大祭司不但能「搭救」我们(二18)、「体恤」我们(四15),而且能「拯救到底」。
  • 「到底」,根据上下文是指在时间上「到底」,即基督能永远拯救我们、拯救我们到永远。
  • 「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表明若人不肯「靠着祂」,就没有其他的途径可以「进到神面前」;人若「靠着祂」,「便可以进到神面前」(19节),而主耶稣就会负责「拯救到底」。
  • 主耶稣「拯救到底」的方法,是在父神的右边「替我们祈求」(罗八34),就像祂昔日在地上为门徒祷告一样(路二十二32;约十七11-24),求神体恤(四16)、搭救(二18)落在试探和磨难中的信徒,使我们至终被领进「进荣耀里去」(二10)。

【来七26】「像这样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原是与我们合宜的。

  • 「圣洁」是神性情的完全彰显。
  • 「无邪恶」原文意思是「无罪的、诚实的」。
  • 「无玷污」指「不会被弄脏的」,虽然主耶稣来到罪人中间,却不会被罪玷污。
  • 「远离罪人」,意思是与罪人分开,主耶稣虽然「凡事该与祂的弟兄相同」(二17),祂的心思言行却远离罪人的心思言行,祂所走的十字架道路也远离罪人所走的道路。
  • 「高过诸天」指主耶稣被高举的超越地位(一3;罗八34;弗四10;彼前三22;腓二9),祂正在天上的至圣所里供职。
  • 「合宜」表明主耶稣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大祭司,适合为我们完成救赎的工作。
  • 「我们」不是指所有人,而是指那些「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25节)。

【来七27】「祂不像那些大祭司,每日必须先为自己的罪,后为百姓的罪献祭;因为祂只一次将自己献上,就把这事成全了。」

  • 人间的大祭司「每日」都要献上燔祭(出二十九42)和素祭(利六20),但为自己的罪献祭却是在每年的赎罪日(利十六29-34)。因此本节的意思可能是:「在祂每日的事奉中,祂不像那些大祭司一样为自己献祭……」。
  • 主耶稣是「圣洁、无邪恶、无玷污」的(26节),也是「永远常存的」(24节),所以祂在十字架上「将自己献上」,就能代赎所有信靠祂的罪人;并且「祂只一次将自己献上,就把这事成全了」,果效存到永远。我们不需要主耶稣替我们再钉十字架,只需要接受祂那一次献上的功效。

【来七28】「律法本是立软弱的人为大祭司;但在律法以后起誓的话,是立儿子为大祭司,乃是成全到永远的。」

  • 本节总结了根据「律法」和根据「起誓」所立的「大祭司」的不同,证明了主耶稣祭司职任的超越,也总结了自六13以来的论证。
  • 「成全」原文是完成时态的被动语态分词,可译为「已成为完全」,指基督借着降卑、受死及高升,完成了祂在地上的弥赛亚使命,已经成为具有完全资格的大祭司(二10),直到永远,所以是「成全到永远的」。
  • 「律法以后起誓的话」,指在颁布律法之后所写的诗一百一十。
  • 「立儿子为大祭司」是把诗一百一十4与诗二7合并起来所说的。